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在乎你 36

「詣航……詣航……」

耳邊的聲音忽遠忽近地喚著自己的名,不卑不亢的平穩音調讓他非常安心……

──那是道很熟悉的聲音……

真的很熟悉……彷彿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就聽過這道聲音。

同樣地叫喚著自己的名字,也同樣地給自己安全感……讓他閉著眼不願醒來……

『……詣航?』

李芳儂察覺有異出聲叫喚的同時,徐詣航靠在頰邊的手機倏地滑下,他頓時清醒睜目,這才發現原來自己不小心睡著了。

徐詣航與劉世豪一直在服務處商談至傍晚,而晚上他還有一個「非官方行程」的紅帖場子,對方是徐母的舊識,不得不去。

一直到快十點他才回到家,而剛走進房間鬆開領帶沒多久,就接到芳儂打來的電話。

十點到十一點,一向是他們的熱線時間,可是最近因為立委的工作忙,兩人講電話或是見面相處的時間也越來越少……

徐詣航用肩膀夾著電話,邊聽邊整理東西,然後他坐在床邊小憩,依稀記得芳儂在講一件社團學長的事情,然後……他就睡著了……

驚醒後他連忙拿起手機,趕緊再道,「芳、芳儂?」

『詣航?你怎麼了?剛剛怎麼都不出聲?又收訊不良嗎?』

他們用的是同一家電信公司的的門號,雖號稱網內互打不用錢,但卻常常收訊不良。徐詣航還曾開玩笑說,「聽不到還收錢的話,那就真的太過份了喔。」

徐詣航尷尬地笑著,不敢說出實情的他,此時還真感謝那家電信公司。

「是啊,收訊有點不良……」

『那你早點休息吧……』話筒另一端李芳儂悶悶地道,『聽你的聲音,你好像很累……』

他還是逃不過細心又貼心的芳儂法「耳」,只得老實自首,「嗯……最近真的有點累,幾乎每天都跟新的、不認識的民眾或廠商企業打交道,不過……還算是累得很充實。」

『……你從以前就很喜歡跟人打交道呢……你不是說你一年級的時候還同時參加了五、六個社團?』

李芳儂原以為徐詣航剛當上立委,初進入宦場會不適應,爾後才想起,徐詣航本性就是喜歡與人相處、喜歡團體工作,大學的時候也是,參與社團事務比誰都還認真。

但李芳儂與他不同,當初會進社團她是被好友拜託陪她加入的。對於加入一個新團體或是跟不認識的人對話,李芳儂都會忐忑不安,也無法立即坦然地與對方交談,若是半生不熟的關係她也不知該如何以對。

李芳儂先前有一次陪徐詣航去某個婚宴致意,行前徐詣航也說不認識對方,不過到了婚宴會場他跟那些不同年齡層的長輩都能侃侃而談,反倒是她在當下覺得非常彆扭,總覺得插話也不對,不插話也不對,只得笑笑地敬酒。

而他也感覺到她的不自在,之後就未曾再要求她陪同去類似的場子了。

雖然跟對方在待人方面有顯著的不同,但這也是她欣賞、羨慕徐詣航的地方。對待初識的人他總是溫和又親切,馬上就能跟人拉近關係。

「啊哈哈……那是一年級時還不懂,學長來邀也不會拒絕,回過神來的時候全部的社費都繳了,好像不去也不行。」

李芳儂似乎可以想像當時的情況,徐詣航也是出了名不懂得拒絕別人的好好先生。

『啊……才說要掛斷電話,怎麼又聊起來了……』

近日沒辦法常與芳儂相聚的他心生愧疚地道,「沒關係啊,多聊一點嘛……」

『不了,你不是還沒洗澡?趕快去洗吧……我明天也還得早起。』

「嗯,那好吧……晚安囉。」

『詣航,晚安……』

掛上電話後,徐詣航洗完澡躺在床上,反而睡不著了。

滿腦子都在想著明天要怎麼討論今天與劉世豪商議的事……

■■■

東泓公司在去年提出於T縣建設大型石化工廠的「東泓工業區計劃」,東泓公司預定收購T縣沿海地區填海造陸,興建石化工廠。也於去年完成收購計劃並通過T縣環保局環境評估,最快今年中可以開始大興土木。

劉世豪前來與徐詣航商討之事,即是「反對及抗議東泓工業區計劃」。

劉世豪提出的疑點為,T縣環保局的環境評估並不透明也不公開,環境評估委員曾多次調換,疑有內幕。

再者,東泓公司之所以能順利收購土地,是因為他們對民眾說明,大型石化工廠可以帶來工作機會,讓T縣年輕人回流,並將用回饋金建設公共設施及醫院。

而T縣沿海一帶地主多為年紀較大的老年人,他們不知道石化工廠帶來的汙染是無法挽回的破壞,不但危害現在的住民也會禍害子孫。

因為劉世豪認識的學者私下找他討論該計劃,而這位學者本來是T縣的環境評估委員,可是突遭撤職,他們一同再經查訪後,才發現這很可能是個大騙局。

於是,劉世豪開始到處徵求與他一起抗議「東泓工業區計劃」的伙伴,最後便找上了徐詣航。

將事情梗概向段律師及其它幕僚說明後,徐詣航喝了口水,環視大家後再道。

「我不知道該不該幫助他,所以先保留了回答。」

坐在徐詣航右手邊的段律師撫著眉心問道,「他為什麼會找上你?」

「他的理由是他找不到別人幫忙,最後便想到我,不過他最後還另外說了一個理由。因為『我』最近很有『話題性』,應該可以引起媒體注意。」徐詣航聽見劉世豪這麼說的時候十分驚訝,感覺對方似乎已經覺得他會答應幫忙似的……

段律師語調冷淡地說,「他還算誠實。」

某個幕僚舉手道,「不好意思……委員,你知道東泓公司的背景嗎?」

徐詣航點頭道,「我知道……東泓公司的董事長是自民黨黨主席王泓的兒子,王東鴻。」

故東泓公司才有辦法打通縣政府環保局與其它政府機構……也正因如此,劉世豪才會找不到人幫忙。與東泓公司為敵即是與王泓為敵,連民主黨也不敢輕易插手。

「可是……T縣並非委員的選區……」某個幕僚現實地道。

徐詣航不怪他,其實他一開始並沒想到這點,只苦笑地打趣道,「可是,T市選區的民眾說不定是T縣民眾的親戚喔……」

「啊,委員說得是……倘若成功的話,應該可以加深民眾對委員的印象。」

大家討論了近半小時後,仍無結論,取決權又回到徐詣航手上。

他心中也搖擺不定,現在得知的資訊都出自劉世豪之口,但他不知該不該完全相信劉世豪的話,說不定建設了工廠反而能改善居民的生活。

他看向段律師,與他四目相對。

「你覺得呢?段律師。」

「參與地方議題是雙面刃,成功的話,對你的名聲當然有加乘效果,但就此與自民黨為敵,失敗的話,更糟,不但與自民黨為敵也得不到民心。」段律師推了推眼鏡沉聲道,「詣航,你要自己決定。」

徐詣航以為能從段律師口中得到一個正確解答,沒想到對方又回拋給他更難的申論題。

他低頭想了半晌,才緩緩開口道。

「我想先去那邊看一看……」

因為,住在那邊的人不是劉世豪,也不是他或段律師,而是那邊的民眾。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