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醫戀愛相談室 Talk IX

Talk IX.

用餐地點是選在某飯店的高樓空中花園餐廳,簡律師與雷檢察官抵達的時候,徐市長與段律師還未出現,他們便先行入座等待。

「我每二、三個月便會與他們吃一次飯,是徐市長規定的喔,明明最忙的人是他……」簡律師撐著下巴看著底下的風景道。

「那……另外兩個叔叔呢?」

「噢,他們在兩年前就離開都市到南部去住了,那陣子Denny叔叔的身體不太好,所以他們便到南部休養一陣子,後來覺得那地方蠻不錯的,現在在南部種種水果,我也是二、三個月會下去看他們一次……」

簡律師話說到一半突然站起身,「徐叔叔、段叔叔!」

雷檢察官也連忙站起點頭問候,前方的徐市長就如同電視上看到,臉上掛著親切自然不做作的微笑,開心地與他們打招呼,身旁的段律師則以銳利的眼神看向這邊,他給人的感覺比身邊的保鑣隨扈還要有氣勢。

『段律師啊,早在徐市長國小時就愛上他了呢……』倪法醫的話讓雷檢察官無法不介意……

「小彥啊,不好意思,我早上的行程又耽擱了。」

徐市長帶著歉意說道。

「徐叔叔沒關係啊,這餐給你請就好了。」

簡律師在他面前沒有特別地矯飾,自然便會變成當年的男孩。

「一定、一定,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雷檢察官了吧?您好,我是徐詣航,小彥說你們是好朋友時我還非常驚訝呢,你們之前不是還辦同個案子,你應該沒有偷偷放水吧?」

「徐市長,我跟箴彥雖然感情好,但公私分明這點他做得比我還徹底。」

雷檢察官苦笑地看向箴彥,他則回給他一個俏皮的眼神。

「哈哈,我知道我知道,這點他跟和鳴非常相像。」

徐市長看向身邊的段律師。

雷檢察官強壓著自己的翻騰的情緒,伸出手。

「段律師您好,久仰大名,我是雷劭宇。」

「您好,我是段和鳴。」

段律師握住他的手。

--箴彥無法忘懷的男人。

「啊--」徐市長驚呼一聲,「你們兩個的領帶一模一樣耶。」

兩人一聽互看了對方胸前一眼,雷檢察官是張大眼嘴巴微開,段律師則無意地挑一下眉。

「啊,對、對不起--」雷檢察官急著就要把身上的領帶拆下。

「沒關係的,不用拆啊,雷檢察官!撞帶也是一種緣份。」

徐市長出言阻止他。

「呃,可是……」

「劭宇,沒關係的,我想段叔叔應該不會介意吧。」

簡律師提高聲調地說完便伸手幫雷檢察官重新打好領帶。

徐市長看見這幕雙眸微瞇,心底像是有什麼想法開始滋生似的。

■■■

氣氛比雷檢察官想像的還輕鬆愉快,就像普通的家庭聚會一樣,四人邊用餐邊聊天,不過主要是徐市長跟簡律師在講話,偶而詢問雷檢察官的想法,惜字如金的段律師則不到必要時不會發言。

「小彥啊,上次那個案子我要謝謝你。」徐市長話題一轉道。

「案子……是段叔叔委託我的那件嗎?」簡律師停下用餐中的手道。

「嗯,就你跟雷檢察官碰頭的那件,其實高昇志的媽媽是我市政府裡的員工……剛發生案子的時候她便跑來請我幫忙,說他兒子真的沒有犯案,可否請段律師幫他辯護……不過你也知道你段叔叔很有原則的,已經退休就不可能再重出法庭,所以我就請他調查然後麻煩你接這個案子,原本我應該要親自拜託你的,但那陣子實在抽不出空……真的很謝謝你,也要謝謝雷檢察官能辨明真相。」

「……原來是徐叔叔拜託的啊,」雷檢察官覺得簡律師的語氣有點奇妙,但他隨後又道,「只要當事人是真的無罪,不管誰委託的案子我都會盡力幫他們辯護的。」

用餐結束後四人仍喝著飲料繼續聊天,直到段律師看著錶道,「詣航,下午還有行程,再三十分鐘。」

「嗯,好,偷偷跟你們說啊,市長這個工作雖然看起來很忙,但其實時間都浪費在移動與被罵。」徐市長打趣地說,對面兩個年輕人也被逗笑了。

「啊,段叔叔……離開前,我有話私下要跟你說。」

簡律師雙眼直視著段律師,在他眼中有雷檢察官讀不出的情緒。

「不好意思,徐叔叔、劭宇。」

「沒關係。」

雷檢察官輕聲說。

「專屬於律師們的小秘密我們不能聽啊……開玩笑的,快去吧。」

徐市長微點頭後,段律師才與簡律師離開,他們走到外面的空中花園裡。

此席則只剩二名公僕。

「箴彥常跟我提起你們。」

徐市長啜了一咖啡後說,「這樣啊,可是他那天打電話來才第一次跟我提起你……他電話裡說你們是好朋友,但這是他第一次帶人來跟我們吃飯。」

雷檢察官的身體微微一震。

「我從他還很小的時候就很喜歡他,也把他當成兒子般看他長大,你有看過小時候的箴彥嗎?我保證世界上沒有第二個小孩像他這麼可愛了。」

徐市長就如同一個人父般溺愛著他。

雷檢察官回憶起之前老倪拿給他的照片,點頭如搗蒜道「對對,真的是非常可愛。」

小時候的簡律師讓兩人的身邊彷彿開滿著幸福的花朵,美的事物總是讓人心曠神怡。

徐市長話鋒一轉,「不過這孩子啊,其實是個非常偏執的孩子」

「國小他畢業的時候我說要買東西給他,他說想要一枝鋼筆,我便帶著他到書店選購,可是連看了好幾家他都沒選到喜歡的款式,最後他搖搖頭說『徐叔叔沒關係……』但我還是不死心地每個禮拜都帶他去找,最後總算買到一枝他非常喜愛的鋼筆,用三年之後,那枝筆舊了、也壞了,我便說要買新的給他,他還是直搖頭說不用,並默默地仍把鋼筆放在鉛筆盒裡,後來我偷偷地買一枝新的放在他桌上,他雖然開心地跟我說謝謝,但我知道舊的那隻他還是沒有丟掉,放在抽屜裡。」

徐市長最後道,「雷檢察官,只要是他認定他喜歡的,便會這麼長久地固執下去,如果你有打算跟他在一起,就必須要有這種意識。」

「我有,我也明白。」

經過反覆無數次的確認,他已決定。

「其實我以為小彥可以娶個漂亮的老婆呢……果然上樑不正……」徐市長輕笑道。

「對不起!我長的不漂亮!」雷檢察官大聲叫道。

「呃……雷檢察官我不是這個意思……」

雖然不漂亮,還是檢察官,但很誠懇富正義感,眼神也很棒,不過我以為雷檢察官是『老公』?!這是徐市長對雷檢察官這次的評價。

■■■

徐市長跟段律師在離開後便搭上座車前往下一個行程地點,段律師正閉目養神時,身旁的徐市長卻打擾著他。

「你其實一直很疼小彥的吧……」

「別胡說。」段律師淡淡地斥責情人。

「我剛剛看見你摸他的頭喔,你們兩人在空中花園的時候,從餐廳這邊看得到。」

「……」段律師表情似乎在暗罵自己。

「一開始是因為我,你才不得不照顧他,但照顧到最後也多少有點父子感情,任誰都看得出來我們四個中,他最像你了。」

「詣航,我不會對你以外的任何人有感情的。」

「就知道你會這麼說,在一起這麼多年,我怎麼可能不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放心,我是不會對小彥吃醋的,你們怎麼看都是對父子啊--我對兒子吃醋幹嘛呢……」徐市長笑道。

段律師輕嘆一口氣,不知道該對情人說什麼才好。

「對了,你覺得小彥的男朋友--雷檢察官怎樣?以……岳父的眼光來看?」

「不予置評。」

■■■

回到到簡律師家後,雷檢察官原本與簡律師道別,跨上腳踏車準備離開時,忽然身後一沈。

「箴彥?」雷檢察官轉過頭去,看到的是在腳踏車後座上坐得好好的簡律師。

「時間還早,偶爾也換你載我出去兜風吧,雖然可能有點重。」

簡律師微翹著嘴道。

即使是冒著雙腳踩斷的風險,雷檢察官也不會嫌他重的。

--就算再遠也不會。

一個穿著西裝的男子騎腳踏車載著另一名帥氣的男子,從都市的街道騎到河濱公園,二人在此略作休息,傍晚時分,有許多前來運動的人,還有在河邊空地打壘球的社區隊伍,晚風拂面,吹亂了簡律師額前的瀏海,雷檢察官忽然有股錯覺,像是他們從很久以前就已經認識,也交心許久,感情似漆。

「你怎麼沒問我跟段律師說了什麼?」簡律師看著斜陽道。

「因為,你也沒問我跟徐市長說了什麼……」簡律師揚起右邊的酒窩,把頭靠在雷檢察官的肩膀,他的肩非常寬闊,把西裝撐得很好看,當然中看又中用,靠起來也非常舒服。

兩人沒有多說話,直到第一顆星星出現才又騎著腳踏車離開。

回程時簡律師原本提議說換手,但雷檢察官非常堅持說什麼也不肯換手,所以他還是坐在他身後,身體微斜靠著他的背,前方的他則努力踏著踏板,簡律師目光往上一飄則看得到他認真的側臉。

「劭宇……謝謝你。」

「我……」雷檢察官想轉頭時,簡律師卻說,「別轉頭。」

「真的很謝謝你這樣陪我、幫我、愛我。」

簡律師將臉埋入雷檢察官寬闊的背,像大海,無邊無際地包圍著他。

「但接下來……請讓我一個人面對。」

前方的他聽了一度想轉頭,但還是按捺住衝動,再踩下踏板繼續往前進,重重的腳踏車咔噠聲反映著他此時的心情。

簡律師接著再說了一句話。

咔噠、咔噠,聲音越來越重,越來越大聲。

同時間,檢察長正省視著雷檢察官的調職令。

■■■

「咦--所以簡律師最後是說了什麼啊?」倪法醫與牛郎走在校園裡的林蔭大道上。

結束近一個月的國外參訪,這個星期天倪法醫陪著夏教授到學校打球,雖然比較早起的是牛郎。

「我也不知道啊,小雷沒跟我說。」

倪法醫攤了攤手。

「那你幹嘛跟小雷抱著一起哭啊?」

「你怎麼知道我跟他一起抱著?」

「羅書記官跟我說的,嘿嘿,我跟他私下有點交情。」

八面玲瓏的他,交友是很廣泛的。

倪法醫推了推眼鏡後道,「嘖,傳到法院那邊去啦?我跟他是抱著沒錯,但沒有哭啊!因為他要調到南檢去了,最後當然要擁抱一下,你沒當過兵不知道啦,這才是男人的浪漫!」

「什麼鬼浪漫,我看你一定有哭,少了一個這麼有趣的傢伙,就算你隔天馬上就遞辭呈我也不會覺得奇怪吧。」

牛郎完全不相信倪法醫的浪漫論。

「有沒有哭不是重點,他調走後上班生活真的少了點樂趣,希望這次能再進有趣新血進來……」倪法醫技巧性地岔開話題道。

「就算有新血再進來也不會是第二個小雷啊,啊--好不容易變成個好男人呢。」

「起先只是覺得他身材不錯,打理過後也還能看,接著又覺得這麼專情又單純的傢伙真的是世上難找,哎,甩了他的簡律師真的沒眼光,原本我還想著就要接收小雷的,沒想到他卻調走了!」

牛郎完全不在意身邊倪法醫異樣的眼神顧自地說。

「原來你是打這種主意,我就知道你啊--還真的是牛牽到北京還是牛……只是你這如意算盤打得不太好,連珠子都掉啦。」

「他們沒有分嗎?不可能啊--聽說後來沒再見面了不是嗎?雷檢察官去南部的那天也沒來送行……」

「羅書記給你的消息真的很靈通……但不能只憑這樣就說他們分了啊,不然你看前面是什麼。」倪法醫笑指向方。

話題中的人物簡律師迎面走來,手中拉了條繩子,繩子則連到……「哇--是臘腸狗耶!好可愛!」瞬間轉換人格的夏教授蹲下輕撫著這隻咖啡毛色發亮、雙眼炯炯有神的小臘腸狗。

「簡律師,今天不打網球啊?」倪法醫笑著問道。

「最近養了精神充沛的牠,帶牠散步都來不及囉。」簡律師苦笑。

「簡律師為什麼突然想要養狗呢?」夏教授抬起頭問道。

「可能……最近一個人有點寂寞吧。」

倪法醫看著他,想起之前總是不耐寂寞、身旁總不會少個人的簡律師,心裡暗道,小雷,雖然這路程很遙遠、漫長,但真的只差一點點了。

「牠叫什麼名字呢?男生?女生?下次我要帶小條紋來跟牠交朋友。」

簡律師抱起乖順的臘腸狗,並用左手直撫著牠的頭。

「好啊,牠是隻公狗,叫做Ray。」

3 Replies to “法醫戀愛相談室 Talk IX”

  1. Ray出現了!(指)
    小雷加油!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只差一點點了啊!
    ami的文真的都很好看。
    只可惜我接觸得太晚了,只有買到「我只在乎你」。(淚)

    不過,雖然ami的過去我沒有參與,但ami的未來我不會缺席(謎:喂!你很噁心欸!)
    希望可以一直支持ami大以後的作品!
    然後… 對,這是告白。(告非)
    仰慕者的告白啦!

    ami大要繼續加油喔!

    版主回覆:(03/09/2010 06:04:28 AM)

    其實Ray才是主角!(認真)
    XDDDD未來有您的參與,我會繼續加油的!

  2. 之後想想「仰慕者」好像還是哪裡怪怪的(汗)
    還是把仰慕者改成書迷好了….(默)

  3. 自從看到Ami寫Ray之後
    在路上看到臘腸狗
    第一個印象就是小雷啊~~~~
    被制約了說
    哈哈

    版主回覆:(03/09/2010 06:04:50 AM)

    我哪天如果養了臘腸狗,也要叫他小雷(喂)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