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生-火村有栖川 -英都大學異聞錄 1

每月的二十一日是京都東本願寺的弘法市開市日。

所謂「弘法市」即是跳蚤市場,不但有二手商品販賣,更廣泛地說,無論是古董、古書、布料、名產乾貨、陶器、衣物雜貨、食物等統統都有。

我在英都大學就讀時期也常常到這裡逛街挖寶,曾有一次買到已經絕版許久的推理小說,讓我高興地抱著它睡了好幾天呢。

不過,我畢業後即搬回大阪,也有好幾年沒再來過東寺的跳蚤市場。

今天還多虧了小次郎,才能讓我們重回舊地。

■■■

夏日京都的豔陽毒辣肆虐,方才公車上的人潮眾多,早己讓我冒汗,未料下了公車之後,更讓我熱汗直流。

然而,站在我身旁穿著輕便短袖短褲的副教授似乎早有防範,悠哉地從購物袋中拿出鴨舌帽戴上。

只能用手遮陽的我忍不住抱怨道,「啊──好詐!」

火村朝我一笑,便再從購物袋中拿出一樣款式的鴨舌帽蓋在我頭上。

我頓時覺得臉頰比還沒戴帽時還要燙,還好帽子遮住了我大半張臉,只是……沒想到他這麼貼心……

「走吧,現在時間還早,晚點人會更多呢。」

「對啊,而且我記得賣茶杯攤位都在後面。」

我跟火村今天的目標是買一只茶杯賠給篠宮婆婆,雖然打破茶杯的不是我跟火村,而是火村的愛貓──小次郎。

據說事情是這樣發生的,那天,京都下了入夏以來的第一場大雨,篠宮婆婆把衣物收進房內後,就坐在屋簷下看著雨景乘涼,不久,也從外頭跑回家躲雨的桃,喵喵地叫著走近篠宮婆婆。

『哎呀,桃,你淋到雨了呢,快過來我幫你擦擦。』

『喵嗚──』

篠宮婆婆從房裡拿了條毛巾要幫桃擦乾身體時,聽到客廳東西掉落的聲音,走向前去一看,原本放在桌邊的茶杯掉落,未喝完的茶也灑在地板上,全身溼透的小次郎站在一旁……

雖然茶杯沒有破掉,但上面卻有一條長長的裂痕,也不能再用了。

篠宮婆婆當然客氣地對火村說,『不是小次郎的錯,只是個便宜的茶杯而已,沒關係的。』

一向敬老尊賢的副教授當然不可能就這麼算了,再加上貓兒子犯錯,父親也同罪的心態,他內心早就打定要買一個茶杯送給篠宮婆婆,但又怕買太貴的她不會收,便想到要到東寺跳蚤市場買,送的時候還可以說『逛跳蚤市場時,剛好看到很漂亮的茶杯,所以就買來送給篠宮婆婆您,跟小次郎的那件事沒有關係喔!』

其實……後面這一大段是我推理出的結論,火村只對我說,他要到跳蚤市場找茶杯而已。

我剛好到京都找他,除了認命地作陪外,其實也很懷念跳蚤市場氣氛,搞不好可以找到一些靈感也不一定。

火村與我踏入東寺沒多久,我即看到有賣冰涼小黃瓜的攤子,耐不住炎熱的我即興奮地跑去買了二條回來。

「小黃瓜看起來很新鮮喔!」

我把其中一根替給火村,想回報他剛剛的帽子之恩,但他卻不領情地皺眉看我,用嘆氣似的聲音道,「有栖,你啊……」

我咬了塊小黃瓜後才回道,「啊?」

「沒事……」

一手撫著下唇的副教授即快步走到我前面,我也只得趕緊跟上。

爾後,還沒走到賣茶杯的地方,我又停下了腳步。

「火村、火村──有賣舊書的攤子耶。」

火村早看出我這隻大書蟲意圖,便笑著道,「那過去看看吧。」

這個賣舊書的攤子還不算小,擺了近二十排的舊書,後方那幾箱似乎也都是古書。

我隨意翻閱了幾本,但都覺得不怎麼有趣,放回原位後,我的目光便飄向火村手上的書。

見他一臉認真翻閱的模樣,一定是本犯罪學相關的書籍吧!

我彎身想偷看書名,可是因為動作太大而被他發現了。

「你在看什麼?有栖。」

我老實地承認道,「看你看得那麼認真,我好奇那本是什麼書嘛……」

火村聞言即闔上書,讓我看封面,那是一本發黃破舊的古書,沒有任何圖案的封面上寫著大大的『聖書』(聖經)二字。

「聖經?原來副教授對宗教學也有興趣啊……」

不知為何,他嘴邊含著笑,再把書打開給我看,我嚇了一大跳。

封面寫著『聖書』兩字的書籍,內容竟刊載著春宮畫作……我早就知道他對這方面真的很有研究……

「很有趣吧,」他看著封面解說道,「以前社會不像現在這麼開放,出版這類書的地下出版商會故意用一些『道貌岸然』的封面當掩飾。」

「原來如此……話說,你對這方面還真有研究。」

我原本只是想吐槽他的,未料火村卻靠在我耳邊反擊。

「有栖,你想聽的話,我晚上可以慢慢地解說關於我在這方面的研究……」

「唔!不、不用了──!謝謝火村副教授!」我說完連忙跑到攤位裡面,留下笑得很開心的他。

真是愛捉弄人的副教授,交往之後,火村的「貼心」與「捉弄人」程度搞不好呈正向成長呢。

當我站在原地想著這件事的時候,身旁冷不防地一個人影冒出,嚇了我一跳的卻是他的樣貌。

看起來有點年紀的老人,有著枯黃慘淡的面容。

他搬著一箱書走我身邊走過,發現了我,還張開口招呼道,「請隨便參考看看啊──書都很便宜的。」

「嗯,謝謝……」老闆雖然看起來陰沈,還掉了幾顆牙,但人倒很親切。

我重新觀看桌上的舊書,其中一本黑底白字的書吸引了我的目光。

『英都大學異聞錄』?!真是太有趣了,竟然有母校的書耶!而且書名還蠻頗恐怖小說,搞不好記錄了什麼有趣的事呢……

正當我高興地要伸手拿書翻閱時,原本無風熱得發燙的現場卻刮來一陣寒風,,這陣風不是熱風,陰陰涼涼,還把攤位上的書都吹掀了。

但我沒有多想,還心生竊喜,搞不好是天氣要轉涼了呢。

轉眼一瞥,方才那本『英都大學異聞錄』被風吹開了第一頁,上面寫著讓人不寒而慄的幾個大字。

──凡閱讀此書者,必遭詛咒。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