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手洗系列-Catch a cold in Toilet

橫濱雖稱不上冬暖夏涼,但四季卻非常分明,我還沒抓住夏天的尾巴時,秋天就不敲門的拜訪了。
跟往常一樣,剛解決完一個大案子的御手洗顯得有點懶洋洋的,自言自語的說著一些我有聽沒有懂的話時,就躺在客廳的沙發上,抓著毛毯蜷曲成煮熟的蝦子般入睡了。
我有時候會覺得當偵探的助手真是件苦差事,有案件的時候得跟著到處跑,還得一邊記錄著事項,不然之後要打成文字稿會忘記。
御手洗只需要用他那理所當然的語氣,把光怪陸離的案件說得跟一般雞毛蒜皮小事一樣輕鬆,然後他就可以回來如同現在一樣躺在沙發上呼呼大睡了,這就是能力的差別吧…
而我卻得坐在書桌前,把上一個奇妙的案件付諸文字,還得讓讀者了解這麼奇妙的事件是怎麼合理化的。
偵探和助手的工作應該要平均分配才對吧!,不過那樣可能就會出現雙口相聲偵探之類的人物了……..
「啊….不小心寫進去了…….」
邊想著奇怪的事的我,一不注意就把腦中想的事給寫進文章裡了。
「今天就先這樣吧…」離截稿日剩不到一個月的我,還是很輕易的把文稿給收起來。
正想起身回房休息時,鼻子不知怎麼的,打了好大一個噴嚏,吸了吸鼻子後又連打了二、三個,大概因為這樣,把熟睡的御手洗給吵醒了。
「石岡君,下次出門記得帶二把傘吧。」御手洗沒張開眼睛,只是動著嘴巴。
「啊?」
如果把我這一生跟御手洗的對話統計起來,大概有八成以上都是疑問句吧。
「昨天,下午不是下了場雨?」御手洗還是懶洋洋的解釋著。
「嗯,那時我人在外面……不過有帶雨傘。」
「可是你把它借給人了不是嗎?而且還是個女性。」
「哈啾…你..昨天不是不在家嗎….」我又打了個噴嚏。
更有時候我覺得御手洗這男人非常可怕,每次都覺得他在這間房裡是不是裝了一堆攝影機,為何我的行動他都瞭若指掌?
「很簡單,其實也不用推理,只要跟你住久的人就知道吧,人的習性像狗只會在電線桿撒尿一樣,是不會輕易改變的。」
聽到這番話我差點沒暈倒,「你就不能用個好聽一點的例子來比喻嗎..」
「第一,你是不會在還沒吃晚飯前就洗澡的,除非身體弄髒或淋溼了,加上昨天的天氣,幾乎可以確定是後者,第二呢,傘筒裡沒有你的傘,有可能是忘了帶回來,但昨天下雨,每個有帶傘出門的人是不可能忘記自己有帶傘的,而且你的傘不是折疊式的,第三..是我自己推測,天秤座昨天因為金星的關係,可能會有與女性相關災難。」
「哈啾..是是..你說的都對….不過我只是感冒而己,比起讓柔弱的女性感冒身為男性的我借傘給她是應該的。」
御手洗聽到後,突然坐起身來,一副不以為然的表情,走到房裡開始彈起他的吉他。
後來我才明白,御手洗說得沒錯,這場感冒對我來說真的是個災難。
■ ■ ■
朦朧之中,御手洗的聲音從縹緲遠方傳來,時近時遠。
「石岡君?石岡君、石岡君!?」
「唔…….?」
我很用力的把眼皮給撐開後,御手洗的臉就躍然在面前出現。
「已經下午三點了。」
「這樣啊…我睡了那麼久…唔…頭好痛。」腦袋熱熱脹脹的,全身像跑完二萬公尺馬拉松般的酸痛,鼻水也流個不停,另一邊還塞住了。
「你的感冒好像變嚴重了,還發燒了。」御手洗站在我床邊說著。
「真的嗎..」
我伸出右手摸摸自己的額頭,卻不覺得燙,因為全身幾乎都是燙的。
「你用什麼量的?…」
御手洗比了比自己的額頭……..
這樣一點都不準啊!,不過就身體的情況看來,感冒真的是加重了。
「我看..還是叫醫生過來好了…」
「嗯…謝謝…」我誠心的感謝御手洗此時的行動力,如果他今天還是一
樣像蝦子般蜷在沙發上的話,我可能就會餓死或病死在床上了。
「對了,桌子上有我剛煮好的粥,你想吃的話就吃吧。」說完御手洗便關
上門出去了。
我轉頭看像旁邊桌子上的粥…喔,不,是被稱為粥的詭異食物,叫做粥卻一點水份也沒有?!
全身酸痛的我也沒有辦法自行起身做飯,只好勉強把那碗叫做粥卻不是粥的東西吃下肚,意外的沒有特別的味道,應該是可以吃吧。
吃完後依然頭痛到快爆炸了,鼻水流到鼻側二邊的皮膚都與衛生紙摩擦到快破皮,雖然如此,我過沒多久就睡著了。
大概是淺眠的關係,耳朵裡隱約聽到有人在吵架的聲音。
「…..關於抗生素的用量…我覺得….日本國…」
「…盤尼西林…動物實驗………」
又過沒多久,御手洗打開門進來。
「那個庸醫!,石岡君,用你的抵抗力對抗病魔吧,我會幫你的!」
「什…麼?」
「醫生剛剛走了…」
等等,剛剛御手洗在跟醫生吵架?!,唔!不要走啊…..雖然因感冒病死比因為切菜切到手而引發敗血症而死好一些….不..真的有比較好嗎?
啊….我的思考能力開始混亂了…話說我有思考能力這種東西嗎…
「醫生…..」我勉強從嘴裡擠出這句話。
「不要緊的,石岡君,這只是個小感冒啊!日本又不似未開發的國家,因感冒致死的死亡率是低過一點百分比的但是…………」
「但是…?」
「若有其它併發症的話就很難說了。」
「…….還是再請醫生來吧..」
御手洗像是沒聽到我這句話似的,把話題一轉:「我來幫你擦個澡吧!你不是一天非洗一次澡不可嗎?」
也沒聽我的回答,御手洗便走進浴室盛了盆熱水走到床邊來。
「我自己來就可以了….」邊說著這句話的同時,邊努力的坐起身來。
「不用擔心…只是擦個澡而己,很舒服的。」御手洗長手一伸,便開始解開我的鈕扣。
我們二個人都是男人,又是好朋友,怎麼還是有股害羞的感覺….
幸好我的臉本來就因發燒而漲紅,可以掩飾一下另一個原因。
平常做家事都粗手粗腳,紅茶也泡得很難喝的他,幫我擦拭身體時倒很仔細而溫柔,少有從上往下看御手洗的角度,這個方向看他,更覺得他是個美男子,要是個性不這麼古怪的話,一定很有女孩子緣….
啊…說到御手洗的女性緣便想到玲王奈小姐…不知她過得如何?
想著想著,御手洗便幫我把上半身擦拭完畢。
「下面也要喔。」
「耶??!不…不用吧?!」
「有少許潔癖的你可以忍受洗澡只洗一半嗎?」
「這……….」
最後還是全身都擦拭完畢,雖然有點害羞的……..我到底在害羞什麼!
御手洗幫我換上新的睡衣後,最後還摸了一下我的額頭。
「幸好退燒了,不然就要用那個了。」
「那個?」
「栓劑。」
耶耶耶耶???!
「你…你是開玩笑的吧,御手洗。」
「是認真的喲,我可不希望石岡君燒成笨蛋。要喝熱奶茶嗎?」
■ ■ ■
隔天雖然感冒好些,身體可以活動了,可是卻開始胃痛了,原因當然無他,我石岡和己在此鄭重的發誓再也不要讓御手洗下廚了!
門鈴聲響起,我看了一眼坐在沙發上看書的御手洗,最後還是決定撫著左腹去開門。
「啊…婆婆..你怎麼來了?」
打開門後看到的是我上次借傘給她的老婦人。
「我是來還你傘的啊,你這裡明明離車站很遠,上次還借傘我,一定淋了不少雨吧?!沒事吧,有感冒嗎?」老婦人說著。
「沒…沒事的,哎,你用不著親自把傘還我的。」
「現在像你這樣的好心人不多了,我一定要當面感謝才行,這是一些我做的甜點,一點小心意送你。」老婦人誠心的感謝著。
「謝謝。」做件好事真的會讓人心暖暖的。
跟老婦人道別後,御手洗拍著我的肩,開始狂笑著。
「原來是老婆婆啊…….哈哈哈…..我真是的,竟然跟老婆婆吃..」
「啊?你到底在笑什麼?」吃..吃什麼?
「哈哈哈~沒事的,石岡君,來喝下午茶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