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村有栖川 – 櫻回憶 上

「光看火車、公車上的人潮就知道京都的櫻花開了多少呢──」

我好不容易從人潮中脫身抵達北白川,邊走進房間邊喃喃抱怨,而副教授聽見我這麼說,還不忘補充了一句。

「若照你昨天的原定計畫開車來京都,現在八成還塞在京阪道路上吧。」

我當然知道他在邀功,受人點滴只得趕緊奉承。

「感謝副教授的遠見,讓我免於塞車之苦。」

火村斜睨著我,仍不肯饒人地道:「有栖,你明明也在京都住了不少年,怎麼還會想在這個時期開車過來,我昨天真以為你在開玩笑呢。」

「就是因為在這裡住太久了,才會忘記這個時期京都附近的交通狀況嘛!啊──還真懷念以前走出家門就可以賞花日子。」

「你還是可以搬回來住啊。」火村微彎起嘴角。

我總覺得火村的這句話有更深涵意,不過,若繼續追究下去,可能今天也不用出門賞花了。

「可是,住大阪的話,一走出門就有章魚燒可以吃呢。」

「喔,原來大阪會下章魚燒雨啊。」

火村似乎刻意模仿著某大阪搞笑藝人的語氣說話,不過他的臉跟『搞笑』實在太不搭了,就像外國影集裡的對白配上日文發音一樣,有著微妙的違和感。

「副教授今天的笑話一點也不好笑。」

「是嗎?我每次在課堂上講笑話,學生們都笑得很開心呢。」火村笑道,「雖然不知是因為內容發笑,還是……」

想也知道是為了討火村教授歡心才哈哈大笑的嘛!

多聊了幾句後,火村看了看錶,提醒道:「有栖,我們還是先出門吧,如果位子全被占滿的話,真的只能跟你回大阪吃章魚燒了。」

「回大阪吃章魚燒也沒什麼不好啊!」

「是沒什麼不好,只是你今天擠火車來京都的辛苦就白費了。」

「……說得也是。」

說要先出門的人是火村,但他卻又走回廚房,我好奇地跟進窺看,原來他正在準備賞花的必備品。

看著便當盒裡五顏六色的飯糰跟精緻的配菜,我真的打從心底佩服火村。

雖然我也常常進廚房做點東西吃,但這等級完全不能相比。

我做的料理一看起知道是『男人做的料理』,火村的話,拿到店裡的架上擺放說不定還可以魚目混珠。

「為什麼你的賞花便當可以做成這麼可口的樣子……」

副教授用布把便當包好打結,再把熱茶倒進水壺裡。

「一個人住久了,料理手藝總會進步。」

「……我也一個人住啊。」

火村輕撫著嘴唇,這是他思考時的習慣動作。

「應該這麼說,做給自己吃的料理,跟做給別人吃的料理是兩回事。」

這句話讓我突然覺得很害羞,同時腦中也浮現四個大字。

「……愛妻便當?!」

「你現在才注意到嗎?」火村愉悅地笑道,「有栖,你到底吃過幾回了呢?」

■■■

所幸,今天的主角是『賞花』而不是『便當』。副教授似乎也不期望我會做愛妻便當給他,但我已經暗自下了決定,要做出『做給火村吃的料理』。

帶著兩人份的便當出門前,火村當然不忘照料他的貓兒子女兒們。

「瓜、桃,午餐準備好了。」

兩隻貓緩步走近火村,蹭了蹭他的小腿後才開始用餐。

「嗯?怎麼沒看到小次郎呢?」

「小次郎出差中。」火村一臉認真地道。

「出差?」

「早上跟篠宮婆婆一起去哲學之道賞花了。」

哲學之道就在北白川上面,走幾步路就到了,是離火村家最近的賞花景點。

「真好啊,抱著暖呼呼的貓咪在樹下賞花,這才是京都懶洋洋的春天啊。」我回頭看向瓜太郎跟桃,「你們想不想跟我出去賞花啊?」

可惜兩隻貓都不搭理我,逕自吃著午餐,對貓來說,美食比美景更有吸引力。

擔擱了不少時間後,我們總算出發走出門,此時我才想起還沒問火村今天要去哪賞花。

古都京都賞花的地方難以細數,除了熱門的清水寺、高台寺、二條城、平野神社外,還有一些本地人才知道的獨家的私房景點,或是欣賞夜櫻的地方。

「火村,我們今天要去哪賞花啊?」

「太晚出門了,能去的地方也只有那一個了。」

副教授所說的是我們大學時常去的賞花景點,雖然外地觀光客較少,但賞花旺祭還是很多人,現在去的話不知道還擠不擠得到兩人席,不過……

「那個地方還真是令人懷念啊,許多青春的回憶都埋藏在櫻花樹底下。」

「所以那邊的櫻花才會一年開得比一年漂亮啊。」

咦?是這樣的嗎?我記的櫻花若要開得漂亮,樹底下要埋的是……

……還是把話題放在賞花上吧。

「我記得有一次賞花的時候,天農喝醉了,說要小睡一下就跑到後面躺著休息,結果我們回家的時候也忘了叫他。後來,他跟我說,他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隔天早上,剛好那晚櫻花全謝了,他茫然地看著四周,心想到底昨天的賞花是夢,還是現在的花凋才是夢?」

「這件事我倒第一次聽到,不過一夜花謝也算是蠻罕見的情形。」

「對啊,我也沒遇過這種情況。要是我的話,應該也會被嚇到吧,一大清早,整條路上只有自己一個人,配上淒涼樹枝當背景,真的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我還以為你會覺得這是個不錯的小說開場場景,立即振筆疾書。」火村笑著挖苦我道。

「你沒說我還沒想到呢……嗯,以此為開場場景說不定還蠻吸引人的呢。」我也配合著他回道,「火村你呢?你印象最深刻的賞花回憶是什麼?」

「問別人之前,應該先說你的吧,有栖。」

我認真地想了想,印象最深刻的還是那次吧。

「『京都賞花離奇佔位神秘事件』!」

「這個事件我也第一次聽到。」

「哎,就是瀨井那次佔位事發生的事啊。」

火村聞言點了點頭,「原來那件事有一個這麼長的名字?」

「我剛剛命名的!」

雖然事實的真相一點也不『離奇』與『神秘』,不過,推理劇不都也是這樣的嗎?

「那麼,再請有栖川老師說明『前情提要』及『內容大綱』吧。」

■■■

我們幾個好友約好週末要去賞花。櫻花季的最後一個禮拜,人潮也最多,我們便先行抽籤決定誰要先早起去占位子。

「不會吧──」瀨井發出慘叫。

「就拜託你了!瀨井!」

「瀨井加油啊!要佔到最棒的位子喔。」

大家幸災樂禍地拍拍瀨井的肩後,便約定明天見先行道別了。

而瀨井雖然心不甘情不願,但既然抽到了還是得完成任務。他隔天便起了個大早去現場佔位子。

運氣不錯的瀨井順利找到一處櫻花滿開的大樹下,鋪好墊子,劃地稱王。

由於離約定的時候還早,瀨井便躺在樹下小憩,心裡還想著佔到這麼一個絕佳的景點,待會等大家過來的時候必能得意洋洋地炫耀一番。

不過,當我們到達現場時,看到的卻是這樣的光景。

瀨井跟另一個看起來也像是大學生的男子正站在櫻花樹下爭論不休。

「我一大早就來這邊了,也有確認四周都沒有人後才鋪墊子佔位的!」瀨井大聲道。

「我也是啊!還先把四周的垃圾、樹枝、石頭什麼的都撿得乾乾淨淨才鋪上墊子!」

我們見狀也趕緊上前了解狀況,「瀨井,怎麼了?」

「啊,有栖川,你們來了啊……」瀨井皺著眉,「不好意思,現在情況有點……」

原來,瀨井睡到一半被對方搖醒,說是他佔到他們的位子。瀨井覺得奇怪,明明他一大早來佔到這個位子,怎麼才小睡一下就被易主了?!於是他便據理力爭,但對方也堅持是自己先到,所以直到現在都還沒有結論。

「瀨井,你確定你來的時候真的沒看到對方嗎?」我問道。

「當然!我一大早就來了,那時候根本沒多少人。」

男大學生道,「我也很確定我到這裡時沒看到這裡有人先佔位。」

「這麼一來就有點奇怪了,那麼你是到什麼時候發現瀨井在這邊呢?」

「我途中去了一下洗手間,回來之後就發現他躺在我佔的位子旁邊了。」

瀨井笑道,「又不是變魔術,我怎麼可能突然出現在這裡,還是你走錯位子了啊?」

「我的東西全都放在這裡,怎麼可能會走錯地方!」他大聲回道。

的確,樹下不但有他的東西,還有已鋪好的咖啡色墊子,但瀨井準備的藍色墊子也在旁邊。我問了旁邊也來賞花的遊客,看是否有人注意到是誰先到,不過他們不是說沒注意到,就是已經喝醉了,找不到一個客觀的答案。

此時,原本站在稍遠處抽菸火村把菸捻熄走近,繞著櫻花樹走了一圈,把墊子掀起來看一看,接著走到瀨井身邊。

「瀨井,你確定這棵櫻花樹是你早上看到的那一棵嗎?」火村問道。

他不解,「當然是啊,為什麼這麼問?」

「你不覺得……上面那一棵比較像你原本找到的櫻花樹嗎?」火村指著我們後方小斜坡上的櫻花樹道。

瀨井回頭一望,大叫出聲,「啊──!好、好像……」

接著,瀨井飛奔上前,看到一群大叔正在櫻花樹下飲酒作樂。

「不好意思,請問……」

其中一位酒酣耳熱的大叔看到瀨井,爆笑出聲,「就是這傢伙啦,在櫻花樹下睡得可熟咧,連我拉著墊子把他拖到下面都沒醒,哈哈──」

「這……大叔!你也太過分了吧!我先佔到這個位子的耶!」雖然對方是長輩,但瀨井還是難抑怒氣地道。

「睡著了就不算啦!」

「……啊?」

「小夥子,你太小看佔賞花席這件事了,這是戰爭!要像個武士一樣,正坐在櫻花樹下死守著賞花席。誰叫你睡得不醒人事,連我拖著你走都沒知覺,兵不厭詐啊!哈哈哈──」自有一套理論的大叔說完後,便繼續飲酒作樂,不再搭理我們。

我們面面相覷,遇到這種情況真的一點辦法也沒有。

正想離門另找賞花處時,方才的大學生卻叫住了我們,他似乎聽到剛剛我們跟大叔的談話,態度也轉為同情。

「如果不介意的話,就跟我們擠同一棵樹下吧。」

■■■

「我前幾天曾在鴨川附近再看到那位大叔。」火村道。

「咦?」

「他以一副凜然的姿態正坐在櫻花樹下,實在讓人很難不注意到他。」

「原來他真的這麼做啊,我一直以為……」

「佔位子是戰爭喔,有栖。」

火村抬了抬下巴,我往前一望,滿滿的賞櫻人潮,人數都快比櫻花花瓣多了。

「啊,怎麼辦,看來是沒位子了……」

「還是下去看看吧,說不定會再遇到好心人。」

「說得也是,既然都來了……」

哎,差點忘了另一件事。

「火村,我都說完了,該輪到你囉!」

「印象深刻的賞花回憶啊……」

副教授仰頭看著滿開的粉色櫻花,嘴角浮出淡淡的微笑,難得一見,足以讓櫻花遜色。

不曉得他到底回想起了什麼事。

後記-

TDT真想跟副教授一起賞花吃便當……

4 Replies to “火村有栖川 – 櫻回憶 上”

  1. 我也想吃副教授的賞花便當XDD

    這兩隻的對話好閃啊~!!!
    害我看Music Station都不專心了XD

    版主回覆:(04/04/2010 10:38:58 AM)

    TDT////我也超想吃的~~為愛妻做的便當(?)一定很好吃!!!

  2. 這對真的太閃了~~~
    好想看這系列的新書呀~
    好像很久沒出了…

    版主回覆:(04/04/2010 10:38:31 AM)

    XD"上次才出了一本三個偵探啊…(雖然不是單獨火有…)

  3. 三個偵探我有買~

    我是指有栖川寫的書啦~
    好久沒有火村這對的新書…

    版主回覆:(04/04/2010 01:49:22 PM)

    XDDD真不好意思,原來是我誤會了
    對啊…有栖川老師每次都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TDT

  4. 我很喜歡這對說~~我同學是比較喜歡御手洗那對
    三個偵探的威力太強了@@
    連坐我隔壁的男同學也開始在看亞海的書了= =((我是上課會看小說的類型

    版主回覆:(04/06/2010 12:15:00 PM)

    男、男同學=口=?!
    (拍)推廣的工作就交給你了(喂)

    我一直很想跟男性讀者交流XD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