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在乎你 40

這天是M大畢業典禮,禮堂外處處是穿著黑色學士服、頂著方型學士帽的畢業生,有的臉上洋溢著畢業的喜悅,與同學們拚命合照;有的臉上微露分離的感傷,依依不捨回憶學生生活。

而李芳儂則是滿懷期待地站在樹下,殷望著校門口,像在等待什麼。

「芳儂,學長還沒來嗎?」與李芳儂較好的同學走近關心地問道。

「嗯……我想他應該快到了,我再等一下。」話雖這麼說,其實她已等很久了……

典禮開始前徐詣航有傳簡訊給她,說是行程有耽擱,會晚點到。那時,李芳儂還樂觀地想,大概只是遲到十分鐘吧,沒想到現在典禮都結束了,卻還不見人影。

徐詣航現在的身份很忙,她知道,也會體貼地盡量不去打擾他,但是,這次畢業典禮是他們很久以前就定下的約定,憶起當時的情景,李芳儂便堅定地認為他一定會來……

『學長,恭喜你畢業!這花束是送你的……』

徐詣航畢業典禮時,李芳儂買了向日葵送給他,他雖收下,但卻對稱呼頗有微詞。

徐詣航苦笑道,『怎麼又叫我學長呢?』

『啊……我又忘了……』

『沒關係,下次記得就好,我們都交往這麼久了,妳還是習慣叫「學長」嗎?』

李芳儂有些害臊地撇過頭,『唔……就……以前叫習慣了嘛……』

『接下來要改過來喔,我都畢業了呢,也不用再叫「學長」囉。』

『嗯!』她用力地點頭後,又道,『學長,你穿學士服很好看呢,我可以跟你拍照嗎?』

徐詣航看著她,笑而不答。

『學長?』

仍舊笑而不答。

『……唔,詣……航?』

『可以呀,一起來拍照吧,不過我弟剛剛才在笑說我的學士服像「道袍」,我自己看了也覺得蠻像的……』

『怎麼會像「道袍」,穿學士服是大學生最期待的事啊!我很想能快點穿上學士服呢!』

『那我脫下來借妳……』

徐詣航聞言便要脫下來借她穿,卻被李芳儂阻止了。

『不行──我還沒拿到畢業證書,還不能穿!』她莫名堅持地道。

『那……我不就只能等到妳畢業的時候才看得到妳穿學士服囉?』

『嗯……』

『那,等妳畢業的時候,我們再一起合照吧!到時再把兩張照片放在一起,應該會很有趣呢。』徐詣航愉快地道。

李芳儂聽了雖有些遲疑,但也回答說好,她還在內心偷偷地許願,希望在她畢業時,他們還在一起。

而後,經歷了兵役分離遠距離戀愛,縱使現在又有新的課題,但是他們仍在一起。

所以李芳儂特別看重這次的畢業典禮,對她自己來說,畢業是人生的一個里程碑,對『他們』來說也是。

「啊!芳儂,那個是不是學長啊!」在她出神發愣時,同學拉著他的手叫道。

李芳儂回神一望,徐詣航捧著比當年還要大上一倍的花束,直朝她揮手。

她雖然非常高興他最後能趕到,但她沒漏看的是,那部送徐詣航到M大後即加速離去的黑色奧迪轎車。

■■■

「……後來吳委員講得滔滔不絕、欲罷不能,我坐在旁邊又急又尷尬,還好段律師走來跟他說我有急事,要先離席,我原本還以為真有什麼急事,後來才知道他為了讓我脫身才這麼說的……」

徐詣航與李芳儂在M大拍完照,與學弟妹、師長們寒暄完後,兩人即到附近的餐廳吃飯。這是李芳儂犧牲與班上同學聚餐,好不容易換來的兩人獨處。

李芳儂都快忘記上次兩個人一起吃飯是什時候了,她本來想好好地跟徐詣航談心,未料他卻眉飛色舞地講著任職立委後發生的「公事」,讓她有些失落。

不過,她也注意到徐詣航是真的很喜歡現在的「工作」,不管是與民眾互動、發起民眾運動、立委質詢、預算審核……等,徐詣航不但樂在其中,還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在此,比起當年熱衷社團活動的他,簡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她靜靜地聽著他講話,不知不覺地把他的模樣跟自己的父親重疊了。

李芳儂的母親在她國小時與丈夫離婚,但她對父親仍有深刻的印象,他是個工作狂。

從她有記憶開始,父親總是在工作。早上八點出門,晚上九點才回到家,就算假日在家裡,也會自動加班,飯桌上的話題永遠都是工作上的事。

父親對家裡的事不理不睬,全權交由母親負責。

某次,母親因事請他到安親班接小孩回家,沒想到他卻問安親班老師,『我的小孩是哪一個?』

因為,他連自己女兒長什麼模樣都不記得。

之後,母親終於爆發了,她再也無法忍受一個心完全不在家裡、連自己小孩都毫不關心的男人,縱使大家都勸她,她還是決然離婚,自己扶養兩個小孩長大。

李芳儂跟她母親願望一樣,沒有錢、房子、車子都沒關係,只希望能有一個小小溫暖的家。

思及至此,她猛然地搖頭。

不一樣!詣航跟爸爸不一樣的,他關心我、在乎我,而且他也喜歡小孩……

「芳儂?」徐詣航習慣性地撫著左頰,愧疚地道,「不好意思,我講太多公事了嗎?很無聊吧?」

「啊,不……我覺得很有趣啊。」李芳儂口是心非地道,她對公眾事務並不像徐詣航一樣那麼有興趣,她比較喜歡埋首書卷研究,而非面對人群。

徐詣航喝了口茶,仍舊愧歉地道,「最近生活中就只有這些事,當然也只能講這些事,真不好意思……對了,你研究所應該還沒這麼快開學報到吧?」

「嗯,九月才開學,不過我會先去找指導教授。」李芳儂在畢業前已順利考上T大歷史系研究所,當歷史老師是她的志願。

「那……要不要跟我再去一次『畢業旅行』呢?我想應該可以請小瑕幫我排二、三天的假……」

這就是徐詣航跟她父親不一樣的地方,他總是知道怎麼安撫、體貼他人……

李芳儂笑顏逐開地道,「當然好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