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在乎你 58

徐詣航走到巷口的便利商店幫旺叔買香菸,原本只要三分鐘的路程,卻因沿途跟人聊天,直到三十分鐘後他才踏進家門。

這裡的街坊老鄰居大都是看著徐家兄弟長大的,其中哥哥徐詣航成了大人物,當然得沾點光、喝杯茶、聊個天。

盛情難卻下,徐詣航到兩戶人家裡各喝了一杯茶,同時也心想,讓旺叔跟媽獨自談一下也好。

回到家後,家中兩老都沒注意到他,各坐一方,神情嚴肅地正在談論事情。

「我回來了。」

徐詣航輕聲呼喚後,旺叔換了張臉,笑咪咪地轉過頭,「回來啊,怎麼買這麼久?一定是在路上被人纏住了吧?」

「嗯……蔡伯伯跟胡伯伯請我去他們家喝茶,旺叔,你的菸。」徐詣航掛好外套後,便把菸遞給旺叔。

「我就知道,不過選舉又快到了,這點應酬是必要的啦!還好不是被巷口那老酒鬼纏住,不然你沒乾完一罐高粱他是不會放你回來的啦。」

徐詣航苦笑了一聲後,便也坐在習慣的位子上。雖然在跟旺叔閒聊,但他其實更在意母親的反應,從她的表情看來……

似乎被段律師料中了,請出旺叔當說客好像也沒用……

正當徐詣航想說些什麼緩和氣氛時,旺叔卻開口說,「噢對了,你要加入民主黨的事,我們說好了,也答應了。」

徐詣航張大眼看著旺叔,又看看輕哼一聲撇過頭的徐母。

他還真不知道這是怎樣的情況。

「其實我們也老了,你們年輕這輩的事也不應該樣樣都插手要管。」

徐母輕咳了一聲,微瞪著旺叔,露出『你自己明明也管了不少事』的眼色。

旺叔不搭理她,繼續道,「所以呢,這件事我們就不插手了,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吧。不過男子漢大丈夫,做了就得承擔後果,可不能今天加入,明天就退出啊。」

看著兩位老人家的互動,徐詣航覺得有趣之餘,也放下心來。

「旺叔放心,我也是想了很久才做了這個決定。」

「我知道詣航不會讓我失望,噢對了,你媽還有件事要問你。」

旺叔留了一手,把棘手的問題踢給徐母,惹來對方怒目,不過他倒不在意地逕自再沖下一壺茶。

徐母也拿他沒轍,只得開口道,「詣航,本來這件事呢,我們老人家也不想插手,只是都過三年多了……」

關鍵字出現,徐詣航馬上就知道他們在講什麼事,只是他不想說破,裝傻地道,「媽,什麼事?」

徐母跟旺叔對看了一眼後,徐母喃喃地道,「我知道你可能還忘不了她,也可能還不想再交新的,不過都三年多了,我想也該……」

「媽,你到底在說什麼啊?」徐詣航笑道。

「呃……那個……就……」

徐母支吾了老半天,旺叔也臨陣脫逃跑到門口抽菸,最後她才終於歎了口氣。

「你還是忘不了芳儂嗎?」

徐詣航習慣性地撫著左臉道,「原來是在說芳儂的事啊,她最近很好啊,好像快畢業了。」

「什麼?你們兩個還有在聯絡嗎?復合了嗎?!」徐母激動地抓著兒子逼問道。

「媽,你誤會了,我們沒有復合,但還是朋友,偶爾會在網路上聊一下近況。」

「這樣啊……那她……」

徐詣航知道她要問什麼,搶先一步回答道,「她好像有男朋友了。」

徐母很失望地坐回沙發上,隨即又說,「那……你呢?人家都交了新的,你是不是也……」

「現在的工作環境沒有什麼能認識異性的機會啊……而且我這身份,對方也會顧忌吧?」

「厚──理由一大堆啦!之前幫你安排好幾次相親你也沒一次去的啊!」

不知何時走回來客廳的旺叔也幫腔道,「對啊對啊……還是,詣航,你要是有在交往的對象就帶回來看看嘛,你們辦公室裡的小姐不是跟你很要好,也長得很可愛嗎?」

徐詣航聞言大笑,「旺叔,你該不會是在說小瑕吧?」

「應該是啦,我忘了她叫什麼。」

「我一直都把小瑕當妹妹看啊,而且……要是把她搶走,語超會恨我一輩子的。」

「啊?那個會計尬意(喜歡)她喔?」

「是啊,而且他很上進喔,前陣子考到會計師證照,然後就離職跟人合開會計事務所去了。」

「是喔──?!真是黑罐仔裝醬油吶(看不出來吶)。」

「幫他辦歡送會的時候他還哭得很慘咧,一定是捨不得離開小瑕吧。」

徐詣航一想起當天的情況就想忍俊不禁。

由於汪語超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眾人便想幫個小忙,起鬨地要語超跟小瑕講些什麼,但他還是說不出口,最後只說了句,「祝妳健康快樂。」

而葉婉瑕也是個很奇妙的女孩子,明明在工作上精明得不得了,各種大小雜事都會注意到,還處處都護著自家老闆,是個不可多得的好助理。但是,她卻不知道共事三年的汪語超的心意,聽了那句祝賀話後,仍笑著把離職禮物送給汪語超,讓大家看了都快暈倒。

「看你們聊得開心的咧,一不注意話題又跑掉了。」徐母微慍地道,「詣航,你應該會給我們一個交代吧?」

徐詣航無奈地點點頭,「可能是緣份還沒到吧。」

『緣份未到』一向是最好也最不傷人的推拖之詞。

■■■

徐詣航以『明早還有會要開』的理由,沒在老家住下,開車回新家。

腦中裡思緒紛亂,所以他開得很慢,身後一台台車輛快速超越,殘留下一道道光線。

他覺得自己這幾年下來,進步最多是『說謊跟圓謊』的技巧。

對著自己的親人也可以毫不猶豫地扯謊,並技巧性地將它包裝得漂亮又正當。

在謊言底下的事實是,他這三年來一直都有在意的人。

並不是一見鍾情,而是慢慢地、慢慢地,像沾上墨汁的白紙,注意到的時候,已經完全滲入,讓人幾乎忘了它原本是一張白紙。

換句話說,怎麼可能不在意呢。

三年來……他一直都在自己身邊。

辦公時偶爾抬起頭,會發現對方用溫柔的目光看著自己,但又馬上遮掩。有時候應酬晚了,他在他的車上睡著,到家了他也沒叫醒他,似乎可以不厭倦地一直看著自己的睡臉。還是常常走到角落吃午餐,不讓他看到他挑食的模樣……

怎麼可能沒有發現呢……

他曾有段時間很猶豫,他不懂為什麼他甘願地待在他身旁默默做這些事,但後來一次跟汪語超談心聊天時,他才明白為什麼他們都不說的原因。

『還是會怕被拒絕啊……』

同時,他也發現到,他非常了解他。

甚至,連他一定會很猶豫、一定拒絕的原因都考慮到了。

一如往常地替他著想、把所有退路都幫他準備好,一如往常的沈默。

時機不巧,當他發現他的心意,甚至也想對他說說自己的想法時,弟弟跟他說了一件事,讓這個動機徹底消失。

『哥,我是同性戀。』

當下雖覺驚訝,但也有『原來如此』的感覺。

他仍扮演好哥哥的角色,說不管怎樣都會站在弟弟這邊。

另一方面,他也想到未來的事,如果家裡二個兒子都是,爸媽一定無法接受,疼愛自己的旺叔也是,還有自己的身份、社會的輿論、朋友的目光……

他們兄弟倆的個性一向不同。

弟弟會不顧後果地蹺課玩耍,哥哥則乖乖地坐教室裡上課。

沒有人知道,被眾人褒揚的哥哥,其實內心也想蹺課。

但他不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