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在乎你 21

段可佩二十歲,大學二年級時以偶像歌手的身份出道後,即成為當年演藝圈的年度風雲人物,姣好的面貌、動人的舞姿和悅耳的歌喉都讓大家眼睛為之一亮,不但第一張專輯就上排行榜第二名,連只是宣傳導向的小型演唱會也萬人空巷。

這讓簽下她的經紀公司老闆直說挖到金礦,包準她可以紅個三、五年沒問題。

她當紅的程度讓大人小孩都認識她,可是卻鮮少人知道,她其實是賭氣才去當明星的。

「賭氣才去當明星?」徐詣航驚呼出聲。

段可佩順了順長髮笑道,「對啊,因為當年我哥他從醫學院轉法學院,因為他是榜首入學,全校因此鬧得沸沸揚揚。我那時候老喜歡跟他爭高低,直覺得他一定是想炒話題,所以我就跑去面試當歌手,想鬧出一個更大的話題。」

「其實年紀相仿的話,兄弟姐妹間也會有競爭意識啊。」徐詣航話雖這麼說,但他跟弟弟徐詣樵只相差一歲,從未有什麼競爭意識。

「我知道啊,可是當時我是真的很想贏他,才會賭氣走進演藝圈。而且……不是我想自誇,但以前只要我走在鬧區的街上就常被星探搭訕喔。可我卻從來沒有過想去當藝人的念頭,卻因為那次而一踏入,抽不了身。」

日漸繁忙的演藝事業讓段可佩花了五年才讀完大學,在這之中,她唱而優則演,經紀公司也替她接了不少戲劇的通告。在大學畢業的那年,她接拍一部鄒導演的連續劇,卻在上工第一天差點被罵哭。

「那部連續劇我好像有看過,演男主角的是不是姓袁的那位……」

「對對,就是他,臉頰旁的鬢角是他的特色,他人還蠻好的,我第一天被罵的時候他還來替我求情呢。」

「被罵……?」

徐詣航之所以記得這一部連續劇,是因為它太紅了,超高人氣的原因是段可佩把女主角演得很好,沒想到她竟然也會被罵啊……

「第一天剛好是拍外景,而前一天我還在南部宣傳隔天得趕上拍戲,但經紀人心疼我,讓我多睡了半小時,再加上塞車,所以我們遲到了快二個小時。到場之後我們直向導演跟大家賠不是,可是鄒導他還是一副臭臉……喔,大概就跟我哥皺眉時一樣臭,」她輕笑道,「後來上戲後,我NG不斷,雖然有預習過劇本,但那陣子真的太累了,實在無法專心演戲,鄒導更不高興了,下令停機,直朝著我走過來,劈頭就把我罵了一頓,經紀人跟其它人連忙跑過來幫我說好話,說我最近很累,請導演見諒。但他可不吃這套,他說『妳很多通告很累是妳家的事,身為一個演員即使戲演不好,也要做到敬業!』」

「這導演……還真有個性,可是可佩小姐應該是不得已吧,那麼累還得去拍戲。」他突然想起跟段律師練演說的時候,只要他面露疲態,段律師便會提早二十分鐘結束,相較之下段律師還真是貼心。

「呵呵,他在演藝圈中可是出了名的兇喔,聽說不少女明星都被他罵哭過。可是當時我沒有哭,硬是把眼淚吞下肚,我最討厭認輸了啊……」段可佩抬頭看向天花板,喃喃地道,「搞不好就是因為這樣才喜歡上他的……」

「咦?妳跟鄒導演……?」

「後來交往了,很難想像吧?我也是呢。我們不但第一印象不好,我還以為他是同性戀呢。」

因為鄒導演看到她沒任何反應,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後,他才對她坦言,其實早在初次見面時就被她的美貌迷住了。

「在這之前,女演員跟導演交往會被誤以為是想爭取什麼吧?可是他導的戲,我只演過那一部,之後,也演不到了。」她露出哀傷的眼神,「他在五年前因為拍戲意外過世了,那時我們才剛交往三個月。」

「可佩小姐……」

徐詣航想說什麼安慰的話,卻被段可佩出言制止。

「不好意思,請不要安慰我。就算過了五年我還是會哭出來的喔!待會還要上台呢,妝花了就不好看了。」

段可佩與鄒導演認識很長一段時間才開始交往,還沒過熱戀期就遭逢巨變,這也使得這段戀情一直未被發現公開,卻影響她至深。

就跟她的胞兄一樣,一旦喜歡上就死心塌地,獻出自己的全部。

她因為鄒導演的關係笑不出來、唱不出聲,所以任何通告都沒辦法接,就這麼突然從演藝圈裡人間蒸發。由於段可佩還有合約在身,已經軟硬兼施仍無法勸她上戲的經紀公司,便想以合約中無法履行義務之由提告,想從段家撈些本回來。

此時,段律師卻出面把一切事情都擺平,讓她可以安安靜靜地治療心傷。

「雖然哥哥幫我把跟經紀公司的事處理完畢,但我卻對他做了很過份的事,我對他說『我不會感謝你的,我的事不用你管!』,他……我想你也知道,那副即使天坍下來也不會挑一下眉毛的面孔,當時卻露出黯然的表情,然後轉身離去。」

之後段可佩到美國進修戲劇表演,也是為了實現她對鄒導說「我一定會成為很棒的女演員,然後演你的戲。」的願望。

比起在國內的順遂,在國外的她彷彿失去了自信與往日神采,連一個小角色的戲份都爭取不到。

努力了一年,好不容易爭取到某舞台劇的角色,可以登台。只是,那個角色是在演員表中倒數過來第三個,她不敢邀請家人來觀賞,也未告知家人。

第一天公演完,她卻在台下看到段律師鼓掌的身影。

以往演唱會她都未曾邀請他參加過,而此刻他卻出現在這裡……

在她最需要一個關懷擁抱的時候……

段可佩在台上忍不住落淚,戲後還被導演臭罵一頓,她是笑著被罵的。

『又哭又笑,妳是瘋子嗎?』

『我哥來看我了──!』

『我姨媽還在台下咧!』

『是我雙胞胎哥哥喔,他來看我了耶──!』

段可佩笑著跳著,就算被誤以為是瘋子她也完全不在乎了。

在異鄉,她牽著段律師的手走過一條又一條鋪滿白雪的大街。

她向他道歉,他也對她坦言。兄妹之情,溢於言表。

聽完故事後,徐詣航覺得非常感動,他們兄妹的感情現在一定更加深厚。

段可佩把冷掉的咖啡一飲而盡,面對著他說,「我的事情說了一大堆,我想表達的其實是我哥。他是個非──常不善表達自身情感的人,還常常招來誤會,像我,就誤會他這麼久,所以日後還得回報他呢。」

「啊,該不會是指這次的……」

「這個你別介意,其實我本來就預定最近要回來看家人,來表演也還在計劃之內。」

段律師難得請她幫忙,她當然義不容辭,也難得有可以威脅哥哥的藉口,讓她玩得非常開心,再者,她也不想放棄這個可以跟他喜歡的對象接觸的好機會。

「你真的不用在意。」

徐詣航怎麼可能不介意,說表演也不是說上台就上台,而且段可佩說她在國外是修戲劇,還要她重新唱歌真的是太麻煩她了。

徐詣航非常不好意思地再次向段可佩道謝。

「真的不用再向我道謝,如果要謝謝我的話,就把我剛剛說的話記在心中吧。」

──然後,慢慢去發現他為你做的一切,以及隱藏在底下的濃厚情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