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在乎你 52

「嗯?原來你們還沒下班啊?」

汪語超與葉婉瑕這一整天過得膽戰心驚,兢兢業業地工作,恭恭敬敬地送老闆出門,連到了下班時間,兩人誰也不敢先離席。

而老闆徐詣航辦事完回來後,卻露出愉快的笑容,彷彿今天上午發生的事已雨過天晴、雲淡風輕。

不過,他們深知這件事絕對還沒畫下句點。因為,段律師還沒有回來……

「我把資料打完就要走了,我以為委員會直接回家呢?」

平常若下午有事外出的話,徐詣航幾乎都不回辦公室直接回家,若有交代事項也只用電話聯絡。

「噢,我有東西放在辦公室忘了拿,所以順路回來拿。」

徐詣航說著就走進會議室,真的拿了樣東西出來,臨走前還開玩笑地道,「在這裡加班沒有特別加班費喔,你們也趕快回家吃飯吧。」

兩人對老闆的笑話捧場地笑了幾聲,可是,徐詣航前腳才剛走,他們的笑容馬上就垮了下來。

「哎……」

「他一定是回來看段律師有沒有回來的……」

「是啊……」

雖然很希望段律師跟徐詣航能趕快言歸和好,然而,他們畢竟不是小學生,旁人是插不了手,不是老師拉著他們的握手言和,罰寫『以後不准再吵架』就能解決問題。

而且,葉婉瑕雖覺得委員把段律師趕走,不符合他的個性與作風,但如同幕僚所說,段律師的作為確實仍有改進之處。

「一想到明天還得在這種氣氛下上班,我的胃就痛了起來……」汪語超邊準備下班邊道。

「還好吧?委員又不是個會遷怒的人,而且,剛剛他的樣子你也看到了啊。」

「這麼說也沒錯啦……可是,辦公室裡少了一個人總是怪怪的。」

背起斜背包的葉婉瑕朝他吐了吐舌,「其實,我也覺得少了段律師就是怪怪的……」

「對吧……」汪語超搖晃著腦袋說,「而且,段律師隱瞞事實也不是這一、二天的事了……」

原本要開門離開的葉婉瑕忽地停下腳步,轉身追問,「不是這一、二天的事?什麼意思?」

驚覺自己說錯話的汪語超連忙打哈哈道,「啊……呃,沒事啦,段律師就那個樣子,妳也知道的嘛……哈哈……」

「語超,」她微瞇著雙眼道,「上次幫你找出公文錯字的人……是誰啊?」

「唔……」

「還有上上次教你查預算的人,又是誰啊?」

「呃……」

「那上上上次……」

「好好……我說我說,但妳不能跟別人說喔……」

她露出勝利女神般的微笑道,「一定、一定。」

──一定會視情況把必要訊息透露出去。

■■■

「我回來了。」

擺好笑容的徐詣航打開家門,這時才發現家中漆黑空無一人,他打開燈看向日曆,發現自己又記錯了時間。

徐母跟朋友出遠門旅遊三天,明天才會回來。

他收起了笑容,脫下外套跟領帶,癱坐在沙發上,突然覺得好累。

過了晚餐時間,未有進帳的肚子咕嚕咕嚕地作響,他卻累得連到廚房煮泡麵的力氣也沒有。

他真的累了,累得煩於應付他人,累得快要沒有力氣撐起微笑。

今天上午對大家吼罵的那句話,連他自己都嚇了一大跳。

因為,這還是他頭一次如此赤裸裸地表達出自己的意見與不滿。

雖然,話一說出口他馬上就後悔了。

他急忙結束會議,收拾心情後,在下午一一向在場所有人致歉。

他撥打電話給包括劉世豪的所有人,卻只有一個號碼他遲遲無法按下。

回想今天發生的事,他覺得沮喪、失望,甚至絕望。

在幾天前參加喪禮時,他覺得自己跟段律師的關係近了一些,沒想到,實則更加疏遠。

他無法理解為什麼段律師要擅自決定『他該知道的事』跟『他不該知道』的事?

他一直很信任段律師,也因此更加無法諒解。

如果只是私事不告訴他,他還能放棄跟他當朋友的念頭,只當工作上的同事。

如今段律師卻是連公事都隱瞞,那他還能相信段律師不會有更多隱瞞他的事嗎?

段律師常教導他,要有獨立思考、判斷的能力。

諷刺的是,他判斷,不能再與段律師共事了。

明明思考判斷後下了這個決定,可是,在他的心裡,另一個聲音卻不斷響起。

──沒有段律師,就沒有今天的徐詣航。

那才是他最真實、最赤裸的自我感受。

他還想給段律師一次為自己辯解的機會。

他想聽段律師到對自己說,『其實我是有苦衷的……』

儘管那可能是律師最拿手的詭辯,他也會無條件地完全相信吧。

他想給他最後一次機會……

用盡最後一絲力氣,他把手機從西裝口袋中拿出,掀開。

沒有未接來電。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