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雷家家規第三十六條

經科學統計分析,遺傳系統上的類似遠比環境因素更能斷定一個人的個性。但是在雷家,這套卻一點也不管用。

生下第三個男丁後,雷氏夫婦即發現這三個各差三歲的男孩都自己的個性,從週歲抓周時他們三個的差異就開始了。

老大豪宇謹慎小心地看著在他身旁的每一樣東西,考慮了很久之後才拿起放在他左手邊的天秤,當時雷爸爸樂不可支地抱起他,直說這孩子一定能繼承父母的行業,並發揚光大。

與老大迥然不同,老二震宇抓周時倒嚇了大家一跳,因為才剛把他放在散落各種東西的地板上時,他就左右手各拿起一把玩具槍一把玩具劍,在大人們爭吵是誰亂放東西進去的時候,他卻高高興興地拿槍劍揮舞著。

老三的情況更是奇怪,還沒把他放在地板上他即哭鬧不停,因為儀式所需,雷媽媽不得已把他留在地上的時候他更是放聲大哭,最後就在一樣東西都沒抓到的情況下早早結束了這個儀式。

雖然三個男孩個性不同,也許是因為互補作用(?),他們兄弟間的感情卻非常融洽。

除了小弟常常被逗得大哭吵到坊街鄰居這點以外。

■■■

晚餐時,雷母食欲欠佳,吃不到幾口飯就放下碗筷,期間還不斷輕咳,引起在座其它成年或未成年男士們的注意。

「媽,妳感冒了嗎?」向來觀察細微又貼心的長子率先問道。

雷母笑著搖頭,「不、我沒事……咳咳。」

「沒事怎麼會一直咳嗽,媽媽,你要不要喝滋滋感冒糖漿?甜甜的,很好喝喔!」小弟大力推薦著他熱愛的感冒糖漿。

「甜是真的很甜啦,不過別忘了你上次感冒喝了可是一點用都沒有喔!」二哥潑完小弟冷水後不忘補道,「媽,妳還是去看醫生比較好吧?」

「放心,我的身體可是比你們還健壯的喔。」雷母為了不讓兒子們擔心打起精神道。

席間一直沒講話的雷父也沒在吃飯,只是定定地看著自己的老婆逞強的模樣,並且想著要用什麼辦法才能把她帶到醫院去。

■■■

應驗了雷父的預感,當晚雷母發高燒,雷父照顧她徹夜未眠,一到早便急忙帶著她到醫院看病,打了二針後,醫生指示說可以回家休養,但返家後雷母卻還未完全退燒,雷父便忙著換毛巾、擦汗,直至快中午時看見她沈沈睡去,額頭也不再發燙時,他才露出鬆了口氣的表情,趴在床邊看著她,也跟著睡著了。

「媽好像睡著了……爸也是。」偵查員一號,雷家次子震宇轉頭向長官回報。

「睡著應該就沒事了……媽平常身體很好,但只要一生病就會完全倒下……」站在二弟身後的大哥摸著抱著他大腿不放的小弟的頭,柔聲道,「劭宇,別再哭了,媽沒事。」

抽抽涕涕的小弟仰著頭仍用哭腔說,「可是……發燒的人腦袋不是都會燒壞嗎,我不要媽媽的腦袋燒壞掉啦……」

大哥不用還沒燒壞的腦袋想也知道這是誰傳遞給小弟的知識,還沒轉頭看犯人時,他便作賊心虛,站出來做些補救。

「媽的腦袋不會燒壞啦,因為她有吃退燒藥啊。」

「有、有吃藥就不會壞掉嗎……」小弟瞪大含著淚水的雙眼,帶著一絲希望看著自己的二哥。

雷家老二則理直氣壯地說,「當然啊,那是醫生開出來的藥,很有效的喔。」

「所以媽媽沒事囉,太好了!」破涕為笑的小弟高興地活蹦亂跳,在哥哥們急忙要阻止他以防吵到爸媽的同時,他們也聽到了另一種聲響。

咕嚕咕嚕──

「劭宇你……」

「……餓了?」

被兩個哥哥盯著看,小弟不好意思地承認,「……我好餓喔。」

弟弟這麼一說,哥哥們也摸摸自己的肚子,其實三人因為擔心媽媽的病情連早餐還沒吃呢。

■■■

若雷家父母知道這三個兒子在想著吃飯前仍會掛念著他們,一定會感到很欣慰,可是不久之後,他們又會希望這三個兒子不要有這種念頭比較好。

「我出去買午餐吧,也一起幫爸媽他們買回來,買粥應該可以吧……」大哥率先提議道。

「我們常吃的那家粥店今天休息喔。」二哥反駁著大哥的提議,吐舌道,「對了,別去新開那家,我吃過一次,超難吃的」

「那……」

大哥陷入長考,二哥臨時也想不到附近有賣什麼病人可以吃的東西,反倒是小弟開口打破僵局。

「不能……自己做嗎?」

「嗯?」大哥歪頭。

「啊?」二哥睥睨。

「我同學小柔說他會煎蛋,還會煮飯煮粥給爸爸吃呢。」

小弟舉了個例子,讓二位年紀虛長他許多的哥哥們竟開始有了些做菜的信心。

「其實,好像也沒那麼難嘛,煮飯我會啊,煮粥不過是多加點水嘛。」二哥揚起嘴角道。

務實派的大哥則考慮到現實面的問題,「冰箱裡還有東西嗎……啊!我記得書櫃上有幾本媽的食譜。」

雖然是提出被採納的意見的人,但小弟仍舊只能當跟屁蟲。

「我也要幫忙──」

■■■

這三兄弟性格不同之處常表現在各處,在廚房裡也是。

「大概就這樣吧!」雷家老二起著放入洗好的米的鍋子,直接就要放入一旁的電鍋中。

「震宇,你剛剛有用量杯嗎?」老大懷疑地看著他。

「量杯?沒啊,反正是煮粥嘛,水放多一點就好啦,別擔心別擔心。」他說著說著就把鍋子放進電鍋內,按下開關,「接著要弄什麼菜呢……」

「我拿了一些材料出來,我們照食譜上的步驟一步步做吧。」

「哥──我也要幫忙啦。」一旁至今仍未有工作小弟拉拉大哥說。

「好好,等我一下喔……」

在大哥才剛要看第一個步驟時,二哥又率先打開瓦斯爐開關,拿了顆蛋就要往裡面打。

「震宇,你知道怎麼做嗎?」

「有樣學樣就是囉──」二哥聳肩就把生蛋打入鍋,不過因為忘記放油的關係,第一顆蛋慘不認睹。

「啊哈哈──我只是有點忘了順序,下一顆就會沒事的。」

大哥無奈地道,「我就說要先看食譜上的步驟了……」

「那種東西就跟錄放影機說明書一樣,沒有人會認真看的啦──」二哥又往鍋裡打了顆蛋,這次的情況要好些了。

大哥搖搖頭,決定放手讓弟弟自己做,「那你煎蛋,我來煮湯。」

他照著食譜上的說明準備白菜豆腐湯,只是到了放調味料的那道手續他拿不定分份量,對著量匙自言自語。

「少許……是這樣嗎?不對,好像又太多了……」

「老哥,再弄下去湯都乾了,大概就好啦!」看不下去的老二伸手搶過調味料罐跟量匙後便隨性地往湯裡頭灑。

「震宇,你加太多了!」

「啊?我還覺得太少咧。」堅持己毛的雷家老二又加了二匙。

「雷震宇!」

「……這次好像真的太多了。」

就在二位哥哥因為照顧白菜豆腐湯的同時,一旁的小弟注意到另一鍋裡的青菜散發出奇怪的味道。

「哥……高麗菜好像怪怪的耶。」

「嗯──那要加點糖嗎?」

「不太對吧……」

「我以為煮菜跟化學式差不多。」

「這是不可逆反應!」

「老哥,我理化上次考不及格。」

「二哥──高麗菜……」

「把火關小一點吧,老哥,那應該是多加一點水吧!」

「說得也是。」

雷家老大與老二繼續忙著加水,小弟則因為終於有了工作而開心地站在瓦斯爐前。

而讓小孩子加上火也會發生激烈的化學反應。

「二哥說把火關小一點──」

小弟用力地把瓦斯爐開關逆時鐘旋轉後,「轟」地一聲,把靠近瓦斯爐的小弟的頭髮燒焦了一小撮。

想當然爾,緊接是駭人的驚天動地哭聲。

■■■

「豪宇、震宇、劭宇,知道自己做錯什麼事了嗎?」雷父坐在沙發上,頭痛不已。

頹喪著肩的三人像俄羅斯娃娃一樣由大至小排在爸媽面前,並異口同聲地回答,「我們知道……」

「那現在回房去,明天交悔過書。」

雷父把孩子們趕上去之後,轉頭看自己的妻子,發現她的氣色已經好了很多,而且還在偷笑。

「怎麼了?」

「你罰的太重了,他們也只是想煮飯給我們吃啊。」

「可是他們差點燒了房子,這是公共危險罪呢!」雷父扳著副法官面孔道。

雷母仍笑著說,「要是連做連罰的話,你也要負責任呢!父子四人一踏進廚房就變笨蛋,這是遺傳啊──」

「我……」雷父一時啞口,心想著,這是我的錯嗎?

「喔,對了,以後家規要新增一條。」

「哪一條?不准玩火的話,第二十四條裡就有提到了。」

「不是那個,我要新增第三十六條──『雷家家規,凡是有小雞雞的人都不准進廚房作菜。』」

3 Replies to “番外 雷家家規第三十六條”

  1. 之前看過再複習幾次還是覺得超好笑
    堅持己毛的雷二哥 真是深深地吸引我啊 XDDDD

    版主回覆:(12/15/2009 04:21:21 PM)

    二哥的人氣到底源自於哪呢…

  2. 我喜歡大哥~~雖然有點孤摸~但是這個時期的小雷吸引不了我XDD

    版主回覆:(12/15/2009 04:20:21 PM)

    我也喜歡大哥!!!他是個好人!(喂)XD

  3. 我想雷二哥吸引人的地方就在於–他有雷家人都沒有的''虎爛''嘴(喂!)
    而且虎爛的條條有理又讓人深信不已(其實只有小雷上當!?)
    雷二哥是大家心中最愛的虎爛伯呀~~~~

    版主回覆:(12/16/2009 03:26:12 AM)

    老倪:我也很會虎爛啊,而且話又超多
    某a:雷二哥比你帥(蓋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