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醫戀愛相談室 Talk V

Talk V.

雷檢察官對倪法醫單方面冷戰後,另一邊與簡律師的戀情倒是如倪法醫所預料的,被父母推入山谷的幼獅將會變得更加堅強兇猛,用在戀愛上的話則是……
在保齡球館裡乒乒乓乓的球瓶撞擊聲,各種擊球姿勢的人們,還有以各種方式滾出去的保齡球。
穿著藍黑西裝的雷檢察官跌跌撞撞地把球丟出,只見球往上拋了近半公尺,然後重重地掉在球溝裡,慢慢滾到底,這是第十次洗溝了。
他抓抓頭、摸摸鼻子,臉上掛著尷尬的笑,與接棒的簡律師擊掌。
簡律師拿起圓球細心地擦著,然後拿起球,彎腰把手揮擺出完美的弧線,在他眼中不管他在做什麼都美得像幅圖一樣,連把球丟到旁邊的球道也是……
「抱歉抱歉,我賠您一局吧?」簡律師對著看傻眼的隔壁球道男人直賠不是。
「啊!沒關係啦,你第一次打保齡球嗎?要不要我教你呢?」
簡律師的魅力依舊是不分時空地點、不分男女老幼地管用。
對這種情境已經習慣的簡律師,「謝謝,我……」
「他已經有伴了。」
雷檢察官走到簡律師身旁,沈聲地,佔有地道。
佔有慾及嫉妒是熱戀的副產品,每次與簡律師出門總會吸引一些前來搭訕或獻殷勤的人們,但他總能手法高明地全身而退,還用不著在一旁因為約會而緊張害羞的雷檢察官出手。
不過雷檢察官已經進步到能替他解困並表現另一半氣勢的一面了,雖然在簡律師面前還是一樣地笨拙。
「保齡球還真是不好玩。」
簡律師撇著嘴,看著二行全部都是零的計分板。
「下次還是去打棒球吧!你肚子餓了嗎?還是要吃點什麼?我去買。」
「買回我家吃吧。」簡律師眨眼。
夜晚的邀約總帶點讓人想入非非的氣味。

■■■

律師與檢察官的工作並不是可以隨時揮霍時間的職業,但對於戀愛中的情侶來說,時間就跟乳溝一樣,再擠一點還是有。
他們最近常常這樣,一個禮拜加上六日,三次或四次,吃完晚餐或打完棒球便一同帶著宵夜回簡律師家,只是沒有一次宵夜是趁熱吃完的。
放在玄關鞋櫃上的藥燉排骨冒著熱氣,情人們交纏的身體也是。
簡律師的雙手游移在他寬闊的背膀上,他很喜歡他的背,比他交往過的任何一個人都還要寬闊。
雷檢察官則是對單點進攻,未經對方同意不會擅自行動的他,簡直就跟軍人一樣。
細細綿綿的吻,很長。
就是因為太長了,所以簡律師一時出神想起他們第一次接吻的時候,隔著衣物摩擦著的地方都已經起了反應,對方卻在他的手伸入底褲時整個人驚醒叫暫停,這是簡律師從來沒有過的經驗。
「箴彥!停、停……」慌張的他趕緊拉好自己的褲子,拚命地拉開與他的距離。
衣衫不整卻萬分勾人的簡律師撐著頭,饒富興味地看他到底在玩什麼把戲,明明下半身都已經衝動到跳出來了。
「箴彥……」雷檢察官沒辦法直視他,手遮著臉道,「其實我是拒絕未婚性行為主義者……」
簡律師瞪大眼看著他,「……拒絕未婚性行為?」
「真、真的,我大學的時候還是活動發起人,那個戴貞操帶……啊,不是啦,是貞操手環的活動!」
簡律師邊回想邊直發笑。
發現正在親吻的對象竟然偷笑起來,雷檢察官好奇地問道,「有什麼有趣的事嗎?」
「我想起你的貞操手環……」說到此,簡律師又忍不住想笑。
雷檢察官糾著英眉很認真地說「我會一直守著的。」
為什麼他對這種事會這麼認真呢?簡律師不解,明明都是成年人了,應該可以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任……他雙手捧著著他的頭,插入深黑短髮內。
「那,如果我說想跟你發生關係呢?」
「這裡的法律還不能讓我們結婚,但我會給你一個實質的承諾。」
字字句句發自內心地道,他真的很喜歡他,真的,愛他。
但這句話卻讓簡律師發冷,面前的這個男人或許不只是個好玩有趣的對象。
可能還是個麻煩的對象。

■■■

簡律師放開留在對方身上的手,要踏進客廳時才發現原來他們連鞋都還沒脫就在玄關熱吻,對象還是個說要死守貞操的傢伙,讓他想起熟悉的某人,說跟做是不一樣的事。
身後的雷檢察官也跟著脫鞋,把皮鞋擺整齊後才提著宵夜入內。
冷掉的藥燉排骨吃起來沒什麼味道,簡律師只喝了幾口湯便擱在一旁,他覺得今天好像特別安靜,除了沒有打開電視看那總是有血肉模糊的影集外,對方像是在醞釀要說什麼話般,從方才已經保持沈默好一陣子。
雷檢察官放下筷子,雙目炯炯有神地直視著他,又是那種非常認真的神情,張開口的時候,對照剛剛的話題,簡律師一瞬間還以為他要跟自己求婚呢,原來是要道歉。
「箴彥,我要先跟你說對不起。」
雷檢察官低頭道。
「你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嗎?」簡律師笑著說,這個新情人總能帶給他很多驚喜,他如果真的做了什麼對不起他的事情,簡律師大概也是驚訝大於憤怒吧。
聽到他這麼說,雷檢察官的頭壓得更低,「對,我做了對不起你的事……有人說你換情人比換衣服還快,我知道我應該要相信你,戀愛是建立在互信的基礎上,可是……最近我卻無法不去想這句話。」
他抬起頭,澄澈的眼睛看著簡律師。
「這是真的嗎?箴彥。」
簡律師倒一派輕鬆地回答,「雖然有點誇張,不過我的確真的跟很多人交往過,而且維持的時間都不長。」
「原來,是真的啊……」雷檢察官表情複雜,隨即又馬上問道,「那是為什麼呢?」
雷檢察官不懂,他是這麼地完美,也許不到無缺,可是交往的這期間他一天比一天更加喜歡他,雖然這種心情全世界只要自己有就好了,卻又矛盾地想探究為什麼其它跟他交往過的人不會有這樣心情?
「是為什麼呢?我也不知道,因為每次提出分手的人都不是我。」
「咦?」都是對方提的?
「可能你哪天跟我說要分手的時候就知道答案了。」
簡律師心想,他雖然麻煩,但應該也跳脫不了他的分手定律吧。
「別這麼說,我是真的很……唔。」
又要再說一次那句話時,簡律師倏地堵住他的嘴,他不想再聽到那句話,到底有多少人說喜歡他,他自己都數不清了,可是卻沒有至今仍留在身邊的。
接吻的空擋,簡律師問「一定得有張白紙黑字我才能繼續下一步嗎?」
「我會給你的,請再等……箴、箴彥!」他用牙齒咬著褲頭的拉鍊一氣拉下,讓雷檢察官放聲大叫。
「不做到最後應該就沒關係了吧。」
簡律師的聲音如同邪佞的惡魔般誘惑著凡人。

■■■

吹著口哨的倪法醫轉著手上的鑰匙,一派輕鬆地走向辦公室,讓他有這麼個好心情的原因除了最近向閻羅王報到的人數變少外,還有昨晚小郁聽說他跟雷檢察官吵翻了,便主動地安慰著他。
小郁--哈倪--呃。
只是最後牛郎不要出來就更完美了,倪法醫一把握住鑰匙,要轉開辦公室的門時,才驚覺旁邊蹲坐著一隻龐然大物,拔山倒樹地站起。
蓋一癩……
「這……不是雷檢察官嗎?這麼早來有事嗎?我手上應該沒有欠繳的驗屍報告吧?」倪法醫十分見外地說。
「老倪,上次的事你道歉的話我就原諒你……」雷檢察官有氣無力地道。
開什麼玩笑!雖然是故意要惹對方生氣才演齣上次那個戲碼,但若要他先低頭賠不是他就不姓倪!
「老倪……」雷檢察官近乎哀求似地說。
「對不起,上次是我不對。」
很好,從今天開始我不姓倪了,我姓夏……
若是有個女兒……呃,兒子的話應該也是這種感覺吧,倪法醫無奈地看著這個一百八十幾公分的兒子。
「老倪!那我們合好囉!太好了,我跟你說……」雷檢察官笑顏逐開。
「又是簡律師的事吧?進辦公室邊吃早餐邊說吧。」

■■■

咖啡香溢滿整間辦公室,倪法醫非常滿意這台用公款的『餘額』買的咖啡機,大概是成天在見不得天日的驗屍室工作的關係,他有『經常性早起精神欠佳症候群』,非得要喝一杯咖啡才能上工,雖然牛郎說他只是早上見到太陽懶病就發作,想藉喝咖啡的時間偷懶罷了……
「小雷,要來一杯充滿知性與氣質的咖啡嗎?」倪法醫舉著咖啡杯,饒舌地問。
「好啊,我一整晚都沒睡正覺得頭有點發暈……」雷檢察官用拳頭敲敲自己的腦袋。
「一整晚都沒睡!?」轉身要泡咖啡的倪法醫一聽馬上又轉回來,年輕人體力真好啊……
「我一整晚都在煩惱……老倪,口交算不算性行為啊?」這句話比義大利濃縮咖啡還能更讓倪法醫醒腦。
「你、你這個問題問錯人了吧,我是法醫,你是檢察官耶,我頂多只能告訴你口交可能導致口腔癌,算不算性行為你比我更清楚吧?」
倪法醫一口氣說完後才想到,是誰幫誰……
「啊對!應該只算猥褻!」雷檢察官一臉釋懷地說。
倪法醫無奈地望向他,心想,拜託,不要一談戀愛就變笨蛋啊,還有,你釋懷了,我還沒啊!到底是誰幫誰……
算了,其實不用問他也知道答案,誰叫他這麼了解雷劭宇呢。
「別一大早就談這麼重口味的話題,我早上最不喜歡邊吃早餐看水果日報了……」倪法醫將咖啡端給他。
「不好意思。」
雷檢察官縮縮頭接過咖啡小啜一口後道,「我還有另外一件事要跟你說……」
「說吧。」
別再問什麼把性器官放到哪算不算性行為就好。
「箴彥說,他真的跟很多人交往過……」
「這我在你追簡律師之前就跟你說過了。」
聽他叫他的名字還真有點不太習慣,不過這可是雷檢察官進步的證明,倪法醫感到有點欣慰,跟嫁女……兒子的心情有點像。
「而且交往的時間都不長,都是對方提出分手的。」
這點倪法醫在幫雷檢察官『搜集情報』時就知道了,只是簡律師的前男友們都說原因出在他身上,目前還沒有確切的證據,但倪法醫仍隱隱約約覺得這件事跟他的老同學一定扯得上關係……
「所以你覺得很不安,你怕自己有一天也會跟他們一樣把簡律師給甩了?」
「我……」他閉上眼,然後倏地張開,那是個堅定無比的眼神。
「我對他的感情不會輕易改變的。」
倪法醫苦笑,他就是這麼一個認真到底的人,簡律師得要有心理準備要跟他耗上好一陣子。
「那就好啦,你還擔心什麼?還沒遇到的事別想這麼多啦,等遇到了再說囉,談感情這回事沒人從長計劃的啦!」倪法醫拍拍他的肩,摸摸他的短寸頭,
「況且……我看你們倆感情一直在持續加溫嘛,前幾天不是還去保齡球館打球嗎?」
「咦?老倪你怎麼知道?」
「我還知道你們兩個的球技都不怎麼好呢。」
那天他跟牛郎躲在一旁偷笑了老半天呢。

■■■

之後,雷檢察官也沒有多餘的時間去鑽牛角尖。
也不知道民生物資飆漲的關係,還是天氣寒暖交會的時節對人們的衝動行為有催化作用,自入秋後,他手上的案子越疊越高,兩個人二天能通一次電話就算是非常奢侈的事了。
「雷檢察官您好。」
命案現場的警員見到剛下車的雷檢察官,中氣十足地對他打聲招呼。
「辛苦了。」
雷檢察官也笑著回禮。
他正抬起腳要跨入現場時警員又道,「檢察官,您忘了戴口罩。」
「啊,謝謝,可是我不用戴沒關係的。」
雷檢察官感謝警員的細心,常經手兇案現場的他,對於那些異味都已經適應。
「不不,這次的案子……很慘,您還是戴著比較好。」警員面有難色地道。
直到雷檢察官見到現場後,才明白警員所言不假。
命案現場是一間小套房,四周血跡斑斑,死者是一名女性,死狀極慘,赤裸的身上有多處傷痕不說,肚子那道開口讓腸子都露在外頭,臉上的表情像是被凌虐至死般,正在勘驗屍體的盧法醫邊搖頭邊走向他。
「雷檢察官,這案子,很棘手……」雷檢察官沒有說話,直視著現場,沒有眨眼。
「這兇手不可原諒!」震天響的這句話讓全部的人都看向他。
事後,現場的許多人都說,雷檢察官當時落下男兒淚,誓言一定要將兇手繩之以法。

■■■

跟雷檢察官共事過的人都知道,他是個清廉正直、嫉惡如仇、辦起案來就廢寢忘食的人,檢察長說,他在職場上唯一的缺點就是常站在受害者那邊看待事件,好像被害者是他的什麼人似的,雖然檢察官原本就是被害者的代言人,但雷檢察官卻因此常有先設立場。
夜晚八點,地檢署內燈火通明,仍有不少人為了這個國家的公平正義挑燈奮鬥著。
「唔--啊。」
埋首於資料中的雷檢察官抬起頭,重重地伸了個懶腰,這時門外剛好響起敲門聲。
「請進。」
雷檢察官趕緊坐正,醜態讓外人看到就不好了。
沒想到進來的卻不是人,而是一份……藥燉排骨?!
「辛苦啦,我送慰勞品來囉。」
在提著藥燉排骨的手現身後,緊接著出現的才是倪法醫這張掛著粗框眼鏡熟悉的臉。
「晚安,辛苦了雷檢察官。」
跟著倪法醫一同出現的夏教授也出聲問候。
「老倪?夏教授?」
「早猜到你這幾天應該都加班,我跟小郁吃完晚餐就幫你送東西過來,快趁熱吃吧!」倪法醫正要把藥燉排骨放桌上時,卻發現沒有地方擺,不只桌子,處處都是卷宗、資料或是雜物。
他望向披在椅子上的好幾件衣服道,「小雷,你該不會好幾天沒踏進家門了吧……」
「呃……」經他這麼一提,雷檢察官還真忘了上次回家是什麼時候。
「你們院方檢方都一樣,二十三十歲的時候被考試操,正值壯年的時候就讓國家操,能活到五十幾歲就算長壽的,喂,我雖然說過你會早死,可是你如果比我先走的話我可不饒你,你也不想死後還被扒皮削骨吧。」
倪法醫這番話乍聽之下有點像是威脅,其實是在關心雷檢察官的健康。
「對啊,雷檢察官,最近我們學校也常有過勞死的案例,你要好好注意健康喔。」夏教授接著道。
經夏教授點醒,雷檢察官繞了好大一圈才聽懂倪法醫真正的含意,他也想起先前聽說過的書記官過勞吐血一案。
他欣慰地看著兩個關心他的朋友,「我今天會回家睡的。」
「那就好,藥燉排骨快趁熱吃吧。」
倪法醫粗魯地把卷宗撥到一旁,將食物放上。
雷檢察官看著熱氣裊裊上升的藥燉排骨,突然想起之前跟簡律師買宵夜回家吃時,從沒吃到熱的宵夜。
──好想見他。
忙碌的時候並沒有這麼強烈的感覺,但只要一停下來,滿滿的思念就湧上心頭。
「喂,你在發什麼呆啊?」倪法醫出聲才喚回失神的雷檢察官。
「沒、沒事,那我開動了!」雷檢察官喝了一口倪法醫與夏教授的愛心,心裡變得很暖和,可是另一種空虛卻只有那個人能填滿。
「那個案子,辦得怎樣?」倪法醫隨口問道。
「今天已經對嫌犯聲請裁定羈押。」
「我記得嫌犯是那個被害者的男友吧……這個案子是盧法醫經手的?」
「是盧法醫沒錯,有什麼問題嗎?」
「不,沒事,我只是想到他今年好像就要退休了。」
三人就這麼一直閒聊到雷檢察官把宵夜吃完。
「我們也該走了,小郁明早還有課呢。」
倪法醫起身說。
「嗯,謝謝你們的宵夜。」
「你也別待太晚,趕快回家休息吧。」

■■■

在送走倪法醫與夏教授之後,雷檢察官也沒有久留,收拾完東西後,便騎著日前新買的腳踏車離開,腦袋是想著要回家的,但手腳卻不自主地把車導航到簡律師的家。
雷檢察官騎到離簡律師所住的公寓約前一百公尺的地方才發現自己過家門不入跑到這裡來。
不過既然都來了,如果燈還是亮著的話就上去吧。
雷檢察官抱持著期待,要再向前一步時,一台黑色的奧迪轎車從他面前開過,正好停在公寓前,那是簡律師的車的型號。
他原以為是簡律師回來了,但下一秒簡律師卻從助手席打開門,繞過車頭走到駕駛座旁。
如果不是簡律師開的……那?車窗搖下,為雷檢察官解答疑問,雖然並沒有看過本人,但在法律界沒有人不認得他的臉。
段律師。
這麼晚了,段律師送他回來……?「我在擔心什麼,箴彥說過段律師是很照顧他的叔叔之一啊……」雷檢察官搖頭自言自語道,但目光始終沒有離開交談中的兩人。
段律師仍是那副不茍言笑的嚴肅表情,如鷹般的眼神在年紀增長後依舊沒有任何改變。
但,此刻簡律師的表情卻是他從沒看過的。
目送黑色轎車消失在夜晚的街道中,雷檢察官茫茫然地站在路旁十幾分鐘,連停在一旁的腳踏車都被風吹倒了還不自覺。
回過神來的時候,顫抖的手拿著手機,緩緩地打開,待機圖片是簡律師側臉,一樣都是笑,但跟剛剛他對段律師的笑就有著本質上的不同。
如果是以前的他一定不會察覺,但現在他的身份是他的情人,他全心全意都放在他身上,任何細微的表情變化他都看在眼裡,看進心底。
更何況是這種他未曾見過的表情呢?雷檢察官仰頭看著從他家窗戶散發出來的黃光,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好像有人影在窗邊停留了一會。
他揉揉眼,再往上看。
果然是錯覺嗎?雷檢察官心想,再看看手機,有點猶豫,卻還是按下快速鍵,螢幕上顯示的名字前不久還是『簡律師』,現在卻是意味深長的『箴彥』。
「劭宇?」情人的聲音從話筒流洩而出,就算是透過電波傳遞卻絲毫沒有失真的悅耳男聲。
「啊、嗯,是我。」
明明是打電話過去的雷檢察官卻有點緊張。
「你還在署裡嗎?」簡律師溫柔地關切著。
「呃、我,我在回家的路上了。」
雖然正確來說,他已經騎過頭了。
「邊騎腳踏車邊講手機?真不像你的作風。」
「啊不,我停下來講的。」
「回家的路上騎到一半停在路邊講手機?」簡律師輕笑出聲。
「對啊……今天的宵夜是藥燉排骨,在吃的時候就想到你,騎車回家的時候,朦朧夜空裡的下弦月也讓我想到你的微笑……」每個人的心裡都住著一位詩人,談戀愛也許會讓這個詩人詩性大發,原本只背得出法條的雷檢察官,如今卻能講出這麼感性的話。
「有點肉麻……」
「啊!?是嗎?不好意思,我只是有感……」讓對方覺得噁心肉麻並不是他的本意,雷檢察官趕緊解釋道。
「有點肉麻,不過我還蠻喜歡的。」
簡律師卻接著這麼說。
「你不覺得噁心就好,你現在在做什麼?」
「唔,剛回到家就先洗澡,還沒來得及穿衣服就聽到BON JOVI的歌聲,圍了條浴巾跑出來接你的電話,然後現在走到廚房打開冰箱拿一罐台啤出來。」
接著實況轉播似地傳來打開鋁罐的聲音。
簡律師還頑皮地道,「要一起喝嗎?」這,這就是美酒配美人嗎……雷檢察官腦中飛閃過這個想法,同時還有點站不穩顛簸一下。
「現……現在才回來啊,忙到現在嗎?」雷檢察官試圖恢復一點冷靜道。
「喔,今天跟人有約,所以去晚飯。」
「我可以問對方是誰嗎?」
如果他說不能,他也不會勉強他,畢竟就算是夫婦也是有個人隱私權的,但如果他說謊……另一方的簡律師啜了一口啤酒後道,「我跟段叔叔一起吃飯敘敘舊啊,就是你看過照片的段律師。」
「呼--」雷檢察官如釋重負地呼了口氣。
「咦?外面很冷吧?你還是趕快回家,回家後再打給我也可以呀?」簡律師以為他是天氣冷在哈氣,於是便提醒說。
「喔好!」雖然這樣回應,雷檢察官卻還沒掛斷電話。
兩端都沈默幾秒,另一頭先噗哧一笑,「怎麼還不掛掉?」
「你也是啊。」
雷檢察官也邊笑邊道。
「……這讓我想到小時候睡覺的時候,小虎叔叔……啊,就是我舅舅,我都叫他小虎叔叔。當我父母驟逝,剛被舅舅領養的時候,他都會陪我一起睡覺,等我睡著後他就會去跑新聞,可是我那時怎麼哄怎麼騙都不肯入睡,小虎叔叔就問我為什麼不乖乖睡覺,我就哭著說『因為我怕先睡著醒來就看不到小虎叔叔了啊!』,因為我父母就是這樣在我睡一覺醒來就不見了。」
「……我不掛電話了!永遠不掛。」
雷檢察官突然大聲說道。
「你在說什麼啊?」簡律師沒好氣地說,「我們數到三一起掛吧!」
「一……」
「二……」
「箴彥,」雷檢察官似乎不接受這個判決,提出抗議。
「又怎麼了呢?」
「雖然當初說要交往看看的是我,先告白的也是我,但我知道,你是相信我的。」
應該也是喜歡我……?不然不會對我做那種事……想起上次的事,雷檢察官到現在內心都還很激動。
認真而慎重,再一次,他開口說,「而我也會一直相信你、愛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