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在乎你 46

大清早,連鎖咖啡店甫一開門就有客人光顧。

先後走進一男一女,彼此似乎認識。

男子先行坐在最角落的座位上,女子也隨後坐在他對面,前者點了義式濃縮咖啡,後者點了卡布奇諾。

幫客人點完餐的男服務生回到吧台後,即走近女服務生對她小聲說話。

「妳猜他們是什麼關係?感覺不像情侶,也不像有親戚關係。應該是公事上的關係吧,男的看起來像是什麼白領階級的主管,女的嘛……倒像是剛新進的員工,該不會是外……哎!妳猜猜看嘛。」

毫不領情的女服務生白了他一眼,「我對他們點了什麼比較有興趣。」

「Espresso跟Cappuccino。」

待服務生把熱騰騰的咖啡放在桌上時,李芳儂才想起自己還沒吃早餐,若空腹喝咖啡她會不太舒服,同樣還沒吃早餐的段律師毫無猶豫地直接拿起濃縮咖啡輕啜一口。

兩人走進店內後只有點頭示意,誰都還沒開口說話。

不用外人猜測,他們自己也知道兩人之間的關係非常微妙。

若要正確定義,兩人的關係是「前」情敵。

段律師赴約之前,一直在猜測李芳儂約他見面是要說什麼。然而,女人心,海底針,有時候連自己妹妹在想什麼他都摸不清了,更何況是李芳儂。

唯有一點很肯定。

段律師也想跟她見上一面,在得知他們分手後。

見到李芳儂之後,段律師覺得她面露疲態,有點憔悴,與之前的神采完全不同。

這種反差段律師以前也曾看過,在他的妹妹失戀時看過。她也總說,『戀愛中的女人跟失戀時的女人,根本是兩種不同的生物。』

段律師心想,倘若真的是不同生物,那,想法一定也會改變吧。

距離服務生送上咖啡,又過了三分鐘,像是在進行『先說話就輸』的比賽似的,兩人依舊在沈默角力。

李芳儂看著段律師,又垂頭看著咖啡,明明早就預想好要跟他說什麼,實際見到面後卻又一句話也說不出口,讓約對方出來的自己顯得有些難堪。

二分鐘後,在內心告誡自己一定要開口的李芳儂,說的卻是這句話。

「段律師,你……最近還好嗎?」

話剛說出口李芳儂就後悔了,不停暗罵自己到底在做什麼,問什麼好不好的……

段律師聞言又沈默了半晌才道,「跟以前一樣。」

「這……這樣啊。」

一個話題結束,正當李芳儂以為又要沈默好一陣子時,換段律師開口了。

「為什麼……」段律師撇過頭再道,「妳會跟他分手?」

「其實……」原本低著頭的李芳儂緩緩抬起頭,直直地看向段律師,「我一直在想,說不定你知道原因。」

因為你一直注視著他。

「不,我不知道……」他說謊了,在他心底的確猜測是某個原因導致他們分手。

「我提分手的,」李芳儂苦笑道,「因為他是我理想中的那個男人,可是,他沒有辦法給我理想中的家庭。」

她把對徐詣航說的話,重覆對段律師再說一次。

同樣的話聽在不同人心底,產生不一樣的思緒與情感。

李芳儂這句話證實了段律師的猜想。

徐詣航是一個較沒有主見的人,他習慣性地參考他人的意見當成自己的意見。跟李芳儂在一起也許有一半是因為大家希望他們在一起。再加上李芳儂與他身邊朋友與家屬都相處愉快,徐詣航便覺得自己這麼做是對的。

至於,他有沒有愛過李芳儂,段律師不願去猜想。

話及至此,李芳儂總算有勇氣說出想對段律師說的事。

「我是想跟你說,我們會分手與你完全無關。」

段律師覺得這句話似乎重擊了他的心臟一拳。

他知道李芳儂其實是好意告訴他這句話,可是,這也對他造成了傷害。

──他在徐詣航的感情世界裡仍沾不上邊。

兩人之間再度被靜默吞噬,直到第三位客人上門,似乎是常客,熱絡地跟服務生們聊起天來,段律師這才又開口。

「關於你們分手的事,我感到很遺憾。」段律師語調平淡地道

未料這句話卻觸動到李芳儂敏感的神經,「遺憾?這是你的真實感受嗎?段律師。」

李芳儂至今都還記得,那天,他跟段律師單獨談話,強烈地感受到他對徐詣航的愛意;可是如今,段律師竟然可以對她說,「我感到很遺憾」?

「我真的只能表達,『遺憾』。」段律師以一樣的語調,機械式地再重覆一次。

「為什麼?你沒有半點欣喜,或是……其它情緒嗎?」你對他的愛明明執著到近乎可怕、讓人發寒……

段律師閉上眼皺著眉,旋即又睜目道,「說『遺憾』是因為,妳跟他其實很適合;沒有任何情緒是因為,即使妳離開了他,他也不會改變他對我的態度,依舊,跟以前一樣。」

李芳儂不懂地問道,「為什麼……為什麼你還是不對他說?已經沒有我在中間了……」

她當初也曾問過段律師這句話,但他行使『緘默權』避而不答。

段律師拿下金框眼鏡,側過臉,緩緩開口道,「我想,你已經知道了原因。」

李芳儂聞言大為震驚,她的確知道原因,跟他們分手的原因一樣。

段律師是男性,是同性戀,同性戀在社會上較不被支持、不被認同。然而,徐詣航是個很在乎他人對他觀感的人,他不可能排除眾議跟他在一起。

單憑這點,段律師即知道,他對徐詣航的情感在說出口之前就已被否決。

想到這裡,李芳儂眼眶泛紅,一顆淚珠在眨眼時不爭氣地落下。

在跟徐詣航提分手時,她沒有哭,可是此刻,她卻哭了。

她知道,眼前的段律師其實是最懂她的痛苦的人。

她下定決心斬斷與他的連結,而他卻還自甘在痛苦之中。

段律師拿出手帕,伸手遞給她。

他輕聲道,「別哭了。」

此時,李芳儂發自內心地覺得,這句話比徐詣航說過的任何話語,都還要溫柔。

2 Replies to “我只在乎你 46”

  1. 被大師兄踢下去抓熊的百里小雞 says: 回覆

    O_Q 老段~我也要手帕!
    你害大爺我眼框紅了~~
    (欸, 師、師兄我沒別的意思。嗄嗄嗄——-)

  2. 這太虐人了啦~~(淚奔)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