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醫戀愛相談室 Talk VI

Talk VI.

「哈--啾--」早上進辦公室沒多久,雷檢察官就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把桌上的卷宗都給吹翻了。
進來與雷檢察官商討事宜的方檢察事務官見了便挖苦地道,「哎呀,雷檢察官,你這噴嚏可是打到檢察長那邊去了,他聽到你身體微恙,下次應該不會再把這麼熱門的案子丟給你了吧!」
「佳穎,這次的案子明明就是用抽的……」雷檢察官摸摸鼻子反道,他知道方事務官一直對他常拿到大案子很不滿,每次都讓她加班加到男朋友都不知道丟了幾個。
「還不是因為你那天不在才會被抽中……」方事務官聳聳肩。
這是個分案時的迷信--中標的一定都是人不在的那家。
「真不好意思,我下次一定會好好坐在位子上的。」
其實跟簡律師交往後,他也希望自己能少加點班啊……
「記得就好,該去開庭了吧,這個羈押庭應該可以很順利吧?」
「嗯。」
雷檢察官重重地點頭,偵察不出一個禮拜就鎖定被害人的前男友,在幾天的時間就將他逮捕,所有他們能掌握的線索證據也都指向他,雷檢察官非常有信心能早日將這個手段兇殘的傢伙送入牢獄。
兩人要離開辦公室前,雷檢察官又打了兩個大噴嚏,方事務官這次不再調侃他,難得關心地問。
「雷檢察官你昨天是加班到多晚?都感冒了。」
「……我只是在外頭多待了一下。」
雷檢察官憶起昨夜的事,覺得自己好像在站崗又像是在捉姦……捉姦?!他連忙搖著頭,自己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呢……箴彥說了,他只是跟段律師敘敘舊,沒別的事,要相信他!「雷檢察官--雷檢察官?」
「佳穎?什麼事嗎?」雷檢察官回過神來微笑道。
方事務官卻說,「叫了你好幾聲都沒回,該不會真的感冒頭暈了吧?等下的庭怎麼辦啊?沒裁定羈押的話會丟臉丟到家的。」
「我沒事啦,這點小感冒喝感冒糖漿就好了,我小時候超愛喝那個,況且這個案子不可能不裁定羈押的,他的嫌疑太大了。」
刑訴101條第一項有規定,犯罪嫌疑重大,才可以羈押。
就證據上來說,他確信法官沒有理由不羈押他。
但那是雷檢察官未考慮到外在變因情況下的結論。

■■■

雷檢察官作夢也沒想到此時此刻會在對面看到那個人。
梳理得整齊的頭髮和不管怎樣的表情都讓人移不開眼的面容,今天的他還有著律師通有的逼人氣勢。
簡律師察覺到對方往自己瞧,回望了一眼,沒有笑容,只是微微點頭,禮貌性的示意,這也代表了此刻他們的疏離感。
雖然有無數的問題想問他,但雷檢察官提醒自己,已經上了戰場,對方也做好應戰準備,若不重新整理情緒就對不起被害人了!他閉上眼,重新在腦中擬過稿子,等待開庭。
羈押庭開庭,法官先訊問完確認無訛,開始進入審理。
雷檢察官起立說明聲請羈押事實及理由,但唸到一半被法官打斷。
「雷檢察官,可以請你唸快一點嗎?」庭上的聶法官語調中帶點吃驚。
雷檢察官這才發現自己緊張到唸得速度過慢,全場的人都直盯著他看,平常打字趕不上講話速度的書記更是狐疑地看著他,想著究竟是今天自己打太快還是他講得太慢。
他趕緊道歉後恢復正常速度說明完畢,坐下前順勢瞥見簡律師十分認真地筆記作資料,與他相比,對方倒是與平常無異。
所幸除了一開始出點小差錯外,接下來的程序比雷檢察官想得還要順利,由於嫌犯涉嫌的證據確鑿,犯刑又是定刑很高的重罪,法官自然也較傾向羈押。
簡律師對於此庭無能為力,回辯的樣子也只是虛晃二招,可是雷檢察官卻覺得他並不是放棄,而是等待下一次機會般地保留動作。
「確認高昇志,涉嫌重大,裁定羈押。」

■■■

「箴彥!」雷檢察官在對方開車門時叫住他。
「劭宇。」笑著回頭,表情不若方才在法庭上般嚴肅。
「你怎麼會接這個案子?你知道這個案……」雷檢察官急忙地想把剛在壓在心底的問題吐出。
「雷檢察官,現在我跟你分別是這個案子的對立方,在庭外談這個,不太好吧?」簡律師止住他的問題。
「我……」他也知道這樣有失公正,可是……他想知道為什麼他會接這個任誰都不會想來辯護的案子的理由。
心中的天秤擺盪著,一想起那個案發現場被害人的樣子,最後雷檢察官仍傾向身為司法守護者的一方。
「不好意思,我想你一定也有接這個案子的理由吧。」
「嗯。」
簡律師微瞇著眼看他,最後又補上一句,「我想我們最近還是不要私下見面吧,這樣比較好。」
「咦?」
雷檢察官吃驚地望著他,法律上並沒有明文規定辦同個案子的檢察官與律師不能私下來往,做到這麼絕反而讓他覺得訝異又懷疑。
「好好享受職場戀愛的小樂趣吧。」
他扔下這句讓人匪夷所思的一句話後便開車離去。

■■■

倪法醫邊泡著咖啡聽這個百忙之中也要來跟他喝咖啡的雷大檢察官訴苦,他將沖好的咖啡放在茶几上,推至雷檢察官面前,自己則坐下細細品嘗,喝了一口後,今早發生的事他也說到尾聲。
「最後他對我說……好好享受職場戀愛的小樂趣吧。」
倪法醫一聽表情變得很奇怪,原來是他想笑又怕噴咖啡,趕緊咕嚕咕嚕地將咖啡送入胃中後才放聲大笑。
「噗哈哈--簡律師真的這麼說啊?未免也太有趣了!」
不過律師與檢察官雖然常在法庭上碰頭,可是卻不是同一職場,若要有什麼樂趣,難不成……
「老倪,別再笑了,我是真的很疑惑……再加上昨天晚上他……老倪,不要笑了!」
「好好……我不笑了。」
倪法醫連忙把心中在法庭上誰壓著誰的畫面擦去,「昨天晚上你也去找簡律師嗎?我不是叫你早點回家休息……」
日也操勞夜也操勞,就算是體力比一般人好的雷檢察官也會累垮吧!
「……我只是經過,沒有上去找他,可是我看到……段律師。」
「段律師?他怎麼會出現在那裡?」倪法醫疑惑道。
「簡律師說他們去吃晚餐敘舊,啊,他之前說過段律師是從小時候就很照顧他的叔叔。」
倪法醫想起以前曾看過簡律師幫段律師送公文的那幕,他問他他們是什麼關係時,段律師的確是說他們沒有關係。
--那還真的是很『照顧』他啊。
「所以……他這麼說你相信嗎?」到底是誰外遇誰啊?倪法醫壓根兒不相信那個敘舊的說法,暗自猜道。
雷檢察官毫不考慮地點頭,「我相信他。」
見他這麼堅毅的眼神、完完全全信賴對方的樣子,就算簡律師在殺人現場拿著刀說他沒殺人,他也會哭著說我相信你是被冤枉的吧。
倪法醫暫不說出自己的猜測,因為他知道就算他說了也沒用。
「那就好啦,還有什麼問題嗎?」倪法醫再次端起咖啡,準備這次要好好品嘗。
「昨晚看到段律師讓我莫名地跟簡律師接這件案子作了聯想。」
雷檢察官畢竟仍是個當檢察官的人,注意力馬上就可以放在重點上作思考。
老倪你也知道這件案子的情況,嫌疑過大,一般來說不太有律師敢接的,但我知道以前有個律師會接……」
「段和鳴段律師。」
倪法醫幫他接著道,「所以你是想說已經退休的段律師命令他接這件案子?」
「你覺得有這個可能嗎?」雷檢察官問道。
「唔--可是你也知道簡律師的風格吧?初打下名號後,就因為功力高明,讓許多道上兄弟想請他幫忙辯護,可是給再多錢他也不收,最後還動用威脅恐嚇,結果反倒被簡律師告上法庭,哎,你應該比我更清楚才對啊。」
「這就是我來找你商討的原因啊,老倪,我想,會不會是段律師以什麼理由威脅他、強迫他接這件案子……」
威脅他、強迫他?很難想像他那個老同學擺出一副山口組的樣子把腳跨在律師事務所的辦公桌上,不,搞不好很適合也不一定。
--雖然那傢伙比起這種手段,他還是喜歡來陰的。
「也--是有這個可能啦,可是就算他接了這件案子,並不影響案件吧!當年段律師雖然有把黑的硬翻成白的能力,但是也未曾有過把殺人犯說成無罪的例子吧?頂多就簡律師敗訴……還是,對方是簡律師會影響到你辦案啊?青天白日雷大檢察官,要申請迴避嗎?」倪法醫嘿嘿地笑道,看來接下來有空的話一定要去旁聽這個案子。
「誰來辯護都不會影響偵查及上訴的,只是--我怕他是在被脅迫的情況下,他還說近期都不要見面,你不覺得很奇怪嗎?」
「人家簡律師搞不好只是公私分明嘛,你這麼擔心,直接問不就得了?」
雷檢察官深嘆一口氣說,「我……我剛剛答應他說不問了……」
「喔,拜託,你可以不要直接問啊,採迂迴式問法不是你們的看家本領嗎?」倪法醫每次都要不厭其煩提醒他,這是他本來就會的事。
「可是他說最近不要見面……」
「你是原始人嗎?現在有電話、有手機、有網路,連小郁到國外開研討會我都可以跟他做……」講到這兒法醫卻慢下來,像是不小心說漏什麼似的。
「做什麼?」
「做……」倪法醫支支吾吾地,「做學術性的交流……討論一下有關動物的事,我最近對動物也很有研究啦--」
「喔。」
雷檢察官完全不懷疑他的證言,「那、那我發封簡訊給他好了。」
「嗯嗯,快發吧。」
倪法醫把最後一口咖啡飲盡,緩和一下方才緊張的情緒。
雷檢察官拿起手機,時而停下來思考,時而問法醫的意見,慢慢地輸入以下的字樣。
『箴彥,午餐吃了嗎?不要忙壞身體了,關於今天早上的事……我再問最後一個問題,跟案件本身無關,我只想知道,你是不是在非自願的情況下接手這件案子呢?期待再與你相會的那天。』
重新確認好幾次後,雷檢察官把簡訊發出,沒想到過沒多久就收到回覆。
簡律師回傳的簡訊則比雷檢察官俏皮多了。
『劭宇^^,沒有任何人可以逼我接我不想接的案子,聽你今早的聲音不似平常那麼大聲,我想更該注意健康的是你喔:D下次法庭見☆』
看完對方的簡訊後,雷檢察官才放下心來,這下子他總算可以專心在這件案子上。
就在雷檢察官要告辭,繼續往司法的路上努力時,倪法醫老生長談地說。
「你不覺得談戀愛就像傳接球一樣嗎?起先看你們,好像只有你在丟球,沒有接球,不過現在似乎慢慢進入狀況囉,雖然簡律師丟的這顆球即使不是伸卡球,也是顆犀利的滑球……哎,可是再怎樣都比我好啦。」
「咦?為什麼啊,老倪。」
雷檢察官疑問著,他跟夏教授感情不是很好嗎?即使對方出國了還用網路做學術性的交流呢!
「你一次只要接一顆球啊,我一次可要接兩顆呢!」

■■■

簡律師的當事人、雷檢察官的嫌疑犯,高昇志被裁定羈押後,雷檢察官提訊二次,重新勘查現場一次,非常審慎地思量,才將起訴書擬好並起訴。
並不是因為對手是簡律師他才這麼慎思明辨、步步為營,每個經手的案子他都是這麼處理的,因為他知道,就算嫌疑再怎麼大還是有可能抓錯人、誤辨是非。
曾有件他經手的案子,因為證言的關係,羈押後不起訴處分,直到被羈押者走出看守所跟家人擁抱的那刻,他才得已安眠。
而這次的案子,基於偵察結果,他問心無愧地求處無期徒刑。
『檢察官,不是我做的!』提訊兩次嫌犯都堅決否認犯案。
但雷檢察官已經看太多件口口聲聲說不是他幹的,最後仍送入大牢的例子。

■■■

調查庭開完後沒多久,隨即進入審判庭。
本案是今天早上第一庭,雷檢察官起了個大早騎單車到辦公室,靜靜坐著,穩定情緒。
桌上放著近幾天有關此案的報紙,幾張黑白的照片裡都有簡律師的身影,旁邊斗大的標題字寫著『律師堅持高昇志無罪。』
他的眼留戀似地看著照片中人,指尖輕輕劃過報紙上的臉,染上黑色的油墨,隨即把報紙蓋上。
--今天他不是箴彥,是簡律師。
雷檢察官一再這麼告誡自己。
接著步入法院,穿上鑲著紫邊、代表國家的法律守護者的袍子,打開門走進就定位,被告、辯護律師也早已在席上。
簡律師見到他仍舊是面無表情地點頭,雷檢察官這次也同樣地回禮,情緒沒有波動。
書記官見眾人都到了,便上去請法官下來開庭,三位法官入內後眾人起立。
此案正式開庭。

■■■

由於被告否認犯罪,雷檢察官先詰問證人,在台上是初次收到傳票來當證人的死者鄰居傅太太。
「你跟死者江眉月是什麼關係?」「我是住在她家對面的鄰居。」
「事發前一天,你說曾聽到兩人爭吵的聲音?」「是的,那天大概十點多,我聽到對面有男女吵架,還有摔東西的聲音,隔天再看到江小姐的時候,她身上有一些傷口。」
「他們常常吵架嗎?」「對,從江小姐搬來的一年前就常常聽到吵架聲,我覺得江小姐一定是常常被高先生打……」
「異議,臆測。」
簡律師道。
法官回道,「異議成立。」
雷檢察官看了一眼簡律師後,繼續問道,「案發當天有沒有聽到吵架聲?」
「沒有,那天我不在,到下午四點多回來,隔壁一直很安靜,直到江小姐的妹妹來找她時,站在門口按電鈴跟打手機都沒有人接,她說姐姐最近的狀況不好,這天她們約好要在她家一起吃飯,可是都找不到人覺得怪怪的。」
「後來是怎麼進去房間的?」
「我們猜外面會不會有鑰匙,後來在信箱裡發現,便開門進入,然後就……就看她就躺在血中,看到的時候就覺得沒什麼希望了……怎麼會有人這麼殘忍……」傅太太似乎回想起當初看到的畫面,說話顫抖,眼神飄向嫌疑犯,但又隨即轉開。
「庭上,我詰問完畢。」
「辯方律師請作反詰問。」
簡律師站一步向前,先對證人露齒一笑後道,「傅太太,你說你是江小姐的鄰居,交情大概多深呢?」
小孩都已經大學畢業的傅太太,對這個風度翩翩、彷彿從外國片裡走出來的混血帥哥,她心頭仍小鹿亂撞了一下。
「呃……老實說,我們只有在倒垃圾的時候會聊一下。」
「那,就是不太深囉,所以您並不知道江小姐實際與高先生的交往狀況與吵架原因?」簡律師在詰問時,一反剛剛給人的斯文印象,現在有股逼人的氣勢。
「對……」
「那你有看過高先生嗎?」
「有看過,但不常。」
「你最近看到過一次高先生,他身上是否有傷呢?」
「最近一次……啊,有還撐著拐杖呢。」
「那是被江小姐推下樓受的傷。」
「異議,現在是反詰問。」
雷檢察官的轟天雷再現,話完話後整個法庭似乎都還繞著他的餘音。
「異議成立。」
簡律師撫了撫耳朵後繼續問道,「您說江小姐的妹妹說她狀況不好,請問你在倒垃圾的時候看到江小姐時她的精神狀態如何?」
「異議,與本案無關。」
雷檢察官再度大聲道。
「異議駁回,證人請回答。」
這次連法官也撫著耳。
「她神情有點呆滯,因為這樣還少丟一包垃圾,後來追垃圾車時還跟清潔隊員吵起來,大聲小聲的,後來還是我們把她拉開呢。」
「庭上,辯方詰問完畢。」
法庭上似乎響起了聽不見的鈴聲,第一回合結束,雙方不分軒輊。

■■■

有人說,檢察官的血是冷峻的,他必須以鐵的心腸去看待案件,雷檢察官從不認為自己是這麼冷血的人,直到今天他才知道,原來他可以辦得到。
愛人就在對面,他卻仍可以大聲的喊出『異議。』雖然這是他所期待的態度,但實際這麼做心情卻有些複雜。
--原來人真的可以把法跟情撕開來看。
起先簡律師提出暫時不要見面的請求時,他也曾一度懷疑簡律師到底把他們兩人的關係放在心裡的哪個位子,但現在他明白,法律人,就是可以什麼都不管,以案子為先的人種。
他又想起某個報導,任職司法相關職務的人,是三百六十行中最不快樂的,他們總是看到社會較黑暗的一面,他有時候也會這樣,猜想、懷疑勝過於信賴、信任。
即使如此,雷檢察官還是樂觀地想,等這個案子結束後,他們應該可以與先前一樣,談天、說笑、做專屬於情人們的事。
他拉回思緒,法庭仍持續著。
「你跟死者江眉月是什麼關係?」庭上例行性地先詢問證人。
「她是我姐姐。」
「檢方請開始詰問。」
「請描述一下案發當天發生的事。」
「我前幾天打電話給她,她聽起來狀況不太對,我便提議買菜到她家煮來吃順便聊天,但是到門口後按門鈴也沒人接,電話、手機也是,正覺得納悶時,隔壁太太走出來,問我發生什麼事我就說連絡不到姐姐,我很擔心,後來我們在信箱裡發現鑰匙,就開門進去……然後就看到姐姐……姐姐……」江小姐接著泣不成聲,雷檢察官跟法官示意後拿了一包衛生紙給她,並小聲地對她說「我知道妳很難過,可是現在在法庭上,妳是證人……」待她情緒緩和後,雷檢察官繼續詢問,「你認識高昇志嗎?」她緊閉著眼,「認識,我知道他是姐的男朋友,見過幾次面。」
「他們的交往情況如何?」
「他們交往大概二年多,但大約從半年前開始常吵架,在這期間遇到姐時她身上總有些傷口,我不清楚他們之間是發生什麼問題,但姐常說他待她不好、又背叛她,我也勸過她跟他分手,但他們還是沒有分……然後就……」雷檢察官之後又問了幾個問題後,接著換辯方簡律師詰問。
「在你姐姐情緒不好的期間,她是否有透露想要輕生的念頭?」
「異議!辯護人不當言論。」
雷檢察官猛然說道。
「異議駁回,請繼續。」
雷檢察官直到簡律師問到這句時才明白他的真意,先前他總以為他是想為高姓嫌犯以正當防衛的理由作抗辯的重點,但想想現場種狀況怎麼看都不像沒有犯意的人造成的,可是現在他卻又以死者自殺為重點,這……更不可能了吧?江小姐眼神遊移了一下後才道,「……老實說,曾有過。」
「她有服用相關的藥物嗎?」
「有……我有勸他去看過幾次醫生。」
「我想這也是你們為什麼硬是要找鑰匙進門的原因吧?」
「對……」對面的雷檢察官開始有點焦躁,他越來越不懂簡律師想做什麼,接著換法醫上前接受詰問。
「本案凶器的菜刀,是否就是被害者主要致命傷的兇刀?」
「是的。」
年事已高的盧法醫仍中氣十足地道。
雷檢察官稍後又問了幾個有關現場及被害者屍體的問體,最後一個問題很明顯是衝著簡律師問的。
「你認為從現場及屍體狀況看來,被害者有無自殺可能?」盧法醫毫無考慮地道,「沒有。」
檢察官退下,律師上場,他要開口詰問前雙眼熠熠生輝,那神采飛揚的樣子,讓眾人看得呆滯,但就像把人帶到雲端極樂世界又重重把人摔下似的,脫口而出的那句話眾人又都震撼不已。
「盧法醫,在詰問前,可以請你先說明你跟被害者的關係嗎?」手上拿著一袋資料,簡律師此時的神情,讓台上有位年資較深的法官想起當年的段律師。

One Reply to “法醫戀愛相談室 Talk VI”

  1. 果然做這行的都很辛苦啊…
    話說箴彥公私分的這麼清楚反而有點恐怖耶…
    果然不能小看呀…小雷辛苦你了…

    律師也得兼任偵探就是了XD
    不過想知道說箴彥對老段到底是何種感情啊?
    差了26歲左右了吧((遠目

    版主回覆:(01/20/2010 04:17:04 PM)

    >不過想知道說箴彥對老段到底是何種感情啊?

    之前的番外《簡箴彥》一篇中有說明喔:)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