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戲] 奮鬥吧!段小牌!7


ˇ角色個性破壞

ˇ逆攻受

ˇ反王道

ˇ角色個性破壞

ˇ逆攻受

ˇ反王道

ˇ角色個性破壞

ˇ逆攻受

ˇ反王道
看到劉世豪帶人趾高氣揚地闖進徐詣航立委國會辦公室時,汪語超與葉婉瑕內心都有一股「山雨欲來風滿樓」的預感。

不出他們觀察所料地,雙方到會議室關起門來「談事情」後,室內就不斷傳出爭吵聲。雖然大都是劉世豪發出的聲音,但兩人都還是很擔心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後來,葉婉瑕原想利用送茶水進去時看看情況,未料茶水都還沒準備好就看到段律師突然打開門,提著他的黑皮革公事包,冷著一張臉快步離去。

「段──!」葉婉瑕想叫他時已來不及,眼睜睜地看著門闔上後,才失神地把話說完,「律師……」

「我從來沒看過段律師在開會時,提早離開會議室……」汪語超茫然地道。

葉婉瑕則憂心忡忡地看著會議室,隨即又低頭想趕緊把茶水準備好送進去。

然而越是著急越沒辦法把事情做好,她不小心打翻了水壺,把茶水灑了一地。

汪語超見狀隨即起身幫她收拾,兩人才剛把地板擦乾,會議室的門又再度打開。

訪客劉世豪與他的助理,還有其它幕僚都魚貫走出,可是大家的臉色都不太好看,似乎只想趕快離開這個烏煙瘴氣的地方。

葉婉瑕跟汪語超急急忙忙拖住其中一位幕僚詢問開會情況,他便草草描述剛剛的情形,說到徐詣航跟段律師吵架的橋段,兩人都難以置信。

「段律師跟委員吵架?!」汪語超不相信耳朵聽到的句子,還喃喃地用嘴巴說出再確認一次。

幕僚點頭道,「是啊,吵到後來,委員請段律師先離席後,我們就把段律師的問題說給委員聽,沒想到他更火大了,說什麼不要在他面前講段律師的壞話……真不知道他們是真吵還是假吵,況且,我們也不是說他的壞話,是段律師他這個人本來就……哎,不說了,剛剛委員說今天的會改天再開,我也要先回去了。」

幕僚說完便跟著前人的腳步,匆匆離開,留下兩個打卡上下班的常駐助理面面相覷。

汪語超毫無頭緒地問道,「呃……現在怎麼辦?」

葉婉瑕卻毫無猶豫地走向前,輕敲會議室的門。

「委員,是我,小瑕。」

會議室裡傳來比平常略為低沉的男聲,但語氣仍舊溫和,「請進。」

葉婉瑕走進會議室後,看見徐詣航站在窗邊,眺望著樓下來往車輛。

她猜想,徐詣航應該是在找段律師的黑色奧迪吧?

不過,徐詣航見她走進,馬上就把百葉窗再拉上,回頭道,「小瑕,有事嗎?」

「啊……我想問委員,今天的行程有要更動嗎?」

「沒有,」徐詣航習慣性地撫著左頰,「為什麼這麼問呢?」

「因為……會議提前結束了。」

「嗯,離下一個行程是還有些時間,」他坐回桌旁,頓了一會才又開口,「那……可以讓我喝杯咖啡,休息一下嗎?」

「啊!好的,我馬上泡!」

葉婉瑕轉身要去泡咖啡時,倏地又被老闆叫停,「小瑕。」

「還有什麼事嗎?委員。」

「不好意思,我今天想喝黑咖啡,不加奶精。」

此時此刻,他忽然想嘗嘗,他平常喝的黑咖啡──是什麼味道?

■■■

關上門後,葉婉瑕靠在牆邊呼了一大口氣。

汪語超擔心地問道,「小瑕,委員……還好吧?妳沒有被罵吧?」

「被罵?怎麼可能,我又沒做錯事,委員跟我講話都平常一樣,只是……」

葉婉瑕又吸了口氣才再開口,「他不笑的樣子……搞不好比段律師還可怕。」

■■■

被徐詣航斥退的段律師駕車離開了市區,他的車開上了高速公路,駛進內車道,以接近速限邊緣的高速行車。

以前,他都用這種方法紓發壓力及情緒。

心神不寧無法冷靜時、無法處理人際關係時、想中途放棄計劃時、想起徐詣航,很想見他一面時,他都會駕車到高速公路上,漫無目的地直往前行。

不過,在與徐詣航重逢之後,他已經很久沒這麼做了,一直到今天。

他想把注意力全用在開車這件事情上,可是無法克制地,他一直在想徐詣航的事。

他痛恨自己這麼會『算計』。

回想今天發生的事,跟他事先擬好的劇本幾乎無異。

徐詣航發現他與黑道交易的事,他生氣地把他趕走,並又開始懷疑幫助他的原因。

他比徐詣航更了解「徐詣航」這個人。他知道他的想法、他的選擇、甚至他接下來會走哪一步他都猜得出來。

連徐詣航『不說真心話』時,會不自覺做出的小動作,他都一清二楚。

他痛恨自己這麼會『算計』。

他知道接下來,徐詣航會很苦惱,會詢求別人的意見,會猶豫著是否要向他道歉。

這件事的結局他也早就知道了。

最後徐詣航會與他和好,兩人相安無事,徐詣航會更加信任他,不會再輕易懷疑他,也不會再有想要解雇他的念頭。

而他仍舊只是他的律師、幕僚、同事。一切與他的計劃相同,沒有變數。

他痛恨自己這麼會『算計』。

他還記得,妹妹曾說過,『哥,如果你笨一點、衝動一點的話,你的人生應該會過得更美好吧。』

他也記得,他認真地回答道,『如果我笨一點、衝動一點的話,我早就被判刑入獄了。』

當時妹妹輕笑的聲音,如今在耳邊重播響起,他在心底告訴妹妹。

我錯了,妳是對的。

如果我笨一點、衝動一點就好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