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醫戀愛相談室 番外 人民有專情之權利 1

  頂著到十一月仍刺人的驕陽,簡律師走在府城都市中,他邊走邊
想著要是家裡那兩老知道他下來南部竟沒先來找他們一定會唸他好一
陣子。
  
  
  但他還是循著地址先走到這幢看起來不怎麼新穎的公寓,不但外
牆斑駁、設備老舊,連個電梯都沒有。
  
  
  簡律師雖然只拿著簡單的行李,但爬到六樓仍不免喘著氣,瞥見
門外放置的皮鞋、球鞋還有球棒,簡律師知道這間就是他的住處沒錯。
  
  
  按下電鈴前,他不禁想著,才過了半年呢……
  
  
  「誰啊……」對方邊打開門邊道,一見面,兩邊同時驚訝著。
  
  
  「箴彥?!」
  
  
  「劭宇?!你……幹嘛不刮鬍子?」
  
  
  雷檢察官自從來到南部後就沒刮過鬍子,這種造型不太適合他,
彷彿老了十幾歲似的。
  
  
  雷檢察官解釋道,「我……我想說要削髮銘誌,可是我的頭髮太
短,再剪下去就變光頭了,所以便開始蓄鬍子……」,他隨即又問道「你
怎麼突然來了……」
  
  
  「我來你不高興嗎?」簡律師忍著笑意道,還削髮銘誌呢……是
決定終生非我不嫁嗎?
  
  
  「不,我……我……我很高興!」
  
  
  他其實心情激動得都快飆出淚來,肩膀還微微上下起伏著,恨不
得一把就將他擁入懷內,只是,照他的個性,沒有對方的批准他是不
敢有下一步的。
  
  
  「我──是來幫你刮鬍子的。」
  
  
  他嘴邊掛上著沾著糖蜜的微笑,把手伸向雷檢察官的下巴,狠狠
地搓弄著。
  
  
  ■■■
  
  
  「箴彥……」雷檢察官的聲音中帶點膽怯。
  
  
  「嗯?」正準備著用具的簡律師隨口回應道。
  
  
  「你、你真的要幫我刮鬍子?我有電動刮鬍刀啦,可以自己……」
  
  
  「不行,那刮不乾淨。」
  
  
  把襯衫袖子挽至手臂的他,一手拿著男性刮鬍泡噴劑,一手拿著
刮鬍刀,磨刀霍霍地走向雷檢察官,「讓我幫你刮鬍子吧。」
  
  
  根本沒辦法拒絕啊,雷檢察官心中嘆道。
  
  
  「好……」
  
  
  簡律師坐在浴室中的小板凳上,雷檢察官則席地往冰涼地板一
坐,頭往後靠在他的大腿上,向上仰望著他的臉,臉龐沒有改變,依
然吸引著他,不管是怎樣的表情總讓他如痴如醉。
  
  
  過了半年,總算、總算……
  
  
  「箴彥,我好想你。」他深情地說道並把手伸向前。
  
  
  「我也很想你啊。」簡律師卻這麼隨便地應付,將他的手拉下「先
別說話,我要擠刮鬍泡了。」
  
  
  白色的泡沫塗抹在臉上,雷檢察官即感受到一陣涼意,發出輕呼。
  
  
  簡律師笑著道,「這牌的刮鬍泡很涼喔,泡泡非常綿密紥實,刮完
後會很舒服的。」
  
  
  他一刀一刀細心地除掉他臉上的黑毛,不消一會,洗完臉就變回
原本擁有剛毅臉部線條的他。
  
  
  「你常常幫人刮鬍子嗎?」雷檢察官撫著變得滑嫩的臉說道。
  
  
  「你是想問『我對其它男人也這麼做嗎?』這個問題吧。」簡律
師把對方的問題重新解析過再丟回去。
  
  
  「呃……」也許是吧,雷檢察官其實不太懂這算不算醋意,如果
他對段律師……
  
  
  「幫別人刮鬍子是第一次,剛才一看到你的大花臉就忍不住動手
了。」簡律師吐了吐舌道,「現在才變回我的雷檢察官。」
  
  
  雷檢察官難過地皺眉道,「我……留鬍子真的這麼難看啊?那為什
麼南署裡一些前輩還熱心地要幫我找相親……」
  
  
  「──相親?」簡律師抓住重點疑問道。
  
  
  「啊,箴彥,我都回絕了,真的。」雷檢察官連忙解釋著。
  
  
  「回絕就好,不然我會叫Ray來咬你的。」簡律師認真地說。
  
  
  「Ray是……?」
  
  
  「我最近養的一隻臘腸狗,要看照片嗎?跟你長得很像呢。」簡
律師轉身回到客廳從外套裡拿出手機,把照片點出給雷檢察官看。
  
  
  雷檢察官盯著手機看了一會兒,怎麼也不覺得自己跟這隻看起來
很笨的狗長得像,況且牠身體又這麼長,短到不能再短的尾巴掛在後
面,根本就是條臘腸,啊……牠本來就是臘腸狗嘛。
  
  
  「唔……我對動物跟人的比較不太在行,上次夏教授說你的眼睛
跟他們家的金魚嘟嘟長得很像……可是我怎麼想都覺得不像啊!」他
歪著頭道。
  
  
  「現在當然不像啊,嘟嘟還是單身,我已經有伴囉……」簡律師
雙手環著他的頸道,「你應該不會不知道我下來找你的原因吧……」
  
  
  「你……已經?」雷檢察官仍呆愣地道。
  
  
  「我愛你──」
  
  
  ■■■
  
  
  重逢的吻痕炙熱地烙在兩人敞開的胸口上,兩人像不想輸給對方
似地拚命地在對方身上吻著,情慾漸漸高漲。
  
  
  箴彥靠在他頸邊,帶著喘息聲誘人地道,「忘了……跟你說,我此
行還有個目的。」
  
  
  「……什麼……」劭宇腦中已經混亂得無法思考。
  
  
  「來幫你破處的……小處男。」箴彥笑著說完,含住那隨著臉一
起變紅的耳垂。
  
  
  太過刺激的話語讓他稍微拉回一點理智,「箴、箴彥,我還沒給
你……承諾。」
  
  
  「承諾?不用了──你以為你還有機會跑掉嗎?」
  
  
  箴彥雙手撫在他胸膛二側,順著對方身材的曲線滑下,到腰際時
順手把褲子也一起脫下,內褲也是,曾見識過的雄偉彈跳而出,他毫
無猶豫地、愛憐地撫摸著上面細嫩的皮膚。
  
  
  「唔、箴彥,我也……幫……」
  
  
  劭宇雖感受著下方的快感,仍想也幫對方做些什麼。
  
  
  「別傻了,你的技巧不可能比我好的……」他說完便含住粗大的
頭部,舌尖在那皺折住轉啊轉,一手揉弄的下方的囊部,另一手則往
後嵌住他結實的臀部。
  
  
  仍是新手的他根本受不了這種舔弄,昂揚在對方嘴中硬得發燙,
還不斷分泌著汁液,不過箴彥知道這還不是他的爆發點,上次幫他的
時候他就注意到了,沒有什麼經驗的他,卻意外地持久,也許是個性
的關係……?
  
  
  像是很捨不得地,他慢慢把他的性器退出口中,口沫成絲狀牽連
著兩人,劭宇忍著想把自己再放入對方口內的衝動,迷茫地看著對方
接下來的動作。
  
  
  箴彥眼神直鈎著他,手則緩緩地退下自已身上的衣物,有著白細
皮膚的胸前開滿方才種下的冶豔紅花,讓他吞下一口口水的是那特別
凸起的兩朵,生得特別嬌媚,讓人想吸吮其中的花蜜。
  
  
  他的腰比他更細,身材偏瘦卻非骨瘦如柴,而是該瘦的地方多瘦
了一點,該結實的地方還是很結實,待褲子落下,一絲不掛的他呈現
在眼前。
  
  
  ──在他眼中美如尤物的他。
  
  
  想要抓住時,他卻走開到行李邊拿了罐東西,然後碰地一聲倒在
他的單人床上。
  
  
  「劭宇,現在又提他的名字你一定很生氣,不過我還是要說,他
讓我保留了後面的第一次,可以給你……」
  
  
  在此之前的交往對象,箴彥一直都是主動者,沒有被動過。
  
  
  在他的驚訝下,他把手指沾滿潤滑劑,往後方開口的地方塞入,
因為是第一次,所以他神情顯得有些痛苦。
  
  
  他不耐地從口中吐出呻吟,「嗯……嗚──」
  
  
  「箴彥!很痛嗎?讓我來吧,我不怕痛的!」劭宇看著他痛苦,
連忙撲上前道。
  
  
  「笨、笨蛋,你別讓我笑好不好……唔──」
  
  
  一指已經含入,避免他再說什麼不經大腦的話,箴彥把他的身子
拉下覆著自己,魅惑地道,「……進來。」
  
  
  是男人的話都無法拒絕,更何況是個專情於他的男人。
  
  
  劭宇試圖輕緩地,將自己放入那一開一閉的穴洞中,但一開始仍
很困難。
  
  
  「……我放不進去。」他搖頭道,這……如果放進去他應該會受
傷吧?
  
  
  「這時候不用思考,進來就對了……」箴彥有時候還真服了他。
  
  
  「可是!」
  
  
  「用下半身思考!」
  
  
  「箴彥,你跟老倪講一樣的話耶。」
  
  
  「你不做的話我要把你甩了喔。」竟然還要用到威脅?!
  
  
  「這……我會努力的!」劭宇開始在心中抱怨著自己那話兒為什
麼要長這麼粗,慢慢地壓也壓不進去。
  
  
  所幸開口越大,足以容下他的頭部之後,後方也順利進入,深深
地放入對方體內,那種緊窒包覆的暖熱,他隨即感受到一種無法言喻
衝上腦門的快感。
  
  
  ──這就是做愛……
  
  
  待回神過來時,他發現箴彥眼角泛著淚光。
  
  
  「很痛嗎?箴彥?」他慌張地彎下身問道,卻讓身下在對方體內
的東西更進了一寸。
  
  
  「啊……嗯嗯…唔…啊──」
  
  他隨著他雄偉的更深入而發出讓人骨軟筋酥的叫聲,「唔──我、
我這樣聽起來是很痛苦嗎?」
  
  
  「……不、不是,再多叫些。」
  
  
  劭宇脫口說出自己想要的,腰部也順應著慾望開始搖晃衝刺,手
伸向對方溼透的下體,不懂技巧地只是上下套弄,但是這已足夠讓他
弓起身迎合。
  
  
  「啊唔──劭宇,再深點……再快點……」他邊狂亂地說邊更夾
緊他的。
  
  
  「啊、啊,好……」他也邊喘息邊回應著。
  
  
  面對他的要求,他沒有一次辦不到的。
  
  
  箴彥感受得到他體內的他變得更巨大,也更深入,每一次的抽插
都讓他迷亂不已,被他套弄的前方也快達到高潮,隨著後穴的縮緊,
他的手中全都是乳色的稠液。
  
  
  原本也在他之後他也要迸發,但一個念頭讓他趕緊退出體內。
  
  
  突如其來的空虛感,讓箴彥開口問他,「……怎麼了?」
  
  
  「我沒戴保險套……」與他仍勃發中的性器相比,劭宇垂頭喪氣
地說。
   
  
  箴彥輕笑出聲,接著下床又從行李裡面拿出保險套,用牙齒撕開
後,親手幫他套上,然後把他推倒在床,騎坐在上。
  
  
  雖然已有剛剛的第一次經驗,可是再次放入體內時,箴彥抿著嘴
卻仍無法將叫聲止住,「嗯……嗚啊。」
  
  
  「箴、箴彥……」
  
  
  「比剛才更深了……唔、嗯──」他開始上下搖晃著腰部,劭宇
也按捺不住地捏住對方的乳首,並撫摸著這紛花片片、狂亂而美麗的
胴體。
  
  
  他之後又在他手中射了一次,香汗淋漓地倒在愛人身上,氣喘噓
噓地道,「你、你、你還沒要射啊……」
  
  
  經過這麼久,在他穴內的昂揚仍硬著呢。
  
  
  「咦?……我、我也不知道,這種事要怎麼控制啊?」劭宇無腦
地問。
  
  
  「你平常自慰的時候都幾分鐘才……解放?」
  
  
  「我很少自……慰的。」他害羞地道。
  
  
  「上次是幾分鐘……」他以律師的口吻詰問著。
  
  
  「……呃,一小時……」
  
  
  「……」
  
  
  「……這樣好像不太好?」他戰戰兢兢地問。
  
  
  「不……」他起身換了個背後位的姿勢,屈膝跪在床上,身後對
著他,那開口仍像呼吸般又閉又開。
  
  
  回頭的他笑得冶豔,「我覺得很好。」
  
  
  ■■■
  
  
  「箴彥……」雷檢察官輕柔地喚著懷中的他。
  
  
  「我累了……你的胸膛很好睡。」
  
  
  剛結束完近二個小時的性愛,簡律師洗完澡就像個嬰兒,無力地
癱軟在他身上。
  
  
  「箴彥,什麼時候可以讓你見我的家人啊……」
  
  
  「……劭宇,我說我累了。」簡律師現在還不太想想長遠的事,
他只想先沈浸在愛情的歡愉中一陣子。
  
  
  「喔……」
  
  
  對方安靜沒幾分鐘後又開口。
  
  
  「那我什麼時候可以見你另外兩個叔叔啊。」
  
  
  「……我真很累了,讓我睡嘛。」簡律師裝撒嬌地又往他胸口蹭,
有個古板的男朋友還真是麻煩。
  
  
  接著又安靜了十分鐘,他還是開口。
  
  
  「箴彥,我……」
  
  
  「劭宇,你不讓我睡的話我就要上你喔。」軟的不行只好來硬的。
  
  
  「喔!好啊。」雷檢察官竟然還一副很開心的樣子。
  
  
  「……」簡律師無奈地坐起身,「你到底要說什麼啊?」
  
  
  「我是要說,我已經跟簡叔叔見過面了!」
  
  
  

2 Replies to “法醫戀愛相談室 番外 人民有專情之權利 1”

  1. 哇喔~
    苦盡甘來的感覺(?)~
    小雷是最棒的~

  2. 怎麼有種吾家有男出長成的感覺=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