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在乎你 23

「吶……你在生氣嗎?」

「你一定在生氣,對不對?」

「哥──哥──別生氣啦。」

「你都不說話,表情也一樣,我怎麼知道你到底是很生氣,還是沒有在生氣?」

段律師嘆了口深沉苦澀的氣,徐徐開口道,「我沒有生氣。」

他都還沒闔上嘴,段可佩就噘嘴叫道,「騙人──!你一定很生氣。」

「……」

「不過……」她倏地轉變表情笑道,「這樣不是很好嗎,好好地表達出自己的心情。」

「因為你是我妹妹。」段律師回了一個奇怪的理由。

「又不是只有在家人面前才能表達感情……在他面前也可以啊……」

他握緊方向盤,語氣平淡,「我在他面前只是『段律師』而已。」

「所以要有所『表示』才會改變啊。」

「表示也不會有任何改變的。」他斬釘截鐵地回道。

「難道,你就只要待在他身邊就好?」

「我就只要待在他身邊就好。」他的語氣堅定,不容任何意見。

段可佩覺得有點焦躁,為什麼這個人如此固執……卻又固執得讓人心疼。

她轉過頭撐著腮望向窗外,越想越不甘心。

「我都飛回來幫你替他站台,還苦口婆心地勸你,更想辦法讓他多了解你一點,你卻不領情,既不想表達,也不想放棄,難不成你就是要等到他結婚那天才會死心放手嗎?」

「……就算他結婚,我……」

「不會吧……」段可佩怔怔地回望著他,「你……到他結婚、生子後也要待在他身邊嗎……」

段律師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他的確想過這件事,但時候未到,他也無法預知自己到時會怎麼做……

「你……」

段可佩雙肩抖動,一張美麗的臉染上緋紅,卻是哀傷的紅色,連眼眶也泛紅的她把臉埋在雙手中,猶如抽搐地發出哽咽哭聲。

段律師見狀把車開到路邊停下,妹妹一哭他就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更何況她還是為自己哭的……

他只能跟小時候一樣,遞上衛生紙表達他的歉意。

似乎早預知對方會這麼做,段可佩搖搖頭,「我不要衛生紙……」

「可佩……」

「我……要你答應我……如果他結婚的話,就不要繼續苦戀著他活下去好嗎?」

「……」

「像我一樣……你一定也可以走出來的。」

「……」

「你……不肯答應我嗎?」

段可佩哽咽的哭聲持續,段律師真的沒別的辦法了。

「好,我答應妳……不要再哭了。」

沒想到段可佩聞言立即抬頭,還露齒笑道,「好,我不哭了!」

此刻,段律師的眉頭皺到不能再皺。

「哎,哥──去美國之後,人家的演技進步很多,對吧?」她吐吐舌裝可愛道。

「……」

「不要忘了你已經答應我囉──差點忘了你是當律師的,等下回家要記得補簽名喔!」

段律師最後露出一抹苦笑,只能說這個雙胞胎妹妹真的很了解他,所以才會用盡方法裝哭也要叫他答應這個條款。

沒錯,就算他結婚了……他一定也還會待在他身邊。

就如同那一首歌的歌詞。

──除了你,我不能感到一絲絲情意。

■■■

T市近郊山區的某幢豪宅中,自民黨黨主席王泓坐在會晤室的沙發上,邊喝現榨的柳橙汁邊看著今天早報的娛樂版頭條。

『Peggy女神再現,萬人空巷,魅力不減』

「過了好幾年還是挺漂亮的嘛──哎,晚上的酒席能請她過來坐陪嗎?」王泓朝著身後的幕僚喚道。

「啊,是,馬上就替黨主席聯絡。」

以執政黨──自民黨黨主席的頭銜,任何女星都沒辦法輕易拒絕王泓的邀約,即使是當紅的一線女星也不例外。

爾後,幕僚打了好幾通電話都未果,只得洗淨頸子走到王泓面前準備被挨罵。

「什麼?聯絡不到?」王泓豎起二道粗眉,一副就是要抓人開刀的模樣。

幕僚急忙解釋道,「是、是的……我問了所有跑娛樂新聞的記者,他們也說根本採訪不到她,連想近身拍照都很難。」

「那個Peggy真這麼大牌?」這倒激起王泓的好勝心,越得不到的他就越想得到。

「報告黨主席,我剛剛想到了。在幾年前她還很紅的時候,您也說要邀她吃飯,我們設法聯絡,卻被一名姓段的律師阻擋,他還威脅我們,說再進一步的話就會不惜公開這件事或是對簿公堂來保護她。後來,因為適逢選舉期間,您也就打消這個念頭。」

聽幕僚這麼一提,王泓也想起來了,那個段律師真的很難纏,除了Peggy的事,還有日前「M川污水廠」的大案子也是他擺平的,他還不知道聽誰說,段律師跟南部黑道交情也不錯,惹不得。

「哼,沒關係,以後還有機會……」

「呃,報告黨主席,聽說Peggy近年都在國外發展……恐怕……」

「啊?那她回來幹嘛?」

幕僚無奈地看向報紙,裡面的報導明明寫得清清楚楚,黨主席卻只看見美女的照片。

「她是回來替立委候選人徐詣航站台的。」

「徐詣航……?他們有什麼關係?」

「這個我也不清楚,只問到目前段律師似乎在幫徐詣航籌備選舉,大概因此牽線請到Peggy,而且這場政見發表會辦得極為成功,有上萬人到現場參與。」

王泓噗嗤一笑,「這招早在十幾年前選舉時我就用過了,民眾只是來看明星罷了,誰管候選人在台上叫什麼……」

「黨主席說得是……」幕僚唯唯諾諾地道。

「不過,」王泓撫了撫右手的紅寶石戒指,「還是替我多留心這傢伙,還有徐詣航。」

雖然覺得不太可能,但王泓心中總有疙瘩。斬草就得要除根,而且還得在它是小草時就連根拔除,倘若等到這姓段的權力再大就來不及了。

「是。」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