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在乎你 69

「嗯嗯,我想明天質詢的資料這樣應該就可以了,」闔上資料後,徐詣航對著助理露出滿意的微笑,「總是能放心地把事情交給小瑕辦呢。」

葉婉瑕不好意思地撫著發燙的耳垂,「謝謝委員。不過,也是委員給我學習的機會我才能越做越好啊。」

「大家都說小瑕辦事效率好,嘴巴更甜呢。」

助理沒好氣地心想,嘴巴甜的是委員吧……總是這樣讓人為他賣命。

在徐詣航底下做過事的人都知道,段律師負責扮黑臉,他則負責扮白臉。

徐詣航幾乎沒有罵過人也很少發脾氣,對於助理們呈上的文件、提案不會馬上否決,而是先誇獎對方的努力,最後才來個回馬槍,露出人畜無害的微笑說,『可是,我覺得這邊可以做得更好喔。』讓人不知不覺來回加班修改了好幾次,而沒有怨言。

身為老鳥的葉婉瑕雖然早已看穿徐委員的用人管理方式,卻仍無法抗拒對方的『甜言蜜語』,以這份質詢資料為例,她來回與委員校對了五次才完成。

「今天還有別的事嗎?」徐詣航問道。

「嗯,沒有了,」葉婉瑕看了看錶,頓了一下又道,「呃……委員,現在是下午四點半……」

葉婉瑕還沒說完,徐詣航即看穿她的心思回道,「如果妳想提早下班的話,可以喔,我們本來就沒有嚴格地規定上下班時間嘛,事情做完就可以走了。」

雖然沒有嚴格規定朝九晚五,但辦公室裡的大家幾乎都是超時工作,讓他們沒法抱怨的原因是,老闆比他們還晚下班。

助理小小地歡呼了一下,「謝謝委員!太好了,可以跟依潔去逛週年慶了。」

聽見另一個名字,徐詣航順口問道,「依潔她最近適應得如何?」

「嗯?還OK呀!她不像剛來的時候那麼內向了,我上次還看到她跟段律師『正常地』說話喔。」

「噢?這樣啊……對了,段律師回來了嗎?」

「我進來前還沒看到他,委員在等他嗎?」

徐詣航習慣性地摸著臉頰,「嗯……我有事找他。」

■■■

待助理離開後,徐詣航站起伸了個懶腰,走到窗邊掃視著停車場。

──果然還沒回來。

他關上百葉窗,坐在辦公室裡用來小憩的沙發上。

徐詣航思考了一整夜,還是想再跟對方確認一次,即使會再得到相同的答案,他也不會畏懼。

把真心話說出口後,徐詣航覺得莫名地暢快,總是猶豫再三的自己,似乎已經能看清前方的道路。

今天他一直想找時間跟段律師談這件事,只是,對方到辦公室後沒多久就出門辦事,臨走前他還不著痕跡地問他會不會回辦公室。

『會。』

段律師是個說到做到的人,既然他說會回來,那就再等一下吧。

辦公了一整天的徐詣航坐在沙發上,邊等著段律師邊想著待會要怎麼開口。

等著、等著,身體也越往左傾斜,最後乾脆跟沙發平行,整個人躺在沙發上,聞著人造皮革的味道,逐漸步入夢鄉。

雖然只是個狹小的二人座沙發,可是徐詣航不但睡得非常安穩,還做了一個夢。

在夢中,他們兩人重修舊好……

不,比以前的關係還要好……是他期望的……那種關係。

美夢總是短暫。

忽然間,『碰』地一聲,他從夢中驚醒。

看到從外面匆匆走進來的熟悉黑色皮鞋時,徐詣航才發現自己從沙發上摔了下來,躺在地上。

安靜的室內只聽得見男人那宛若鼻息的輕歎,黑得發亮的皮鞋走近他,先是看見他的手,把自己扶起重新坐在沙發上,接著是他一絲不苟的西裝打扮,最後才看見他的表情。

沒有點燈的室內十分昏暗,光源只剩下那扇打開的門,但他還是能從逆光的角度看到他的表情,非常溫柔。

他用像是在對小朋友說話的語氣輕喚道,「睡迷糊了?」

徐詣航搖頭,「現在幾點了?」

段律師沒有看錶,即答,「快八點了。」

「這麼晚了?」徐詣航沒想到自己睡了這麼久,又再問道,「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七點。」

「……你在等我?」

「你不是有話要對我說嗎?」

自己的心思與行為模式早被對方摸得透徹,徐詣航低頭看地板,沈默了一陣子。

原本想好要說的講稿資料像是被刪除掉了,怎麼找也找不到,他只感覺心跳越來越快,卻什麼話都說不出口。

段律師很有耐心,在等待期間,他沒有打開燈,反而把門關上,打開百葉窗,讓月光透進。

約莫三分鐘後,段律師率先開口。

「如果是關於那天的事,我沒有其它解釋。」

對方甫一開口又是傷人的話,徐詣航則抱著一絲希望想從話裡找玄機。

「……我覺得,人沒有辦法跟一個你不喜歡的人發生關係,至少,我是這樣的……」

「詣航。」

此時,他的表情與叫喚的聲調,都讓徐詣航想起那天晚上的反覆交纏。

他心想,沒錯,他只能跟喜歡的人上床,發生關係。

「你太天真了。」

冷酷的台詞又從天而降,徐詣航萬分不解地仰著頭,看著對方的表情我見猶憐。

段律師卻不留情面地再道,「我們都是男人,也都知道男人有衝動的時候。當然,我不討厭你,只是,於公,我們是政治路上的夥伴,於私,可以是床伴,如此而已。」

「如此……而已……嗎?」雖然重複著對方的話,但語氣卻迥然不同。

「你應該能理解我在說什麼吧?因為你一直是個聽話的好學生,馬上就能學會『公私分明』吧?」

徐詣航低頭不語,眼神空洞地看著他的皮鞋,一步一步地遠離自己。

「如果你不想繼續,就當作那天是一場夢吧,」

段律師要開門前又冷淡地補充道,「是一場惡夢。」

當段律師的前腳正要踏出門時,冷不防地,身體卻被人抱住了。

徐詣航抱著他的背膀,把臉埋在裡頭,喃喃地道。

「……現在是,下班時間。」

他是個好學生,馬上就學會『公私分明』。

或著應該說是,他寧可這麼做,也不願讓他離開。


後記-

我想先打暈他們再打暈自己orz

9 Replies to “我只在乎你 69”

  1. 傻孩子…
    怎麼一個比一個還要傻..
    真是笨笨笨…
    看的人都快急死了..

    版主回覆:(10/18/2009 12:01:33 PM)

    戀愛中的人都比較笨(喂)

  2. 段可愛你這個大笨蛋!!!

    版主回覆:(10/18/2009 12:01:43 PM)

    XDD

  3. 我想大喊~~~
    我想大叫~~~
    老段你這個大笨蛋~~~
    總之
    我覺得可以跟之前的連起來了
    但是
    他們還要折磨多久啊

    版主回覆:(10/18/2009 12:02:04 PM)

    真的快結束了(吐氣)

  4. 說著「如果你不想繼續...」,把決定權交給對方,
    可愛先生看似冷酷無情的執行既定計劃,卻還是露出了破綻呀~

    版主回覆:(10/18/2009 12:02:42 PM)

    如果有注意到的話,
    就會發現之前老段一直都是讓小徐自己決定事情的:P

  5. 段律師一點兒都不笨!
    事實上,我覺得他太有心計,聰明得過於狡詐。
    不過,只要不用在壞事上,倒無妨。
    徐立委,目前看來,鐵定被吃死。

    版主回覆:(10/18/2009 12:03:48 PM)

    我倒覺得之後是相反耶O_<

  6.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公私分明是好物阿>////<
    (小徐,勾引老段吧!)
    小米現在開始緊張了…
    我覺得ami已經有把之前那篇和這篇銜接起來的說~

    版主回覆:(10/19/2009 03:24:15 AM)

    謝謝~
    術接工程很浩大…花了十幾萬字冏

  7. 所以,我才說「目前看來」啊!
    之後是「互相制衡」吧?哈哈~

    版主回覆:(10/19/2009 03:25:58 AM)

    XDDD 互相制衡嗎…
    以老段這愛妻家(?)來看…

  8. 應該先打昏你在打昏他們XD
    這樣無限循環到什麼時候才可以在一起

    版主回覆:(10/19/2009 03:27:48 AM)

    TDT

  9. 皇帝不急急死太監啊咳咳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