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在乎你 16

自得知明星Peggy將參與徐詣航候選人的政見發表會以來,競選總部的成員們就像是加滿油箱、換好機油、調整完善準備發動的機車般,卯足全力進行會前的準備工作。

更甚至還有不少人聽到風聲自願來當競選總部的「義工」,只為能瞥見女神的廬山真面目。

而這波Peggy效應獨獨沒影響到其兄段律師和徐詣航,兩人依舊是照著平日的步調做事。

「段律師,關於舞台佈置的部分,兩家廠商傳來了報價。」

為因應日漸複雜的競選會計事務,原本由芳儂整理的帳務已經交由新來會計處理。

汪語超正是日前競選總部聘用的一名會計,他高職會計科畢業,有一年會計實務,由於前業主不同意他因為上夜校不能加班,因而離職,經由友人介紹來到競選總部上班。

他膽戰心驚地走近正在辦公的段律師,已經上班一個多禮拜了,他面對這位不苟言笑的「上司」,他仍感畏懼。並不是他做了什麼錯事,而是面對段律師總讓他想起他高職時代的會計女老師,也是一副喜怒不形於色的撲克臉,總讓人摸不清讓如何與她相處。

段律師給他也是一樣的感覺。

明明面試他的人是看起來和藹可親的徐先生,怎知上班後卻是每天面對這位段律師,他在心中無奈地想著,不過既來之,則安之,也只能硬著頭皮做下去了。

至少,這裡會讓他五點準時下班。

「謝謝。」

段律師禮貌性地向他道謝,接過廠商的估價單及設計稿,隨即埋首深思,右手握筆在白紙上不知道在計算什麼。

約莫一分鐘後,他做出結論,「就決定用這一家。」

「咦?」

汪語超在新的工作地點雖然不敢亂說話,但段律師的決定實在太奇怪了,讓他忍不住驚呼出聲。

他金色眼鏡鏡框一橫,「有問題嗎?」

「呃不……沒……」

「有問題的話,請說出來。」不帶情感的語調聽起來像是命令句。

汪語超躊躇了幾秒後才道,「唔,我覺得……只是我覺得啦,那個舞台好像太大了點,而且金額是我們之前預估預算的三倍……」

雖然競選資本還夠付這些錢,但是他知道選舉是有出無進的生意,雖然有政治獻金,但還是得留點後路才行。

「錢的事情,不用擔心。」

他記得前老闆也說過類似的話,後來還差點跳票了……不過他也只是個小會計,的確,輪不到他擔心。

他再想,其實段律師說的也對,聽說徐家蠻有錢的,應該不用省這些。

「麻煩你聯絡廠商,我希望能在活動二天前把舞台搭建完成。」

「我了解。」

汪語超欲離去前,突然想起一件事,轉頭又道,「段律師,這幾天連續都有人匯萬元的捐款,總計達六十幾萬,這會不會有問題?」

自競選網站成立後,有些人會據網站上的政治獻金捐款帳戶贊助,金額通常都不多,除非是企業贊助才會超過上萬元,因為若是企業贈與,通常是為了稅賦減免,總部也會開收據供對方扣稅之用。

因此,大筆金額個人戶的捐款是非常奇怪的事。

段律師聞言推了推眼鏡道,「會有什麼問題嗎?」

「呃……」

老實說,汪語超也不知道會有什麼具體的問題,只是覺得這情況很少見,很奇怪。

見對方答不出口,段律師斷言道。「那就是沒有問題了。」

「呃……是,那我先去聯絡廠商了。」

待汪語超回座位後,段律師用細若蚊蚋的聲音自言自語。

「你算錯了,不是六十幾萬,是……」

段律師不停歇的右手在白紙上寫下正確的捐款總數。

七十一萬八千五百二十元。

他看了一眼數字後,就把紙張撕碎,掃進垃圾桶裡。

■■■

這天,李芳儂剛考完最後一科期末考,心情愉快地踏出校門,遠遠就看見停在對街的銀灰色TOYOTA
ALTIS轎車。

應該不可能是他吧……還蠻多人開這款車的。她內心雖作如是想,身體卻是背道而馳地故意走向前想看車牌號碼。

才剛認到第二個英文字,車主即搖下車窗向她招手。

「芳儂──」徐詣航爽朗地道。

李芳儂難以置信地瞪大眼道,「詣航?」

待李芳儂上車後,徐詣航就忙著把剛買的甜甜圈和冰咖啡獻上。

「我買了你喜歡的雙層巧克力跟蜜糖波堤喔,還有一個是新推出的黑糖口味,不知道好不好吃呢。」

接過東西的李芳儂一臉狐疑,看看手中的甜點,算算日期好像也不對,只得開口問對方。

「今天也不是什麼特別的日子,是我做了什麼好事嗎?還是……」她笑道,「是你做了什麼壞事呢?」

「我沒有做壞事……吧?」他垂眉無辜地撫著臉頰,「我只是想,今天妳剛考完期末考一定很累,剛好我下午有空來接妳……」

「那甜甜圈……?」

「路上剛好看到買的,妳不是說妳想要集點換獅子的手機吊飾?」

李芳儂扁扁嘴,「那個贈品早就過兌換期了,現在是獅子的浴巾。」

「咦?我沒注意到……」

「沒關係啦……」你還記得就好。

還在「上班中」的徐詣航當然不可能開著車載佳人外出兜風,而是老老實實地回競選總部。不過,他開得很慢,讓兩人有多一點獨處的時間,徐詣航也一併向芳儂報告最近競選總部的近況。

「明星Peggy是段律師的妹妹?」

得知這件事的李芳儂也大呼不可思議,雖然記憶中的女明星容貌早已模糊,不過怎麼想都不覺得他們會有血緣關係。

「是啊,她真的是他的親妹妹喔,我也是上次才知道的。」

李芳儂吃驚之餘,也對段律師請明星來幫忙站台存有疑慮。

她朝徐詣航瞥一眼,心想,徐詣航也不會特別喜歡美女,如果他喜歡美女的話,就不會跟自己交往了。

那他請自己的明星妹妹來,是為了什麼?

雖然剛才聽徐詣航轉述徐母的話,說段律師是為了以後有個政治靠山才做這麼多事的。但是,知道「另一層隱情」的李芳儂仍百思不得其解。

真的只有「想要個政治權力靠山」這麼單純嗎?抑或是在將來,他會向他討些什麼回來呢?

「真的很想看看他們兄妹倆站在一起的樣子呢。」並不知道內幕的徐詣航仍天真率直地道。

李芳儂轉頭微笑道,「我也很想看呢。」

雖然有這種想法很奇怪,但她很想看……

──想看段律師到底在計劃什麼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