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在乎你 7

由於車子停在稍遠的空地,原本徐詣航想請芳儂在總部等,他自己走過去開車回頭接她,但她卻不肯。

「嗯?一起走過去就好了啊。」她挽著他的手道。

兩人便牽手迎著夜風當成散步似地走向停車處,途中徐詣航還把「段律師不吃午餐」的解答說給她聽,這個意外的解答讓她對段律師有了一些好感。

「原來是這樣啊……我後來才發現,他其實也是個在乎別人感覺的人。」

他歪著頭,「妳原本覺得他都不關心別人嗎?」

「唔……因為看起來不像,再加上第一印象……」李芳儂對段律師的第一印象頂多只比旺叔好一些,「不過……他雖然在乎別人,可是大家都不知道,也沒有發現,像你有沒有發現,他現在都叫旺叔叫『徐火旺』先生喔……」

「咦?真的耶……」經她提醒他才發現,「是因為上次旺叔的話吧……」

「還有這次的便當事件也是啊,他如果不說,我們都不知道他是為我們著想……他一定很常被誤會吧……」說著說著,芳儂也開始內疚自己『以貌取人』的事。

「我就說段哥哥人很好的……我小時候一開始也很怕他,後來才發現他真的對我很好。」

芳儂嘟了嘟嘴道,「徐哥哥人也很好啊,等下要請我吃晚餐呢。」

「噢對……那間日式料理嘛?我沒忘喔。」

「真──的嗎?」她促狹地看著他。

他也只好坦誠道,「剛剛的確是忘了,不過早上我還記得……哈啾──」

見對方打噴嚏她才發現從剛剛就一直覺得哪裡怪怪的原因……

「詣航……你的外套呢?」

「嗯?」

徐詣航低頭一看,才發現自己身上只穿著薄襯衫,難怪冷風一刮就打噴嚏。

「啊……」他拍著額頭困窘地道,「……外套忘在辦公室裡了。」

李芳儂苦笑地拍拍他的背,「你去開車吧,我回去拿,在門口等你。」

■■■

李芳儂小跑步回到競選總部時,大門還未拉下,即表示段律師還沒回去。

不知為何,她有點緊張,要拿出鑰匙把小門打開時還一時手滑把鑰匙弄掉了。

開門後,她也沒開燈,仗著對這裡的熟悉摸黑走進辦公室,辦公室的門並沒有關攏,光線從室內洩出。

走到門前的時候,她抬起手想敲門時,不經意地往隙縫一瞥……

李芳儂的右手停在半空中,全身震懾、僵硬住了。

她睜大雙眼,連眨眼都不敢,她想仔細地看清眼前的事情是否為真……

是的,它真實地發生在自己眼前。

段律師把徐詣航遺留在辦公室的外套拿起,先是把它平鋪在桌上,整整齊齊地折好後,他看著外套,猶豫幾秒,還是把外套拿起,拿近眼前,輕閉上眼。

愛憐地、渴望地,露出彷彿在品味它的表情。

緊接著,思念滿溢而出,他把外套緊緊地摟在懷裡。

就像在擁抱外套的主人般……

李芳儂回過神的時候,人已站在總部門口,呆滯的表情讓駕車過來的徐詣航搖下車窗彎腰傾向前問道。

「芳儂?」

她看見徐詣航後,不發一語地打開車門坐進助手席,雙手按在心上,止不住的顫慄從指尖蔓延到全身。

段律師為什麼要幫徐詣航的謎全都解開了。

她早該想到有這種可能的……否則,人怎麼可能不求回報、全心全意地為另一個人付出呢。

他,愛他啊……

但,他知道嗎?

不,詣航一定不知道。

她深知他的無感與天真,大學時代剛加入社團的時候她就對學長徐詣航有好感,他長得斯文個性又溫和,對待任何人都謙遜有禮、體貼溫柔。

是的,對任何人都如此,沒有例外、沒有特別、沒有唯一。

若不是某次她對社團學姐說漏了嘴,若不是大家說他是個呆子,費心湊和他們
,若不是她豁出去地對他說明……那他們到現在應該還只是學長學妹關係吧。

交往之後,她也曾好幾次懷疑他到底是不是喜歡自己,亦或只是無法拒絕?

直至他帶她回家,介紹她給家人們認識,讓她走進他的生活中,她的疑慮才減少許多……

可是現在……

徐詣航見她發生異狀,關心地搖搖她的肩。

「芳儂?妳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聽見他的叫喚聲,她才有所回應,機械式地緩緩轉過頭。

「詣航,你可以吻我嗎?」

雖然覺得突然與莫名,但徐詣航還是照做了。

兩人的唇瓣緊貼著,過了半晌才分開。

她全身發熱,輕輕喘息,事後才覺得害臊地撫著臉……

雖然這不是初吻,但她從未對他有過這麼露骨的要求……

是自己想證明什麼嗎?

那,得到證明了嗎?

「對了……我的外套呢?」徐詣航笑道。

「啊……」李芳儂連自己怎麼走出來的都不知道,更不用說外套了。

「怎麼連妳也跟著我一起晃神啊……」徐詣航輕笑道,「那就明天再拿吧……」

她畏縮地點頭,她也不敢再走進去辦公室一次……

「嗯?好像不用等到明天……」

徐詣航看向芳儂右邊的窗外,按下鈕把窗戶搖下,芳儂又著實地嚇了一跳。

段律師就站在車旁,手裡拿著的是,折得整整齊齊彷彿還燙過似的西裝外套。

「你忘了拿外套。」

依舊是聽不出情緒的語調,李芳儂無從辨別他是否發現剛剛的事……

「謝謝,我打了噴嚏才發現外套忘了拿。」

「……」段律師拿著外套的手還停在半空中。

「芳儂?可以幫我拿外套嗎?」

「啊,好……」她這才伸出手拿外套,不得已地對上段律師的視線,隨後又趕快撇過頭轉移,「謝謝……」

「喔對了,段律師要不要跟我們去吃飯?聽說那間日本料理很好吃……」

芳儂心頭又是一驚,暗地裡罵著徐詣航……他來的話真的會吃不下飯的……

「謝謝,不好意思,我不吃生食。」

「這樣啊……真可惜,那改天吧!」

「嗯,晚安,再見。」

看向已經駛遠的銀灰色TOYOTA ALTIS,段律師站在路邊,皺緊眉頭,若有所思。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