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醫戀愛相談室 番外 人民有專情之權利 2

  單人床要擠上二個皆超過一百八十公分的男人,睡起來實在不
怎麼舒適。
  
  
  但趴另一張『床』上的簡律師卻睡得非常香甜,這是他近幾年
來睡得最沈也最熟的一天,也許是因為精神跟肉體上全可以鬆懈的
緣故。
  
  
  ──只在他面前。
  
  
  被壓在身下自然不比上面的人睡得舒服,雷檢察官幾乎沒睡到
幾小時,但是全身所感受到的幸福已足夠當成他活下去的養份。
  
  
  時而聽著他的微微呼吸聲,時而看著他輕輕顫動的睫毛,偷偷
地梳著那偏褐色的秀髮,細細地在他頸邊耳語,光做這些事他就覺
得夜晚的時光實在太短了。
  
  
  「幾點了……」簡律師沒有張開眼,只輕動著雙唇道。
  
  
  「我看一下……」他伸長手臂把鬧鐘拿過來一看,「快中午
了……」
  
  
  「難怪我覺得有點餓。」他轉了個身,側擠在他身邊道,「府城
有什麼好吃的……」
  
  
  「這邊東西很多又便宜又好吃呢,我剛來的時候每天都跟著同
事去嚐嚐新的小吃,你比較想吃什麼?蝦卷?擔仔麵?魚羹?」
  
  
  簡律師拉過他的手,「難怪我一直覺得你好像變胖,這二頭肌不
比先前美味了。」
  
  
  「二頭雞?我沒聽過這道,好吃嗎?」
  
  
  「……我說的是這個。」他說完便往那圓渾緊實的二頭肌上咬
了一口。」
  
  
  「嗚嗯──」被咬的人低哼一聲,聽在簡律師耳裡竟還有幾分
性感。
  
  
  「痛麼?」
  
  
  「不,不痛,我說過我很耐痛的。」雷檢察官笑道,被心愛的
咬當然不痛,倒還有些快感。
  
  
  簡律師又接連咬了幾口,他也跟著悶哼了幾聲,氣氛突然又變
得很適合繼續做昨天的事,不過,角色是攻守交替。
  
  
  簡律師心想,這樣不行,再玩下去連飯都不用吃了,便倏地起
身準備更衣,雷檢察官則宛若被拋下的忠狗般,黑碌碌的大眼直看
著他。
  
  
  那天要把Ray寄放在夏教授家的時候,牠也是這個表情,只差
他沒有短巧的尾巴跟及肩的垂耳。
  
  
  哪天一定要讓這兩個兄弟倆見個面才行,簡律師莫名地打下這
個主意。
  
  
  「趕快穿好衣服出門吧,我很餓了──」簡律師催促地道,被
這麼一命令,雷檢察官當然是從床上跳起,像當兵趕集合一樣,一
切的動作全在一分鐘之內完成。
  
  
  方扣好鈕扣的雷檢察官想到,「對了……吃飯的話,要不要順便
約簡叔叔他們……我也還沒看過另一個徐叔叔。」
  
  
  簡律師這才想起他昨晚提過的事,他原以為是雷檢察官去找他
們,但沒想到是在車上的巧遇,雷檢察官也只對他們說兩人是朋友,
當時的狀況的確也只能說是朋友。
  
  
  「突然請他們出來,叔叔他們老人家會嚇到的,改天吧!我先
跟他們說說再約時間。」簡律師還是想用拖延戰術,雖然叔叔們應
該也知道他的性向,但帶雷檢察官回去這事需要從長計議。
  
  
  「嗯……我尊重你的意見。」雖然有點失望,但雷檢察官還是
體貼地道。
  
  
  「那走吧。」簡律師拍拍他的屁股道。
  
  
  ■■■
  
  
  調職到這邊的雷檢察官在交通工具上升了級,因為這邊的大眾
交通工具不比之前的城市方便,他把腳踏車換成二手的摩托車。
  
  
  「啊,我得先去領錢才行。」騎到一半的雷檢察官驚呼道。
  
  
  「我身上有啊。」簡律師好整以暇地道。
  
  
  「不行不行,在地的要請客才行。」方向是雷檢察官掌的,他
一轉向便往有提款機的地方騎去。
  
  
  兩人下車後看前方有人在使用,便禮貌性地保持安全距離等
待,但依雷檢察官的正義感跟簡律師的觀察力,兩人越看前方越覺
得不對勁。
  
  
  正在提款的是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太太,可是身邊還有個年約
三、四十的中年男子,起先正在指導他怎麼使用提款機的樣子,後
來卻越來越不耐煩,甚至還大聲怒罵把老太太嚇了一跳。
  
  
  雷檢察官與簡律師見狀便一同向前。
  
  
  男子看到他們靠上來,連忙把紙條收入口袋,還邊叫囂著,「喂,
你們!沒看到我們在領錢啊。」
  
  
  簡律師揚起一邊嘴角,指著提款機上,尚未完成的匯款畫面道,
「你們──不是在領錢吧?」
  
  
  「婆婆您別緊張,他是不是要妳匯錢給他呢?」雷檢察官輕聲
地問著他。
  
  
  「呃……我……」老太太仍不斷發抖著。
  
  
  男子搶在她面前辯道,「她跟我買藥,沒帶錢,我便叫他用匯款
的,一切合情合理。」
  
  
  「買藥啊,是哪種天山雪蓮、金創藥膏值得七位數的價錢?」
簡律師嘲諷地道,「可否讓我們見識見識?該不會是沒經非法的那種
吧,雷檢察官,像這樣觸犯了什麼法呢?」
  
  
  簡律師對雷檢察官使了個眼色,他便像法律辭典般,自動翻到
那頁,「藥事法第四十九條,藥商不得買賣來源不明或無藥商許可
執照者之藥品或醫療器材,違反則處以處新台幣三萬元以上十五萬
元以下罰鍰。」
  
  
  「檢、檢察官?」男子吃驚地道,馬上又改口說,「這、這不是
藥啦,是健康食品……」
  
  
  「婆婆你跟他買藥還是健康食品?買的時候是多少錢呢?」簡
律師欠身問道。
  
  
  「我、我是跟他買藥,說是可以治肝病的,阿芬跟我說很有效,
他剛才在店門口說一罐要一萬二,我身上沒帶這麼多錢,他就陪我
來領,還說什麼不用領出來用匯款的也行……什麼操作的我不會,
他就說照他說的按……」
  
  
  老太太才講到一半,那中年男子見情況不對拔腿就跑,雷檢察
官也隨即像獵犬般飛奔追出去。
  
  
  「連跑起來的樣子都很像Ray……」
  
  
  「什、什麼?」搞不清狀況的老太太仍是驚慌地問道。
  
  
  「喔,沒事,婆婆你別擔心,錢還沒轉出去,如果要告他詐欺
的話,這是我的名片。」簡律師完美的營業用微笑,開始拓展他在
南部的事業。
  
  
  ■■■
  
  
  雷檢察官追著那男子跑過了好幾個街口,男子越跑越慢,但他
卻沒有放慢速度,反而還越來越快,男子轉頭察看時,正巧就撞上
了路人。
  
  
  「抓住他!」雷檢察官以轟天雷的的音量大叫。
  
  
  路人聽見他的話就拉住男子的手,他當然掙扎地想逃開,可是
接著一個漂亮的柔道過摔肩,讓他躺在地上想逃也動不了。
  
  
  雷檢察官當然認得這番功夫,他從小看到大的,還被摔過好幾
次。
  
  
  「二哥!」
  
  
  「真是,來到這也要聽到你的大叫聲。」身手不凡的現任警官
──雷家二哥掏了掏耳朵道。
  
  
  「二哥,你什麼時候來這的,怎麼沒通知我?」
  
  
  「我來找朋友,想說這幾天要去找你的,沒想到就在街頭遇上
了。」雷警官笑道,「話說,這是從你署裡跑出來的逃犯嗎?」
  
  
  雷檢察官與他解釋後沒多久,簡律師也從後方走過來。
  
  
  「我以為你追──」簡律師見到雷檢察官身旁那位比他還要高
上幾公分的男子,他微微一愣,總覺得自己好像看過他,是因為他
跟雷檢察官長得有點相像的關係嗎?
  
  
  「……這位是?」
  
  
  「啊,箴彥,這是我二哥啊。」雷檢察官高興地道,「二哥,這
是箴彥,他是……」
  
  
  「我知道。」
  
  
  「你認識他?」
  
  
  「前幾個月那件宣判無罪案子過後,沒有人不認得簡律師的
吧。」雷警官陽光地對他一笑。
  
  
  ■■■
  
  
  三人先抓著那非法賣藥又詐欺的男子到雷警官熟識的警局後,
又陪著老太太做完筆錄才一同去吃遲來的午餐。
  
  
  「啊──連假日也可以遇到案子大概是雷家人的宿命吧。」雷
警官伸了伸懶腰,而後突然望著身邊兩個年輕人,若有所指地道「不
過……永遠單身可不是雷家人的宿命啊……」
  
  
  「劭宇?你之前已經幫我跟二哥介紹過了啊──」簡律師提高
語調問著雷檢察官。
  
  
  「我……我是說過你是我喜歡的對象……」雷檢察官非常心虛
地道。
  
  
  「放心,我很開明的──只要有人能接收我這個愛哭鬼小弟我
就要偷笑了。」雷警官喝了口啤酒後笑道。
  
  
  「愛哭鬼?」簡律師疑問道,雷檢察官在他面前沒有哭過啊……
  
  
  「嗯?你不知道嗎?我這個小弟超愛哭的,小時候每天都一把
鼻涕一把眼淚地跟在我屁股後頭。」雷警官回憶起童年那段日子還
真的很懷念呢,他是什麼時候開始不那麼愛哭了呢?國中嗎……還
是高中呢。
  
  
  「二哥……別取笑我了,我沒有這麼誇張吧……」雷檢察官看
簡律師笑得開懷,自己倒覺得非常丟臉。
  
  
  「不、誇、張,真的不誇張,簡律師,我跟你說,他小時候哭
到我取笑他『你應該是女生吧!不然怎麼這麼愛哭,你不是小弟,
是小妹!』,他聽了吸吸鼻涕,很不服氣的站起身,然後把開擋褲打
開,大叫著『我不是女生,我有小鳥鳥!』,接著又是一陣嚎哭,讓
我笑到在地上翻了三圈──」
  
  
  雷家二哥活靈活現地訴說往事,讓簡律師是笑彎了腰飯都吃不
下,雷檢察官則是覺得又羞又恥,但也不敢頂二哥的嘴只好低頭猛
扒飯。
  
  
  三人邊著聊天用餐到一半,雷檢察官的手機一震,看了看來電
顯示,似乎是公事,「不好意思,我去接一下電話。」
  
  
  待他離席後,雷警官的話鋒一轉,「哎──結果還真的心想事
成,我弟真的讓給你了。」
  
  
  簡律師聞言輕笑道,「原來你也沒忘……」
  
  
  當年的一面之緣,兩人似乎連對話都還記得一清二楚。
  
  
  「其實我後來經過國中時有再找你耶,想說要認你當乾弟弟,
沒想到那時沒認到,現在卻成為弟……」雷警官話說到此像突然想
到什麼似地輕聲道,「老實說,我弟是零號還是一號啊?」
  
  
  簡律師神秘地笑道,「你猜呢。」
  
  
  雷警官雙手懷胸,認真地思考,「還──蠻難想像他當零號的樣
子。」
  
  
  如果以體型來看的話,較瘦弱的他當然會被認為是零號那方,
不過簡律師不太喜歡這種分辯法,與雷檢察官交往之前他可都是強
勢的一號呢。
  
  
  「我當就比較好想像嗎?」簡律師挑眉道。
  
  
  當年的聰穎國中生,現在當上律師好像更聰明了,雷警官心想
著。
  
  
  他連忙改道「不,我只是很難想像他那種哭聲還有人做……啊,
電話講完了嗎?」
  
  
  見雷檢察官回席,兩人也很有默契地收口。
  
  
  「是急事嗎?」簡律師關心地道。
  
  
  「不,只是小事。」雷檢察官微笑搖頭,「你們在聊什麼?」
  
  
  雙方互看了一眼,雷警官仍是虧著自家小弟道,「還不就聊你小
時候尿床時,想試圖掩飾證物的事啊,雷檢察官。」
  
  
  
  他們一直吃到快接近晚餐時間才離開,臨走前雷家二哥不知是
有意還是無意地說了一句話。
  
  
  「哪天你們打起架的時候一定要找我來看喔,我想看雷家柔道
對上簡氏的跆拳道是什麼場面。」雷警官說完便騎上帥氣的哈雷機
車揚長而去。
  
  
  「箴彥,你會跆拳道?」
  
  
  「小時候學過一點……」
  
  
  「那……二哥怎麼知道?」
  
  
  「……我們剛剛聊到的。」
  
  
  二人又若有所思地沈默一會兒。
  
  
  「劭宇。」
  
  
  「箴彥?」
  
  
  
  「我上你的話你會哭嗎?」

One Reply to “法醫戀愛相談室 番外 人民有專情之權利 2”

  1. 就算是感動到哭
    小雷的哭聲也很嚇人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