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死小孩 2

與喜怒皆形於色的溫律師相異,縱有百般不願,簡律師仍舊以職業級的笑容示人,絲毫沒有破綻。

並不是當上律師後才習得此技,而是從小時候開始,他就擅於察言觀色,戴上最最適合的面具。

簡律師一個箭步向前,原想在門口就打發掉他們,但對方的態度卻意外地強硬。

「請問……」

「我們想協議離婚。」

雖然國人總說『勸合不勸離』,但以律師的立場卻該『勸離不勸合』。

離婚相關業務平常都由嚴律師經手,就跟刑事案件交給簡律師負責一樣,兩人專職所長。

原想以『負責相關業務的律師今天請假不在』的理由婉拒掉這組客戶,不過簡律師見男方神色從容,女方表情冷靜,腦中忽然冒出另一種想法。

嚴律師常說,『簡大律師的弱點就是離婚Case』、『簡箴彥,你絕對做不來的啦!』等諸如此類挑釁的話。

可簡律師也不是病貓,也有不服輸、想展現自己也可以做得到的一面。閱人無數的他思量一會,覺得應該可以很快解決這個案子,便泰然接下。

徵詢雙親意見後,他請助理代為照顧小孩,請客戶辦公室協議離婚。

雖然簡律師審慎評估過『可行性』,但他忘了一件事──今天不是他的日子,倒楣效應仍持續延燒。

原本看似已理性地溝通過,正冷靜地準備協議離婚的夫妻,隨著簡律師的事前說明,兩人慢慢開始展現『欲離婚夫婦』應有的『正常』表現。

先是女方這邊,對於簡律師的話充耳不聞,問問題也不回應,不耐煩的男方便吼她幾句。

「都最後了,妳就不能乾脆一點嗎?」

女方猛地轉向他,雙眼早已泛紅,「說離就離,你就這麼恨我嗎?」

男方看到她的哭相,反而露出惡相,額頭的青筋明顯浮出。

他站起身道,「馬的!到底是誰先找男人讓我戴綠帽,妳倒惡人先告狀啊!趕快簽一簽吧,我不想再看到妳的臉!」

男方把手上的筆往桌上一丟,讓女方也開始歇斯底里起來。

簡律師平時能言善道,號稱能把死的說成活的,可是此刻,那張神仙嘴卻一點用也沒有。

他只能呆愣地看著夫妻吵架,想勸也插不上話。

「就你這點贍養費還不夠我跟小孩活一年!我、不、簽!」

「幹!剛剛說好的,妳都當放屁啊!」

「對!我就是把你的話當放屁!你說的話都是假的,我幹嘛當真!」

「他馬的,我真是瞎了眼才娶到妳這種女人!」

男方這句話猶如壓斷了女方的最後一根稻草,她忿忿地站起身,毫不留情地往他臉上甩了一記巴掌,還踹了他一腳,隨即揚長而去。

男方蹲下身摀著臉,忍了幾秒痛楚後才站起。

「馬的,一定是這裡帶雖!」

他像電視劇中的小混混,丟下一句自以為漂亮的退場話後,也跟著女方的腳步離去。

臨場看完一齣濃縮的八點檔肥皂劇,簡律師臉上只寫著四個大字。

莫名其妙!

■■■

人真的有擅長的事,跟不擅長的事。

簡律師撫著額走出辦公室,雖然沒解決案件,卻樂觀地想,這樣也好。

反正嚴律師沒看到這場『好戲』,他也不會被笑,而且,算算時間還能去接男友……

可是,他的算盤今天沒有一次打得準過。

助理一臉慌張地從門外跑回來,「簡律師、簡律師!」

「怎麼了?」

「剛剛那對夫婦有沒有留連絡方式啊?」

簡律師只記得他有遞給對方名片,沒有收到名片的印象,而且紙上還沒寫東西,兩人就跑了。

「好像沒有……怎麼了嗎?」

「他們忘了帶走……」

「忘了帶東西嗎?等會兒應該會回來拿吧,不過我們要下班了……」

助理提高了聲調,「簡律師,他們忘了把小孩帶走!」

「什麼?!」

他轉向右方一看,沙發上還真的有個男孩還坐在那裡。

「他媽媽先跑出來,我來不及叫她時……爸爸也跑出事務所,兩人還往不同方向走,叫也叫不停……」

簡律師上下打量這個孩子,看起來至少國小三、四年級了,「他應該記得爸媽的手機或家裡電話吧?」

「啊!對耶,」助理連忙蹲到他身邊,「弟弟,你知道爸爸跟媽媽的手機號碼,或家裡電話嗎?」

彷彿剛剛那段混亂都與他無關似地,男孩此時才抬起頭,緩緩說出三串數字。

在助理撥打電話時,男孩仍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繼續寫家庭作業。

簡律師雖然覺得男孩行為詭異,但面對小孩也不是他的專長,再者,他也不喜歡小孩子。

扶養自己長大的叔叔們都很喜歡小孩,甚至連自己的男友也喜歡,不過,他就是無法覺得小孩子們『可愛』。若是聽話的小孩,像是嚴律師的兒子小怪,簡律師還能與他玩上一會兒,但若是難以掌握的小孩,他只想離得遠遠的。

而眼前的這位男孩,他無法理解。

剛剛爸媽輪流跑出去時,他為什麼沒追上去?就算被丟在這裡也不哭不鬧,還能安靜地寫作業?他知道自己的爸媽是來離婚的嗎?

助理回報了一個壞消息,「簡律師……怎麼辦,都打不通耶。」

「只能先等他們回來接小孩了。」

簡律師嘆了口氣,拿出手機,鍵下簡訊。

『我還有事,可能沒辦法去接你了T_T』

■■■

簡律師與助理在事務所等快了一小時,助理有事不得不先離開後,他又多等了十五分鐘。

就像天氣放晴忘了拿傘也無所謂一樣,那對父母音訊全無。

已經沒辦法的簡律師只得向男孩詢問知不知道家中地址,好送他回家。男孩同樣抬起頭,跟剛剛一樣冷靜地報出家中地址,還含郵遞區號。

心中慶幸的簡律師則向他說明情況,便帶他離開事務所。關上大門後,他還貼心地在門上貼了留言,以防父母找不到人。

開車到男孩家的途中,簡律師曾試圖釋出些善意,問男孩餓不餓、渴不渴,但男孩都以搖頭回應,簡律師只能用『男孩一心想只回家』作為解釋。

男孩的家在公寓的三樓,他沒有鑰匙,簡律師按了門鈴也沒人回應,開始有了不好的預感。

趁著有人回家借光一道進入後,爬到三樓又按了一次鈴,仍然無人應門。

「他們沒回來。」

「你怎麼知道?」

「媽媽回來的話,會把外面的廣告紙收進去。爸爸回來的話,會把鞋子脫在外面。」

這孩子還算聰明呢,可是人沒回來,該怎麼辦呢……

「家裡還有別的大人嗎?」

男孩搖頭,「一家三口。」

這下可麻煩了,簡律師用手梳了梳頭,不經意地望向隔壁人家。

男孩料中簡律師的想法,仰著頭對他說,「我們家跟隔壁鄰居沒有交情喔。」

這孩子聰明得令人……

他質問道,「你該不會是想把我丟在這裡吧?簡箴彥律師。」

聰明得令人討厭。

6 Replies to “番外 死小孩 2”

  1. 欺負我家小彥彥~(生氣你='"=

  2. 果然跟標題很符合 死小孩 XD

  3. 真是個聰明成精的小鬼

    還是比較愛小時候的箴彥小朋友,
    聰明卻不會讓人心生厭惡….XDD

  4. 簡律師遇到對手了喔
    總覺得這種小孩可能要小雷才壓的下去XD

  5. 一山還有一山高的FU

  6. …e…do…
    其實我還滿心疼這小孩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