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在乎你 56

「爸,你要相信我,事情會變成這樣絕對不是我的主意……我怎麼可能忤逆你的意思呢,我哪敢啊。」

王泓坐在沙發上,左手托著腮,右手拿搖控器一台轉過一台,對兒子的話充耳不聞。

「爸,你就原諒東鴻吧,而且事情……其實也沒那麼嚴重嘛。」坐在兒子身旁,曾當過模特兒的媳婦也幫腔嗲聲道。

王東鴻知道父親一向喜歡美女,也很喜歡這美人媳婦,所以特地帶老婆來幫忙求情,只是今天這招似乎失了效,從他們進門到現在,王泓還沒正眼看過她。

電視畫面切換到新聞台,無巧不巧地,正是徐詣航正在質詢官員的畫面,王東鴻看見他,原本壓低姿態道歉的表情倏地換了張臉,站起身指著電視大聲叫罵。

「可惡,這個姓徐的……我絕對不會放過他!他老家不過也只是個小小的地方黑道,哼,看他還能得意多久,我下次就請另一群大哥們給他點顏色看看!」

王泓見狀,勃然大怒地道,「鬼叫什麼!坐下!」

「……」王東鴻完全不懂自己為何被罵,反倒還惡狠狠地瞪著父親。

「東鴻,快坐下快坐下,爸別生氣,東鴻只是看到他,一時忍不住……」

在王東鴻的老婆居中勸說後,他才不情不願地坐回原位。

王泓把電視關掉,仍怒不可遏地罵道,「你如果不是我兒子的話,我才不會管這麼多,早讓你自生自滅去了。」

王東鴻聞言扁著嘴,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

王泓早料到自己的兒子絕不是誠心地來道歉悔過,只是想看看老子這邊還有什麼油水可以分一點給他罷了。

但他也明白,兒子會變成這樣,除了已逝的妻子太過寵溺獨子外,他也要負起一半責任。

也因如此,他才對兒子把一間又一間公司弄倒的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看到剛剛徐詣航的臉,王泓突然發現,他比自己兒子還年輕,卻比他還要有成就。

明明也是在衣食不缺的富裕家庭長大,家中甚至還跟黑道有關係,但他卻可以出污泥而不染,教養、談吐、氣質,甚至智慧,每一樣都讓人驚訝,以他的家世不可能是這樣的人才對……

不知為何,王泓越想越生氣,像是把養子不教之過轉嫁到他身上似地,他厭惡、憎恨徐詣航。

從徐詣航當選、東泓案,徐詣航早已成為他的眼中最礙眼的小釘,甚至比他的政敵還礙眼。

他也想過要報復,但不是現在。

「東鴻。」

「……」

「你有在聽嗎?」

「老公,爸在叫你……」

「……爸。」

「你最近最好給我安份一點,別惹事,尤其不能碰徐詣航。好好把東泓的案子收尾,之後我會再幫你想辦法。」

「爸!可是姓徐的那混……」

見兒子頂嘴,王泓怒火攻心,拍桌大叫道,「叫你不能碰他你是沒聽見嗎?!耳聾了嗎!」

兒子跟媳婦全被嚇傻了,呆愣地坐在原位。

王泓順了順氣,撫著右手上的紅寶石戒指,語調較平靜地再道,「現在有動作的話,一定會被懷疑,等過一陣子再說。」

「……是。」

「東鴻,記著,君子報仇,三年不晚。而且,我們會加倍討回來。」

■■■

──三年後。

一任立委任期有四年,徐詣航至今也做了三年多,雖比不上那些連任好幾期的老鳥們,但也早就不是個菜鳥立委了。

在這半長不短的三年裡,人、事、物都有微妙的改變。

「哎,我又遲到了嗎?」徐詣航邊拉開椅子邊苦笑道,「真不好意思,每次都遲到,這次一樣給我請吧。」

快把咖啡店的雜誌全都翻完的男子則笑道,「那是當然的囉──我等到都快睡著了咧。」

男子留著及肩的長髮,還綁了個俏皮的公主頭,但若仔細一看,他跟徐詣航的五官十分神似,惟有氣質大不相同。

「對不起啦,我剛剛請記者他們喝咖啡,被耽擱了點時間,還是我們等下去吃好料的?我知道有一間日式料理的生魚片很新鮮喔!」

長髮男子不領情地揮揮手,「不了,我等等要回家補眠,晚上還有節目咧,哥你可以跟『段──哥哥』去吃啊。」

徐詣航噗嗤一笑,「段哥哥他不吃生魚片。」

長髮男子是徐詣航的弟弟,徐詣樵。退伍後斷然拒絕哥哥與母親介紹的工作,自己在外打工度日,後來經友人介紹,開始參與廣播廣告配音,最近也接了一個深夜的廣播節目當助理主持人,生活雖然不正常,收入也不高,但卻自由又愜意。

徐詣樵吐吐舌,厭惡地道,「生魚片這人間美味也不吃啊?那我還真想知道他到底都吃什麼過活?」

徐詣航以認真的口吻說,「維他命跟代餐包。」

「啥?!真的假的……這能活啊?!」

「我開玩笑的,段律師他還是會吃正常的東西啦。」

「厚……哥,我剛剛還真的相信了咧!腦海中浮現那個鬼見愁律師,半夜吞一顆顆藥丸的模樣……」

徐詣航忍俊不住,「你形容得好逼真……」

徐詣航跟徐詣樵倆兄弟平時很少見到面,一來是徐詣航的立委工作繁忙,二來是徐詣樵的工作時間都從五點以後開始,哥哥下班,剛好換弟弟上班。所以,他們偶爾會約個空檔在外面一起吃個飯或喝個茶。

哥哥個性認真、體貼他人,弟弟較我行我素、自由主義,可是兩人感情從小就很好,兄弟間也無所不談。

「哥,我覺得你變了耶。」

正在吃第二個水果聖代的弟弟忽地冒出這句,而正在喝咖啡的哥哥倒也見過各種大風大浪,不急不徐地喝了一口後才放下咖啡杯。

「也三年多快四年了,在那種環境,很難不改變。」

對政治毫無興趣的徐詣樵倒也不清楚那是個怎樣的環境,但他總覺得改變哥哥的可能不只是環境。

「小時候啊,你總是扮演聽話、乖巧的好學生,而我是喜歡惡作劇、愛玩的那個。從那時候,我就一直覺得你會事事聽著老爸老媽的話去做,搞不好連老婆都娶他們選的。可是啊……你真的變了。」

徐詣航聞言悶悶地笑道,「我變得不聽話了嗎?」

「不但不聽話,還會頂嘴呢!」徐詣樵微靠向前道,「老媽本來都是對你唸我的事嘛,沒想到上禮拜回家,她竟然反過來對我唸你的事耶。」

徐詣航大笑,「她對你唸了什麼?」

「我也忘了,左耳聽,右耳出,反正大致上就是你做了什麼她不同意的事吧,好像跟選舉有關。」

「跟選舉有關沒錯,」徐詣航對弟弟好生愧疚地道,「哎,結果讓你被唸了……」

「這倒沒關係啦,反正你都替我被嘮叨了幾十年啦……」

徐詣航微瞇著眼,沉聲道,「詣樵,你可能最近不要回老家比較好喔……」

「啊?沒差啊,我本來就很少回去……不過,為什麼啊?」

「因為我昨天惹媽生氣了。」

「……哥。」

徐詣樵突然伸長手,左右拉扯著徐詣航的臉頰。

「唔……詣樵?」

「快拿下你的假面具啊──你一定不是我哥!」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