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醫戀愛相談室 番外 打架

打架

每年學校新生入學時,總有幾個比較搶眼的新生,也許是長得特別帥氣、漂亮,也許是有什麼特殊專長,在競賽或表演上讓大家雙眼為之一亮。

恰好今年這個新生兩者兼具,但這樣搶盡風頭的學生,就是會有某些人他看不順眼。

「簡箴彥!」

幾個國二、國三的學長咧嘴笑著走向箴彥,那種圖謀不軌的樣子他們即使什麼都還沒做也看得出來他們的下一步劇本。

「學長們好。」

「唷--還會問好啊?」看起來像是帶頭的學長用刻意的語調道。

「是啊,學長,這麼晚了還沒回家啊。」

箴彥嘴上這麼說,心裡盤算著要怎麼脫身,自己實在是太大意,竟然相信另一個同學的話而來到這個位於校園角落邊疆地帶,說等下他就會過來的事八成也是假的吧。

左邊是圍牆,右邊是放學後就不會有人來的舊校舍,前方又有五個人。

「你最近很出風頭嘛,一進校門就一群女生跟在你後面尖叫。」

「什麼演講比賽還第一名,聽說還會很會打網球?」

一群人邊嗆聲邊走近他,箴彥也慢慢退後。

看來今天可能……

■■■

箴彥蜷縮在地上,一群人對他是又打又踢。

他沒有反抗,但只有一個要求,「不要打我的臉!」

其中一個學長聽了當然是非常不爽,「你的臉最讓人討厭!」

他將箴彥整個抓起,一拳就要往他右側臉打去,幸好有個聲音讓他的手停在半空中。

「喂--你們幾個打一個太卑鄙了吧?」

一個穿著隔壁高中制服的高中生,站在高聳的圍牆上雙手插在口袋裡,高聲說著。

「關、關你什麼事!」

學長大聲地回話,不過回得有點心虛,畢竟對方是高中生,誰知道圍牆後還有多少人?

他從近二公尺的圍牆上跳下,表情完全沒有變化,重新站好後,他再道,「的確是不關我的事啦,可是一想到現在國中生腦袋裡都不知道裝什麼,我就想好好地插手一下,先說,我不是那種一味護著弱者的人,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嘛,只是多打一實在太不上道了,不如由我這個中間人來主持,你們PK吧。」

幾個學長你看我、我看你,最後還是接受這個提議,因為要是惹到這個來歷不明的高中生,到時被圍毆的可能是他們,況且,就算是PK也是他們打他的份。

「好,我來。」

其中一個看起來比較壯碩的學長站出。

「喂,起來了。」

高中生輕搖著仍在地上的箴彥,箴彥緩緩站起,拍了衣物便擺出備戰姿勢,原本應是一面倒的比賽,在五分鐘後也的確是一面倒,但是倒向箴彥這邊。

學長們沒想到這個學弟這麼厲害,三兩下就把比他高大的學長撂倒,用的是跆拳道的招式。

高中生看得是連忙鼓掌,「不賴嘛,勝負已分,喂!你們以後再找他麻煩的話,就是算在我頭上喔。」

幾個學長看著他們,氣數已盡,便趕緊離開。

「謝謝。」箴彥轉頭對高中生道謝。

「別謝我,是你自己贏的勝利。」

高中生笑道「只是我不懂,你明明有點底子,為什麼不反抗?」

「反抗了,應該還有下一次、下下一次吧,倒不如先裝弱給他們打,再伺機而動。」

「真看不出來你跟我弟同年……啊,你的手跟腳都在流血,要不要去醫護室擦個藥再回去啊。」

「護士應該下班了,而且我要先去洗衣店。」箴彥拿起地上書包揮手與他道別。

■■■

高中生覺得這個國中生煞是有趣,便藉著順路的名義跟著他來到洗衣店,只見他把上衣、內衣、外褲都脫下丟進洗衣機,換上備用的運動服,投幣啟動後,坐在一旁等待。

「你不想讓家裡的人知道你打架?」高中生猜著。

「嗯,現在回去的話要是剛好遇到就糟了,所以至少先把衣服洗一洗,傷還可以用衣服蓋住。」

「可是臉沒辦法吧?」

高中生笑道,他原以為他說不要打臉是怕破相,而這個國中生又長得特別帥,沒想到是另有原因……箴彥也笑了,伸手順順頭髮後道,「你其實也沒有什麼靠山吧?還說『算在我頭上。』呢……」

「嘿--你這傢伙真的很聰明耶,幸好你不是我弟弟。」

高中生伸長手搓弄著他的頭髮,那觸感比家裡弟弟的頭髮還要柔軟。

「為什麼?我倒希望有個哥哥呢。」

雖然對方擅自觸摸自己,但箴彥不討厭這種感覺,有一個大哥哥的感覺……「有太過聰明的弟弟,我就沒辦法使喚啦。」

「你弟弟真的有那麼笨嗎?」

「不只笨,還很愛哭呢……他哭聲比雷聲還響喔,我不蓋你。」

高中生閉著眼皺眉回想道,彷彿那哭聲就是他的夢魘似的。

「他可愛嗎?」

「跟你差不多年紀……說可愛嘛,有點噁心,不過畢竟是我弟啊,有時候還是覺得可愛啦。」

「我沒有兄弟姐妹,很難想像那種感覺……」箴彥垂著頭玩弄著手指道。

「你是獨子啊,我是老二,我家有三個男丁,從小一起吵吵鬧鬧地長大。」

「還真有點羨慕呢……」

「哈哈獨子也有獨子的好處啊,可以獨占全部的東西。」

「可惜沒有下面的人可以使喚啊。」

「不然我弟借你使喚好了!他笨歸笨,可是還蠻好用的。」高中生認真地道。

「好啊,哈哈。」

兩人雖然學級上差了一階,卻聊得很來,一直說笑到衣服洗好、烘乾。

■■■

「喂,你真的不用去看醫生嗎?」

高中生看著走起路來不太舒服的箴彥,關心地輕拍他的肩問道。

兩人離開洗衣店後,原以為身上都是皮肉傷的箴彥,左腳開始痛起來,額上也開始冒出冷汗,他抿著嘴,十分痛苦的樣子。

「不,我沒關係……」硬撐著,箴彥仍繼續走路。

「你這樣走不到下個路口腿就斷了!不管,就算是把你架著我也要帶你去看醫生。」

高中生強硬地撐起他的肩,箴彥卻反抗地推開他。

「不行,去看醫生的話會被發現的……」

「發現總比腿斷好啊!」

箴彥與他在路邊拉扯著,突然一台黑色的轎車停下,車窗拉下後,裡面的男人用冷冰冰的眼神往這邊看。

「箴彥,有什麼問題嗎?」

「段、段叔叔……呃,不、我們沒問題啊。」箴彥連忙擠出乖寶寶的笑容回道。

「哪裡沒問題啊,快帶他去看醫生!」

箴彥身後的高中生大聲叫道。

■■■

箴彥坐在段律師的轎車上,頭一次這麼不安,但段律師並沒有問他傷勢的原因。

「有帶健保卡嗎?」

「有……」

「建仁醫院有去過嗎?」

「有……」

「好,那開始練習回家後的證言。」

「咦?」

「你就說你是要閃避車輛的時候跌倒被腳踏車撞傷的,然後當場和解,沒有留資料,我則是剛好經過看到。」

段律師看著前方,語調平淡地說。

箴彥先是愣住,隨後才笑道,「是,我知道了。」

■■■

「二哥,我跟你講喔,今天數學老師他啊……」

雷家小弟講到一半才發現二哥心不在焉地看著他,「二哥?!」

「劭宇,你真的是國中生嗎?」

「是啊!我已經升國一了,二哥。」

「你沒再哭過了吧……」

「呃……」

「我好想把你換掉喔……」

有個聰明又談得來的小弟也不賴。

「什麼?!不要啦二哥……嗚嗚……」

3 Replies to “法醫戀愛相談室 番外 打架”

  1. 這篇我倒是沒有看過喔….
    原來這是二哥跟箴彥認識的過程阿
    我當時看小雷跟小彥一起吃飯遇到二哥時說二哥想收小彥當乾弟時的過去還一頭霧水呢
    不過,小雷還是給小彥使喚啦
    到頭來,小彥不只是各乾弟了,如果小彥娶小雷的話….> <
    可憐的小彥還被打…還好有學空手道,不過想起小彥學空手道的原因@@
    應該叫小雷去把當年那各變態阿魯巴無數下才對

  2. 這篇沒看過耶~~0W0
    二哥好帥喔~~
    小雷這時候已經被二哥給賣掉了XD

  3. 嘿, 二哥你干嘛問小雷還有沒有哭過? 難道你是因為他不再哭你才想要換弟弟麼~?二哥, 你也太壞心眼了吧 ^____________^+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