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醫戀愛相談室 番外 意外 IV

見到雷檢察官下半身只圍了條浴巾出來應門,倪法醫就知道
事情大條了。
 
 他馬上轉頭跟Friday說道,「都是你啦,說什麼他們不可能這
麼早就⋯⋯」
 
 倪法醫話說到一半即又喊暫停,因為方才跟他說話的人早已
逃之夭夭,徒留下張著無辜眼神看著他的可愛情人。
 
 「這麼早就⋯⋯?」夏教授狐疑地問道,有時候Friday做的
事,基於某些原則,夏教授並不會全部知情。
 
 「小郁,這跟你沒關係⋯⋯」倪法醫笑著對他說,隨即又轉
身對著雷檢察官說,「小雷,我對不起你,我不知道你們在泡
溫泉!」
 
 其實倪法醫不是怕雷檢察官生氣,而是怕簡律師⋯⋯
 
 倪法醫可是見過他『師傅』段律師的能耐的人,而且俗話又
說青出於藍⋯⋯
 
 我不是故意的啊,簡律師,不要告我!正當他心中這麼祈求
時,瞥見簡律師穿戴整齊地出現。
 
 「箴⋯⋯」雷檢察官正吃驚著他穿衣服怎麼這麼快時,簡律
師就早一步開口與他們打招呼。
 
 「夏教授、倪法醫,你們來了啊。」
 
 「呃,是啊,處理完事情就趕來了。」難不成他們沒有一起
泡澡?倪法醫疑問著。
 
 「簡律師,上次的事謝謝你了。」夏教授微笑地向對方道謝。
 
 「你說動物保護法的事嗎?我只是幫你查個資料而已,沒什
麼麻煩的,我們邊走邊聊吧,也該是下去吃晚餐了。」
 
 像是剛才的事對他完全沒有影響似地,簡律師與夏教授並肩
離去前還轉頭故意地對雷檢察官說道,「劭宇,你也趕快洗完
澡下來啊。」
 
 「小雷⋯⋯」倪法醫沈聲道,「你老實說──你們剛剛到底
有沒有一起泡溫泉啊?」
 
 「⋯⋯有。」
 
 青出於藍,更勝於藍。
 
 倪法醫對簡律師的評價又升了一級,對雷檢察官的同情也
是。
 
 ■■■
 
 晚餐是旅館的中式餐點,雖然這間溫泉旅館裝潢得像汽車旅
館,但餐點卻一點也不像汽車旅館,他們四個人一桌,點了六
菜一湯,每個盤子都吃到見底。
 
  「吃得真飽啊──」倪法醫拍拍鼓起來的肚皮,「接下來
要做什麼好呢,剛吃飽又不能洗溫泉。」
 
 「要不要去外面走走散個步呢?」雷檢察官提議道。
 
 「那是明天的行程啦,小雷。」倪法醫想問夏教授意見時,
見他一臉倦容,便低頭輕聲問,「小郁,你很累了吧?」
 
 「唔⋯⋯啊!」像是打瞌睡突然驚醒般,夏教授連忙道,「我
沒有啊,下一道菜上來了嗎?」
 
 「你已經吃飽了。」倪法醫提醒道,「看來你真的累了⋯⋯」
 
 「友並,我還好⋯⋯」
 
 「夏教授今天有課?」簡律師也關心地問道。
 
 「他今天早上去南部的學校演講,然後再趕回來⋯⋯」
 
 倪法醫見他又是那副快要睡著的表情,心裡打定一個主意,
反正那傢伙很會炒熱氣氛⋯⋯
 
 
 「不如我們回房間喝個小酒聊個天吧。」倪法醫提議道。
 
 ■■■
 
 「我──們──來划酒拳!」Friday一腳踏在沙發上豪邁地
道。
 
 四個人後來決定到簡律師與雷檢察官的房間,買幾罐酒和一
些下酒菜,原本真的只是聊聊天喝個小酒,只是當夏教授喝了
一小口後,事情就全變了樣。
 
 現場的氣氛從高級酒吧轉換成有男公關駐紮的酒店。
 
 「⋯⋯我每次看到夏教授的另一個人格都覺得很神奇⋯⋯」
雷檢察官驚嘆地道,雖然外表沒變,但你就是知道他們是不同
人⋯⋯
 
 「我覺得比較奇妙的是夏教授的體力⋯⋯」簡律師提出了一
個重點問題,可是沒有人知道這問題的解答,連倪法醫也不明
白,只能猜測精神也許可以影響生理。
 
 「雷檢察官,我們來划酒拳嘛。」Friday推開倪法醫,坐在雷
檢察官身邊拉著他的手道。
 
 「我不會划酒拳耶⋯⋯」雷檢察官尷尬地笑道。
 
 「那簡律師⋯⋯?」
 
 「我也不會。」簡律師的微笑帶有敵意,坐在雷檢察官另一
邊的他也更靠左貼近一點。
 
 「我會喔!」倪法醫在遠方舉手說道,但似乎沒有人要理會
他。
 
 「那我們⋯⋯來玩國王遊戲好了!」Friday不知從哪拿出一副
樸克牌,「規則大家都知道吧?拿到K的人可以指定任何號
碼做任何事。」
 
 他是能炒熱氣氛沒錯,可是他的玩心也起來了,倪法醫在無
奈地心中暗忖著。
 
 「只有四個人也要玩啊⋯⋯」倪法醫抱怨道。
 
 「哈倪──是你沒膽玩吧?」
 
 「拜託,我什麼世面沒見過,沒膽?我可以打開給你看喔,
比我的胃還大咧⋯⋯」倪法醫胡謅地道。
 
 「明明就是只剩一張嘴的男人,體力也⋯⋯算了那個不提,
來發牌吧!」
 
 Friday開心地抽起一、二、三、K四張牌,隨意洗牌後發到大
家面前。
 
 「你應該沒玩過國王遊戲吧?」你這個純情處男,簡律師背
地裡又加了一句。
 
 「我只在搜證錄影帶中看過⋯⋯是不是玩到最後要一定要
脫光啊?」雷檢察官邊翻牌邊疑問道。
 
 簡律師輕笑掀起牌,「那要看國王的決定囉。」
 
 「我是國王!」Friday高高起舉起K,同時也下了指令,「一
號對二號做人體鋼管舞!」
 
 「我是三號⋯⋯」倪法醫靜靜地掀開牌。
 
 「我是⋯⋯一號。」雷檢察官轉過手上的牌道。
 
 二號當然是簡律師,只是此時的他很難想像他要怎麼把自己
當鋼管跳舞。
 
 Friday倒是滿心愉悅地看著他們,倪法醫並不意外,瞥見Friday
那種眼神就知道這副牌一定動過手腳。
 
 
不過──動得真好。

One Reply to “法醫戀愛相談室 番外 意外 IV”

  1. 跳吧跳吧!
    釋放雷檢的熱情吧~~

    我也只能說,這手腳動的真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