番外 忙盲茫 上

黑頭車陣緩緩駛進停車場,全部的人都下車後,卻遲遲未見載著重要人物的那輛車開門。
有位幕僚覺得奇怪,便上前察看。還沒走進前,車窗就徐徐降下。
段律師露出半張臉對幕僚說:「把下一個行程往後延五分鐘。」
幕僚雖不知道理由,但多問絕對是壞事,他便馬上轉頭照辦。
把車窗升上後,段律師回頭看著躺在車椅上熟睡的徐詣航。雖然想再讓他多睡一會,但五分鐘卻已經是調度的極限。
接下來到晚上還有五、六個行程得跑,若再加上塞車的時間,說不定到半夜一點都還到不了家。
段律師目光一直在手錶與徐詣航之間來回,一向準時的他,總會為了徐詣航違背自己的原則。
時間已經超過五分鐘後,他仍捨不得把連日疲累徐詣航喚醒,最後還是一旁的幕僚提醒他,不能再拖下去了,他才伸手輕輕搖著對方的肩。
「詣航,該醒了,已經到了。」
徐詣航扭動著身體,悶哼了幾聲後還是沒醒。
段律師只得再喚道:「詣航,我們已經遲到了。」
「唔……五分鐘……再讓我多睡五分鐘……」
「詣航,你已經多睡了七分多鐘了。」
「唔嗯……好……我知道……」
「你要醒了嗎?」
「親你一下就是了……讓我再睡五分鐘好不好?」
徐詣航說完,便睡眼惺忪地伸手拉住段律師的領帶,湊上一記熱吻,兩人身旁的幕僚及保鑣都目瞪口呆。
親完之後,徐詣航似乎也醒了,茫然地看著大家。
「你們怎麼在這裡?我……在哪裡?」
段律師冷靜地邊整理儀容邊說:「詣航,我們在車上。在前往Y縣宣傳的路上。」

█ █ █
結束今天的行程後,徐詣航跟段律師還得回競選總部與黨幹部開檢討會,修正今後宣傳方針。
檢討會開完後,也已經過了午夜一點了。
上車前徐詣航把領帶鬆開,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
「唔--好累喔--」
段律師看著他,沒說半句話就打開車門坐進,徐詣航也跟著上車,但總覺得對方哪裡不太對勁。
徐詣航用盡僅存無幾的體力及腦力,想來想去似乎也只有下午那件事情。
「和鳴,下午的事不好意思,我真的是睡迷糊了,才會在大家面前那樣……」
雖然兩人是同性情侶,而且還住在一起的事,早就不是新聞了,但段律師仍希望公事公辦,事事低調,上班的時候都對徐詣航必恭必敬地,就像一個忠心的部下一樣。
當然,下班後又是另一回事。
「我並不在意下午那件事。」
「那--我們家的律師到底在鬧什麼彆扭?」
段律師推了推眼鏡,沉聲道:「我在想,讓你這麼累都是我的錯。」
徐詣航愣了幾秒後,噗嗤一笑,用甜膩的聲音回道:「不會吧,你最近都沒讓我『累』到啊。」
與徐詣航打交道的年數已超過數十年,有一定抗體段律師沒能讓對方轉移話題,一本正經地回答:「詣航,你知道我在說什麼。」
徐詣航呼了口氣,「我當然知道,只是,這是連你也沒辦法的事吧?」
「不,我可以調……」
「你要怎麼調整?總統大選的經費全由黨中央提供,當然事事也得聽從他們的指示。而且,在參選之前,黨中央也再三跟我們協商過,說要好好地一起『合作』打贏這場選戰。」徐詣航輕輕握住段律師放在排擋上的手,「如果,再次參選是我們的最後決定,那我們可以一起撐下去吧。」
段律師看著徐詣航,輕嘆了口氣。
「總之,我會想辦法讓你這個月放一天假。」
█ █ █
清晨四點半,明明很疲憊的徐詣航卻在這時候醒了,生理的疲倦還沒消除,他卻怎樣也睡不著了。
他輕輕了翻身,掀開一點點棉被,看著段律師的睡臉。
很努力、很用力地盯著他看了十分多鐘。
徐詣航揚起嘴角,露出微笑。
還說我累要幫我排假呢,你自己明明也很累了啊。你明明很淺眠,只要盯著你看,你就會醒過來的,現在卻睡得跟小豬一樣。
我們都累了啊,而且不知為何而累。
徐詣航動作輕緩地下了床,慵懶地坐在靠近陽台的那張貴妃椅上。
看著窗外從魚肚白漸漸變亮,他感慨萬千。
早年當立委的時候,他像被趕鴨子上架,事事聽段律師指示,卻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隨著經驗累積,年歲漸長,他在政壇上也有了一定的地位,後來選上市長,他做了很多自以為對大家都好的事。直到事後他才明白,沒有一項政策是對每個人都好的,所以,段律師才說,當政治家,耳根子不能太軟。
連任市長期間,抱著一股想為更多人做些什麼的衝動,他參加了總統大選。但那時他與黨裡關係不好,得不到太多黨內的緩助,甚至落得差點退黨。不過,雖然他沒選上該屆總統,但卻拿下第二高票,又一次的政壇奇蹟。
無官無職地跟段律師在外遊山玩水了一年,他被請回黨裡當秘書長,一向八面玲瓏的他做得不差。又過二年,黨中央大老推派他再挑戰總統大選。
這次他猶豫了很久,一來是已經失敗過一次,二來是失去了當年的衝動,三來是他體認到,不必站在那個職位,他也可以幫助別人。
這次也一樣,段律師告訴他參選得勝的機率與不參選的好處,讓他自己做選擇。
最後,他還是決定參選了。
表面上看起來是徐詣航自己決定,但實際上則是,他在段律師眼中看到了答案。
自從決定參選之後,他們就過著夜半二、三點才回到家,每天都不得閒的日子。
但徐詣航總覺得自己最近在瞎忙,走到一個地方上台講講話,與地方有力人士拍拍照打打招呼,屁股都還沒坐熱,名產都還沒吃上一口,就得再趕到下一個地方去。
他有時候上台的時候還會忘記自己在哪裡,得連忙回頭看著看板才知道要問候哪裡的鄉親。
以前選立委或市長的時候,各地樁腳的名字他至少記得一半以上,也常跟他們吃飯喝酒,交情很好。
但現在卻像逢場作戲,每次握手他都覺得自己好虛偽,其實心裡想著『趕快給我票就好』。
除了對宣傳的事無力感漸深之外,他也越來越不知道自己在選什麼。
黨中央把什麼事都安排好了,推行的政策及法案、預計要讓就業率上升多少、外匯存底增加多少、國際排名往前幾名。連個小市民都知道這根本做不到的事,卻不斷地開出空頭支票。
到現在,連要讓誰當什麼官的名單都寫好了。
雖然段律師說,這個世界就是這樣。我們上次試過了,不靠他們的力量我們就選不上。
--很抱歉,這是必要的犧牲。
看著那些坐在預定席上得意揚揚的政客,徐詣航覺得很慚愧,自己竟然要變成他們的傀儡總統。
也許,這才是讓他疲憊不已的真正主因。

--
後記-
總統府--不對,前腳都還沒踏進去咧!

BGM: 忙與盲/李宗盛

6 Replies to “番外 忙盲茫 上”

  1. 阿-------!段律師!ˇˇˇ
    我一直期盼他們再次出現,好開心!

  2. 阿阿~!!!!是番外~!!!!
    好棒~開心~
    小徐好像有點腹黑((錯覺吧.,…

  3. 這是小徐從清新少年一路演變到滄桑中年人的心酸成長史嗎QAQ

    版主回覆:(09/15/2010 01:34:00 PM)

    就算變成大叔,小徐還是很清新的!(喂)

  4. 開始心疼小徐了><
    幫老段實現夢想(?

  5. 這種日常生活是最甜蜜的了~
    我很喜歡看這種故事。

    就像我們老師說的:「有了目標之後,就要放棄享受、享受放棄。」
    小徐感覺真的十分辛苦。
    可是為了段律師,小徐果然還是選擇了參選。
    加油~想趕快看到後篇吶。
    對了…小徐說的:「不會吧,你"最讓"都沒讓我『累』到啊。」是….?

    最近一直在聽梁靜茹的「我是幸福的」,
    覺得歌詞很符合這兩個人吶…
    「能和你牽手,我是幸福的。你就像溫柔又頑固的石頭,用心蓋了座,最美的城堡叫永久。」
    整首我覺得都很適合他們。
    很像小徐唱給老段聽的感覺(笑)。

    版主回覆:(09/15/2010 01:33:37 PM)

    OAQ訂正謝謝…是「最近』(我明明記得我有改啊~~(抓頭)

    雖然我不喜歡這句話,但真的「能者多勞」 orz

  6. 親一下多睡五分鐘….這真的是老段…你賺到了,
    沒想到余市長要步向總統之路了……,
    但看他們累成這樣…,
    真的好不捨,
    余市長…你趕快總統四年當一當…,
    卸任後…去當老段的人妻啦~~~!!

    版主回覆:(09/16/2010 08:20:59 AM)

    嗯…可惜還沒當完老段就……冏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