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在乎你 55

得到徐詣航的答案後,事情的發展比段律師所預想的還要順利。

原本被東泓公司以暴力威脅的環評委員,在徐詣航陣營的秘密保護下,透露了不少罪證確鑿的資料。待時機一成熟,他們便一舉揭發東泓公司賄賂的事實。

不久,總是慢一拍的檢調單位也開始著手調查,新聞媒體更大篇幅報導東泓案。又因為東泓公司的董事長是自民黨黨主席王泓的兒子,讓這個新聞更添其話題性、政治性與八卦性。

不過,截至目前調查,還沒有任何證據顯示王泓與此案有所關連。

在確定「東泓工業區計劃」將無限期停工,甚至不排除計劃終止後,T縣地方世紳方老先生特別辦了十幾桌流水席,宴請鄉親與參與這件事的所有人員,而徐詣航國會辦公室的成員們也都受邀前往。

當眾人大啖當地新鮮海產,酒酣耳熱,氣氛正「嗨」之際,徐詣航拿了杯酒,悄悄地從會場離席,獨自一人走到聽得見潮汐聲音的地方。

迎面的陣陣海風把他總是梳理整齊的頭髮吹亂,未扣上的西裝外套也隨風起舞。

他覺得這樣很舒服,想敞開胸懷享受,無奈仍有顆大石壓在他心上,壓得他心悶紊亂。

那天段律師所說的事,他第一個念頭其實是──『不答應』。

雖然,他說,『我們的目標是一樣的。』,然而別說是段律師自己願意這麼做了,連徐詣航自己都看不下去。

他覺得這樣對段律師來說,實在太委屈了。

他坐擁名利與權力,也不用管檯面底下的事;而段律師卻得冒著各種風險,暗地裡替他打理一切事宜。

影子見不得光。不會有人知道段律師「為什麼」這麼做,只知道他「做了什麼」。

徐詣航想了很久,最後迫使他作了這個決定的,還是他自己。

他內心一直有個單純的信念,『對大部分的人都好的事,就是對的事。』

答應了,對大家都好。所以他答應了。

可是,既然都答應了,那為什麼還仍如此不安呢?

因為徐詣航開始對自己的信念產生懷疑。

自從與芳儂分手後,他就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

芳儂說,『我不希望以後你還得在工作跟家庭中做取捨。』

假設他們真的結婚了,真的面臨到要在工作與家庭間做取捨的那一天,他會選擇什麼?做對大部分的人都好的事,就是對的事嗎?看似民主的多數決中,因為敗選而忽略他們少數人的意見,這才是民主,這才是對的嗎?

自己真的是為了替他人著想,才做這件事嗎?

也許,他只是自私地想經由做大家喜歡的事,而得到大多數的人認同與稱讚吧……

比起戴著黑手套做事的段律師,徐詣航突然覺得,自己其實才是最骯髒的那一個。

「徐立委。」

聽見後方的呼喊聲,徐詣航著實嚇了好大一跳,回過頭瞇眼一看,才發現來者是宴客的主人。

「方老……?」

方姓老翁拿了罐酒,搖搖晃晃地走過來,但他只是因為年紀大走路不穩,徐詣航貼心地上前攙扶,兩人坐在路邊,方姓老翁仍很清醒地幫徐詣航斟酒沒溢出。

「謝謝……」

「我早覺得你將來一定會做大事。」

方姓老翁沒頭沒尾地冒出這句話,讓徐詣航一口酒在喉中不上不下。

「大夥兒都在那邊喝酒喝到掛了、玩瘋了,你卻在這裡苦著張臉憂國憂民,這不是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嗎?」

徐詣航嚥下那口酒精濃度不低的烈酒後,才苦笑道,「您誤會了,我只是因為有點醉了,走到這邊吹吹海風,看會不會清醒一點。」

「哎呀,醉了啊,那就不能開車回去囉?」方姓老翁高興地提議道,「今天晚上就住我家吧!」

「怎麼好意思,放心,段律師他不喝酒,他會送我回去。」

「真是可惜啊,你如果住下來的話,我的媳婦們一定都很高興的……她們都邊看著你邊偷笑呢,還讓我那群笨兒子吃醋地灌下好幾箱酒了。」

徐詣航覺得他是在開玩笑,倒也跟著說,「那我就更不能住下來囉,這裡離海邊這麼近……萬一……」

「噯,我兒子還沒聰明到會把人做成消波塊呢。」

「呵呵,我開玩笑的,請見諒。」

「徐立委說自己醉了,這也是玩笑話吧?」方姓老翁再幫他倒了一杯,「你家旺叔雖然常發酒瘋沒錯,但我知道他十次發酒瘋裡,其實有九次人都還清醒著,酒量好的咧!」

徐詣航又回敬他一杯,將烈酒一飲而盡,才輕笑道,「我們家的人酒量都不錯,要喝到醉還滿難的……」

方姓老翁看著遠方漁船點點燈火,兩人一同靜默了半晌。

「你在煩惱什麼?」

「我也不知道。」徐詣航把吹到眼前的瀏海撥去後,撫著臉頰道,「可能是未來,可能是人生的方向,可能是一些瑣事……」

「我倒是看得出來你在煩惱一件事。」

「……?」

「你在煩惱,你該不該繼續走這條路,你覺得很徬徨。」

雖不中亦不遠矣。徐詣航乾脆承認地點頭。

方姓老翁喝口酒,張嘴『哈』地吐了一氣,「我覺得你滿適合走這條路。搞不好比當年的王泓還適合。」

「怎麼說?」

「我感覺得出你對『權力』其實沒有很大的興趣,你只是想做好一件事而已。打個比方來說吧,像這次參與這個案子,劉世豪雖然是發起人,但他邊做邊替未來的政治路打樁,這倒也沒什麼不好,政客跟地方各取所需,結局雙贏也不錯。可是呢……你不一樣,呆頭呆腦地猛做事,也可以說是,你沒想這麼多。」

「你說得真準,其實我不太聰明,沒辦法想到以後的事,光是把現在手邊的事處理好就讓我一個頭二個大了。」

方姓老翁聞言笑得曖昧,「你到底是『不太聰明』還是『大智若愚』?這點就交給那些名嘴政論家去批評吧。重點是……」

「是……?」

「你早就贏得民心了。」

徐詣航垂下眼,想再開口時,方姓老翁突然站起。

「方老?」

「應該是你的司機來了。」

徐詣航這才往後一看,果然是段律師皺著眉走向他們。

「詣航。」

「大家散會了嗎?還是都醉了呢?」

「旺叔醉了。」

隨著段律師走近,徐詣航聞到一股濃郁的酒味,他吃驚地道,「你喝酒?」

段律師聞言眉頭皺得更深了,他撇過頭,臉色異常難看。

「我沒有喝酒。是旺叔醉了,抱著我,又叫又跳……」

徐詣航與方姓老翁相視而大笑。

不知道旺叔這次,是真瘋還是假瘋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