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在乎你 17

段可佩站在競選總部門口,她戴著墨鏡,穿著合身的短裙,毫不吝嗇地展現好身材,及腰的烏黑長髮飄逸,踏著高跟鞋的完美長腿更讓路人忍不住轉頭再多看一眼。

她拿下墨鏡,仰頭望向印有徐詣航照片與「一號候選人──徐詣航」字樣的大型海報,她微微一笑,邁步走進。

而此刻競選總部內眾人都為了這禮拜要舉行的政見發表會忙碌不已,一時間還沒人發現這位嬌客來到。

也因為段律師說Peggy在政見發表會前一天才會到會場參加彩排,所以眾人都以為她還在國外,更沒有人想過她此時會出現在競選總部門口。

段可佩倒也不在意,東看看西看看,過了一會兒,才趁著有人搬東西經過她面前時順口問道,「請問段律師在嗎?」

「段律師不在喔,他出……嗚啊──!」

工作人員不經意地瞥見她的臉,手上的東西竟拿不住,而散落一地。

「厚阿威,你在衝啥(你在做什麼)……」聽見聲響的旺叔氣呼呼地走過來。

「旺叔,她她她……」

旺叔看見段可佩的笑臉卻也後退了二步,食指指著她道,「她……她她不就是那個……」

他們的聲音引來其它人的注意,在看到段可佩的同時,眾人異口同聲地道。

「Peggy──!」

大家簇擁而上,爭相目賭她的風采,讓競選總部頓時變成小型明星見面會,熱鬧不已。

「好正!好正!本人超正的啦──!」

「女神女神──女神!可以跟妳握手嗎?」

「Peggy可、可以跟妳拍照嗎?」

早已習慣被人群包圍的段可佩從容大方地盡量滿足大家的請求,而原本在辦公室內準備資料的徐詣航聽見外頭熱鬧的聲音,也好奇地走出門。

看見大家不知道在做什麼地圍成一團,他向身旁擠不進暴風中心的工作人員問道。

「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徐先生,Peggy她來總部了!可惡啊,不要推我,我也想看啊!」

「什麼?」

徐詣航也想看段律師的妹妹,不過大家實在太過熱情,他也擠不進去,只得待在外圍墊腳尖試圖窺看。

此時,從人群中突然傳出旺叔的大聲吼聲。

「吼!吵吵鬧鬧的!她是客人耶!賣客咻啦!(不要擠來擠去啦)!」

被罵了一頓後,眾人也只得摸摸鼻子往旁邊站,讓出點空間,旺叔則利用此時走到段可佩面前。

「歹勢歹勢(抱歉抱歉),讓妳見笑了!」

「不會啦,看到大家都還記得我,我很高興。」段可佩紅唇抿笑,頓時現場男性(除徐詣航外)都感到一陣貧血暈眩。

連旺叔也滿臉通紅,像個十七、八歲的小伙子怯生生地瞧她一眼,又連忙低頭看地板。

「那個……可、可以跟妳要簽名照嗎?我、我孫子要的啦!」

旺叔話才剛說完,四面八方吐槽聲浪不斷,這才明白原來旺叔叫他們讓出空位是為了自己要跟她簽名!

「旺叔!抗議啦!你自己想要的吧!」

「哪有人這樣的啦!旺叔!」

「旺叔你連兒子都沒有哪來的孫子啊!」

就在大家又開始吵吵鬧鬧的同時,段可佩發現站在人群後的徐詣航,非常開心地走向前。

「你就是徐詣航徐先生吧?」

「啊,是。我是徐詣航,您好。」

徐詣航近看段可佩的臉,覺得她真的長得很漂亮,而且與當年的照片相比幾乎是一模一樣,歲月似乎不曾在她的臉上停留。

而大家討論熱烈的兄妹長相問題,徐詣航本來也覺得他們並不相似,但看到本人後卻發現他們有雙神似的明眸。若說段律師的眼神像鷹,那麼段可佩的眼神就像凰,同樣擁有自信,卻不氣傲心高,是種渾然天成的驕貴。

「我想我哥應該跟你介紹過了,我是Peggy段可佩。」

段可佩毫不矯飾地伸出手,徐詣航也禮貌性地回握。

「久仰大名,段小姐。」

「叫我可佩就可以了唷,」她淺笑道,「總覺得……好像已經認識你很久了。」

「咦?」

徐詣航怔怔地看著她,還以為是自己聽錯,想再開口詢問時,對方卻又開口。

「對了,我哥不在嗎?」

「段律師說有事出門,應該一下子就回來了,可佩小姐要等他一下嗎?」

「好啊。」

反正她的目標是徐詣航,不是段律師。

■■■

徐詣航請段可佩到辦公室內等待,門外卻仍擠滿人想透過毛玻窗窺看她的風采。

「可佩小姐真的很受歡迎,大家都很喜歡妳呢。請用茶。」徐詣航遞上熱茶後又道,「你們兄妹都很優秀呢。」

一個是大律師,一個是大明星,他總覺得段家基因一定特別優良。

「沒有啦,哥哥們比較優秀,我現在只是個小演員而已。」段可佩謙虛地回道。

「哥哥……們?」

「他沒跟你說我們上頭還有個大哥嗎?」

徐詣航搖搖頭,其實段律師平常惜字如金,鮮少對外人說自己的事,而他怕對方不喜歡別人過問太多,也很少開口過問。

「啊……他就是這樣,很少講自己的事。不過你開口問的話,他一定會回答的,」段可佩瞇眼道,「我們上面還有個大哥,跟我們差四歲,大哥是醫生,繼承家業,是建仁醫院院長。」

徐詣航一口氣得知許多段家的資訊,驚呼連連。但他發現她的話好像哪裡有邏輯上的錯誤,「大哥跟『你們』差四歲……?」

「我跟他同年啊,我們是異卵雙胞胎,他連這個都沒說啊……」

他急忙再搖頭,記得段律師年紀應該已經……

徐詣航這時驚覺自己好像在逼問女性(而且還是女明星)的年齡,趕緊再加道歉。

「啊不好意思……這問題好像太敏感了……」

「沒關係,」她眨眨媚眼笑道,「女人可以讓別人知道年紀,但不絕能讓別人『看出』年紀。」

「可佩小姐真的很美麗又漂亮。」他誠心地稱讚。

「謝謝,你也很帥啊!比外面的大海報還帥喔,而且我覺得你的臉讓人看了很舒服,還勝過不少男明星呢。」

徐詣航不好意思地道,「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啊!你的五官端正,雖然並不是特別搶眼,但眼神溫良,笑容很自然,很耐看,不像那些競選廣告單,看到上面的豬哥貪污臉就想扔掉。」段可佩吐吐舌率真地道。

「段律師也說我的臉其實是另一種『實力』,在幾個候選人中也有辨別度。」

聽見兄長對徐詣航的描述,段可佩笑開了。

他明明是想稱讚對方,卻得講得跟資料分析報告沒什麼兩樣。都長這麼大了,情感表達還是一樣笨拙。

「他其實是想稱讚你的,我想,他一定很喜……」

「可佩。」

段可佩一句話還沒說完,就硬生生地被沒敲門闖進門的段律師打斷。

他的鷹眸掃過妹妹跟徐詣航,表情有些動搖,隨即又被自制力壓下。

「哥,你回來了啊。」

「可佩,妳怎麼會在這裡?」

「哥你忘了嗎?晚上全家約好要吃飯的啊,我剛好到附近逛逛,想說順便過來找你一起回去吃飯。」段可佩流利地說出藉口。

全家吃飯是真的,因為難得大家都在,大哥段可敬便約好要吃飯聚聚。而後面什麼到附近逛逛順便過來的話,段律師是不會相信的。

段律師直視著妹妹,段可佩也正對著哥哥,兩人像是在用眼神對話似的,互不相讓。兩股氣勢讓一向遲鈍的徐詣航也感到雙方相處的氛圍之詭譎……

「那我們就一起回去吧,詣航,我要提早走,你還有別的事嗎?」

「沒事啊,你們趕快回家吃飯吧。」

「哥,現在還很早耶,我還想跟……」

「可佩,」他堅定不容對方拒絕地道,「路上會塞車。」

段可佩見狀聳聳肩,暫時撤退地跟徐詣航道別。

──反正……之後還有的是機會。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