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生-火村有栖川 – 暗戀之密

「有栖川,我有事想請你幫忙……」

■■■

雖然很對不起在課堂上認真教學的老師,但隨下課鐘響起,我的瞌睡蟲也跟著消失無蹤,

等老師離開教室後,我伸了個懶腰,卻無意間瞥見坐在我身後的持田仍滿頭努力抄寫什麼

值日生已把黑板擦去一半,所以他一定不是在抄寫課堂上的筆記,推測出合理結果的我,

倏地把他桌上的筆記本抽走。

「持田,借我看一下你的新作吧──!」

我拿著筆記本在放學的人群裡竄走,身後的持田拚命喊叫我的名字。

「有栖川──!快還給我──!」

「我想先看未來的亂步獎作品一眼嘛──」我邊跑邊笑道。

「有栖川!」

我們一路追到樓頂音樂教室旁的空倉庫,當我靠牆撫膝喘氣時,氣急敗壞的持田忿忿地走

向我。

「快把筆記本還給我!」他伸出右手道。

我緊握藏身後的筆記本,「我真的只是想看……」

「快還給我……」

持田突然不生氣了,怒張的表情轉換成一副快要哭出來的臉,是以前我跟他玩這個惡作劇

時從來沒有過的表情……

我一時慌了,只好急急忙忙地把筆記本塞回他的懷裡。

「對不起對不起,裡面的內容,我完全沒有偷看……」

緊抱著筆記本的持田這才露出安心的表情,大概是一時鬆懈的關係,他「碰」地一聲坐在

地上。

「好累……已經好久沒跑這麼累了……」

「因為我們體育課都在偷懶嘛。」我笑道。

放學後的音樂教室傳來練琴聲,應該是合唱團要開始準備練唱了,照理來說此時我們社團

也要開始活動,可是看到坐在地上的持田陶醉地沈迷於鋼琴聲中,我也不忍打斷他,邊從

書包裡面出一本橫溝正史的小說,也席地而坐地閱讀起來。

■■■

持田與我是推理小說同好會的「唯二」成員。

會成立這個推理小說同好會,主要是因為學期初選社團的時候,校內只有「文藝社」與「

恐怖電影研究社」,雖然我對「文藝社」有著異性的憧憬,幻想裡面有一群氣質出眾的文

藝少女,但一想到自我介紹時開口說「我喜歡推理小說,對!就是會出現屍體的那種。」

的他們的表情,我便打消了加入「文藝社」的念頭。

後來當了三個禮拜的「回家社」社員後,我才在同班同學裡找到有相同興趣的同好。

持田長得很高,但並不是運動型的陽光男孩,微垂的眉毛與總是駝背的身形反而給人陰沈

的感覺,平時坐在我的身後,教室最後排,沒有什麼存在感。

然而,有天,我經過他的坐位時,無意間看間那本塞在抽屜裡的書,雖然只看到書的左下

角部分,但我仍可以確定地唸出那本書的書名,因為我同樣也有這本江戶川亂步的小說。

放學後我興奮地找他攀談,但他卻不太理會我,一副急著想回家的模樣,讓我原本因為找

到同好而開心的好心情全都消失殆盡。

沒想到隔天持田卻害羞地拿出一本愛勒里.昆恩的小說,說這本是他的最愛……

我這才知道持田的個性,他是個很怕生、很害羞的人,但跟我一樣都熱愛推理小說。

後來我便跟持田成立了這個地下推理小說同好會,每天都在音樂教室旁的空倉庫討論推理

小說。

「有栖川……剛、剛剛對不起。」

「耶?」

正沈迷於小說情節的我突然被持田的話語打斷,一時間還想不起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剛剛對你大喊了……」

「喔喔──是我的錯啦……亂搶你重要的筆記本。」

「不不,這不是什麼重要的筆記本……」口中雖否認,但持田仍把筆記本抱得老緊,「只

是裡面有些丟臉的東西……不想讓人看到……」

「裡面不是你的創作嗎?我覺得你寫的故事很有趣啊!我都沒辦法寫出成篇的故事呢!」

也曾嘗試拿筆寫故事的我深知寫作及說一個完整的故事的難度,所以更能理解持田其實是

很厲害的,只是他太沒自信了。

「我寫的故事一點都不有趣……」又開始沮喪的持田突然抬頭道,「有栖川你上次提的密

室點子才有趣呢,不考慮把它寫成故事嗎?」

「啊?那個天馬行空的密室喔?哈哈,不可能啦,我沒那種文筆……」

「寫故事其實不難的,只要完成了第一篇……便會打開了寫作之門……」

「嗯……我會再試著寫寫的,到時可能要請你潤潤稿子了,別忘了我們的目標喔!」

是的,我們這個小小的推理同好會還是有目標的,在畢業前要投稿一篇小說出去!

持田笑著說,「其實我還有個寫作的秘訣!」

我睜大眼睛興奮地道,「是什麼?快告訴我!」

「那就是……在課堂上偷寫小說,靈感會源源不絕喔!」

說這句話的持田笑得很開心,猶如一個小說家分享創作經驗般富有自信。

■■■

可惜我跟持田在二年級分到不同班級,恰好那年我有班上的職務在身,無法常常參加倉庫

裡的社團活動。後來我才知道,我不在的時候,持田都在那裡寫小說寫到很晚。

記得那是學期末倒數剩沒幾天的時候,持田難得地來到我的班級,說放學後有沒有空到倉

庫裡。

原本下課後還有事要做的我見到他一臉憂鬱的模樣,便無法拒絕他的請求。

「不好意思,因為還有別的事,所以我可能會晚一點到,可以嗎?」

持田苦笑道,「沒關係……有栖川是風雲人物嘛……」

「哪、哪有的事……都是被人推選上的……」

「那……拜託你了。」

「嗯!」

事情遠比我預想的還要多花了一點時間,待我匆忙又著急地跑到頂樓,見倉庫燈沒有打開

,還以為持田已經先走了,便懊悔地打開門,想看看他有沒有留字條時,卻發現坐在窗戶

旁他的身影,月光下,形影孤獨。

「……持田?」

聽見我的聲音而轉頭的持田並沒有抱怨我為什麼這麼晚來,反倒誠懇地握著我的手。

他請求道,「有栖川,我有事想請你幫忙……」

「持田?什麼事?如果我可以幫得上忙的話……」

有事找我幫忙?可是持田有點不對勁……

持田交給我一封信,信封上只有收件人的名字──小牧 晴美。

「小牧……?這不是我們班的……」小牧是我們班的一位女同學,是位公認的美女,她有

一頭飄逸的長髮,還是校內合唱團的鋼琴伴奏,氣質翩翩。

「是、是的……我想請你幫我轉交這封信給她。」

見持田緊張的模樣,我這才驚覺這封信就是……

「情、情書?!」

「有、有栖川!不、不要說出來……」持田害躁地揮著手。

我想到了,小牧一年級的時候與我們同班,再加上社團教室就在我們平常聚會的倉庫旁…

…所以持田才……

不過,情書還是要自己送吧!請別人代勞的話……

深思後的我還是把信退回,「不行啦,這個你要自己送才行啊……」

持田連搖了幾次頭,「不行……我、我沒有辦法站在她面前……可是,我真的很想知道她

的……回答,雖然我知道答案可能不樂觀,但我還是想問問她……所以可以請你……幫我

這個忙嗎?」

「這……」我有些為難,幫人送情書這……我也是頭一次……

「有栖川……」

「唔……好吧好吧。」

拿著這封千斤重的情書,我背負著友情之名接下這個任務。

■■■

雖然是代替人送情書,我只是個媒介,但不知為何心情還很緊張。若是能像幫花朵傳遞花

粉的蜜蜂一樣不知內情就好囉……

當我想著一些不著邊際的事來放鬆心情時,與我約好要見面的小牧已開門走進教室內。

身穿制服,雙手拿著書包的小牧在我面前幾步停下。

「不好意思,社團結束都晚了還請妳留下來……」

她微笑道,「沒關係,有栖川……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我深吸口氣,用雙手,慎重地把持田的情書交給小牧。

小牧的表情很驚訝,但我不知道這是好的反應還是……

「我可以拆開來看嗎?」她輕聲地問道。

「啊!可以的。」

小牧用她的長指小心翼翼地打開信封,我則忠實地傳達持田的信息。

「如果可以的話,可以請妳告訴我你要回覆給持田的答案嗎?」

尚未閱讀完信件的小牧聽見我的話卻愣住了,她不解地看著我,「……持田?」

「這封信是持田要給妳的。」

「持田是……」她一臉困惑,像是找不到與名字對應的人似的。

「一年級跟我們同班的持田啊,坐在我身後長得高高的……」

「啊!是那個持田啊……他跟有栖川是好朋友?」

「是啊,我們常聚在一塊……持田人很好,他的興趣是閱讀,他的文筆也很棒,雖然他個

性有些內向……」

「對不起。」

小牧斷然拒絕的聲音迴盪在教室中,她把尚未閱畢的信紙放在一旁的桌上,轉身欲離去,

我完全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只能趕緊叫住她。

「小牧同學,等等!」

「有栖川,難道我給的答案還不明顯嗎?」

「可是,你還沒把信看完……」

小牧蹙眉道,「我想,沒有那個必要吧?反正情書不都大同小異?只要看最後的屬名就可

以決定回答了。」

「這……」

持田困擾了那麼久,最後終於無法違背自己的心意,拉下臉請我幫忙送情書,只為了一個

答案。

雖然我得到了答案,可是看到持田的心意被如此對待,心中有股鬱悶。

「不好意思,小牧同學,可以請你再把這封信看完嗎?並不是要你改變心意,可是這是持

田他的心情……」

「我為什麼要了解他的心情?我完全沒跟他說過話,說喜歡什麼的,我是不會相信的……

如果是有栖川你寫的話我會看完的。」

說完這句話後,小牧便頭也不回地離開教室。

我望向遺留在桌上未被收件人閱畢的信件,悄然拿起它。

逐字逐句地看完後,我才發現這不是封情書。

正確來說,這是封只對持田來說是情書的信件。

持田首先謝謝小牧在社團活動時所彈奏的悠揚琴聲,讓在倉庫裡寫作時而苦悶的他得到一

些紓發,而後又提到他最近正在寫作的故事,也許是受到琴聲影響,他沒有經過小牧同意

地把女主角取名為「小牧晴美」,而故事只剩一章就到結尾,因此他希望能向小牧取得同

意,讓他把名字用在這篇故事裡。

沒有其它的請求,如此而已。

可是我卻在這封不是情書的情書裡看到持田的心情,他很喜歡小牧,卻自卑地不敢認識對

方,只能把情感赤裸裸地書寫在故事裡,在完成前唯一的願望是希望對方答應名字能借他

使用……

這卑微而渺小的願望……

■■■

「持田,你在嗎?」

我打開門,持田在裡面,可是卻趴在桌上睡著了。

我躡手躡腳地靠近他,發現他睡得很熟,我便悄悄地把花朵放在桌上,那是我在花店裡看

到與悠揚琴聲最為相襯的花朵。

就在放下花朵的同時,我也看到桌上有本寫滿文字的筆記本被風吹開來,內心思忖後,我

還是忍不住偷瞥一眼。

雖然只看到一頁,不過「小牧晴美」的名字躍然在紙上,雖然出現了好幾次,文字卻沒有

正面描述她出現,整頁全是主角所敘述的她──主角的暗戀對象。

用濃烈情感寫出的文字是如此撼人,可我卻不忍再閱讀下去。

在學期結束前我沒再遇到過持田,他也沒有來找我,在新學期開學過了很久後我才知道他

在暑假結束前他就已經轉學了。

■■■

「嘿,有栖川──」

順著叫喚聲轉頭的我,被一顆如桃子般大的水球砸中,不偏不倚地就在我的臉上。

「哈哈哈──」瀨井笑得很誇張,腰都要翻過去似的,這恰好給我反擊的機會。

「瀨井看招──!」

我隨手拿了二顆水球,使勁地往他身上丟,其他人看我們倆已經玩開了,也開心地加入這

場亂鬥。

聽學長們說,學園祭的重頭戲是後夜祭,再怎麼疲累的身心只要到了後夜祭大家又會生龍

活虎起來,實際體驗過後還真的是這樣呢!

原本喊著連根手指都動不了的大家,還是玩鬧到營火都快燃燒殆盡才肯罷休。

「哈啾──」

「有栖川你沒事吧?」

我看著全身溼透淌水自己,只能乾笑道,「就這樣回去的話搞不好會嚇到人……」

「對啊,你還是去洗手間把衣服擰乾再走吧。」

「嗯!」

聽著瀨井的建議,我從廣場走回校舍區,夜風襲來一路上邊打著哆嗦。

「真不該在秋天玩水的啊……」

邊自言自語的我要跨上階梯時,眼尖地發現他的身影。

火村的背影真的很好辨認,長得高高的,背脊寬闊,黑頭髮裡又帶幾根白絲的傢伙就絕對

是他沒錯!

「火──」

「火村,我喜歡你。」

這是怎麼回事?

原本要嚇火村的我反倒被他的談話對象嚇到了。

■■■

──」

我出聲叫喚他,火村一見到我便露出嘲弄中帶關心的表情,「有栖,你掉進池子裡了嗎?

「啊!我們剛剛在玩水球啦……火村!你剛剛──哈啾!」

「我家比較近,到我家洗個澡再說吧。」

火村二話不說,即拉起我的手往校門口的方向走去。

我從後頭偷偷看著他的側臉,唉,火村明明對朋友都很好……

■■■

得到屋主的同意後,我放了熱水泡澡,身體溫度是回溫了沒錯,可是內心卻還是因為方才

的場景感到心寒。

上次我是告白的人的朋友,這次我是拒絕的人的朋友。

上次我不知道我的做法對不對……而這次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做……

「唉──」我把頭埋進溫水裡,口吐著氣泡,「呼嚕呼嚕……」

有時候還真討厭自己這種無法放著不管的個性……

泡完澡後,我邊擦著頭邊走出,原本想跟火村家的貓打招呼,卻找不到牠的身影。

我出聲問道,「怎麼沒看到瓜太郎?」

「在篠宮婆婆那邊玩吧,你會把感冒傳染給牠的。喏,蛋酒。」

「蛋酒耶,謝謝!」

火村竟然還貼心地準備了蛋酒!我小心地接過酒杯,光看上頭翻騰的熱氣,我就快醉了呢

……

「不過……」對火村的毒舌還是要加以反擊的,「哼哼──火村你少騙我了,我知道人的

感冒才不會傳染給貓呢!」

「那笨蛋病總會傳染了吧?不把頭髮弄乾就真的要感冒了,都秋天了還玩水球……」

輕聲罵道的火村還伸手幫我擦頭髮,有些驚慌的我差點把蛋酒灑了出來……

「活動辦完大家開心嘛……啊、啊!火村!你跟……京都大學的法學部女王……」

得趁還沒喝醉前跟火村說明才行呢……剛剛那件事……

「你也認識她?」

「她很有名嘛……我不是有意偷聽的……」

火村擦頭髮動作頓時停下,「……我知道。」

「火村……喜歡或不喜歡是沒辦法勉強的事,可是……我覺得你要溫柔一點啊,因為她…

…」

火村突然打斷我的話,厲聲道,「溫柔一點?這跟你前面說過的話相違背啊,『喜歡或不

喜歡是沒辦法勉強的事』,所以我若對她溫柔才是殘酷的事……」

對她溫柔反而是殘酷的?原來火村是這樣想的啊……

可是對方的心情……

「呃,火村你誤會了,我說的溫柔並不是這樣的……」突然想不到要怎麼解釋的我,脫口

道,「……你沒有暗戀過的經驗所以不知道……」

「有栖,你喜歡藤川?所以看到我對她做的事才來找我理論的嗎?」

我喜歡藤川?怎麼可能,今天是我第一次見到她本人呢,之前是在大學報上看到她的偉業

的……

火村誤會大了,他覺得我在幫藤川說話嗎?

……仔細想想,我似乎都站在告白的人的那邊……因為他們有絕對的弱勢啊。

「火村!你誤會了,我根本不認識藤川啊,我只是跟你說……」

無法繼續與我溝通火村沉聲道,「對不起,有栖,你回去吧……」

■■■

從火村房間黯然走下樓的路上,我巧遇瓜太郎。

有著被飼主說是西瓜條紋的貓咪親切地向我打招呼「喵──」

我也蹲下將牠抱起,還向他抱怨道,「我被你的主人趕出來了喔……」

瓜太郎當然不懂我的話,不過搔搔牠的下巴牠顯得非常開心地嗚嗚叫,「喵嗚……」

「你可要幫我說服你的主人啊,他好像完全聽不進我的話,啊啊,搞不好又要生好幾天悶

氣了……」

「喵!」瓜太郎卻給我一個否定的答案。

■■■

學園祭隔天的是星期一,是休假日,我待在租屋處想趕正在書寫的小說的進度,因為學園

祭的關係,此時已延宕了好幾個禮拜呢。

拿起筆坐正在書桌前的我卻寫了又改、寫了又揉,原本構思好的故事全被昨晚的事打亂了

腦中只有火村的臉,還有不停播送的回憶畫面與當年代送的那封情書。

……還有那個暗戀的故事,最後持田到底有沒有寫完呢?

結果我睡到隔天早上才清醒過來,桌上的稿紙仍是空白。

吃完早餐後,我決定要出門來個取材之旅,因為今天若還是待在家裡一定還是沒有任何成

果。

帶著簡便的行李走到京都車站,邊看時刻表邊想著是不是要用擲硬幣決定今天的地點時,

我又看到那個非常好認的身影。

瘦長身材,有少許少年白,銳利的目光……

怎麼會在這裡遇見火村啊……怎麼辦,他不會還在生氣吧?

還是先打聲招呼吧,「火村……」

「有栖,你背著背包要去哪?」火村語氣輕鬆,彷彿前天的事已雲淡風清……這讓我心情

有些複雜啊……

「想去取材,暑假都在忙學園祭的事,新的稿子一點頭緒也沒有,你呢?」我實話實說地

道。

「我要去宇治,幫篠宮婆婆買茶。」

「宇治宇治有什麼呢……源氏物語後十帖、宇治川、平等院、抹茶、茶點、抹茶冰淇淋…

…」

唔唔,不對不對,我怎麼腦中只有吃的呢……反正我也不知道要去哪,如果跟著火村的話

,或許可以趁機再說服他……

「火村──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嗎?」

■■■

因為目的地是宇治的關係,所以我們在電車上的話題當然就是宇治除了茶外也很有名的《

源氏物語》了。

邊與火村聊天的我也回想起印象稀薄《源氏物語》故事。

「火村,你對光源氏有什麼評論?」

「我沒看完《源氏物語》,沒辦法做出什麼評論。」火村攤手道,他對《源氏物語》似乎

沒有多少興趣,可是我還是想知道他的評論,或許可以從中了解他的想法……

「哎,火村,就你所知道的光源氏評論就可以了!」

「……是個用情不專的人。」

「嗯嗯……果然大家都這麼覺得呢……光源氏畢生都在其它女性身上追逐著藤壺的影子,

他的一生好像也是在暗戀中度過……最後的結局也是悲劇……」

那……火村應該是個很專情的人,所以他才會對告白這件事嚴厲地婉拒,不會有「試著交

往看看那種想法」……

我認為,火村應該是懂告白的人心情的,如果把那件事跟他說的話……

加上太多角色會太複雜,持田,請容許我改編一點故事吧。

「我啊,讀初中的時候有一個暗戀的女孩子。」

「我那時候真的很喜歡她,還用她的名字替當時所寫的故事的女主角命名呢!別笑我喔,

那時候還是個毛頭小子嘛。後來快畢業了,我提起勇氣跟她告白,卻被冷冷地回絕了。」

「……」

「我非常傷心,她的冷淡讓我覺得我喜歡上她是件壞事,令她困擾。理所當然地,那篇故

事也沒有完成,就這樣到畢業典禮時,那個女生送了朵花給我,她向我道歉並說,『那是

第一次有人對我告白,我又慌又亂了,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那時候說的話一定傷害

到你了……我也有喜歡的人……如果告白時被這麼對待的話一定……對不起……有栖。』

後來,我跟她都讀不一樣的高中與大學,去年

同學會的時候還有見面聊天呢……」

對火村說的這個故事,有些描述是取自當年持田的筆記本,但結局是我理想化後的結局,

若這個結局能讓別的故事更好,那我也願意編造……

「所以,火村……」

「你是要我像光源氏一樣處處留情?」

「啊?不是的……我……我只是希望你能體諒對方的心情啊,要鼓起多少勇氣才足以跟對

方告白,光這件事就夠受人尊敬了!所以啊,火村……」

「火村,你有聽我說話嗎?以後至少要遞衛生紙給女孩子啊!」

火村笑著向我行禮「是,有栖川老師。」

我跟稍微有聽進我的話的火村,在回家前走進花店裡。

希望收到花的藤川能露出笑容。

代替持田……代替我……露出雨過天晴的微笑。

後話

──!」我無法克制地大叫道,「中、中學跟我同班的──」

「推理小說同好會的持田啊。」持田開心地笑著接道,「對了,恭喜你順利當上推理小說

作家啊,你的書我都有買喔。」

「耶!?持田你呢?還在寫作嗎?會出現在編輯部這邊的話……莫非你是……」

持田苦笑搖頭,「我不寫作了,我現在是編輯,一般文學部的。」

「編、編、編輯──!」

這讓我更加吃驚了,就我對編輯這個工作的認知……好像不太適合內向的持田……不過,

持田好像變得開朗許多……

「哈哈,就知道有栖川你一定會吃驚的。」

「真的嚇死我了……」

「我還認識你的編輯片桐先生喔,他說有栖川老師常常偷拿著稿子到附近的大學裡邊聽課

邊寫作呢。」

「啊,哈哈──這是你教我的啊!」上課寫作真的靈感不絕呢,不過能坐在最前排的只有

上火村的課的時候。

「真的很懷念呢,倉庫的推理同好會……」

說到以前的事,我仍是想問,「持田,後來你沒有完成嗎?那個故事……」

「這個你也記得啊,」持田低頭,慢慢地描述道,「我沒有完成那個故事,因為,對不起

,我跑去偷聽了……」

「這……你是因為那件事才轉學的嗎?」

「不是,轉學是原本就預定好的……其實後來回想,我慶幸我有去偷聽,這樣我才知道有

栖川難為之處……一直很想再次跟你道謝,謝謝你的花,不過這對當時的我來說太殘酷了

。」

「……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對你說她的答案……」

「……對我們三個人來說,這都是回憶中難以忘懷的一章啊,你知道嗎?後來我遇到了小

牧,才知道我也對她做了殘忍的事。」

「……殘忍的事?」

「小牧當時暗戀著你啊,有栖川……」

「……不、不可能吧!」

小牧暗戀著我,可是我送去的是持田的情書……這種劇情不是只會出現在小說情節裡嗎!

「是真的,她親口對我說的,還順便抱怨有栖川你真的很遲鈍呢。」持田斜著頭笑道,「

果然……有這些惆悵往事才叫青春呢,啊哈哈,我老婆說常提「青春」這二個字就會變老

喔。」

「你結婚了?」

「去年結的,」提起結婚的話題,持田臉上滿溢幸福的笑容,「雖然為了保密沒有公開舉

行婚宴……」

「保密……?」

「實不相瞞,我的老婆是……」

持田靠近我耳朵,說出一個暢銷女作家的名字。

「哇哇──」

持田帶著笑意問道,「有栖川還沒結婚吧?」

「呃……是啊……」我的腦中浮現副教授那張與婚禮十分不搭的臉……

「有交往對象?」

「……對。」

「幫我向他說聲辛苦了。」

「耶?為什麼!」

「因為有栖川很遲鈍啊。」

■■■

回程的路上,「遲鈍」兩個字直在我腦中打轉。

真是……為什麼大家都說我「遲鈍」呢!我只是……晚一點發現嘛。

晚一點發現火村喜歡我……

晚一點發現火村其實暗戀我很久了……

晚一點發現……啊!

■■■

我匆忙地跑進火村副教授的研究室,埋首在報告中的火村霍然抬頭,一臉不相信我會出現

在這邊的表情。

副教授站起身還揉了揉眼,確定是我後才開口道,「有栖?你怎麼突然跑過來……」

我用力地一步步走向火村,然後抱住他,火村雖然不解,但仍回抱著我,一如往常,溫柔

又毒舌地道,「被退稿了?」

我把臉埋在他胸前,悶聲道,「才不是呢!」

「我想想……你在書店裡看到有人正在挑選推理小說,並在你的書與其它人的書抉擇裡,

選擇了其它人的書?」

「才、不、是!」我憤然抬頭,頂嘴道,「你覺得我只會因為這種事來找你嗎?」

火村竟然還點頭道,「是啊,有栖,我想不出還有什麼事會讓你突然跑來找我了。」

好吧……真的是我「前科」太多了……

「火村,我是來為我的遲鈍向你道歉的……」

就拿藤川小姐的那件事來說……我真的後悔莫及。

以為火村是因為不會有「試著交往看看的想法」根本不對……是因為他早就有了專情的對

象……

其它還有很多很多事……再怎麼懊惱都無法挽回的事。

火村伸手輕撫我的臉,「有栖,如果我會因為你的遲鈍而生氣的話,那也不會跟你交往了

。」

「我真的……」

「想表達歉意的話可以用別的方法喔。」

火村不知為何看向研究室裡的沙發……

「遲鈍」的我,到事後才明白另外表達歉意的方法。

2 Replies to “衍生-火村有栖川 – 暗戀之密”

  1. 辦公室永遠是偷情的好地方

  2. 副教授好壞XDD
    但我喜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