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戲] 奮鬥吧!段小牌! 5


ˇ角色個性破壞

ˇ逆攻受

ˇ反王道

闖入片場的徐大牌讓眾人都嚇了一大跳,唯有簡大牌像是『早就知道他會來』似地
,仍慵懶嫵媚地斜躺在大床上,手也仍放在段小牌的翹臀(?)上。

「你果然這麼心疼這傢伙呢……」簡大牌邊說邊在臀上來回摩蹭,讓段小牌躺也不是
站起來也不是。

然而,聽見簡大牌的話,段小牌內心一驚,徐大牌心疼自己?怎麼可能……
明明每天都對他又打又罵的……
可是他卻來找自己……所以段小牌還是有一絲絲期待……

徐大牌隨即粉碎他的夢想,他抱胸揚眉,頤指氣使地道。

「哼,我怎麼可能心疼他。」

簡大牌吐槽道,「那你來做什麼。」

「我只是『好心』地來提醒你,這傢伙的演技很爛,惟有跟我對戲時他才演得好些。」

簡大牌聞言乾笑了幾聲,「不過就是個『床戲』嘛,誰都會演啊!」

徐大牌用鼻子噴氣道,「好啊,那你們就演給我看啊。」

徐大牌似乎很了解段小牌(?),很有信心地認為他會演不好,還把A台的導演趕起,
拉過導演椅坐下,大喊「Action」。

不服輸的簡大牌一扭眉,決心要好好演給徐大牌看,便從撫摸重新開始,但誠如徐大
牌所言,段小牌真的不會演床戲,身體僵直不說,表情連死豬都比他好看,讓與他對
戲的簡大牌心有餘而力不從,試了好幾次,一氣之下還把他踢下床,徐大牌見狀則揚
起了嘴角浮出笑意。

「唔,痛痛痛……」
段小牌撫著自己的尾錐之喊疼,簡大牌非但不同情,還嘲諷地道。

「你真的很不會演戲耶,不要當演員了啦,連個工人都演得比你好!」

受到重創的段小牌還是有身為演員的自尊的,被拿來與工人比,他實在不服氣。

「就算我再怎麼爛,工人也不會演得比我好啊!」

簡大牌也被激怒了,他賭氣似地叫住正巧搬運木板進來的裝潢工人。
「喂,你!給我過來!」
裝潢工人一頭霧水地放下木牌指著自己。
「對啦,就是你啦,快給我過來。」簡大牌招手道。
裝潢工人東張西望地看了看,最後還是放下木板走到簡律師面前。打著赤膊裝潢工人一
身黝黑,肌肉發達,特別是胸肌,目測似乎有B罩杯,讓一旁的段小牌相形見絀地自卑
起來。
平常他戲服是西裝,還可以靠墊肩跟水餃,但床戲就沒辦法了……
但裝潢工人近看到簡大牌竟害羞起來,吸收過多紫外線的臉頰也浮現紅暈,旁人看來有
種奇妙的違和感。

「喂,你叫什麼名字?」

「汪汪。」裝潢工人羞澀地道。

「啊?我是問你叫什麼名字。」

「汪汪。」

「……」這傢伙在說狗語不成?
一旁的工作人員見狀急上前對簡大牌說明道,「簡大牌,這裝潢工人是外勞啦,他不懂
中文的。」

「汪汪,汪汪汪汪--」裝潢工人像在解釋般又說了一串像狗語的外語。

「……」竟然選到一個外勞……

騎虎難下的簡律師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算了,外勞應該也會演得比他好!」

他拉過裝潢工人手,將他帶上床,照著剛剛對段小牌的動作再重新挑逗一次。沒想到
這裝潢工人不但身材好,天份(?)也佳,兩人的肢體動作讓現場的人看了都臉紅心
跳。

「你……你怎麼那麼有天份?」
「汪汪汪!」

而段小牌則受到某種文化上的衝擊(?),內心不斷吶喊著,「連個只會叫汪的外勞
都比我好--!」

他黯然地站起身,穿上衣服,默默離開了A台。

而不知何時走到他身旁的徐大牌突然道。

「不會演床戲沒關係,到時我再教你就好……」

徐大牌丟下這句話後,即快步走人,段小牌則呆站在原地。
原以為他只是不甘輸給簡大牌才來的,沒想到……

……他在安慰他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