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在乎你 30

與其說徐詣航是個遲鈍的人,不如說他是個依照別人的期望決定自己一切的人。

徐詣航的弟弟徐詣樵曾這麼形容他哥哥,『如果跟他要一顆糖果的話,他會給你一顆,如果流著口水看著他嘴裡咬著的糖果,他則會把他手中全部都送給你,倘若,你吃完了還不夠,他還會把嘴裡的也吐給你。』

雖然形容得極端了些,但這就是徐詣航。

但他也不是委屈地給你他的所有,他會因得到別人的認同感謝而感到高興,所以對他來說這是互惠。

然而,當徐詣航習慣把自己願望的優先順序放在最後,久而久之,他漸漸地沒有主見,也幾乎忘了自己真正的願望是什麼。

所以,抱著李芳儂的時候,他想著的並不是愛不愛她,而是「這樣就能讓她不哭泣」。

李芳儂對他說,「不要問我今天發生的事,也不要問段律師。」,他第一個想法也是怕李芳儂受到委屈。

確認對方沒有受到委屈後,他直覺地認為,應該是他最近忙於選務,較少陪伴她而虧欠了她,所以芳儂才會突然情緒化而無法自制。

至於段律師,他猜想他應該只是個引爆點,畢竟段律師跟李芳儂之前一直都相安無事,一定是段律師不善言詞地不小心觸發了什麼吧。

他自己也被段律師罵過,知道那種感覺確實不太好受,特別是段律師看人的眼神,一雙犀利的細眼總是能把人看得透徹,在他面前,徐詣航甚至覺得自己無所遁形。

他在李芳儂的住處待了近一個小時,等到她已經可以笑出聲音時,便站起說要回總部處理一下事情,待會再來接芳儂吃晚餐。

「那我先回去一下,他們應該都很擔心妳呢。」

李芳儂面露愧色,低頭小聲地道,「麻煩你幫我跟大家說聲……真是不好意思。」

徐詣航見狀,微彎腰看著她,溫柔地道,「嗯,妳也是,如果有我能幫得上忙的事,一定要跟我說喔。」

她甫抬頭即正對徐詣航一雙清澈的黑眸,卻在裡面看到段律師的幻影。

她立即別過眼神道,「……嗯,你還是趕快回去吧。」

■■■

徐詣航駕車回總部的途中邊想著若這陣子忙完的話,一定得帶芳儂出去走走的事,分神的狀態還讓他差點忘了轉彎。

踏入競選總部後,徐詣航看到段律師正在跟一個人談事情,那背影他有點眼熟,但心中卻浮現不好的預感。

「詣航,你回來啦──」發現徐詣航的旺叔高聲道,「芳儂她沒事吧?」

「嗯,她沒事了。」

「喔──」旺叔一副理解的模樣抱著胸道,「這個我摘我摘啦(我知道我知道),以前我牽手一個月裡也會有幾天都臭臉……」

見旺叔好像誤會什麼,徐詣航也苦笑不解釋。

此時正在與段律師談事的人也看到徐詣航回來,一臉見獵心喜地衝上前。

「徐立委你回來了啊──」

「呃……許小姐?」徐詣航猜的沒錯,果然是之前來訪的E報記者許沛紋。

只是他覺得她今天態度有點奇怪,之前應該算是「不歡而散」,怎麼這次不但熱情迎接,還奉承地叫他『徐立委』呢?

徐詣航一頭霧水地看向她身後的段律師,只是段律師也沒給他打Pass,而是一臉嚴肅地看著桌上的資料深思。

「你還記得我真是太好了,」許沛紋眉開眼笑道,「對了對了,你有沒有看今天的E報啊?」

「呃……我今天一大早就出門了,還沒空看報紙……」

「這樣啊,沒關係沒關係,那你今天拜票的時候發覺有什麼不一樣對不對?」

許沛紋滿臉興奮地期待徐詣航會說出正確解答,徐詣航卻完全不懂對方在玩什麼把戲,自然也不知道要回答什麼。

「……呃,好像有哪裡不一樣,但我說不上來。」他圓滑地回道。

「哎唷,就是女性支持者變多了嘛,」許沛紋邊說邊拿起E報某版道,「你看這篇,『帥哥候選人,婆婆媽媽的最愛』,我還特地放了張你最好看的照片呢!」

看見報紙的標題,徐詣航皺眉接過報紙續讀,這篇報導大意是說,徐詣航是全國最年輕的立委候選人,帥氣斯文,相貌堂堂,女性支持者很多。

「我也覺得這張照片很帥!」旺叔手上也有一份報紙,見徐詣航上報他越看越滿意,越看越歡喜。

可是徐詣航卻越看越是尷尬,感覺自己好像是靠臉來賺選票似地,再加上文字報導旁那張『貌似』後製處理過,還打上柔光的大頭照片,他都羞得想鑽進洞裡了。

他想向段律師投以求救的眼神,但許沛紋卻卡在中間又道,「很棒吧!我可是哀求主編好久才得到這個版面的喔。」

「呃……謝謝。」這是徐詣航勉強擠出口的道謝。

記者精明的眼睛一閃,話鋒轉道,「徐立委,我要的當然不是只有口頭上的道謝囉。」

徐詣航立即想到對方之前想要聯絡上段可佩的事,連忙拒絕道,「但是……Peggy的事,我們不會……」

「哎,Peggy那條我放棄了,」許沛紋揮揮手,「我現在想要的新聞是『你』啊。」

「我?」

「我在選前幫你這麼多,你當選了可要回饋我囉。」許沛紋用聽起來像是她資助了徐詣航上千萬似地高調口吻道。

徐詣航不解,「可是……我不一定會當選啊。」

「新聞也是要賭的啊,我是在賭你會當選啊。」

「這……」

不知何時走到許沛紋身後的段律師突然道,「許小姐,我們就照剛剛說的進行。」

許沛紋回頭愉快地道,「我就知道你們會答應的,這是再划算也不過的交易啊。」

許沛紋再與段律師溝通了一些細節之後才離開,她前腳才踏出,徐詣航就迫不及待對段律師問道。

「為什麼你會答應那個記者的交易呢?」徐詣航還記憶猶新,段律師明明很討厭跟記者打交道的……

「用當選後的獨家新聞換三篇報導當宣傳,」段律師淡淡地道,「是個划算的交易。」

「可是……」

「我知道這不在計劃之內,但是,詣航,投票日快到了,我們需要百分之百的勝算。」

徐詣航皺起眉看著他,總覺得今天的段律師不若平常睿智冷靜,他太快決定一件事了,而且之前也曾討論過用炒新聞當宣傳,他當時說非不得已,不會使用……

可是徐詣航也不疑有他,心想,大概真的是投開票日快到的關係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