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在乎你 9

過沒多久,民主黨的劉世豪也領著自家人馬進場,他們全都穿著代表民主黨主色的橘色Polo衫,看起來頗有整體感。

劉世豪的抽籤順序是二號,所以也得到一旁乖乖等待。不過,他不甘寂寞似地走向徐詣航與段律師,笑臉迎人的模樣讓人想起他的宣傳招牌,營業效果十足。

「您就是徐詣航徐先生吧?我是劉世豪,民主黨立委候選人劉世豪。」

徐詣航也站起與他握手,「您好,久仰大名。」

「徐先生謙虛了,您徐家在這附近一帶,有誰不知道名號的?」劉世豪仍是堆滿笑容,先禮後兵,他隨即轉向段律師道,「這位是……」

「他是我的競選總召集人,段和鳴段律師。」徐詣航開口介紹,段律師卻只是點頭致意。

「段……段和鳴……這名字……啊,你是『段律師』啊!」刻意加強三個字的重音似乎若有所指,「久仰大名久仰大名,能請到鼎鼎大名的段律師當幕僚,徐先生果然是有備而來啊。」

徐詣航輕笑道,「不,因為我們是舊識的關係……」

「舊識啊……」劉世豪又瞄了段律師一眼,隨即又道,「啊,那不好意思打擾了。」

待劉世豪走回後,段律師才開口,「民主黨派他出馬是有原因的,他的競爭意識很強,就某方面來說,我覺得他比翁寶生更需要留意。」

「我錯了,」他看著段律師輕嘆一聲,「候選人的確得花更多精力在別的事情上。」

像是這種客套式的攻防,才講沒幾句話就讓他疲累。

「這還只是開始。」段律師冷冷地道。

徐詣航看向劉世豪的背影,從母親要求參選、準備參選、登記參選繳了一筆可觀的保證金。一直到現在,此時此刻,他才開始真正有「參選」的感覺。

劉世豪來噓寒問暖後沒多久,大門口即傳來騷動聲,徐詣航正想前去一探究竟時,即見旺叔氣呼呼地走回來,指著段律師大罵。

「姓段的,你說說,為什麼翁寶生他們就可以幾百人吵吵鬧鬧走來這裡啊!」

段律師淡淡地回道,「選舉委員會並沒有管制到會場之外,所以只要不進場都不算違規。」

「你……!」

旺叔氣到快說不出話來,徐詣航見狀急上前安撫,「旺叔啊,太吵鬧也不好啊,會給街坊鄰居壞印象的。」

「沒錯,」段律師指向窗外建築物的左方道,「而且這裡一百公尺內有間小學,現在是上課時間,即使他們沒有投票權,這種負面的宣傳也是非常有力的。」

「啊……真的耶。」徐詣航回頭一看,那裡的確有個小學,而且小學生們正紛紛把窗戶關起隔絕噪音。

「你早說啊……」

旺叔總算也認同段律師的決策,他把砲口轉向還站在門口接受媒體採訪的翁寶生。他跟劉世豪一樣,穿著自民黨代表色紫色的背心,上面印有他的名字,還有尚未標號的空心圓。而三位候選人中,只有他一位是帶著媒體前來的。

旺叔認真地看著翁寶生,瞪得眼睛都充血,他使勁地詛咒著,「抽不到、抽不到!」

「旺叔,這又不是抽獎……」徐詣航指正道,「只是抽號碼而已……」

「這當然是抽獎啊!」旺叔還是堅持他的理論,「抽到一號就是上上籤啦!」

覺得旺叔很可愛的徐詣航也不自覺地默唸起「抽不到」來,他側眼瞥見段律師也一臉嚴肅地看著翁寶生作秀的模樣。

「你也在詛咒他抽不到嗎?」徐詣航半開玩笑地問道。

「不,我在計算媒體的家數,」段律師推了推眼鏡,續道,「電視媒體三家,其它雖未確認,但粗估有四家。」

「這代表什麼意思?」

「勢力龐大、眾所看好、勝券在握。」

局勢一面倒的情況讓翁寶生把這裡當成只有自己一個演員的舞台,絲毫沒把另兩人放在眼裡。他接受完媒體採訪後,即大搖大擺地走向登記台前準備抽籤,手伸入籤筒時,不忘朝後方鏡頭一笑,停格讓媒體拍照,其「專業」程度讓人瞠目結舌。

當他高舉籤號「三號」時,門外也同時響起鞭炮聲,好像他已經當選了似的,支持者眾也高喊著預備好的說詞,「排山倒海,全力取勝,三號翁寶生!凍蒜凍蒜!」

待翁寶生走出門口再度接受記者採訪時,劉世豪已緩緩抽出籤號,他不像翁寶生一樣高調,並沒有高喊號碼,走回時他朝著徐詣航一笑。

「恭喜,您是一號。」

徐詣航還沒來得及反應時,旺叔即又跳又叫地呼道,「一號啦,哈哈──我們家的徐詣航是一號!」

雖然已經知道號碼,但形式上還是得將籤號抽出,旺叔代理徐詣航把籤號高舉,還當場脫下外套,露出裡面早印好的「一號 徐詣航」的T恤。

「哈哈──我早就知道一定會抽到一號的!」旺叔得意地道。

「旺叔……你……」徐詣航噗嗤一笑,「你真的是未卜先知。」

喜怒不形於色的段律師沒對號碼發表什麼看法,倒是提醒徐詣航得注意一下外表,因為等下記者可能會拍照。

最後步出會場時,果然有零星記者上前做「平衡報導」,但只問了不到五個問題,沒有拍照片。倒是有些記者對段律師比較感興趣,畢竟也算是之前的頭條人物,可是段律師鐵著一張臉,沒回答多少問題。

順利結束抽籤後,一行三人要上車回家時,稍稍冷靜下來的旺叔才想通一件事。

「等等……候選人只有三個,啊我們是最後一個抽,不就代表……誰來抽都一樣嗎?」不是他的功勞……

徐詣航貼心地補充道,「一定是旺叔的強運所以才會讓他們抽不到一號的。對吧!段律師?」

「運氣的事我不知道。」段律師拿出車鑰匙。

「呃……」

「喂!姓段的──」

他把鑰匙插進孔中,「我只知道,不管抽到幾號你都會當選。」

轉開引擎發動,邁向他為他鋪好的勝利之路。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