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在乎你 39

身為好學生模範的徐詣航,在聽到對方開出的條件時,當然沒立即答應她,打了緩兵牌後,他請教段律師,詢問這個交易的利與弊。

段律師聽了皺眉又撫額,表情變得比平常更加嚴肅。

徐詣航見狀發問,「你覺得……回絕掉比較好嗎?」

「不……」他搖頭,「我也不是這個意思。」

雖然段律師否定他的問句,但是他卻隱約察覺段律師表情微妙,似乎沒有說清事實。

段律師心中的答案的確是「回絕」,他不願意承認的原因是,他不希望自己的答案影響徐詣航。

任何事都是一體兩面,沒有絕對。故他讓徐詣航自由的選擇,不以自身立場替他下任何決定。

不過,徐詣航的所選擇答案,卻是他的「絕對」,他會絕對地服從、輔佐他的選擇。

他照往常一樣,把接受與不接受的情況後果分析給徐詣航聽,沒想到徐詣航聽完毫無猶疑地馬上作出決定。

「就接受她的條件吧。」

段律師愣怔了半秒,再度問道,「詣航,這是你的決定?」

「我決定『接受』沒錯,」徐詣航向他解釋下這個決定的原因,「這是第一次的抗議活動,正因為人數不多,所以更需要媒體宣傳,讓這個議題受到重視,利用輿論給東泓公司施加壓力,讓他們在這期間不會有大興土木的動作。至於答應那個條件的負面影響,我想我可以承擔。」

「詣航,媒體嗜血,不會輕易放過任何一個話題新聞。」

「我知道啊,可是我真的不認為我身上有什麼新聞可以挖,」徐詣航淡笑道,「真的算是有『新聞性』的話,就是我老家的事了。不過,大家早就知道我的背景,而且自小長輩就不讓我跟我弟碰這塊,更沒有要我們繼承的打算,所以我不覺得他們還能報出什麼新聞,就算真的報了什麼,我也不會太在意吧。」

段律師雖覺得徐詣航把這件事看得太簡單,但也沒多說什麼,只提醒道,「詣航,任何與你有關的人都有可能會成為他們的目標。」

「這個我也想過了。我家倒不用太擔心,我媽是有仇必報的類型,也曾跟媒體打過交道,知道怎麼應付他們。而旺叔很喜歡被訪問,說不定還會纏著記者一直講。
芳儂的話,我會先提醒她……而且,我也就只有她這一個女朋友,應該也沒有什麼花邊新聞可以報吧。」

段律師聞言沒再回話,但是,在他眼前朦朧地預見了接下來的事態發展……

■■■

「啊──不行啦──徐立委你怎麼可以答應對方這種條件呢。」小瑕聞言就大叫道,「段律師他說得對,媒體都是嗜血的,到時候他們隨便捕風捉影亂寫了報導刊出,而我們也不能反駁,那該怎麼辦?」

看見助理「皇上不急,急死太監」的窘迫模樣,徐詣航只覺得葉婉瑕真是個可愛又率直的女孩。

「當然不可能讓他們亂寫啊,我只答應他們可以採訪我的事,但如果刊出事實相悖的事,我當然還是可以抗議啊。」

「唔……真的嗎?」葉婉瑕一臉狐疑地看著徐詣航,「我覺得委員你很少拒絕別人的『不合理』的請求……」

「喔?是嗎?」

「是啊──就像剛剛有好幾個民眾過來說晚上要請你過去喝個茶,你全部都答應了耶!」葉婉瑕用責難的語氣道,「怎麼可能在這邊結束後,又挨家挨戶地去拜訪啊……」

「可是……」徐詣航無辜地搔搔臉頰,「我真的打算這麼做耶……今天晚上也沒排行程不是嗎?」

葉婉瑕聽了快暈厥過去,「委員……沒排行程是要讓你休息啊……」

「可是我現在體力很好啊……」

「……」

此時,葉婉瑕總算能體會,段律師跟徐立委說話時,總是會突然沈默很久的原因。

■■■

之後,徐詣航的「犧牲」產生了效果,E報與E台接連報導「東泓案」之後,有不少團體也注意到這件事,還有人前來聲援協助。不過,更讓林姓學者欣慰的是,在這件事成為新聞後,許多原本對地方事務不聞不問也不願意去了解的居民,竟一改態度地,主動前來詢問與幫忙,讓投入這件事的居民越來越多。

像滴水穿石般,慢慢地,他們的堅持收到了成果,雖然,離成功還有一段路要走。

在抗議活動漸大後,非常詭譎地,東泓公司只透過發言人及律師聲明一切照合法規定行事,絲毫不見他們著急緊張。

劉世豪認為,可能因為東泓公司財大權大,對這種抗議早已司空見慣,對他們來說根本不癢不痛。他們八成認為抗議無法持久,所以用「冷處理」對待是最佳的方案。

當然,徐詣航與劉世豪等人也討論過這點,表面上的抗議照舊進行,而檯面底下的另一個方案也在策劃中,如果二邊可以合流,其效果必能重創東泓公司。

所謂「檯面底下」的方案,即是「揭露東泓公司買通環評委員」的事,不過現在證據與證人都還不足,故他們也還不敢輕舉妄動。

而在等待時機的這段期間,因之前E報的報導而累積不少「人氣」的新立委徐詣航,再加上因為此案在電視機前曝光頻繁,竟莫名地爆紅起來。

眼光獨道地下中好注的許沛紋,當然不過放過這個機會,真如她所言,盡所能地採訪「徐詣航的一切」。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