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親戚別計較 之一

[告假] 12/12~12/14 不在家,沒有新連載,不便之處請多包涵m(_ _)m

下面這篇是雷父跟雷母年輕時的故事ww

「喝啊──」

一名身穿柔道服,身材嬌小的女性應聲把比他高大的男生側摔在地。

男生旋即跳起,中氣十足地道,「謝謝花姐指教!」

「小況,你基本動作都練得很扎實,再加油喔!」花檢察官則稱讚道。

被稱讚的男孩非常高興,更大聲地回「謝謝學姐!」後,便小跑步到一旁繼續認真做基本動作,花檢察官則走到一旁拿毛巾擦汗並補充水份。

花檢察官家是柔道道館,從爺爺那代開始便傳承至今,花父與花母都是前柔道國手,生了兩個孩子都是千金。雖說生男生女都好,而且女兒更貼心,可是被醫生告知再生第三胎會有危險後,花母對此仍耿耿於懷,花父嘴上雖說不在意,但內心仍難掩失望,曾不止一次地在酒後吐真言道,「如果有兒子就好了……」

而花家姐妹倆雖然從小學習柔道,卻沒有人繼承家業。不過,兩人也很爭氣。姐姐花劍蘭在因緣際會下從政,妹妹花百合則先考上書記官,並在去年高中司法官,目前任職北檢檢察官。

姐妹只要有空都回會家陪父母,街頭巷尾都說她們不但長得標緻,還孝順又貼心,三姑六婆更頻頻說要替她們說媒,可是大姐劍蘭老以「想先衝事業」為理由婉拒,小妹百合則是不喜歡相親那種客套的場合,曾看在父母的面子上去過幾回,但都沒有好姻緣。

其實,百合身邊的人也有不少適婚男士對她有好感,像是道館裡的教練童冠志便是一例。

童冠志大花百合二歲,他從小學一年級就到花家道館學習柔道,體專畢業後成為柔道教練,也是花父心中繼承道館的第一人選。

他可以說是跟花家姐妹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兩人非常熟識,也互摔不下上百次。童冠志對花百合甚有好感,但花百合從來只把他當哥哥,對他並無特別的感情。

「百合,還好吧?看妳好像蠻累的?」見花百合坐在地板上休息,童冠志便叫學員們自行練習,走近她關心。

「嗯,是有點累了,不過練習完很暢快啊!」

初任檢察官的花百合身心壓力都大,所以放假回家的時候會跟學員們互相練習,舒解平日壓力。

「對啊,妳現在當檢察官壓力一定很大,對了,妳明天有空嗎?我記得你不是很想看那部叫什麼愛來著的電影!」

童冠志四肢發達,但頭腦真的不太靈光,雖請教過朋友,但追女孩子招數仍舊這幾步。

厚──名字才三個字都記不住還想約人出去看電影?

花百合在心中白了他一眼,臉上仍微笑道,「對啊,我就是想看那部『愛相隨』啊,真可惜,明天我跟朋友約好要逛街了耶──」

「耶?那、那後天……」

「後天我要回去上班了。」

「那下禮拜……」

死纏爛打的男人最討厭了,花百合耐住想把對方肩車摔的衝動,好聲好氣地道,「下禮拜我不能確定有沒有假耶。」

「沒關係,我們可以先約好,等那天再……」

童冠志像個頑固的口香糖一樣死命黏著花百合的高根鞋不放,當花百合想以洗澡為理由開溜時,門口有學員喚道。

「花姐──外面有人找你!」

「冠志,不好意思,我出去一下。」

雖非原意,但也是個開溜的好藉口,花百合站起身穿上拖鞋便走到門口,看到門口幾個小鬼頭巴著牆東張西望地偷瞧外頭,她好奇地問道。

「你們在幹嘛?」

「聽說花姐的男朋友在外面,所以我們在偷看啊,不要跟童師傅講喔……」

花百合挑眉道,「喔?她幾時交男朋友我怎麼不知道?」

小男孩這才覺得耳邊的聲音十分熟悉,回頭看見花百合的臉驚叫。

「嗚哇!花、花──」

「還花花咧,全給我回去練基本動作五十次!待會我會一個個幫你們複習!」花百合若兇起來也是全道館裡得排得上前三名的。

「是……」

幾個小男孩摸摸鼻子哭喪著臉走回道場練習後,花百合步出門外,抬眼看到的卻是一位意外的訪客。

「……明桓?」這呆子法官怎麼會在這裡?

拿著名片東張西望的雷法官這才正對向她露出傻傻的微笑。

「啊,百合!總算見到妳了,妳家的道館好難找呢。」

■■■

雷法官出生於書香世家,父親是一名大學教授,家族成員也大都是從事教職,母親原本是國小老師,結婚後辭職,在家當家庭主婦,專心相夫教子。

由於母親生產完後就被醫生告知可能無法再有第二胎,所以父母親從小對他相當保護。凡是出門,母親必定跟隨其後,而且,除了讀書以外的其它活動,母親都認為是「非常危險」的活動,非但不鼓勵從事,有時候還會厲聲禁止。

「媽媽,我可不可以出去跟朋友玩躲避球?」

「小桓,不行!被躲避球打到會腦震盪的!你受了傷爸媽會傷心的,所以,今天跟媽媽一起去圖書館看書好不好?」

「唔……嗯……好。」

之後,雷法官便在圖書館渡過了他的童年。

當他把童書區的書看完後,便開始一般書籍區的書,他在一處書櫃上,發現被翻得破破爛爛、缺集掉頁的武俠小說,好奇的他一翻開書頁就迷上了武俠小說,不但時常重新翻閱,還一心嚮往能成為武林中主持正義的劍客。

然而,隨著年紀漸長,讀了物理學的他知道,想成為飛天遁地的劍客幾乎是不可能的事,這個夢想也隨之淡忘,移情到法學上,並在父母的支持下,順利地成為司法官。

爾後,在一次因緣際會下,他看到猶如武俠小說般的場景。

女俠使出四兩撥千金,把登徒子往前一摔,只見登徒子被摔個四腳朝天、痛苦哀號,女俠則以傲視群雄之姿,俐落地拍拍雙手,調頭就走。

雷法官站在原地,看得目瞪口呆,小時候對俠客劍士的心嚮神往又一點一滴地冒了出來。

考慮了幾天,他還是主動向花檢察官攀談,希望對方能教他一些武術,即使年紀大了,他也希望能學個樣子,過過乾癮也好。

當日,花檢察官在口頭上答應了,但之後因為實習工作繁忙等原因,花檢察官早忘了這件事,而一直惦記在心的雷法官則在上禮拜問到了她家的地址,於今日抽空拜訪。

頓時才想起有這件事的花檢察官無言地看著一臉興奮的他。

「……」好煩喔,這傢伙到底來幹嘛的啊……說要學柔道?他是認真的嗎?這看樣子就知道是個連伏地挺身都做不了幾下的書呆子,他真的有當過兵嗎?

「百合?」

「……」總之……先隨便叫冠志收拾他一下好了,搞不好練不到十分鐘就跑了呢……

「百合?妳……」

「明桓,我還以為你是開玩笑的呢,沒想到你真的來啦?」花檢察官輕笑道。

雷法官皺起眉,「我一直都是很認真的啊……」

「那還真是不好意思,畢竟……我們道館很少有這麼『大』的初學者……」

「學這個還有年齡限制嗎?」

花檢察官搖頭道,「當然沒有啊,先進來吧,我先幫你介紹一下。」

「百合,謝謝妳啊!」

■■■

「花姐的男朋友看起來好弱喔……」

「對啊,我還以為花姐的男朋友會是比童師傅還要強的角色呢──」

「搞不好連我都可以把花姐的男朋友摔出去呢……」

「你們幾個!在說什麼──!」童冠志聲音在身後爆開,讓三個小鬼頭嚇了好大一跳。

「童童童……童師傅……對不起,我們馬上去練習!」

道了歉就想開溜的小屁孩隨即又被童冠志的大掌抓回逼問。

「你們剛剛在說花姐的事?再老老實實地說一次!」

童冠志目光如炬地瞪視,他們也只得一五一十地再說一遍。

「什麼?百合有男朋友?!這……不可能啊……」一臉詫異的童冠志難以置信地道。

「可是,從來就沒有男生來找花姐啊。」

「這是第一次喔,而且他們還很親密的樣子,也叫花姐叫百合呢。」

「不過花姐的男朋友看起來很弱……啊,他們進來了!」

往門口的方向一指後,三個小鬼便一溜煙地逃跑了,他們可沒忘記花檢察官說要『訓練』他們的事。

童冠志看著二人有說有笑地走進道館,臉上驚訝的神情轉為嫉妒與憤怒,而花檢察官與男伴隨即走向他,他也暫時只能壓制住怒意。

「冠志,向你介紹一下,這位是跟我同期司法官結訓的雷明桓。」

「您好。」

「您好,我是這裡的教練,我姓童。」

雷法官禮貌地問好,童冠志也回禮,不過,他一雙怒不可遏的眼神卻直直盯著雷法官看。

而雷法官卻沒注意到對方的敵意,還是十分興奮地看著道場四周。

「冠志,明桓說他想學柔道,而且是從初學開始,我想,你比較有教學經驗,所以,可以請你指導他嗎?」花檢察官拜託道。

童冠志聞言心想,這傢伙要學柔道?這該不會是想討好花父的手段吧?不過……也好,就讓我好好地『指導』他吧!

「當然沒問題啊,百合,不過我的訓練可是很嚴格的喔,你可以嗎?雷先生?」童冠志故意問道。

雷法官握緊拳大聲道,「我會努力的!」

■■■

從那天起,只要沒有加班的話,雷法官就會通車到花家的道場研習柔道。

剛開始時,童冠志因別有私心,對雷法官是又叫又罵,還給予超出一般初學者練習量的菜單,並強制雷法官一定得做完才能回家,否則明天也不用來了。

童冠志原本如意算盤是猜想他大概撐不過二三天就會逃之夭夭,連帶地也放棄花百合。

未料,雷法官咬牙苦撐了一個月,並且完全不覺得童冠志在欺侮他,武俠小說看太多的他還認為這是修行必經之路。

再者,經歷過準備國家考試那段日子,他已把心理層面訓練得很堅強,比不上他人的生理層面,可以用增加體能訓練來彌補。

又過了三個月,雷法官體能狀態與柔道技巧也日益漸佳,童冠志對他的觀感也漸漸改變……

他坐在道場旁看著雷法官認真地與年紀小上他一輪的學員們練習的樣子,突然覺得花百合還真是有眼光,雷法官的確是個認真有毅力的好男人。

童冠志換了一個想法,他其實也隱約地感覺到百合對他沒有特別的感覺,只是自己不願意承認吧……

「哎……」他嘆了一聲氣,自己別再偏執地追求花百合了,好心地當個哥哥祝福他們不是很好嗎?

「男子漢嘆什麼氣啊,冠志。」花父跨步踏入道場,聽到童冠志的嘆息聲即斥道。

「啊、師、師傅好!」童冠志連忙爬起挺直身子向花父問好。

花父雙手放在腰後,環視著道場說,「最近道場沒什麼大事吧?」

由於幾個月前花父接受國家徵召,到國家訓練隊協助訓練選手,鮮少出現在道場,雖然交給童冠志管理他很放心,但比賽結束後他仍沒有休假地重回到道場。

「嗯,最近沒有什麼特別的事,請師傅放心。」

「那就好……」此時花父突然注意到在一群小朋友中間的雷法官,訝異問道,「那位是……」

「他叫雷明桓,是百合同期的司法官同學……」童冠志猶疑了半秒,還是決定道,「也是她的男朋友……」

「百合的男朋友!?」

■■■

花父知道這件事後,重蹈了童冠志的心路歷程。

愛女心切的他起先看到雷法官一臉書呆子模樣也沒有好感,總覺得他一定沒辦法好好保護女兒,便百般測試、刁難雷法官。

在面對花父的嚴苛訓練時,已通過第一關試練、有經驗的雷法官都一一迎刃而解,再加上童冠志良心發現地幫助,不久,花父也接受了雷法官,不但一對一地傳授他柔道技巧,還常在假日留他下來吃晚飯。

做事總是一板一眼的雷法官覺得在花家吃飯很不好意思,再加上最近一直沒遇到花檢察官,之前也沒講好學費的問題,都已經在他家學習柔道那麼久了,卻還沒付過學費,他內心十分不安……

「這怎麼好意思呢……」

「沒關係啦,」花父大力拍著他的肩道,「都是親戚了……賣計較這麼多啦,哈哈。」

雷法官微皺眉地看著花父,其實他們家是全外省人,完全聽不懂台語,在法庭上證人若用台語講話他還得請書記官充當翻譯。

「花師傅,你剛剛說什麼啊?」

豪爽的花父大笑道,「哈哈,我是叫你趕快過來吃啦。」

「喔……那不好意思了……」

雷法官暗自在心裡作了決定,一定要在過年前把學費跟飯錢一次還清才行。

■■■

花檢察官在這段期間全然不知家人早已誤會地把她跟雷法官配成一對。

除了檢察官公務繁忙鮮少回老家外,她還談了一個只維持四個月的戀愛。

對方是她的高中學長,她從以前就很喜歡他,日前在車站巧遇後,雙方留下了手機號碼,便順利地開始交往。

這對身邊總是充斥著『爛桃花』的花檢察官來說,這無疑是上天御賜的好姻緣,她格外珍惜,還有了論及婚嫁的打算。

結果,這段戀情卻以慘痛的結局作收。原來男方早已結婚,還刻意隱瞞,裝作單身與她交往。後來,元配意外發現這個「第三者」後打電話給花檢察官,請她不要妨害家庭,還威脅要提告她。

花檢察官覺得自己又笨又慘,關在家中整整大哭了二天二夜才平復心情。

「我決定了……我下次要找一個比我笨上一百倍的對象!」

失戀後,花檢察官總算能用一般心情與友人喝茶聊天,痛罵男人,只是,聊到一半,她莫名地大聲聲明道。

「為什麼啊?」友人苦笑道,「妳不是最討厭笨男人了嗎?」

「比我笨的話,就只有我騙他的份,沒有他騙我的份啊。」花檢察官認真地道。

「這叫『矯枉過正』吧?呵呵……」

「『矯枉過正』也罷,被騙的經驗只要一次就夠了!」

「話說回來……我之前一直以為妳在跟明桓交往耶……」

花檢察官聞言垮下臉,「我跟明桓在交往?哪聽來的八卦啊……」

「是『親眼』看到的八卦啦,我有次經過你家道場,看到他從裡面出來,還跟你爸有說有笑的……」

「什麼?他還在啊……我跟他沒有在交往啦,是他說要到我家學柔道。」

友人點點頭,「嗯……也是,明桓是人不錯、前途也被看好……只是……」

「笨了點。」花檢察官接話道。

「嗯?可是,這不正合你現在的『需求』嗎?」

「拜託,我跟明桓?饒了我吧……」

■■■

花檢察官口頭上這麼說,不過,雷法官能在她家道場待這麼久還真讓她有點驚訝,而且還跟花父互動良好,這點又讓花檢察官更加好奇。

她這禮拜便特地回老家想看看情況如何,卻剛好看到這幕情景……

「你這是什麼意思!」花父勃然大怒地推著雷法官,讓他重心不穩,差點跌倒。

雷法官重新站直身子,依舊堅定地道,「花師傅,我沒別的意思,我只是想把這陣子的學費跟飯錢給您而已。」

「對,我就是問你這什麼意思!你現在是玩一玩就想跑了,以為付完錢就沒事了嗎!」

雷法官不懂,學習柔道,繳交學費,這是天經地義的事啊。

花父再大聲道,「那我女兒呢!百合呢?你打算怎麼辦?你要丟下她不管嗎!」

雷法官更不懂了,學費跟花檢察官到底有什麼關係?

「花師傅,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事了?我跟百合只是同學關係……」

「什麼!」花父聽了更怒不可遏,抓起雷法官大叫道,「你不但要丟下她,竟然還想撇清關係!」

「花師傅,請你冷靜……我只是想繳學費而已啊……」

花父一把放下他,擺出架勢,「要繳學費可以,你能從我手上拿到一分的話就讓你交學費!」

這一切全都看進站在門後的花檢察官眼裡,其實她可以馬上走出來阻止這場鬧劇,但她卻沒有,眼睜睜地看著國手老爸與學柔道不到一年的雷法官對打。

而正在氣頭上的花父管不了那麼多,只要一有破綻就隨即將雷法官摔倒在地,一摔再摔,道場地板碰撞聲音不斷……可是,屢屢被摔的雷法官卻不斷站起,執意要交學費的他不斷嘗試想從花父身上取得點數……

童冠志看見花檢察官,高興地要向她打招呼,但走近後,定眼一看,才發現雷法官竟和花父正在對打,而且雷法官一副不知道被摔了幾十次的慘狀……

「百合,妳怎麼不去阻止他們呢!」

「冠志……他……怎麼這麼耐摔啊?」

雖然柔道摔倒有一定的方法不讓身體受傷,但被花父摔了那麼多次,還是很痛的……

「妳不知道嗎?我就是被他這種精神打敗的,不管摔他幾次他都還是會站起來,再被摔倒,就算用固技他也不喊痛……他真的很厲害呢。」

花檢察官看著雷法官被摔倒、站起、再被摔倒的迴圈。

只要躺著,就不會再被摔了啊……可是那個男人卻完全沒有這種想法。

她不自覺地揚起笑容,「哪裡厲害……明明就是笨到極點了。」

■■■

最後,誤會雖然解開,但花檢察官卻真的與雷法官開始交往了。

「花師傅,這是這期的學費……」

「哎喲,就跟你說不用這麼客氣啦……親戚賣計較這種小錢啦。」

「……呃,」雷法官偏頭小聲地問道,「百合,這句台語是什麼意思啊?」

看著交往近二年男朋友,花檢察官揚起秀眉,準備打醒這個書呆子。

「這句台語意思就是,叫你趕快娶我啦!」

7 Replies to “番外 親戚別計較 之一”

  1. 哈哈哈~小雷果然是最像把拔的~~愛哭不怕疼又很固執XDD

  2. 原來雷父年輕時是書呆(筆記
    小雷跟他爸是最像的吧
    外貌相像內容物也相似

  3. 花家….我腦海中浮現的是另外一家….

    版主回覆:(12/15/2009 04:23:15 PM)

    歡迎來我們這一家~~充滿歡樂的這一家~~XD

  4. 雷爸爸好可愛喔~!!!
    但小雷也跟他爸爸太像了吧!!!!
    三樓大大~我也有想到另一家XDD

  5. 雷家父母的故事也好可愛喔XDDDDD
    我總算知道為什麼之前他門老媽不准他門進廚房時她們會乖乖聽話了
    原來是老媽比老爸強XDDDDD
    雷法官真的是好可愛(小雷根他簡直是完全一樣吧XDDDDD)

    版主回覆:(12/15/2009 04:21:43 PM)

    媽媽超強的啦>33333<

  6. 雷爸爸和我想像中的感覺不太一樣耶0.0
    在小雷的觀點來看雷爸爸感覺是一個嚴肅的人

    版主回覆:(07/25/2011 06:32:30 AM)

    我覺得人在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個形象~
    在小雷的心中雷爸爸是個嚴父
    在雷母的心中雷爸是個傻夫XD

  7. when do you write the TWO !!!

    i wanted i very much !!!!!!!!!

    this story is extremely well

    ilike it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