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在乎你 11

吃完點心後沒多久,大家也都沒事做,閒不下來的旺叔便說晚上大廟裡好像有活動,可以順便宣傳,便拖著小伙子們出門了。

留下芳儂一個人待在總部外,心神不寧。時而看著鐘,想著他們怎麼耗這麼久,時而看著辦公室的門,想著他們在做什麼。

只是好奇罷了,她最不擔心的就是徐詣航會跟他『做什麼』。

跟他認識了三年多,深知徐詣航在感情上的「鈍感」有多麼嚴重。即使全世界都知道某人暗戀他,但他還是會說出讓人哭笑不得的話。

這也是李芳儂不需要問,就知道徐詣航一定不知道他喜歡他的原因。

那天之後,李芳儂考慮了一整晚,還是決定靜觀其變,不告訴詣航,也不對段律師攤牌。

另一方面也是想看看段律師接下來會做什麼事,況且,就算段律師真的做了什麼,她也相信,徐詣航會第一個告訴她。

這可能是他們交往以來面臨的最大考驗吧,她心想。

李芳儂邊等待他們時,也邊打掃總部裡外,整理零亂的桌面與冰箱,還順手把櫃子都擦過一次。

打掃到一半,她突然想到一件事。

段律師是他小時候的家教……該不會是……從那個時候就喜歡上他了吧?

李芳儂扳著手指推算他們當年的年紀,然後搖頭笑一笑,繼續打掃。

又過了一會兒,辦公室的門總算打開了,徐詣航看到她即開口問道,「咦?芳儂,妳什麼時候來的?」

她抬頭看時鐘,原來已經過了這麼久,「一個半小時前來的,你們忙完了嗎?」

徐詣航彎眉對著身後段律師,求饒似地道,「算……結束了嗎?」

仍是那副撲克臉的段律師也看著他,但沒有回答。

他也只好苦笑道,「好像還沒完呢……」

看著他有些疲累的模樣,她心疼地道,「那休息一下吧,我有買真好吃麵包店的核桃餅乾喔。」

「哇──太好了,我最喜歡那家的核桃餅乾了。」

「招牌紅豆麵包也有喔。」

「嗯嗯,他們的紅豆麵包也很棒!紅豆餡超香的!」咬了一口麵包後,他才發現人好像缺了不少,「嗯?旺叔他們呢?」

「旺叔說晚上廟裡有活動,便帶著大家先過去了,段律師也一起過來吃吧。」

李芳儂幫他們兩人倒了冰紅茶,三人吃點心喝茶輕鬆閒聊(其實段律師沒開口)。

「你們剛剛在排練演講嗎?」

徐詣航似乎是真的餓了,一次咬太大口還得喝口紅茶才能說話,「是啊,明天有個小宣傳活動……不過我一直講不好。」

徐詣航並不懼怕在人群面前說話,對於「演講」這件事反而相當熟稔。因為小時候,他就常參加演講比賽,倒也不是特別喜歡演講,而是沒人想參加,老師就推舉不會拒絕的他,所以之後只要有演講比賽就全都是他的專利,也因為有經歷而拒絕不了。大學時代則是因為擔任班代及社團幹部的關係,常常得上台說話。

自然而然,上台說話對他來說並不困難,也不會過於緊張。

但方才練習好幾回,台下的段律師聽了都不甚滿意,倒讓他有點挫折。

「我想聽一下,可以嗎?」芳儂滿懷期待,「稍微講一下就可以了。」

「好吧,其實也不長,大概不到五分鐘而已。」

徐詣航放下吃到一半的紅豆麵包,喝了半杯水後,即開始演說他的政見。

李芳儂邊聽邊點頭,他的笑容可掬,視線直視聽眾,聲音合適地抑揚頓挫,沒有過多讓人覺得花俏的小動作,也沒有重複過多的詞彙,最後落下一個完美的句點。

以演講來說,她會客觀地給他九十分高分。可是以發表政見來說,她卻不會十分肯定地說要把票投給他。

──到底是少了什麼呢?

「講完了。」徐詣航俏皮地像英國紳士一樣右手朝空中劃圈行禮。

李芳儂拍拍手,感謝他的辛勞,也俏皮地眨眼說,「你想先聽好的評語還是中肯的評語?」

「唔……先聽中肯的評語吧。」徐詣航從小就是那種會把雞腿放到最後才吃的人。

「作為演講的話,很不錯,力道恰到好處。可是作為政見發表的話,好像還欠了些什麼……我也不確定,也許是情緒應該更高漲些?」芳儂吐吐舌,「我好像把好的跟中肯的都混在一起講了。」

徐詣航習慣性地撫著左臉頰,蹙眉道,「可能吧……我看過其它人政見發表都很……嗯,Powerful,可是我的個性就是這樣,若是要我學他們我也學不來……」

她歪頭想,這麼說好像也很有道理,很難想像詣航站在台上揮舞旗幟,跟選民一起大喊「凍蒜」的模樣。

「那沒關係,詣航只要做自己就可以了,現在大家都很理性的,不是喊大聲就贏的。」李芳儂安慰道。

「嗯……我會再試試看別種表達方式的。」

接著三人安靜地吃著東西,突然,段律師劃破沈默。

「詣航,這裡有半杯紅茶,」段律師把眼前的杯子稍為推向前,「你會用多少錢買它?」

忽然被這麼一問,徐詣航一頭霧水地直覺回答道,「五……五元?」

「很好,五元。」

段律師轉了轉杯子,金框眼鏡背後鋒利的眼神攫住他,隨即認真地道,「泡這杯紅茶是用法國雪山山脈天然百分之百純淨的礦泉水,不但沒有危害人體的物質,還富含了有益人體的礦物質,也是無任何雜質或石灰,具有大量空氣的水,用來泡紅茶最佳。而紅茶採用英國高級大吉嶺紅茶,只採摘一心二葉,經由無菌處理後,再經篩選分級,而選出的紅茶葉,空運到府,最後把水加溫至最合適溫度,倒入古董瓷茶壺中,最後沖泡至成,為您獻上。」

坐在段律師對面的兩人聽得傻眼,但段律師仍不假辭色,再把杯子往前推五公分。

他再問一次,「你會用多少錢買它?」

還是一頭霧水的徐詣航這次改變了價格,「五十元?」

「很好,五十元,」段律師把杯子拿起一飲而盡後,接著道,「我臨場編造的推銷詞讓你多付了四十五元,為什麼?」

「唔……因為你講得很好啊,而且……而且……」他忽然發現,他其實是沒有理由地主動加了四十五元,為什麼呢?

就跟以前一樣,當徐詣航露出困惑的神情時,他就出面解答。

「答案並不在於我的說詞或是講話的方式,而是我想要讓你相信我,我想要讓你相信這杯紅茶不只有五元。」

此時的徐詣航才恍然大悟,演講時,他並沒有渴望其它人相信他,因為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可是,那杯紅茶明明不值五十元,但段律師卻做到了。

「人會去相信,想要讓他們相信他的人。」段律師以此作結。

隔天再練習時,徐詣航發表已達到段律師內心的標準。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