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在乎你 44

傳言說,謠言流傳不過四十九天。實際上,八卦的生命週期可能更短。

短短不到二個禮拜,大家就已淡忘了E週刊報導,目前人人朗朗上口的話題是「南部警方以『白手套』方式,向酒店、賭場收取另類保護費。」一事,謠傳涉案人員包含警界高層,因此全案受到社會注目。

徐詣航看著桌上報紙的頭條,心中頗有所感。

段律師總說他討厭媒體,然而,如果不是大部分的觀眾讀者都喜歡屍體裸體、八卦內幕,媒體也不會任性妄為至此。

不過,這些憂國憂民的擾事也無法擠去盤踞在徐詣航心中的私事。

每天早上都要看好幾份報紙的他,今天卻一份也看不完,翻了幾頁就把報紙闔上,撐著下顎遮半邊臉,像在沉思什麼,表情難得嚴肅。

門外傳來輕敲門聲後,葉婉瑕即推開門走進,照例送上一杯咖啡,只加奶精。

甫看到徐詣航的模樣,她就覺得今天的老闆好像不太對勁。

「小瑕,早。」

葉婉瑕暫不動聲色地回話道,「徐委員早,真不好意思,你今天比我還早到辦公室……」

「別在意,我只是今天起得早了些,謝謝妳的咖啡。」

葉婉瑕把咖啡放在報紙旁邊,站在徐詣航三步外的距離,逐一報告今天的活動。

唸完之後,她站在原地等待徐詣航確認,也一面確認徐詣航的情緒。

以往不管行程再怎麼忙,葉婉瑕也沒看過徐詣航面露疲態,至少,在辦公室跟公眾場合裡他還是會強打起精神。可是今天,徐詣航的臉上明顯寫著「我有點累了」。

而且,不知為何,葉婉瑕也覺得他的神情有點落寞。

「待會十點半的開會資料我已經看過了,還有其它更新的資料嗎?」

「目前沒有。」

「嗯,好。那小瑕妳去忙吧。」

「是。」

回話之後,葉婉瑕還多在原地站了三秒鐘,但徐詣航什麼話也沒說,又恢復成原來撐著下顎的姿態。

最後,在葉婉瑕開門要踏出第一步時,徐詣航緩緩開口喚道,「……小瑕。」

「委員,還有什麼事嗎?」

立即轉頭回話的她,話一離口就後悔了,在心中暗罵自己道,笨小瑕,還問『有什麼事?』咧,委員一定是有事才叫自己的啊。

看見葉婉瑕回話的表情,徐詣航淺淺地笑開了。

「小瑕,你覺得我是一個怎樣的人?」

任何一個員工被老闆這麼問,能照實回答的人一定少之又少。

可是,葉婉瑕卻有一股莫名的自信,她認為就算自己照實回答也絕不會被Fire掉。

她走他面前,距離一步,並非下屬對上司,而是葉婉瑕對徐詣航。

「我覺得委員你是一個很容易融入任何場所或任何群體的人。因為你又細心又體貼,總是替人著想,常能觀察到當時該說什麼話才好,該如何打入這個圈子。但你也不會因此跟他們同流,委員你有堅定的中心思想。」葉婉瑕說完話後,突覺自己越權太多,多說了太多話,紅著臉又趕緊道歉,「不、不好意思,其實我是要說,委員很適合從事公眾事務!我也想向你看齊!」

徐詣航聞言也連聲笑道,「小瑕,謝謝……妳老是說我的好話,我會不自覺地得意起來的。」

「得意起來也沒關係啊,我爸說要有一點自信才能做大事。」

徐詣航輕掩嘴,苦笑了幾聲,「真的,段律師好像也這麼唸過我。」

英雄所見略同,葉婉瑕其實也注意到,徐詣航目前較欠缺的,反而是『自信』。

乍然,徐詣航眼瞼一垂,話鋒一轉,「可是……我常常在懷疑,我這麼做,是真的在『替人著想』嗎?」

葉婉瑕面有疑惑,不解地看著他,他則像自言自語般續道,「我希望對大家好,也喜歡對大家好,可是,當我以自己的想法決定去做『對大家好的事』,真的是對大家好嗎?說不定那只是我主觀的認定,或是下意識選擇較自私的選項……」

「委員……」葉婉瑕搖頭,「世界上沒有十全十美的政策與決定,經深思熟慮後,選擇對的決定去做,已經很夠了,就算最後是用直覺選擇也沒關係,重點反而是要有勇氣承擔選擇之後的事。而且……我覺得……你再想下去,就會變得鑽牛角尖……」

葉婉瑕越說越小聲,越說頭越低,當聲音已細若蚊蚋時,她感覺到徐詣航拍拍她的肩。

「對不起,我又多嘴了……」

「怎麼會?小瑕的話讓我頓時想通很多事,果然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啊。」

葉婉瑕抬起頭時,徐詣航即給她一個平常的笑容,她覺得他又變回原來的徐委員了。

最後離開前,葉婉瑕還是按捺不住好奇心,開口問道,「委員,可以問你剛剛是為了什麼事煩心嗎?」

正拿起咖啡杯要就口的徐詣航緩緩放下杯子,瓷器相撞,在室內響起清脆的響聲,他看著咖啡杯,抿了好幾次嘴,最後,抬眼看著葉婉瑕。

「我前幾天跟我女朋友分手了。」

「分、分、分、分手了!?」

葉婉瑕簡直無法相信耳朵聽到的中文字就是那個意思。

明明上禮拜徐詣航還對大家說,『請大家放心,她很好,我們也很好。』之類的話,而且後來又有大新聞蓋過這個八卦,不是已經沒事了嗎?!怎麼又突然投下這顆震撼彈……

而且,她剛剛以為委員是為了公事煩惱,她猜或許是東泓案,沒想到卻是這件事!愛情的處理方式跟其它事大不相同,她還多嘴回一堆廢話,葉婉瑕當下真的窘到想挖個地洞鑽進去……

「小瑕,妳還好吧?」

「對、對不起!」

葉婉瑕對他深深一鞠躬後,即開門逃出辦公室,留下一頭霧水的徐詣航。

他伸手撫著臉頰,喃喃地道,「看來……還是暫時別跟大家提起這件事比較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