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在乎你 番外 晴天、雨天

「唔嗯啊──好累──!」下車後,簡政曜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

開一整天的車回到電視台後,他覺得自己全身的骨頭都接錯了位似地酸痛不已。

「墾丁台北一日來回,真不是人幹的……」身後拿著攝影設備的阿宗也沒好到哪去,扛攝影機的左肩已經沒有任何知覺了。

「……還好明天休假。」

提到休假阿宗也興奮地道,「對啊,期待已久的連假!我已經決定要在山裡拍照拍二天了!」

「啊?這麼累還要上山拍照啊?」

「當然啊,就是這個季節才拍得到好照片!」

攝影師阿宗的業餘興趣是上山拍照,尤其喜歡拍野生動物的照片,為等待動物出現可以在深山裡『龜』上一整天都不走動。

簡政曜擺擺手,「你還真有體力啊,我一想到明天跟箴彥約好要陪他打網球,就想裝死……」

「哈哈──好爸爸不好當啊!」

「呿──」

「哎?難不成你是好媽媽?」

阿宗這句話不經意地碰到簡政曜的逆鱗,他挑了一下眉毛,便把身上的包包掛在他的肩上。

「靠,既然你這麼有體力的話就全給你背吧──!我先走啦。」

地心引力加諸在肩上的瞬間讓阿宗放聲大叫,「哇──簡簡政曜你這死沒良心的……好重……」

簡政曜不理會身後的搭檔,愉快地轉著手上的鑰匙圈腳步飛快,只想趕快交完帶子回家睡覺。

事與願違地,就在他要彎進辦公室時,倏地被人喚住了。

「簡政曜!你總算回來了!」

「哇!」

被嚇得差點跌倒的簡政曜穩住身子一看,原來是晚間新聞的氣象播報員。

「什麼……原來是辰學啊……」簡政曜面有難色地道。

──他對這傢伙真的很沒辦法。

他的名字叫周辰學,相貌斯文,排得上電視台裡的帥哥排行榜前三名,說話是帶點鼻音是個人最大特色。目前在晚間新聞中擔任氣象播報員,不知為何,從第一次播報以來人氣就居高不下,足與友台新聞的美女氣象播報員相抗衡。

在外跑新聞的記者跟氣象播報員,原是兩條不相交的平行線,卻在一次全家出門吃飯時產生了交集。

『簡先生,您好,我是周辰學,是晚間氣象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們家的當家氣象紅牌嘛……』

『過獎了……有件事情請教,簡先生昨天是不是上京南路那邊的餐廳吃飯?』

『呃……對啊,有事嗎?』

『我剛好路過那邊看到你還有……徐立委……』

『啊啊……』

『……你跟徐立委……很熟嗎?』

後來,簡政曜才知道周辰學是徐立委迷,而且徐立委與段律師的事曝光後他更加瘋狂地迷戀他,每天纏著簡政曜要他引介認識徐立委,讓簡政曜不勝其擾,看到他就想跑,看到他氣象播報就轉台。

簡政曜最不解的是,明明看起來一表人材、應該也不乏女伴或男伴,怎麼會跟隔壁菜市場大嬸一樣瘋狂追著徐立委呢?

周辰學失望地看著他,「啊──我就知道你一定忘了。」

「啊啊,我想起來了!」

簡政曜急忙走進辦公室翻找那樣東西,雖然差點被段律師的眼神殺掉,但他也不願意被電視台革職,周辰學也算是電視台長官前的紅人,要是他多說幾句的話他真的要回家吃自己當徐詣樵的黃臉婆了。

「喏,幫你要到的簽名照,真的是冒著生命危險幫你要到的喔,你也知道他那個……」

「謝謝──!謝謝!」

接過簽名照的周辰學雀躍不已,直盯著照片中人,久久不能移開視線,最後才依依不捨地將照片收起,放在他左胸前的口袋裡。

看著他愛戀的表情,簡政曜都快起雞皮疙瘩了,急著想逃離現場。

「那先這樣啦──時間晚了,我也該回去了。」簡政曜此時才驚覺對方應該可以早早下班回家的,竟然等他等到這麼晚……

「嗯,謝謝,簡政曜謝謝你!」周辰學仍是一臉感激。

唉,才一張照片就感動成這樣不勝真希望他早點脫離這場苦戀(?)啊,這世界上沒有人可以成為他的對手的……

簡政曜用同情的眼神跟他道別,「拜啦──」

「再見,辛苦了!太好了,這樣我下禮拜還能再請他簽一次名呢……」

聽到後面那串喃喃自語的話,簡政曜乍然回頭。

「……下禮拜?」

■■■

「啊?那個氣象播報員下禮拜要專訪老哥喔?」吃著簡政曜路上買回來的宵夜粥,剛下班的徐詣樵臉上滿是疑惑,「氣象播報員可以做人物專訪嗎?」

呈大字型躺在沙發上的簡政曜搖頭,「當然是不能啊,是他拿跳槽當酬碼叫主任給他這個專訪機會的……」

「哇,有必要玩這麼大嗎!」

「問你老哥啊!」簡政曜旋即坐起身也開始吃粥,「我真不懂,你老哥的魅力在哪?把我們家氣象員迷成這樣──」

徐詣樵聳肩,「斯文有禮、親切溫和?他從小就很受歡迎啊,而且他公開出櫃後,婆婆媽媽的支持竟沒跑掉,反而更多人喜歡他呢……」

「是喔──徐立委是很帥很親切沒錯啦,但就像這清粥小菜,沒什麼特別的味道,我還是比較喜歡吃重鹹的啊──」簡政曜意有所指地看著徐詣樵。

「你這麼喜歡吃鹹的那就多加醬油啊。」徐詣樵沒好氣地拿起醬油直往他碗裡狂倒。

「哇哇──會鹹死啦!」簡政曜急忙阻止他,不過一碗白粥卻早被染黑。

「哼,看你以後還敢不敢吃重鹹的。」

「……我又不是那個意思。」簡政曜滿臉無辜,突然覺得自己還是吃清淡一點對身體比較好……

「不過我還真擔心你們家那氣象播報員啊……」

「你應該先擔心我的健康吧……」試吃一口鹹粥的簡政曜五官全都皺在一起,「這能吃嗎……」

「放心啦,我又沒有段律師毒……」

「對喔,段律師!辰學那傢伙應該……不會有太具體的行動吧?」想起段律師鏡框後銳利的眼神,簡政曜就像看到天敵般害怕。

「都以跳槽威脅了,還不具體嗎?搞不好趁這機會認識後就會展開追求呢。」

「……之前應該也有人瘋狂追星徐立委吧?他們都怎麼了?」

「不知道耶……可是老哥的追求者都不持久,好像過一陣子就會消失似的……」

「……」

■■■

窗外陽光普照,坐在床上的段律師憑藉著灑落進房內的陽光看報,但右手仍不住地磨擦鼻子,紅通的鼻子加上床邊的感冒藥與垃圾桶裡滿滿的衛生紙,證明了段律師現在的身體狀況。

徐立委拿著早餐進房,見狀問道,「鼻子還是不舒服嗎?頭還痛嗎?」

「詣航我……」想起身說話的段律師隨即又被徐立委壓了回去。

「不行,今天你就待在家裡休息吧!」徐立委強勢地道。

生病的人是沒有什麼權力說不的,段律師雖然無奈,但另一方面又享受著生病的福利。

看著段律師把早餐吃完,徐立委握著他的手摸了又摸,輕聲說,「晚上再幫你剪指甲……」

段律師微頷首,隱忍想一親芳澤的衝動,他淡淡地道,「你該出門了。」

「是啊,早上要接受專訪呢,那我走了。」

「嗯。」

離去前徐立委不經意地看向窗外,「啊,今天是個大晴天呢──」

順著徐立委的視線看去,段律師覺得陽光耀目得刺眼。

■■■

周辰學打開辦公室的門後即用活力十足的音量道,「大家早──」

「早啊,辰學,你今天心情看起來真好!」女同事回道。

「他的心情當然好啊,今天要專訪他仰慕已久的徐立委耶。」另一個拿帶子回來的女同事邊走邊道。

「對喔!我差點忘了,聽說他本人也很帥耶,我待會要去偷看。」

「呵呵,妳沒發現辦公室裡的女生都跑去補妝了嗎?我也要去了!」女同事放下帶子後便走向化妝室。

「耶?等等我啊──!」

周辰學苦笑地看著辦公室內最後兩個女生離開,隔板旁的男同事此時才幽幽地道,「他不是公開的Gay嗎?這些女的還跑去補妝幹嘛?」

「你不懂,這正是他的魅力啊。」

周辰學留下這句話後也離開辦公室,準備進棚,留下一頭霧水的男同事。

雖然身為氣象播報員,但周辰學對徐立委的大小事無一不了解,再加上專訪前又熬夜做功課,想給徐立員看到一個專業的形象。

專訪前一小時,徐立委出現在電視台裡,大家都非常訝異,被問及怎麼這麼早到,徐立委則溫文地笑道,「我習慣早一點到做準備。」

滿足完電視台裡女性同仁們的拍照握手等要求後,徐立委坐在化妝間讓造型師調整髮型,他這時才有機會接近徐立委。

「徐立委您好,我是待會要訪問您的記者周辰學。」面對愛慕的對象,他耗費極大的力氣讓自己冷靜自我介紹。

「您好,久仰大名,我每天都會看你播報的氣象呢。」

徐立委伸手欲與他握手,但聽眼對方的話呆愣住的周辰學過了三秒才反應過來,伸手握住對方。

「不好意思……沒、沒想到徐立委知道我啊……」徐立委的手好溫暖……

「當然知道啊,我很喜歡看你播報氣象呢,專業的手勢與貼心的小叮嚀很特別,待會也請多指教了,這可是我第一次接受專訪呢。」徐立委呵呵地笑道。

怕被對方當成變態的他雖不捨還是鬆開手道,「謝謝!那我先去準備了!」

拚命點頭道謝的周辰學在離開化妝間的同時差點跳起舞來。

■■■

專訪進行得很順利,周辰學先從徐立委的從政路開始訪問,接著是生長環境及家庭,最後才是最敏感的感情與同性戀身份。

在最後這個階段時,他的問題為前面的問題犀利,徐立委則是來者不拒、侃侃而談。

「如果不是因為外力強迫,徐立委有考慮告訴大眾這件事嗎?」

徐立委用食指敲了敲膝蓋,說出的答案讓在場的人都傻了眼。

「我不知道耶。」

坐在對面的周辰學一時也不知該怎麼接話,還好徐立委接續著說。

「因為這件事不在我的政治生涯規劃裡,然而我無意隱瞞,也不會刻意昭開記者會說明。如果有人問的話,我會據實以答。所以以這種方式告訴大家,其實非我情願。」徐立委深吸了一口氣道,「我希望大家不要把我當成另一個徐詣航,我並沒有改變。」

他聽了非常感動,很想衝上前去給徐立委一個擁抱,但他只能繼續問著相關法條推動的問題。

「最後感謝徐立委接受本台的專訪。」

停機後導播道,「OK──謝謝徐立委!辛苦了。」

「謝謝大家,辛苦了。」

徐立委讓工作人員收著麥克風的時候,周辰學走到他面前。

「徐立委,不好意思,剛剛那問題……」

「嗯?沒關係。」

鬆了一口氣的他趁勢問道,「徐立委待會有空嗎?我們電視台對面有間餐廳很好吃……」

■■■

「今天太陽真大。」步出電視台的徐立委以手遮著經大樓反射而更加刺眼的陽光。

「受北部高氣壓影響,高溫炎熱會持續一個禮拜,所以出門……」反射地開始播報氣象的他倏地停止道,「啊,不好意思。」

「沒關係、沒關係,聽到現場live直播很有趣呢,晴天真好,上禮拜下了一整個禮拜的雨,心情很鬱悶啊。」

「徐立委也會因為天氣影響心情嗎?」

「唔……倒也不完全是這樣,不過雨天就常遇到令人討厭的事不是嗎?」徐立委苦笑。

「說得也是呢,感覺晴天就比較容易遇到好事……啊,鱈魚飯剛好在特價呢!」他指著餐廳外的小黑板道,「這家店的鱈魚飯最好吃了。」

「果然有好事呢,我也喜歡鱈魚飯。」

兩人進餐廳後,話匣子打開便說不完,他因為了解對方的一切,所以知道對方喜歡怎樣的話題與應對,徐立委則本來就對這個青年有好感,所以相談甚歡。

「所以你跟簡政曜算是同事?」

「對、對啊……」周辰學回答得有點心虛,其實是自己硬去認識人家的。

提到簡政曜的話,徐立委就想起他們家的孩子,「簡政曜家的箴彥好可愛呢……」

周辰學有聽說他扶養著姐姐的小孩,但沒想過徐立委也知道這個小孩。

「徐立委也喜歡小孩?」

「小孩子天真又可愛啊。」

「那……有機會的話會想領養一個嗎?」其實他心想著的是有著徐立委基因的小孩的樣子,一定非常可愛。

只見徐立委有點尷尬地道,「他好像不太喜歡小孩。」

他當然知道他口中的他是指誰,一絲不悅湧上心頭。

那個壞事做盡的男人憑什麼占著徐立委?徐立委一定是被迫的!

「我跟他不一樣,我很喜歡小孩子喔!」他大聲道。

有點被嚇到的徐立委眼神慢慢放軟,「那下次一定要介紹箴彥給你看看呢。」

■■■

「今天的訪談如何?」

段律師伸手讓徐立委剪指甲,一幅看來溫馨的畫面,他卻仍是一臉冷硬像在談公事般的表情。

徐立委細心地幫他修整死皮,邊回道,「很順利啊,訪問我的是晚間新聞報氣象播報員。」

「氣象播報員?」

「講話帶點鼻音的那個啊。」

「我的意思是為什麼是他訪問?」

「這……我就不清楚了,不過他表現得體,訪問的時候也很專注,喔,後來我們還去吃午餐。」

「吃午餐?!」段律師眉頭皺得死緊。

「對啊,電視台前的鱈魚飯,很好吃喔,下次再帶你一起去。」

「我不喜歡吃魚。」

「鱈魚的魚刺很少的……我幫你挑?」

段律師無奈地拉過他的手,「那不是原因……」

■■■

在上次專訪中與對方拉近不少距離的周辰學開心了好一陣子,打算用上次拿到的手機號碼再邀約徐立委。

「……因為高壓影響,所以這個週末仍是個適合情侶出遊的大好天氣喔……」

結束完今晚的工作,他雀躍的心情讓一旁的同仁忍不住學著他方才的語氣。

「『週末仍是個適合情侶出遊的好天氣喔──』,辰學你最近是怎麼了啊?一堆人打電話來電視台問說你是不是交女朋友了耶?」

「呵呵──搞不好就快了呢。」

周辰學火速收拾完東西,走到樓梯間打電話給徐立委。

「嗯?資料不夠嗎?」

「是的,還有要補文字訪問的東西,不知道徐立委這禮拜有沒有空……」

「請等等……嗯……我這禮拜有空,那約在哪呢?」

得到同意後他開心地道,「那明天十一點約在H百貨的十樓餐廳!」

要補訪問的事是真的,但其實並不需要約出來見面,只消電話訪問就足夠,不過追求一個人總是要花點小心機啊……更可況是一個死會的……

一切都照著他的劇本走。

很快地訪問完後,他們又渡過美好的午餐時光,離去前他不著痕跡地表示想看最近上映的電影,可是沒人陪伴。

「辰學沒有女朋友嗎?」

「是啊,我還是單身,而且這電影有點冷門,朋友都不喜歡……」

「唔嗯?我覺得還蠻好看的樣子啊,上次在電視有看到預告呢……」

「那、徐立委願意陪我去看嗎?剛好這家百貨公司的電影院也有上映。」

「咦?可是……」

「你下午有事嗎?」

「沒有……」

「那就去看吧!」

徐立委遲疑了一會,最後決定道,「好吧,我也好久沒看電影了呢……」

「很久沒看電影?我很喜歡看電影喔!」

「我也喜歡呀,可是……他好像不太喜歡。」

「……他看起來就像只喜歡工作的人……啊!不好意思!」不經大腦地說出實話,他趕緊道歉,批評對方的現任情人是大忌啊。

「呵呵,不只看起來……真的是這樣喔。」

■■■

渡過了一個美好的週末周辰學直到星期一上班還是飄飄然,徐立委的一舉手一投足不斷在他心裡反覆重播。

如果真的可以得到這個男人的心,那該有多幸福的事啊……

思及至此,那個不愛小孩、不懂電影的男人突然出現橫在他的幻想裡,他死魚般的老臉一句話也不說就狠心地把徐立委從他身邊帶走。

而且──徐立委還心甘情願!

他緊閉著眼抱頭道,「我真不懂……他到底哪裡好啊!」

「什麼哪裡好啊?你最近真的很奇怪耶,辰學。」同事從隔板上方探頭道。

「哪有啊……」

「哪沒有,連主任都發現了,他叫你過去。」

「主任?喔,我這就去。」

進主任辦公室後半小時過去,一臉苦瓜的周辰學步出。

主任警告他要專心一點,最近播報氣象的時候老是吃螺絲,但最主要還是詢問他的私生活,叫他要保持形象什麼的……

這實在令他哭笑不得,氣象播報員就沒有談戀愛的權利嗎?

走到窗邊透口氣的時候,發現持續幾天的好天氣開始轉壞,烏雲密佈。

他想起徐立委說的,雨天就常遇到令人討厭的事……

■■■

自那天起一連下了一個禮拜的雨,他也七天沒跟徐立委聯絡了,原本想採取的密集攻勢就此打斷,一方面是主任盯得緊,派給他不少其它的工作,二來是他想不到還有什麼理由可以打電話給徐立委……

可是又好想看看徐立委溫和的笑容,他的笑容一定可以掃除雨天的陰霾。

在還沒想出好理由時,他已走到立法院附近。

就算沒說到話,只要能看到他也好……

就在他要過馬路的時候一輛黑色奧迪駛進立法院停車場,段律師從駕駛席側下車,他打著傘走到助手席旁,徐立委打開車門下車。

他們一同撐傘走到立法院門口,周辰學也跟著走到大門前。

也許是因為上班的關係,徐立委一臉嚴肅,段律師也是,但在收傘進門前,段律師意示徐立委停下腳步,緊接著,他從口袋拿出潔白的手帕,蹲下替徐立委擦拭被泥水噴髒的皮鞋。

仔仔細細,把徐立委的皮鞋擦得發亮,他起身後,徐立委指著他的皮鞋想說什麼,卻被段律師推著進立法院。

而段律師的皮鞋仍滿是髒污。

■■■

「累死我了──為什麼回到北部還在下雨啊!」方結束一日花東採訪的簡政曜踏進電視台即抱怨個不停。

「因為這幾天都是全台有雨的天氣啊。」專業的氣象員親切地道。

「辰辰……學啊,你還沒回去?」

看到這個麻煩的傢伙,簡政曜又開始結巴想逃,不過今天他看起來……特別落寞的樣子?!

「哎,小虎,別擋路啊。」身後拿著器材的阿宗輕推著簡政曜。

「阿宗,你先拿東西上去吧,我等等就上去。」

簡政曜不顧阿宗的抱怨,又把東西丟給他,推他進電梯。

「哎,你沒事吧?」

此時,簡政曜心中想著對方被黑道威脅放棄徐立委、或拿槍抵著頭之類的畫面,可是看他的樣子又不像被打……

周辰學轉頭硬擠了個微笑,「沒事,我放棄他了。」

「啊?」

「我放棄徐立委了。」

「咦──果然是被黑道威脅嗎……」

「黑道?你在說什麼?」

「沒、沒事,為什麼會突然放棄呢?之前你……」

他嘆了一口氣,把手伸向窗外接雨滴。

「我可以在晴天的時候陪著他歡笑,但那個男人,卻可以在雨天時伴著他無悔,所以我認輸啊……」

簡政曜理解又同情地看著他,拍拍他的肩,把窗戶關好。

「明天……應該會放晴吧!」

「嗯……明天天氣會轉好,多雲時晴。」

「那……為慶祝明天天氣轉晴,我講個笑話給你聽好了!」

周辰學不解地望著他,簡政曜則神秘地道。

「是個有關段律師本名的笑話喔──」

■■■

與徐立委一同撐傘要走回停車場的途中,感冒剛好的段律師又打了個噴嚏。

「感冒還沒好嗎?所以我才討厭下雨天,上次也是因為下雨你才感冒的。」徐立委難得地皺眉。

「跟下雨沒關係。」

「是是……」徐立委看著逞強的男人苦笑道,「不過就算沒關係,我還是討厭下雨啊……」

「我喜歡雨天。」

「咦?」

段律師微傾斜著傘看天上的烏雲,臉上掛著若有似無的笑容。

「因為雨天可以為你撐傘。」


後記-
這篇也是之前寫的番外:P
不知為何還蠻喜歡這個由第三人(者?XD)觀點來看待他們的故事

13 Replies to “我只在乎你 番外 晴天、雨天”

  1. 段律師好可愛阿~~
    尤其是用面無表情的臉說情話的時候~~<(@ ̄︶ ̄@)>

  2. 我是第一個嗎XD
    這一篇雖然由第三者角度來看,但不知為何我還是只看到律師與立委的甜甜蜜蜜閃光>///<
    亞海大真厲害,可以想出這麼多有趣的番外,尤其是這兩位因為在正文中比較少有甜蜜的情節,
    所以看到番外中,他們兩人在日常生活的互動中帶著幸福的味道真是超開心的!
    希望會有新的番外呀~(我承認我很貪心>"<)

    版主回覆:(11/04/2009 09:55:35 AM)

    >可以想出這麼多有趣的番外,尤其是這兩位因為在正文中比較少有甜蜜的情節,

    謝謝~我也還想多寫一點日常閃光(笑)

  3. 毛巾被被 says: 回覆

    其实我也不怎么喜欢雨天=A=
    大概因为没有人为我撑伞吧(笑)
    希望将来可以找到一个可以和我一同分享晴天的快乐自在和雨天的乏闷忧伤的人^-^

    比起天雷地火海誓山盟,为爱人擦鞋和撑伞这样的生活细节更为动人啊。

    版主回覆:(11/04/2009 09:57:12 AM)

    我覺得擦鞋(對男人來說)真的超萌的(喂)
    而且要讓對方彎下腰,這之中需要多少愛當代價www

  4. 可愛啊可愛~你為什麼可以這麼可愛!
    可愛的傻與痴讓我在劇情中期一直好想罵他笨蛋
    但正因為他是可愛.無怨無悔的付出是他愛人的表現
    有小徐能愛著他.關心他.攜手在一起真是太好了QDQ
    可愛和小徐的閃光自動攻擊防禦能力提升.又一名人士被感化了XD

    P.S.火村教授也是執著且隱藏愛意的人.不過感覺暴走起來好像比較恐怖
    愛麗絲比小徐遲鈍多了.不經意的動作讓教授內心暴走扭曲的機率快速上升.火村大魔王養成中!(在兩人彼此心意相通之前XDD

    版主回覆:(11/04/2009 09:55:03 AM)

    >可愛和小徐的閃光自動攻擊防禦能力提升.又一名人士被感化了XD
    XDD感化了不少人(??)

    火村比較有攻擊性!他會用吐槽表達愛意(誤)
    更重要的是,火村比較帥WWWW

  5. 被最後一句閃瞎了B-)
    好甜好甜(扭動)

    要去學校了囧
    可愛掰掰ami掰掰Q_Q

    很喜歡辰學的那句「我可以陪他在晴天歡笑,他卻能陪他在雨天無悔」
    衝著這句,希望他有好歸宿摟

  6. …為什麼…突然有不太爽的心情…

    閃到讓人悲憤啊~~~~~
    我也要戀愛啦~~~~~~

  7. 我也好想找人跟我一起閃喔(遠眺~

    可愛呀可愛~你為什麼要叫做可愛呢?(羅密歐與茱麗葉語調~
    閃閃阿閃閃~為什麼你們這對可以這麼閃呢?

  8. 因為雨天可以為你撐傘
    啊…啊…
    好甜喔!
    我也好想要有人跟我說這句話喔~~~

  9. 只有大人的不定期閃光~
    才會閃的我好開心呀~~
    我就說老段面惡心善(?)了吧!?

  10. +1不喜歡雨天
    =3=如果有人願意在下雨時為我撐傘我也會變得喜歡雨天=v=

  11. 老段總是喜歡在最後一句放閃光!●─●>

    辰學還真是積極啊,
    不過對已經死會的人出手……
    我覺得還蠻不道德的。

    另外,老段的身體真的很破耶XDDD
    他不會真的只把體力用在某處吧?

    版主回覆:(11/04/2009 09:51:40 AM)

    >他不會真的只把體力用在某處吧?

    o_<被你發現了(爆)

  12. 段同學你再生病就要變嬌妻了啦囧
    我不是很喜歡辰學。(老段萬歲)

  13. 阿阿~~~我喜歡最後一句阿!
    老段果然是一句殺手!
    甜言蜜語不用多~好的一句就夠啦XD
    雖然我也比較喜歡晴天~

    版主回覆:(11/04/2009 09:49:47 AM)

    XDDD無口殺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