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在乎你 76

段律師開車到約定的餐廳前停下。

他平常行事總是小心謹慎、處處起疑,若要接觸特殊分子,也會更加留心地點與時間,及附近是否有人跟監。

然而,今天與對方聯絡時,他卻心不在焉,對於相約在熱門的餐廳也沒有異議。

他甚至沒發現,身後有二名狗仔一路跟著他來到這裡。

──一切都是因為他的話。

『昨晚……一點都不累喔。』

明知這一定又是對方無心插柳的傑作,可是,這句話卻如餘音繞樑,裊繞耳際,久久不絕。

原以為開車可以讓自己慢慢找回注意力,不過剛剛他還差點開過了頭,這證明──他還在想他。

下車前,段律師閉緊雙眼,手指撫揉著眉間,試圖讓自己放鬆後能專心思考。

旁邊一陣敲窗聲打斷了他的儀式,瞥見來者是誰後,段律師打開車門走下。

一名穿著黑西裝外套、白襯衫沒紮、頸上的金項鍊閃亮,渾身充滿江湖味的男子露齒而笑地迎接段律師。

「老大──!」

男子熱情地叫著引人聯想的稱謂,還不忘吩咐身後的小弟,「阿富,還不快幫老大泊車。」

「是!」

小弟接過鑰匙後,即把黑色奧迪小心地開到附近停車場停放。

段律師看著男子,揚起眉面帶慍色地指正道,「我說過,我不是你們的老大。」

男子毫不在意他的指責,還大剌剌地搭著段律師的肩。

「見車如見人啊!你開著我們大哥的車,不叫你老大,這怎麼行,我晚上作夢會被大哥罵的!」

段律師座車的原車主是龍清組大哥蕭清。

多年前,段律師曾受雇於他,替他打官司,不料最後蕭清死於黑道復仇,臨終前將這台車送給了他。

之後,段律師執行雇主的遺囑,將他財產中的三分之二平分給小弟們,希望他們能漂白後過平穩的人生。

小弟們雖然曾試著去做點小生意,但還是常被仇家上門找碴,不得安寧。後來,他們還是決定走回頭路,重振龍清組,並在近年內成為南部最有勢力的黑道組織。

段律師雖不樂見這種結果,但是,長期接觸之下,多少也知道行走江湖的無奈,便時常幫助他們處理法律相關事務。

而原本是蕭清小弟的現任龍清組頭頭則十分敬重他,總是喚他為老大,段律師若有事相求時,他也絕對兩肋插刀,在所不辭。

看著他們,段律師有時候很感慨。比起那些在螢光幕上大放厥詞,事後卻說話不算話的有頭有臉人士,與身上刺龍刺鳳的他們義氣來往,還要更有信用多了。

段律師也不再出言糾正,淡淡地道,「會找我,一定又有官司吧?」

龍清組頭頭嘿嘿地笑道,「歹勢(不好意思)啦,小弟闖了禍,我不負責不行,又要麻煩你了,老大!」

段律師心想,多找點事情來做也好,才不會整天掛念著他。

他難得地揚起了嘴角道,「我了解,進去談吧。」

「謝謝老大!」

龍清組頭頭熱情地搭著段律師的肩走進餐廳,這一幕,全被躲在對街車上的狗仔隊用長鏡頭拍下了。

狗仔打電話給E台的許沛紋報告此事,許沛紋興奮地道,「那他們在做什麼?從事非法交易嗎?有拍到現金、黑槍什麼的嗎?」

「呃,他們一起進餐廳吃飯了。」

「嘖,那也算不上什麼新聞啊……」

許沛紋記得,龍清組算是南部黑道當中較『正派』的一群,三年前,南部警方以『白手套』方式收取保護費的警界醜聞,龍清組還全力配合警方查緝,真要說起來,搞不好比警察還正派。

不過,都已經露出一點馬腳了……

許沛紋依記者的直覺,相信繼續跟拍下去一定可以得到大新聞。

「你們繼續跟著段律師,有什麼新的發展再打電話給我。」

■■■

徐詣航自行前往酒會後,照著講稿完美地演講,獲得滿堂喝采,並在用餐時與各企業家、名人攀談,應對得體。現場未婚女性自動搭上獻殷勤時,徐詣航也能有禮地謝絕。

然而,身為標準好學生的他,仍犯了錯。

下午段律師提醒名單上哪些女性很纏人一定要避開時,他晃了神,再加上女人只要一梳個包頭,畫個濃妝,感覺都長得差不多,徐詣航只記得一半女士的姓名。

在徐詣航喝完最後一口酒,正準備出門叫車返家時,一名穿著粉紅色低胸小禮服的女士突然接近,倏地黏在他身上。

「徐立委……人家有點暈了,你幫我叫司機到大門口。」

徐詣航茫無頭緒地看著她的臉,數十個名字在腦中飛舞,怎麼也想不起她是誰。對方則趁機直用胸前的雙峰推擠他,他尷尬地連忙拉開些距離。

「我先去幫你叫司機!」

像強力黏鼠板般,徐詣航前腳才剛要踏出去,卻又馬上被她沾住。

「人家走不動了,你帶人家到大門口嘛……」

嗲聲嗲氣的女聲讓徐詣航非常感冒,還引來周遭人群的目光。

他也沒有其它辦法,只能狀似親密地攙扶著她走到大門口等車。

車來了,徐詣航同時也鬆一口氣,回頭想問她要坐到哪裡時,卻冷不防地被這位藉酒裝瘋的女士拉扯領帶,順勢強吻。

「小姐、小姐別這樣!」

徐詣航雖拚命掙扎,但害怕失禮及傷害到對方,他也不能用男人力量一掌推開她。

最後,他愣站在原地,留下了滿臉的紀念品。

「Good Night,徐立委。」

達成目的後,一臉滿足的女士愉快地向他道聲晚安,便乘車離去。

徐詣航頹喪著肩,拿出手帕擦拭臉上的口紅印,心中突然湧起一股罪惡感,眼前似乎也看得到段律師生氣的模樣。

他隨即自嘲地笑出了聲,「我在想什麼……我們……」

──又不是情人。

他又怎麼會生氣呢?

徐詣航搖了搖頭,也把罪惡感一併揮去。

舉手叫了車,他只想趕快回家把身上嗆鼻的女性香水味洗掉。


後記-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辦公室戀情會影響思考、判斷力及記憶力

因為是重要場景,不得不重寫了一遍orz
TDT我沒有騙字數~~

13 Replies to “我只在乎你 76”

  1. 詣航的那句話對老段來說攻擊力99999999!
    居然可以讓老段分心耶,真是太厲害了!

    狗仔真是令人討厭= =
    雖然他們也是為了生存,但是用這種挖別人醜事的方法真的很不好。

    老段的臉應該蠻適合當黑道老大的,因為="=看起來就不怒而威XDDD

    版主回覆:(10/25/2009 01:52:17 PM)

    以結果論來說,老段應該要感謝他們XD"

    老段=黑道老大,但小徐又勝老段
    故得證,小徐是黑道老大的老大(喂

  2. 可是這樣子……
    感覺《我只在乎你》會要接近尾聲了
    好不捨呢!

    偷拍那段快到的說 ><

    版主回覆:(10/25/2009 01:51:17 PM)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啊~

  3.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很想扁那個女的囧"

    版主回覆:(10/25/2009 01:51:38 PM)

    以結果論來說,老段應該要感謝他們XD"

  4. 毛巾被被 says: 回覆

    把办公室三个字去掉也是放之四海而皆准也。
    下一章应该就是那个义无反顾头脑发热但是照亮了通向HE的金光大道的吻了吧=V=

    版主回覆:(10/25/2009 01:47:37 PM)

    呼呼,猜對了!(喂

  5. 本篇第一句話告訴我們:段律師是生活多~麼辛苦的人!
    尤其是這四個字 → 處處起疑 XD

    版主回覆:(10/25/2009 01:46:40 PM)

    疑心病太重的人都很短命喔O_<(喂)

  6. 快要接上了快要接上了wwwww
    怎麼覺得小徐攻擊力up很多啊XD
    甜文甜文甜文快來:DDDD

    那個世界心機好重:(

    住校的好處就是回家可以連看★>_O

    版主回覆:(10/25/2009 01:46:14 PM)

    小徐也成長了啊ww

    總覺得之後才是老段醋酸歲月的開始(喂

  7. 老、老段分心了!(驚恐)
    我討厭那個女的。

    題外話,上次在唭哩岸看到"倪牙醫",笑了好久XDD

    版主回覆:(10/25/2009 01:43:50 PM)

    XDD倪牙醫…好難想像老倪做這麼粗重(?)的工作…

  8. 哈哈哈~
    超期待下一章老段的反應 ~ XDD

    版主回覆:(10/25/2009 01:43:17 PM)

    呼呼www

  9. 额~~~
    处处起疑~~~
    看到这边的老段,想到那边的段小牌
    人家是多么的纯啊~~~~
    真不是一个等级上啊~~~

    版主回覆:(10/25/2009 01:43:06 PM)

    下戲就是故意讓角色個性相反製造反差感~

  10. 嘖嘖,小徐殺傷力好大,連老段都招架不住了XD

    版主回覆:(10/25/2009 01:42:27 PM)

    呼呼ww

  11. 小徐根本是誘受嘛! > ////// <

    版主回覆:(10/25/2009 01:42:12 PM)

    呼呼ww

  12. 嗯…
    看到老段跟小弟去吃飯,就會想到那個放高利貸的人
    Ami大人~他們兩個有關係嗎??(譬如同一個組織之類的….)

    版主回覆:(10/25/2009 01:42:00 PM)

    基本上業務範圍不同(笑)

  13. 果然在BL小說出現的女性不是炮灰就是腐女(其實還有一個—-老媽)今集有兩個炮灰出現了~!!!大家開盡火力轟啊!!!!!!!

    版主回覆:(10/25/2009 01:39:39 PM)

    唔,我不喜歡這種說法…..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