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生-火村有栖川 – 我是瓜

窗外滴滴答答的細雨把我吵醒了,我弓起身跳至窗邊時,小雨已經漸漸變成大雨,窗外的景色溼成一片。

心想著火村也該回來的我,索性趴在窗台邊,打著哈欠等他。

眼皮又撐不住地要閉上時,火村的身影出現在門口,他撐著傘,匆忙地走進屋內,我等了一會兒,卻不見他上樓,反而聽到樓下有說話聲。

火村沒回房我就沒東西吃,所以我只好從門口的我專用的便道走出,還沒到樓下就聽到他們兩人的對話聲,還有一聲是我的同類發出來的。

「喵嗚──」

「哎呀,牠一定是餓著了,真可憐。」這個女聲是火村的房東,我與火村都叫她篠宮婆婆。

「我先幫牠洗澡。」

火村說完,就抱著牠走到樓上,我與他在樓梯間相會。

「瓜,晚餐時間延後一會。」

「喵──」我非常諒解地回應著,並跟著他一起回到房間。

從火村外套裡露出頭與前肢的牠是黑白相間毛色的野貓,看起來有點虛弱,全身溼透並有幾隻蟲子居住,這副慘樣就跟我當初來的時候一模一樣。

對了,那天也和今天一樣下著雨。

■■■

「你開始養貓?」

「前幾天篠宮婆婆撿回來的,我說願意養牠。」

「喔,貓在哪呢……」

室內有個我不熟悉的人聲,把頭抬起來一看,火村跟他正準備脫鞋入室,他隨即走到我面前。

「很漂亮的貓,也不怕生呢!你叫什麼名字?」他對著我說。

「瓜太郎。」火村替我回答。

「瓜太郎?瓜……瓜太郎。」他盯著我左看右看,嘴裡還喃喃自語叫著我的名字,「瓜、瓜……西瓜?」
「對了,是西瓜,因為牠的虎斑花紋像西瓜,太郎的話,則因為牠是公的,又是第一隻貓的關係吧?火村你真沒創意耶。」他對著火村笑道。
「喵。」原來是在猜我名字的由來,雖然沒創意,但我蠻喜歡這個名字。

「有栖,那你給牠另取一個名字吧。」

我由下往上盯著『有栖』看,他比火村略矮一些,與火村深沈的眼神不同,他一雙眼睛大而明亮,骨碌碌地看著我。

「唔……叫虎一郎好了!」

火村聽了偷笑出聲,「這會比較有創意嗎?有栖。」

有栖不理會火村,直對著我叫,「虎一郎,虎一郎。」

火村也喚我的名字,「瓜。」

我當然是走向火村那邊。

有栖手插著腰看著抱起我的火村,「下次我要帶貓罐頭來。」

之後我才明白,有栖,其實是火村的生活中常出現的一個人。

除了住樓下的篠宮婆婆、住在隔壁的大龍外,我最常看到與火村接近的人就是他。

■■■

時間對人們很重要,可是對貓來講就如同給貓金幣一樣,貓不懂它的重要性。

但當一隻家貓卻不得不感受到時間的變換,像從前天開始是『放暑假』,火村的作息開始與平常不同,他不用天天去上課,卻得天天去『打工』,使得我的晚餐時間往後延了一小時。

這天,有栖在火村打工前抱了一堆書與一堆紙跑過來,說是他家停電,沒辦法吹電風扇,熱得要命無法專心,所以暫借火村家寫稿。

「你怎麼不去圖書館?」火村邊說邊整理桌上的雜物,好讓他可以放東西。

「圖書館有關館時間啊,你家沒有。」有栖笑道。

「圖書館是免費的,我家要收費。」火村認真地說。

「有有有,我有帶『費用』來喔!」有栖說著就從他的背包裡翻找東西,最後拿出來的是三罐貓罐頭。

「喵──喵──」我高興地從書櫃裡跳出來,雖然有點對不起火村,不過我就是禁不住食物的誘惑。

我收了『費用』後,有栖便開開心心地把桌子當成他的地盤開始振筆疾書,而得到意外一餐的我則是走到角落涼快的地方,昏沈沈地準備午睡,火村臨走前卻說了句我第一次聽到的話。

「我出門了。」

「嗯,路上小心!」

火村回家時會說『我回來了。』,但他出門時卻不曾說過這句話,在進入充滿木天蔘香味的夢境前,我想著這到底有什麼不同呢?

■■■

我睡醒來的時候一片漆黑,心想著是因為有栖也出門了所以沒開燈嗎?但我回身一看,他躺在地上睡得香甜,四周則是被電風扇吹亂的稿紙,我想走近看看他時,就聽到開門聲。

「我回來了。」

「喵──」我改道走到火村面前迎接他回來,他彎著腰摸了我幾下,之後打開大燈,發現熟睡的有栖。

「……原來是睡著,我還以為你回去了呢。」火村苦笑著看他。

接著火村的行為一時讓我無法理解。

他靜靜地坐在有栖身旁,什麼都沒有做,就只是看著他。

像是我在等待獵捕時機的潛伏,屏息凝視,然後出手。

他伸手輕撥開落在有栖臉頰上的頭髮,雖然不知道火村要做什麼,但我還替他擔心著有栖是否會醒來。

有栖的睫毛輕動兩下,繼續酣睡。

他接著彎腰把臉湊近有栖,這個動作我曾經看過,在對面人家的電視機裡,火村不常看電視,我倒覺得電視還蠻有趣的,因此經常沿著圍牆走到那個好位子趴著欣賞。

午間劇場中一男一女先是擁抱,然後臉貼著臉,他們說是『吻』,是人類求偶的方式。

但火村並沒有完成這個動作,倏地直起身,還踢到了桌腳。

這聲音吵醒了有栖,緩慢的爬起身,「唔,火村你回來啦?我睡多久了……」

跳著單腳進廚房的火村回頭道,「數數你完成的稿紙就知道了。」

「……一張、二張、三張……」

我看了毫不知情的有栖一眼便走進廚房,同情似地磨蹭著火村的腳。

■■■

雖然知道我倆的語言並不相同,但我仍很喜歡跟火村說話,至少這是身為同居伙伴的我唯一能做的事。

也不知道是因為我常跟火村說話,還是火村也喜歡跟我說話,無論是只有一貓一人的時候,或是篠宮婆婆、有栖他們在的時候,火村只要見到我總是會說上一、二句。

「瓜,又想睡了嗎?你今天已經睡十二個小時了。」

「瓜,你很喜歡逗弄窗邊麻雀對吧?可是卻不曾把牠們抓下來,到底是技術太差還是……」

即使在他看不到的地方他也知道我做了什麼,喜歡什麼,好比我剛來的時候,火村喜歡抽菸,常常整間房間都是煙味,這時候我就會拼命的抓窗戶,但過了不久之後,火村只要開始抽菸就會打開窗戶及電扇,要是空氣不流通的話,他就會去外面抽,這麼細心對待我的人,我是第一次碰到。

火村十分了解我,但他大概不知道,如同他了解我一樣,我也非常了解他。

他的內心深處藏著一個秘密,我知道這個秘密壓得他很痛、很苦,但每次他抱著我、撫著我的背說話時,總是以我為話題,從不講他的自己事,即使知道我絕對不會洩漏出去。

還記得有一次我從外頭溜搭回來,聽見屋內兩個人跟往常一樣在聊天,火村見到我並沒有跟我說話,我以為他沒注意到我,但我不在意,走到習慣的位置有一句沒一句地聽他們說話,聽了一會兒卻都是有栖在講話,內容好像是女朋友之類的話題,火村只是偶爾回應一下且不斷抽著煙,薰得我鼻子有點不舒服。

待有栖離開後,我走到火村腳邊,提醒他我已經回來了。

「喵──喵嗚。」

「……瓜。」他回頭低望我,眉頭深鎖,表情苦澀又失落,那是我至今見過他最痛苦的面容。

他靠著牆全身無力地坐下,我連忙跟上前去,輕舔著他的臉,有點鹹味。

「瓜,我……」他抱著我,直視著我的雙眼,但我總覺得他並不是在看我,像是我的眼睛裡會倒映誰的影像。

「喵,喵──」

「……我、我……」嘶啞像烏鴉般的聲音從火村上下跳動的喉結擠出。

正當我以為他就要說出口時,突然又像是毛球卡住喉嚨似地停住了,他垂下緊繃的肩,眼神柔和許多,這次真的是在看我。

右手撫撫我的頭道,「……瓜,明天幫你洗澡。」

■■■

貓跟人本來就是不同生物,即使住在一起,除了不給他多添麻煩外,我什麼忙都幫不上。

直到那天我又走到對面人家,今天只有兩個小孩邊吃布丁邊看電視,電視裡不是平常的人物畫面,像是會動的圖畫般,後來我才知道這叫卡通,兩個小孩看得十分入迷,我也是。

最後王子對公主做了一個動作,他們便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那個動作正是火村上次沒有完成的。

我學著他的習慣動作,搔搔嘴邊,動動鬍鬚思考。

如果是製造機會的話,我或許也可以做得到,邊這麼想著,我沿路要走回我與火村的住處時,一個踏空掉到牆下,電線上的麻雀吱吱喳喳地嘲笑我。

■■■

不要小看貓,其實貓是很聰明的動物,只是我們的腦筋動得快但卻懶得動手,但這件事卻讓我以超乎平常的行動力進行著,犧牲午睡在所不辭。

我在排演、計算著各種情況,並練習快速地移動,最後打聽情報,看有栖什麼時候會過來找火村。

「喂?有栖?」火村接起電話,我也全身繃緊。

「報告?我找找。」他翻找著桌上的紙堆,找到時,嘴上掛著微笑,「對,在我這邊,你上次忘記拿回去了,要我……好,我在家,嗯,牛丼就好。」他掛上電話,翻看著報告輕笑著。

「瓜,有栖真的很迷糊,竟然把明天要交的報告放在我這,待會要過來拿,順便送晚餐過來。」

「喵嗚。」太好了,他等下要過來!我雀躍地踮腳跳著。

「有栖要來你這麼高興啊……我也很高興。」

做完最後確認,我在門口左右徘徊等著他,火村則坐在桌邊,無心於桌上的書,左翻右翻,最後打開窗點了一根菸。

不出一會,我聽到上樓梯的腳步聲,便跳到預定位置,火村也把煙捻熄走到門口雙手抱胸等著。

「火村先生,您叫的外賣來嘍。」門外的有栖道。

火村苦笑著打開門,「這間店的外賣效率真差啊,牛丼都走味了吧。」

「我幫你買晚餐過來耶,還這樣說。」有栖揚著眉道。

「你不是應該先感謝我沒把那堆廢紙一起拿去回收嗎?」

「呃…… 」有栖聽了皺眉看著他,之後才撇撇嘴說,「非常感謝火村先生沒有把我的報告丟掉!可以讓我進去了吧?再不進去牛丼真的要冷了。」

「請。」

有栖先把晚餐塞給火村,脫鞋後進入,就是這個時候,時機要算得準,我在有栖要拐彎進房前奮力往上跳,並對著電燈開關一按。

室內唯一開著的那盞燈熄滅,整間房一片漆黑,沒有任何其它照明。

「咦?火村你幹嘛把燈關了?」

「我沒有關,你等等,我看一下。」

貓的夜視能力比人類強,因此他們摸黑的時候,我卻能一清二楚地看到他們的動作。

「啊!我踏到什麼?火村你房間太亂啦。」

「有栖,先不要亂走動!」

「喔,可是……」有栖仍舊移動著,這下正好,我輕推著圓型的罐頭,照著路徑滾到有栖下一步會踏上的地方,火村也正好走到他前方要去開電燈。

「哇!」

「有栖!唔?!」

踏到罐頭的有栖跌在火村身上,在後方的我看不清這是怎樣的情況,只好又爬上櫃子再跳起把電燈打開。

「痛……」

有栖一手撐起身體,一手摸著臉,但仍壓在火村身上,火村則是趕緊側過身站起。

「我撞到鼻子……」用手摀著鼻子的有栖用奇怪的聲調說著。

「你的鼻子撞到我的下巴……」

一個撫鼻子,一個撫下巴,原本坐姿的我洩氣地趴在地上,尾巴無奈地拍打著。

邊撫著鼻子的有栖突然瞥見一旁的貓罐頭,氣憤地拿起罐頭說,「火村,都是你東西亂丟!」

「有……哈哈哈!」火村則是看著他莫名地大笑起來,能讓他這麼笑的理由真的很少,我好奇地走過去看有栖的臉。

鼻頭紅通通地,整張臉也氣得漲紅,但我還是不明白這有什麼好笑的?

「有什麼好笑的啊?」

看來有栖跟我的想法一樣,但火村還是一直笑。

「火村……你……噗哈哈哈!」沒想到有栖也跟著大笑起來,留下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我。

「喵……」

兩個人就這麼笑了好久,我看著他們,漸漸明瞭一件事。

■■■

新來的貓在火村與篠宮婆婆的細心照顧下已經恢復元氣,也這麼在火村家住了下來,牠的名字叫小次郎,如同之前有栖的評語一樣,是個很沒有創意的名字。

「啊……什麼小次郎啊?那下一個是不是要叫武藏?」與小次郎第一次見面的有栖這麼抱怨著。

「下一隻叫十兵衛好了。」火村不知是認真還是開玩笑地道。

小次郎比我還要快適應這裡的生活,可能是之前有被人飼養過的關係,他的個性與習慣看起來就不像隻流浪在外的野貓,因此,他馬上就敏感地了解到火村對有栖的微妙感情。

『瓜。』

『怎麼了,小次郎?』

『可以問你一件事嗎,關於主人跟……有栖。』小次郎歪著頭道。

我搔搔嘴邊,「小次郎,住在火村家裡這麼久,我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
不用貓擔心的事,火村會處理得很好,但若是貓會擔心的事,我們擔心了也沒用,貓跟人本來就是不同的。」

小次郎聽了動動耳朵,微瞇著眼「……順其自然啊。」

我與小次郎一同望向在桌邊的火村與有栖。

One Reply to “衍生-火村有栖川 – 我是瓜”

  1. 貓視線大好呀~!!!
    Ami~我真是和你相見恨晚呀!!!
    我今年中才開始看你的書
    這導致了我沒買到火有本(淚)

    我愛副教授XDD

    版主回覆:(12/09/2009 05:25:17 PM)

    哎,真可惜啊,我手邊也沒書了OAQ(也許可以找找拍賣?當初定價是260 不要買貴啦^^;)

    寒假可能會再出衍生本,請多支持!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