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生-火村有栖川 – 小次郎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從惡夢中清醒,張開眼睛看到的,跟我一樣,是一隻貓,有著咖啡色虎斑的花紋,牠也正盯著我看。

『你醒啦?』虎斑貓後退幾步後道。

『前天你剛來的樣子真的很慘呢,火村抱著你跑了好幾趟獸醫,課也蹺了好幾堂,可以說是不眠不休地照顧你呢……』牠繼續說道,我則是嘗試著站起身,卻使不上力地又跌回毯中。

『啊,你一定肚子餓了吧?等等喔。』

虎斑貓走到這個房間的右邊入口處,『火村、火村』地叫著,過不久,一個男子從裡面走出來,手裡還拿著鍋鏟。

「瓜,怎麼?你不是才剛剛……」他對著虎斑貓講話講到一半便發現我正在看著他們。

「……小次郎?」

這個男子對我這麼叫喚。

我想這應該是我的新名字吧。

■■■

『……所以你在寵物店出生的?』名字叫瓜太郎的虎斑貓動動鼻頭地問著我,昨天我才知道原來我暫住在此已經一個多禮拜了。

『是啊……』

從眼睛剛看得清楚的時候,我就在那個白色的方格裡住著,直到他們來到我的小世界面前。

「好可愛唷──」

「貓喔,我實在對這種動物沒什麼好感。」

「牠這麼可愛,你看你看,牠好像很期待被我帶回家呢!」

『難怪,昨天火村跟篠宮婆婆還在說你很有教養啊,跟剛來的我完全不一樣……』瓜太郎動了動鬍鬚,有點不服氣的樣子。

牠口中的火村與篠宮婆婆我都已經見過,篠宮婆婆是個看起來很和善溫柔的老婦人,火村則是把我撿回來的人。

他有著一雙溫柔的眼睛,低聲呼喚我的名字。

「小次郎。」

我不自覺地走近他,但正當他要伸手的時候我逃走了。

『……既然你是在寵物店出生的,那原本養你的人呢?』瓜太郎繼續問著,我開始覺得這隻貓有點囉嗦,便假裝已經睡著了。

『小次郎?小次郎?』

■■■

很快地我就適應了這裡的生活,固定的時間有飯吃,固定的時間睡覺,想出去散步就悠閒地出去散步,想在屋簷下晒太陽就肆意在屋簷下晒太陽。

『……就這樣變成『小次郎』也不錯啊……』趴在廊下自言自語地說著。

『什麼變成『小次郎』?你早就是小次郎了啊!』

瓜太郎的聲音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我猛然地抬起頭左右張望,牠卻從地板下房鑽出,全身黏滿灰塵,十分狼狽。

『你在下面做什麼?』

『抓老鼠啊,聽到下面有聲音就忍不住……但半隻都沒抓到。』瓜太郎邊洗著臉邊道,我從來沒抓過老鼠也未曾有想要抓老鼠、小島的欲望,這大概就是家貓跟野貓的不同吧。

『你說什麼變不變小次郎……啊!還是你想回去原來的主人身邊呢?』瓜太郎點點頭,『我能了解你的心情,要是我被別人撿走,也還是會想回到火村身邊的,難怪火村對你這麼好,你卻連讓他摸一下都不肯。』

『……不是這樣的,我……』我還在害怕,害怕人類的撫摸、碰觸。

『不是這樣?』

「奇奇!?」從矮牆邊傳來我熟悉的女聲,叫的是我原來的名字。

■■■

「篠宮婆婆,我回來了。」屋外傳來火村的聲音,篠宮婆婆聽到後馬上起身走出。

「火村……是這樣的……」

他們講了幾句話便雙雙走進室內,如此一來,室內就三個人,篠宮婆婆、火村,還有我原來的飼主。

「很感謝你們撿到奇奇,並在這段日子照顧牠。」她向他們兩人深深地致意,「那奇奇我就帶回去了,真的非常謝謝。」

她說完便抱著我要離去,我看到篠宮婆婆面有難色地看著火村,他則是目光凝重地看著我。

「……對待貓,就跟對待人一樣。」火村突然開口,抱著我的主人不解地看著他。

「撿到牠的那天晚上,幫牠洗完澡,我才發現他傷得很重,而這些傷……獸醫說是人為的。」火村深深地嘆一口氣,「有人虐待牠。」

我感受得到主人身體微微一震,但她仍說,「這、怎麼可能,不可能啊,我這麼疼奇奇……」

「對待貓,就跟對待人一樣。」火村又重覆一次那句話,「……相信妳應該是感觸最深的。」

主人跌坐在地上,伸手拉長著七分袖的袖子,掩飾著被發現的傷痕。

虐待我跟主人的,正是把我買下送給她的那個男子,他的暴力傾向不只是對動物,連對主人也是又踢又打,我只是一隻貓,沒辦法保護她,若是叫得越大聲,他便打得更用力,那天晚上我狠狠地咬了他一口,並抓花他的臉,所以他把我從三樓窗外用力甩出去。

主人邊哭著邊向篠宮婆婆及火村訴說這段,並說她現在已經搬家,與他斷絕來往,而且四處尋找我的下落。

「火村先生,我想……也許把奇奇交給您,牠會過得比較幸福,老實說,我方才從外頭看見牠的時候差點認不出來,傷全都養好,也不像以前那副瘦弱的模樣,您一定是個非常細心溫柔的人……對待貓,就跟對待人一樣……」主人最後仿佛囈語般說道。

她就這麼留下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沒有追上去也沒有叫鬧,也許是因為我怕我待在她身邊會讓她想起那個男人,因為我是他買的。

「火村先生,您幫他取新名字了嗎?」她離開前對著火村問道。

「小次郎。」他沈聲地道。

『主人。』

■■■

「唔──原來小次郎還有這麼一段故事啊!」有栖抱著我,撫著我的背道。

「是啊,那位小姐不知道現在過得如何。」篠宮婆婆望向窗外,像是在回憶當初的情況。

「不過……我對火村那句『對待貓,就跟對待人一樣』這句話有異議!」有栖停下撫著我的背的手,鼓著嘴道「他根本就沒有實行嘛,我看他對貓還比我這個朋友來得好!」

「有栖,需要我幫你梳毛還是抓蝨子嗎?」主人打開門劈頭就是這句。

「嗚哇,火村你嚇死人啊,像貓一樣走路都沒聲音的……」有栖嚇到似地拍著胸口。

「我從遠處就聽到你像狗一樣吠吠地叫了。」

「至少我是光明正大的啊……」有栖理直氣壯地道。

「光明正大的話為什麼會被嚇到呢?」微笑地抓住對方語病再加以攻陷似乎是主人的習慣。

正式開始住在火村家中後,認識的第三個人就是有栖,他跟主人是大學同學兼好友,但儘管隱藏得再好,對於我們這些『親密同居人』,他也無法掩飾對他的情感。

『瓜。』其實我喜歡叫牠瓜太郎,但牠固執地說叫『瓜』比較好聽,私底下我仍叫他瓜太郎。

『怎麼了,小次郎?』

『可以問你一件事嗎,關於主人跟……有栖。』

他搔搔嘴邊,這個動作有點像是模仿主人,但若這麼說出來瓜太郎肯定又要囉嗦。

「小次郎,住在火村家裡這麼久,我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不用貓擔心的事,火村會處理得很好,但若是貓會擔心的事,我們擔心了也沒用,貓跟人本來就是不同的。」

「……順其自然啊。」

若是順其自然的話,依照主人這種個性,肯定是要拖上好幾年的,我看著二十出頭年紀的他們這麼想著。

■■■

就如同我所想的,好幾年歲月過去,家裡又多了一隻貓,主人跟有栖從大學畢業,一個當上副教授,一個成為作家,兩人的關係沒有改變,但主人對他的情意卻日益加深,每當看見他又為了他的事煩心痛苦,就連身為貓的我也不禁搖頭嘆息。

『小次郎,你有看到昨天晚上火村回來後……』瓜太郎從底下仰望著我,此時我正在主人的書櫃裡窩著。

『嗯,對著桌前不知道在看什麼……我還以為你睡死了。』我從書櫃上跳下來道。

『火村一回來我就醒了,看來沒醒的只有桃,你覺得他……』

『表情很痛苦、很複雜,我從沒看過他這樣。』

『……我,很擔心火村。』

瓜太郎似乎感覺得到這次不一樣,昨日夜裡,主人自言自語般的那句『是該戒了……』,猶如要為他的單戀劃下最終句點。

瓜太郎一改平常囉嗦的樣子,什麼話也不說,低聲嗚咽著,像是剛出生的小貓在叫的模樣。

『你在哭嗎?瓜。』真是隻笨貓,代替想哭卻哭不出來的主人哭也沒有用啊。

牠連忙刷刷鼻頭,『……我才沒有在哭呢!我是貓耶,貓怎麼會哭!』

『你自己明明說過──若是貓會擔心的事,我們擔心了也沒用。』我慢步走近牠,然後舔舔他的鼻尖。

『別擔心了,我相信他。』

『相信誰?』瓜太郎問道。

『我相信有栖。』

■■■

我相信有栖也喜歡主人。

不是沒有來由地這麼相信,而是也處於喜歡著誰的我以這種心情旁觀做出的結論,想來也好笑,都可以來比比看他跟牠誰比較遲鈍了。

勝負在不久後揭曉,我看到有栖獨自一人站在門口前躊躇的模樣便了然,待他上樓走到門口後,我走到他腳邊磨蹭著。

他也蹲下來讓視線與我平行,在他眼中我仍看到閃爍著一絲猶疑、不安,他現在需要的是一個談話對象穩定心情。

「喵嗚──」我提了一個起頭。

「小次郎…我總算知道真相了,但還是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我瞇著眼,『如果不相信你就不會來了啊……』

「可是,回憶像是要驗證般,不斷浮現在我的腦海……」

「這是真的的話,你覺得我該怎麼做呢……」

『……你心中早有答案了。』

「說要怎麼做……人都已經到這邊了……」

『只要走到他面前,你的答案就會浮現的。』我起身,往主人的方向跑去,好讓有栖發現他。

之後的事我不怎麼在意,只知道桃開始明白有栖對主人的重要性,瓜太郎再也不用擔心到要哭的地步。

■■■

常言道,寵物會像主人,我就先不談,但這幾年下來我實在看不出來瓜太郎哪裡像主人,除去他模仿火村的動作,囉嗦的嘴巴、遲鈍的個性、睡覺的睡癖都跟火村大相逕庭。

那天晚上主人幫我梳毛的時候,我想試試看是不是連生氣的樣子都不一樣,但卻引來不可收拾的後果。

我抓著主人的上衣伸長身體攀附上去,細細地舔著主人的頸間跟臉頰,平常這種過份撒嬌的動作是桃的專利,幸好牠現在不在,不然她搞不好會飛撲過來打我也不一定。

「小次郎?」主人察覺我的不對勁,雙手抱著我呼喚著,我趁著空檔往瓜太郎方才趴著的地方一看,沒想到牠竟然睡著了。

主人把我抱到一旁放下,苦笑道「小次郎,你是怎麼?模仿起桃來?」

「桃平常也這麼做啊?」

不知何時突然從一旁靠近的有栖著實嚇了我跟主人一跳,霍然轉過去的主人與他的鼻尖相碰,此時有栖更伸出舌頭舔了主人的嘴唇一下,我幾乎可以聽到他心中震撼的聲音。

「好像不是甜的。」

「有栖,你這不是在說……唔!」有栖趁主人冷不防,又偷舔一下。

「有栖!」主人大聲叫道,一旁的瓜太郎也莫名其妙地被吵醒。

「我看小次郎這樣……像是在舔棉花糖很有趣嘛……」有栖仍繼續舔著,主人則是一臉緊張的模樣。

若是主導權被搶走,要翻身是很困難的,這句話同樣適用於貓和人類身上。

我趁著主人倒下前的下一秒從那裡跳開,用頭推著仍睡眼惺忪的瓜太郎站起。

『小次郎你幹嘛?』

『瓜,出門了!』

『晚上出什麼門,啊──別推我啊,我還想睡。』瓜太郎打了一個大哈欠,仍想繼續躺下睡覺的樣子,我只好用力打著牠的肚子,牠才心不甘情不願地站起。

『別跟我說你是要出門賞月……貓賞什麼月啊──不過那圓圓又黃澄澄的月亮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瓜太郎邊走邊回頭看向窗外,今夜正好月圓。

『瓜,你知道嗎?月圓的時候人更容易做出不軌的行為喔。』

皎潔的月光下,有兩隻家貓一直在外散步到深夜才回家。

3 Replies to “衍生-火村有栖川 – 小次郎”

  1. 嗚~~~跳進去了
    我去借有栖川有栖系列來看了
    目前看到系列第五集
    最萌的地方是當火村知道有栖被捲入案件
    火村一接到電話後就趕去現場~~

    總之~謝謝亞海寫他們的文~很喜歡這對喔

    版主回覆:(12/15/2009 04:10:25 PM)

    喔喔=D=////推坑成功
    副教授超棒的啦=///////////////=我要成立火村副教授後緩會!(被打)

    這是叫我要把舊稿全部貼出來的意思嗎(爆)XD

  2. 入坑+1

    版主回覆:(12/15/2009 04:21:00 PM)

    wwww

  3. 我終於又到了能上來看文的假日XDD
    貓視線第二彈大好
    我入坑很久囉!!!!!XDD
    都貼出來吧~!XDD
    我買不到火有本的怨念還在持續著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