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在乎你 25

「剛剛那個記者看起來……有點……來意不善呢……你們談得還好吧?」

記者許沛紋被段律師趕走時瞪了李芳儂及工作人員一眼,嘴裡還低喃「哼,他怎麼可能選得上……」,讓聽見這句話的人都不是滋味。而且今天旺叔宿醉在家裡休息,倘若他在現場的話,一定拿掃把出來趕人。

從辦公室走出的徐詣航苦笑道,「……她一直想打聽可佩小姐的消息。」

「什麼?」芳儂微慍地道,「可佩小姐不是還沒有回國發展的計劃嗎?記者一直追著她跑,她應該會很困擾吧……」

幫弟弟索取簽名那次之後,李芳儂就對段可佩的印象極好,原本不是歌迷的她也跟弟弟借CD來聽,還直說她是實力與美貌兼具的女明星。聽見記者打聽她的下落也猛替她打抱不平。

「放心,我們沒有透露任何消息。」

「那就好了,記者真的很討厭……」

徐詣航聞言發現道,「芳儂跟段律師一樣,都很討厭記者呢……」

被說與段律師是同一國的,李芳儂莫名地直反駁道,「我、我只是討厭那種像狗仔隊一樣,侵犯別人隱私權的記者。」

「那種記者的話,我也不喜歡……」

五點下班過後,競選總部的人員漸少,有些競選總部會以發放免費便當的戰術讓支持者群聚在總部裡,製造支持者眾多的假象。但段律師卻另有一番戰術,他說「會被酒肉吸引過來的選民,不是真正的核心選民」,所以寧可把錢花在別的刀口上。

過沒多久,徐詣航跟李芳儂也向段律師打聲招呼後離去,六點半過後,競選總部裡就只剩段律師一個人。

段律師補加班完早上遲到的時間,做好今天預定該做的事情後,七點整,他拉下大門準備離去。

才剛要邁步向前行時,遠方的車燈閃爍,他微瞇著眼,想看清前方的車。

銀灰色TOYOTA ALTIS駛到他身邊停下,駕駛人拉下車窗朝他問道。

「吃晚飯了嗎?」

段律師有些詫異,因為……

──車內只有徐詣航一個人。

■■■

徐詣航方才載李芳儂去車站,她這個週末回中部老家與媽媽跟弟弟小聚,而原本要從車站回家的徐詣航突然想起「段律師說不定還在總部」,便繞道再過來看看,沒想到真的讓他遇上了。

駕車的徐詣航愉快地笑道,「這可是『男人的飯局』呢……要吃什麼好呢……」

坐在助手席上的段律師輕推眼鏡,一對一的晚餐邀約讓他猶豫半晌,最後又因為徐詣航溫文無害的笑臉使他拒絕不了。

「『男人的飯局』是我以前社團學長創的詞喔,他總是說如果有女生在場,男人們就無法暢所欲言,所以期末都會辦『男人的飯局』,『男人的飯局』當然只能限定男人參加囉,」徐詣航轉向他露齒笑道,「讓我們今天晚上『暢所欲言』吧!」

「……」段律師突然覺得一陣心情複雜。

「啊,前面那間『阿隆海鮮店』的鮭魚炒飯很好吃耶,鮭魚不但新鮮,還炒得香香的……可是,我記得你好像不吃海鮮……?」

「煮熟的可以。」

「太好了,那我們不點生魚片,就吃那間囉?」

「好……」

段律師答應後無奈地望了招牌一眼,上次跟旺叔好像也是來這間……

兩人走進海鮮店後,老闆即認出他是徐詣航,熱情親切地招待他們,不但讓他們兩人坐包廂,而且縱使徐詣航不斷婉拒,他還是送上近十盤兩個人吃不完的菜跟好幾罐啤酒、烈酒。

「老闆,這些菜太多了,我們兩個人真的吃不完……」

甩著白色毛巾海派的老闆露出金牙大笑,「沒關係沒關係啦,吃不完我再收就行啦,厚──我一定要跟你說,那天我也有去,配基(Peggy)真的超辣啦──腰細胸部又大,還有那個屁股真是翹到不行,超會搖的,凍未條啦(忍不住啦)──,下次一定還要請她來喔,我會投你一票的!」

「呃,有機會的話……謝謝你的支持。」

待老闆離去後,徐詣航尷尬地轉身對她的哥哥道,「我想,老闆他應該……沒有惡意,只是表達的方式比較……直接了些……」

段律師鏡片後的鷹眸一閃,「我知道。」

開始吃飯沒多久後,徐詣航發現段律師的食量簡直比小鳥還少,只挾了一些高麗菜、幾口魚肉,一口湯。

「你不是還沒吃晚餐嗎?怎麼吃這麼少呢?」

「……」

「菜的口味不合嗎?可以吃一點飯呀,鮭魚炒飯真的很好吃耶,不騙你,吃一口看看嘛。」

見徐詣航伸手就要替他盛飯,段律師只好出言阻止,「……我不喜歡蔥……的味道。」

徐詣航的動作在半空中停住,愣怔地看著他。

「你……不吃蔥?」他竟然挑食?

「對,我不吃蔥。」段律師的表情像是在說『不吃蔥也不代表挑食』。

「……那其它菜呢?」徐詣航望向他未動筷的菜,「羹湯?」

段律師再度皺眉,「我不喜歡胡蘿蔔的味道。」

徐詣航心想,羹裡的胡蘿蔔早已切成絲狀,而且根本吃不到它的味道啊……

「炒櫻花蝦?」

他理所當然地道,「我不吃沒去殼的蝦子。」

叫廚師把櫻花蝦去殼的話,是整人吧……

徐詣航把他不吃的菜都點名了一圈,而段律師每一道都有不吃的理由,他真的敗給他了。

他沒想到段律師竟然會有『挑食』這麼『可愛』的小毛病,而且他似乎非常固執,說不吃就是不吃。

先前為了不被發現,做了許多遮掩,但終究還是讓他知道這個缺點。

段律師輕撇過頭,嘆氣似地道,「我試過,真的沒辦法。」

「我了解,人多少都會有幾樣不吃的東西嘛,我弟也不吃胡蘿蔔,芳儂不吃中藥材呢……」不過,段律師不吃的東西真的比平常人還要多出一些。

「你……不討厭?」

徐詣航聞言自動地幫他補完話,「我不討厭挑食的人啊,這是沒辦法的事嘛。」

段律師心情顯得輕鬆多了,伸手拿起酒杯想小啜一口時,卻被他被阻止。

「先吃點飯再喝酒比較好喔。」

有容乃大的徐詣航仍舊為他盛炒飯,並貼心地把大部分的蔥撥到旁邊。

「你比我弟還挑呢……」他還是忍不住邊撥著蔥邊道,「小時候我媽很嚴格,不希望我們任性挑食,都會把菜直接挾進我們的碗裡,每當我弟吃到剩下最後他不喜歡吃的菜的時候,就會哭喪著臉看著我,其實我也不喜歡那些菜,卻又因為身為哥哥的責任心,想著要保護弟弟,最後我會偷偷地把兩人份的菜吃完……挑好囉。」

徐詣航把碗遞給段律師,他沉聲說了謝謝。

「結果現在,弟弟不吃的東西還是不吃,變成我什麼都吃,還勇於嘗試呢,你知道嗎?炸蟋蟀其實很好吃喔──」

段律師的臉色很難看,一口飯在嘴裡要上不下地。

「呵呵,你跟我弟一樣呢,他聽到我吃蟋蟀的時候也是大叫『那種東西人能吃嗎?』……哎呀,結果怎麼一直在講吃的事情呢……」徐詣航突然露出苦惱的表情,雖然能多了解段律師的事,他很開心,但今天主要的目的是……

「……」段律師隱約覺得對方有什麼事尚未說出口。

「沒關係,」他笑顏逐開道,「老闆說他開到凌晨二點,我們可以慢慢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