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在乎你 26

「可敬、可愛、可佩……可敬、可愛、可佩……」

兩人花了一段時間(挑掉段律師不吃的東西)吃完飯後,徐詣航替段律師跟自己再斟一杯酒,邊啜飲邊噥喃地唸著,可是聽在段律師耳裡,讓他一口酒在喉中難以嚥下。

「我覺得你們兄妹的名字取得很好啊,好記又好唸啊,而且還有順序之分呢。我跟我弟的名字不但筆劃多,中間的『詣』字還常被唸成『旨』。」

喝了酒的徐詣航依舊臉不紅氣不喘,但酒精仍在他體內起了些作用,讓他變得比平常還多話。

「不過……我可以理解你想改名字的原因喔……小時候被同學取的綽號真的會在意一輩子呢……我因為本名被唸錯字的關係,所以在國小的時候常被叫『直行』……」

「你還說過,『我走路又不是只走直線,我也會轉彎。』」

這是當年徐詣航曾向他抱怨過的話,段律師一字不漏,原句重現。

徐詣航詫異地看著他,馬上又漾開笑容。

「『段哥哥』記憶力真好……我都忘了呢!都過那麼多年了……」

「嗯……」段律師聞言思索著,應和了一聲,然後默然地再喝下一口酒。

男人的飯局沈默了幾秒後,徐詣航才緩緩開口。

「你那時候……是因為知道我要參選才來找我的嗎?」

段律師沒有回話,右手靠著下巴,眼神游移。

「還是因為……你來找我,『剛好』我要參選,所以你才來幫我呢?」

徐詣航口中的兩個原因有決定性的差異,若是前者,就表示段律師如同徐母所說,只是需要一個政治靠山;若是後者,則表示段律師是因為以前的交情,『剛好』來幫他。

徐詣航察覺段律師也是一個念舊的人,常常把他們以前的相處情形記得非常清楚,再加上段可佩的話,所以,他希望他的原因是後者。這樣兩人既是競選戰友也是朋友。

然而,段律師心中真正的原因,卻都不在選項內。

──所以要有所『表示』才會改變啊。

想起妹妹的話,段律師又再喝一口酒。

縱使酒喝再多,他的理智仍舊清楚地告訴他──表示了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徐詣航應該是喜歡女生,而且他身邊還有感情甚篤、論及婚嫁的女朋友。

他連一絲絲機會也沒有……

只能待在他身邊,像拿著利刀剮肉般,看著他們的背影。

他扶了下眼鏡後沈聲回道,「我去找你,是因為剛好看到你要參選,我會幫你,是因為我對競選工作有興趣,想運用計劃讓你選上。」

他聞言鬆了口氣,「那麼,不管有沒有選上都不會影響到我們的關係與友情囉。」

「你一定會選上的。」段律師堅定地回道。

只要你選上,繼續往前進,我就可以利用自己唯一的優點,待在你身邊。

「你又來了……」他裝出一副沒好氣的表情。

徐詣航早知道自己當選的機率其實並不高,而他也不引以為憂,畢竟來參選也非他情願。

「不過,段律師你真的很喜歡『計劃』呢……我剛剛想起來了,以前考試的時候你也會幫我做『讀書計劃表』,只要照著你的計劃表做的話,考試前就算不臨陣磨槍,也可以考得很好呢!」徐詣航再替兩人倒酒,「現在的情況跟當時很像吧?再喝一杯吧。」

「嗯……」段律師含糊地回應,接過酒後,卻猛然喝下一大口。

「啊啊!」徐詣航驚呼道,「你喝得太猛了,我剛剛倒的是較濃的烈酒……」

「……沒關係。」他淡然地道。

如今,對他的情感也如這杯酒一般,隨著年份而越沉越濃烈。

■■■

「徐立委──還可以吧?要我幫忙嗎?」海產店老闆阿隆看著徐詣航攙扶著段律師的背影喚道。

「可以啦,謝謝──不過,不要再叫我徐立委啦,都還沒選上呢。」他回頭澀笑道。

「哈哈──放心啦,徐立委一定會選上的啦。」

「如果選上的話再到你這邊辦慶功宴啊。」他打趣地道。

「喔喔──好啊好啊,就這麼說好囉!我會準備五十桌來恭喜你的!」

跟老闆抬槓完,徐詣航把醉得不省人事的段律師抬進後座讓他平躺。他沒想到段律師的酒量這麼差,不過也有可能是濃淡混著喝的關係,才會讓他醉得快。

關好門後,徐詣航走向駕駛座,雖然自己也喝了酒,實不宜開車。不過段律師醉倒也不好叫計程車,所以他還是得硬著頭皮開車上路。

當他繫好安全帶,往後照鏡看一眼,正準備發動時,聽見後座悉悉窣窣的聲音,他以為是段律師醒了。

「你醒……」

「詣航……我想親你……」

徐詣航像被下了定身咒般全身震然愣住。

他剛剛說了什麼?!

徐詣航機械式地緩緩回頭看向後坐,段律師還沒醒,依舊閉眼平躺在座位上。

所以……那是夢話嗎?

仍在睡夢中的段律師此時又開口,「……我相信你……一定選得上的……」

徐詣航這才發現是應該是自己聽錯,把「我相信你」聽著「我想親你」,他自己再默唸一次,直覺得好笑,心想明天一定得告訴他這個笑話……

待他重新要發動引擎時,手機又不適時地響起,他連忙從口袋拿出。

「芳儂嗎?」這支電話是只有李芳儂會打來的專線,「家裡還好吧?」

『我弟他拿到簽名高興得不得了呢……嗯?你在外面嗎?』話筒另一端李芳儂沒有任何依據,只是直覺地猜道。

「對啊,我跟段律師吃完飯後正要回去……」

『你跟段律師?』李芳儂微抬高了些音量,『只有你們兩個人?』

「是啊,我跟他去吃阿隆海產,不過他現在醉了,我正要開車送他回去……」

此時徐詣航才驚覺自己不知道段律師的家在哪裡,但他隨即又想,大不了先開回家,等段律師醒來後或明天一起來也可以……

『這樣啊……』

「怎麼了嗎?」聽出對方一絲疑慮的徐詣航仍把箭頭指錯了方向,「伯母還好吧?」

『沒事沒事,她很好,還問你怎麼沒一起下來呢。』

「跟她說我有空就下去。」

『嗯,那先這樣,你開車小心一點。』

「嗯。」

徐詣航掛斷電話後,總算轉開鑰匙發動引擎,放手煞車時,不經意地往後照鏡一瞥,不知何時坐起的段律師著實嚇了他一大跳。

「段……段律師……你什麼時候醒的?」

「剛剛……」他表情仍有些痛苦地揉著太陽穴,「我的眼鏡……?」

「啊,在我這裡。」徐詣航從胸前的口袋拿出用手帕包好的眼鏡,「我剛剛扶著你的時候怕弄掉,就把他先收起來了。」

接過眼鏡的段律師微收下巴道,「……謝謝。」

「我直接載你回家嗎?還是……?」

段律師重新把眼鏡戴好,「回總部,我的車還在那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