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在乎你 82

段律師站在連身鏡前,穿上洗白的襯衫,扣上頸際最後一顆鈕釦時,身後有個男人悄悄靠近。

「要出門了嗎?」

徐詣航回自家換好衣服,西裝筆挺地走進,彷彿兩家之間沒有牆壁隔閡,他只是到隔壁房間更衣似地。

其實,段律師也開始有了想在兩幢樓房之間開洞的念頭,只是,要開在哪裡好呢?……臥房?

「還沒換好啊,我幫你……」

徐詣航逕自走到衣櫃邊,幫他挑了一條紫色的領帶,繞過他的頸子打上。

不過,徐詣航沒幫別人打過領帶,打了好幾次都覺得不整齊,但對方卻不以為意。

與其說段律師很有耐心地等待,不如說他很享受這個姿勢、這個距離。

「我剛剛突然想到一件事……」這個結……不滿意。重來!

「什麼事?」

「不當立委的話,我們可以去賣咖啡啊……」唔,還是歪歪的,再打一次好了。

「……賣咖啡?」段律師蹙眉看著他,這件事太意外了,他未曾聽他說過這個夢想。

「對啊,像行動咖啡車那樣嘛,不但可以躲開媒體,還可以遊山玩水,好好地渡假一番,很不錯吧。」嗯,這次的結滿意多了,不過再來一次可能會更好。

他腦中飛快地運轉思考,也得到一個『這是個好提議』的結論,畢竟,只要能跟他在一起,做什麼都好。

不過……

「為什麼是咖啡?」

「因為偏食的你只愛喝咖啡呀。」打好了──!完美!

「……」

「你外套放哪……我看到了,轉過來吧。」

徐詣航站在段律師身後幫他穿好外套,看到後領口上露出的紅點,他露出惡作劇般的笑容,當然,即使是段律師,後腦杓也沒有長眼睛,並未發現這件小事。

最後,連前面的釦子也親手幫他扣上,整裝完畢後,徐詣航退了三步,滿意地看著自己的『作品』。

「很好很好,今天的段律師還是一樣帥喔。」

段律師聞言,有點不自在的偏過頭,「很少有人用這個形容詞形容我……」

「嗯?」徐詣航睜大眼道,「真的嗎?我記得我以前就有說過你長得很帥呀……不然,其他人都怎麼形容你?」

「撲克臉,沒表情、死人臉、棺材板……」

他趕緊阻止他再說下去,認真地道,「你很帥、是個很有魅力的男人,而這個事實,只有我知道就好。」

「詣航……」

「嗯?」

無心插柳後,他又是一副事不關己的無辜臉龐。

衡量現實狀況,男人嘆了一口長長的氣。

「該準備上班了。」

■■■

徐詣航與段律師不遮也不躲了,抬頭挺胸地穿過記者陣,聯袂走進國會辦公室。

今早的第一件事,就是召集麾下所有同仁,說明昨天記者會的突發事件。

大家走進會議室時,一句話也不敢多說,看著他們兩人的眼神明顯有異,連一向最支持徐立委的葉婉瑕也不例外,她只瞥了徐詣航一眼,就低頭不敢再看。

若是從前的徐詣航,必會對該景象傷心難過,也會檢討自己哪裡不對、哪裡做錯惹得大家不開心;但是,現在的徐詣航不同,他堅持自己的信念,不再被他人左右,更重要的是,在他身後,有一個願意當他永遠支持者的人。

眾人就座後,在開口前,他回頭看了段律師一眼,兩人相視而笑。

這一幕大家也都看在眼底,在徐立委尚未說明任何事情之前,他們就猜得出八九分了。

徐詣航再度承認他是同性戀,而且跟段律師是同性戀人的關係,雖然昨天早就聽過一次,但是眾人還是倒抽了一口涼氣,心情複雜。

「我知道國內社會的現實狀況,也知道接下來我做任何事情都會遇到比以往更多的困難,我更知道你們也有難以言喻的苦衷。」

徐詣航雙手貼著辦公桌,朗聲道,「想離開的人,我不怪你們,我反而還謝謝你們,曾跟我一起為共同目標努力過。薪水會結算到今年年底包括年終獎金,如有需要,我也可以代為寫推薦信,或幫忙找新的工作。」

幕僚與助理聞言,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心情更加複雜了……

徐詣航微笑道,「想離開的人,可以離席了。」

說完這句,他與段律師一同走到窗邊,背對著大家,不想讓場面太尷尬。

眾人隨即譁然,細聲討論著什麼,之間也有聽到腳步聲、開門聲,不過兩人都不在意,就算都沒有人留下也無所謂似地聊著早上咖啡車的話題。

五分鐘後,身後靜默無聲,徐詣航以為人都走光了,便轉頭一看,嚇了一跳。

幾乎全部的人都在,只有二個人離開。

他又驚又喜地走到桌邊,打趣地道,「你們猜錯了喔,留下來也沒有特別的紅包可以拿。」

「委員,拜託──這什麼時代了,我們不會介意的啦。」

「這件事跟在這裡工作完全沒有關係啊,委員,倒是你們……還真的是完全看不出來啊……」

「我也覺得完全沒關係,倒是委員跟段律師……我們以後可要戴著墨鏡上班囉。」

徐詣航被逗得笑出了聲,段律師卻仍是那副無表情的臉,不過大家也早就習慣了,還因為總算有一件事可以虧他而非常高興。

閒聊了半晌,李依潔突然站起,大家疑惑地把目光移到她身上。

「委員……」

「呃,依潔?有事嗎?……現在還可以離開,沒關係的。」

她倏地抬起頭,直直地看向徐詣航。

「委員我必須承認,我對你沒有什麼好感,」李依潔一反以往害羞少話的形象,侃侃而談地道,「甚至,我對你還有一些偏見……不過,昨天跟今天,你所說的話,都讓我對你改觀,還非常敬佩你,所以,我也想對大家坦誠一件事……」

更加疑惑的同時,大家屏息以待。

「我也是同性戀,也就是蕾絲邊。」

會議室裡的主角瞬間換人,而且,這個炸彈的威力似乎比上一個還要強大。

■■■

渡過了一個驚呼連連的早晨,葉婉瑕覺得身體像是上了一整天班似地疲累。

她獨自一人拿著便當走到中庭用餐,只吃了幾口,就覺得沒有食欲,把便當盒蓋上。

「只吃這樣不夠吧?下午會餓肚子喔。」

李依潔拿著便當走近她,表情跟平常一樣,絲毫不像是個早上剛自爆了大新聞的人。

葉婉瑕被她倏地出現嚇著,輕拍著胸口道,「依潔……妳嚇到我了。」

「是現在,還是剛剛呢?」

她愣了愣,「老實說,都有……」

「唉,我也不想隱瞞,戴著假面具上班其實不輕鬆……還得裝害羞、裝得一副不敢說話的樣子,其實我每天都在心裡大叫著!」露出本性的李依潔大剌剌地伸著懶腰,連說話的聲調也跟之前不同了。

「咦?為什麼要刻意裝害羞呢?」就算不裝害羞、多說點話,大家也不知道她是女同性戀吧?

「因為我上一個工作啊,被一個變態男纏上,每天找我吃飯,煩死了,又不能跟他明講我是女同,讓我不堪其擾,然後上上一個則是被主管……哎,別說了,講到男人就無趣。為了不重蹈覆轍,這次應徵的時候,我就想一不做二不休,乾脆當個啞巴,大家就不會對我特別有興趣了。」

不過,上次幕僚大談老闆八卦時,李依潔還是差點破了功,她最討厭這種人了。曾有一次,她就是被這種流言逼得辭職離開的。

「原來是這樣啊……我都不知道妳是這樣過來的……啊!上次還跟妳聊男朋友的話題,妳應該很尷尬吧……」葉婉瑕懊悔地道,「呃,不好意思,因為我沒有蕾絲邊的朋友……所以,以後……」

李依潔拍拍她的肩,「小瑕姐只要跟之前一樣就可以了,不用特別介意我!」

「那……我們還是可以像朋友一樣去逛街囉?」葉婉瑕笑道。

她的笑容瞬間變得有些黯淡,「嗯,當然可以啊。」

葉婉瑕苦笑地說,「不過啊……妳今天真是嚇到我了。」

「我雖然嚇到妳,但『他們』可是傷害到妳了喔。」

「他們……?」她茫然地道,「依潔妳在說什麼啊?」

「昨天,妳聽到徐立委說自己是同志時,表情驚訝又難過,但是,妳今天看到段律師後頸上的吻痕時,表情卻很痛苦。不要再否認了,就算妳覺得自己對他只是景仰、敬愛,並不是喜歡。但是,當妳知道他們彼此相愛時,臉上的表情,卻騙不了別人,也騙不了自己了……」

一顆豆大的淚滴掉在便當盒上。

葉婉瑕再也忍不住了,眼淚撲簌簌地落下,哽咽地道,「我很喜歡……委員,也很喜歡……段律師,我很想……很想……真心地……祝福他們……」

李依潔輕抱住她,溫柔地拍著她的背,安撫著她。

「我知道……我知道……妳只是需要一點時間,去適應、去療傷……」

──而我也是。

■■■

「你剛剛好像不太吃驚呢?李依潔的事。」邊吃著午飯,徐詣航忽地話鋒一轉問道。

眾人皆對此事驚訝不己,連他也大感震驚,卻惟有段律師連眉毛也沒挑一下。

段律師放下筷子,眼神游移。

「你不是說過,不會再對我說謊了嗎?」情人的小小提醒。

聽見這句話,段律師縱使再為難,也只得開口,「李依潔她之前來找過我。」

「咦?為了什麼事找過你?」

「你的事。」

「我的事?!」

「她問我,『段律師,你跟徐立委是不是……有其它關係?』,我沒有回答。」

「……她那時候就猜到了啊。」

「她似乎很確定我們就是,後來又說,『你不想承認也無所謂,我只想請你提醒徐立委,他對小瑕的態度,太溫柔、太傷人了……』,對我說完這些話,她就離開了。」

段律師一直把這件事放在心底,沒對他說出。

他了解徐詣航,更了解他若知道這件事,一定自責不已。

沒有別的選擇,他只能保護徐詣航。

徐詣航緩緩放下筷子,難以置信地道,「不可能……小瑕她……我、我去找她談談……」

「詣航!別去!」段律師將他喚住,「這樣對你跟她都好……」

「和鳴……」

「因為……我有經驗。」

他這才恍然大悟,段律師說的是,之前他跟芳儂交往時,他的立場……

徐詣航跌坐回沙發上,自責地道,「我……是不是一直都在傷害其它人?」

他自以為是的溫柔,到底把別人傷得多深?

「詣航,這不是你的錯……」

他走到沙發後方,彎下腰,吻住他的眉心。

「這不是你的錯……」

後記-

最後一顆炸彈放完了…

這部的女角都….o_q

13 Replies to “我只在乎你 82”

  1. 哈哈~~沒想過要搶頭香ㄟ

  2. 小瑕……Q_Q
    只能祝妳之後可以找到適合妳的人了,
    畢竟詣航已經是不可能的。

    支持老段在兩棟房子之間打洞!
    乾脆每層樓都打好了,比較方便XDD

    以後詣航的幕僚都得記得帶墨鏡上班,
    以免被老闆以及老闆的情人閃瞎!XDDD

    版主回覆:(10/30/2009 04:18:17 PM)

    大家都忘記汪先生了…XDDD(汪先生淚目wwww)

    再過幾年就可以搬去市長官邸啦wwww

  3. 毛巾被被 says: 回覆

    没想到力依洁是LES,还喜欢小瑕@-@
    真是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啊……

    其实老实说我一开始也不是很喜欢徐立委的个性,甚至觉得他何德何能得到那么多人的帮助和喜爱。我个人而言,是不会对这样有点”软“的男人有很大好感的。
    但是自从他开始慢慢有自己的主见,并展现出强势和坚定的一面以后,尤其是他终于发现自己的感情,哪怕受伤也坚持走下去,并最终敢于在媒体面前承认性向,让我不知不觉中开始接受并且欣赏这个人。
    不管从哪方面来看,老段和徐市长都是很配的呐^___^

    版主回覆:(10/30/2009 04:38:23 PM)

    小徐真的運氣跟外掛開很大…(喂)
    不過我喜歡他成長的過程,與成長後的老成(耶?)
    看到有人從不喜歡到能接受他,我也很高興:)

    另,他們真的是絕配=X=

  4. 其實我還記得小汪啦,
    只是小暇對他好像沒意思?
    還是說AMI大會寫他們兩人的故事呢?(期待)

    說到市長官邸,
    詣航從市長的位置退任之後應該就不能住官邸了吧?
    不曉得他跟老段是要搬回來住呢,還是南下跟詣樵他們一起住?

    版主回覆:(10/30/2009 04:40:22 PM)

    也不是沒意思,是完全沒注意到(更慘…)XD"

    我會寫一篇小瑕視角的番外喔www到時也會再把她之後的故事交代清楚
    (名叫 我在徐市長身邊的日子 XD)

    應該還會待在北部吧~市長退任後,小徐還是很年輕呀O_<可以再接再勵(?)

  5. 老段跟小徐身邊的人真的要小心了
    可以預期這對小夫妻一定會很閃
    準備墨鏡吧! OˇO

  6. 市長退任之後就是大叔了耶,台灣法律規定那啥幾歲怎樣的…(←沒在上課的死小孩)
    就算是大叔我也很愛喔ˇ
    這篇的曲折滿大的,炸彈放好大(躲)

  7. TO 樓上

    市長不是連選得連任一次嗎?
    不過就不知道退休是怎樣個標準就是了( 好奇

  8. 這章…真的是又可愛又感慨又爆炸啊!
    小倆口這集依然很可愛^^
    這集又再次感覺到這倆人的南轅北轍,段律師個性是如此的認真,在徐詣航講到以後可以去賣咖啡時,
    段律師居然想的是他不知道他有這個夢想。
    段律師就是認真這點可愛,也認真的嚇人。
    詣航很多時候是隨便說說,但是老段當真了…
    不知道是小徐這個人長得太誠實純良或是怎樣,從他口中說出的話都讓人容易當真。
    (想想如果當初他那篇作文不是想當總統..那現在還會有段律師嗎?)

    另外段律師是個很細心的人,徐立委相對的就神經大條了點,從之前的許多小事到這次小葭的事,都可以看出段律師的細膩度…
    段律師雖然細心但是因為只對小徐貼心,所以讓人覺得難相處,徐立委神經大條但是個性隨和,兩個人真的沒有一個地方像但卻是絕無僅有的好搭檔。

    今天聽星期戀人這部廣播劇,裡面有個角色說喜歡被人束縛的感覺,後來聲優的free talk討論說一般男人不喜歡被人束縛,但是有些帥哥似乎比較喜歡被束縛,
    可能是因為他們不覺得自己帥。這讓我想到段律師….
    段律師並不認為自己是帥哥,我想,覺得自己不帥的段律師是因為如此特別需要徐立委給他束縛,讓他對自己有自信呢?常聽到很多人說戀愛會改變一個人,但是我周遭沒幾個這種例子,頂多看到一些外在的變化,個性大多死性不改。段律師戀愛後的最大變化不知道是什麼呴?我想看段律師變成白癡情侶的一員。

    版主回覆:(10/31/2009 03:00:40 AM)

    這兩人的個性真的南轅北轍,可是卻又像專屬的鑰匙跟專屬鑰匙孔一樣密合XD

    >不知道是小徐這個人長得太誠實純良或是怎樣,從他口中說出的話都讓人容易當真。
    XDD不、是段律師太認真了……

    >段律師雖然細心但是因為只對小徐貼心,所以讓人覺得難相處,
    =D=沒錯~只對一個人的貼心對其它人來說,就是冷血啊(誤)

    >段律師並不認為自己是帥哥,
    除了不認為自己是帥哥外,段律師也有很嚴重的感情悲觀論,所以需要一個人給他束縛,讓他老人家別亂想啦XD

    我覺得戀愛不會改變一個人,就算改變也只是當下的改變+_+
    日後相處本性絕對會再跑出來orz

    所以,戀愛後的老段小徐,還是老段小徐沒變啦 O_<

  9. 大大把小徐的個性行為刻畫的太成功,像是頑皮的精靈,常常擾了一池春水而不自知,也只有老段能夠默默承受,心中大唱甜蜜蜜。

    版主回覆:(10/31/2009 03:01:10 AM)

    謝謝XDD本來小徐在我筆下是被認為最沒個性的…….

  10. 千算萬算都想不到依潔是女同志
    但是我一看到這個勁爆消息就馬上想到她應該喜歡婉瑕…

    版主回覆:(10/31/2009 03:01:34 AM)

    之前隱約就埋了線,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

  11. 早猜到小依潔是les。
    雷達啊雷達﹐不論是在三次元還是二次元世界都一樣的敏感。
    對小瑕的感覺也太明顯了。

    版主回覆:(10/31/2009 08:28:34 AM)

    看來您也有雷達XD/

  12. 段律師並不認為自己帥,太可惜.我超希望有一天徐立委會撒嬌要求段律師在沒上髮油的情況下去辦公室,好好炫耀一下大帥哥.又一個可惜.立委太聰明,知道這事實只有他一個人知道就好,浪費啊.
    另,我也覺得戀愛是改變不了人的本質,只是生活習慣等等,往往會通過妥協,包容,體諒而隨著與戀人的相處而改變,就例如段律師習慣不讓立委傷心,所以把一些事情隠瞞,或私下處理,戀愛後就答應說實話,也學著一同面對事情.
    請盡情的閃吧!

    版主回覆:(10/31/2009 08:29:56 AM)

    XDD我覺得,就算沒上髮油全世界也只有徐詣航一人會說他很帥吧(喂)

    沒錯,相處之道就是各退一步: )

    距離產生美感唷w

  13. 哈哈~真的只有徐詣航會覺得段律師帥嗎?
    段可佩是大美女,
    我記得ami說過哥哥也不輸可佩吧(是講到T大校刊的那集嗎?)
    段律師的臉成天像來討債似的,這種結屎臉的帥哥雖然不討喜,
    不過並不會影響他帥的本質 *+++*
    我愛面癱冷臉帥哥

    版主回覆:(11/02/2009 06:51:51 AM)

    XDDD皺眉+油頭+臭臉真的扣了很多分
    而且相由心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