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村有栖川 – 副教授的黃金週

【黃金週】GoldenWeek、GW;日本在4月底至5月初間的由多個節日組成的連續假期。

█ █ █

黃金週結束後的第一個上班上課日,英都大學社會學系火村英生副教授在早上第一堂就有課。

提早了三分鐘走進教室,學生們不是還沒到,就是正熱烈地討論仍未結束似的連假,誰也沒注意到他走上了講台。

拿出教科書翻開,隨即又闔上。

副教授跟學生一樣,討厭連假結束的第一堂課。

等待上課鐘聲結束後,火村副教授不免俗地道:「不管是後悔或是留戀,黃金週都結束了。這個黃金週過得如何?」

大家七嘴八舌地回答,地點最北到北海道,最南至沖繩,連到海外旅行的人也不少。

副教授點了點頭,抬起右手降低四周音量。

「我花了三萬多塊的車費,卻哪裡都沒去。」

█ █ █

長達一個禮拜的黃金週,副教授卻沒有任何計劃。

原因無他,推理小說作家友人在黃金週前二個禮拜,就被編輯召喚,奉命到東京的飯店閉關趕稿,據他本人的說法,可能要一個多月才有辦法出關。

一個人出門旅遊也不是不可行,但一想到黃金週如民族大遷移般的人潮及天氣預報的悶熱早夏,副教授寧可待在家裡休息陪伴貓兒女。

然而,世事無絕對。

四月二十九日,昭和之日,黃金週第一天,九點起床後沒多久,副教授便接到遠在東京的友人電話。

『雖說作家沒有假日,但還是想放黃金週啊,外面天氣真好,湘南的海邊一定都是人吧……』

對方猶如撒嬌般的喃喃自語,正搔刮著副教授的自制力。

然而,不到三分鐘,副教授便像貓一樣拜倒在對方的逗貓棒下。

「那就去吧。」

『啊?』

「去湘南的海邊體驗黃金週的威力吧。」

『火村,你怎麼說得好像你就在我旁邊似地。』以為他在開玩笑的作家友人大笑 。

「我待會就過去了。」

『開車的話會被困在東海道的巨大停車場上喔。記得之前你才取笑過我想在花季的時候開車去京都……』

「新幹線的話,應該還有座位吧。」

『新幹線……』

「現在出門的話,還可以跟你喝下午茶。」

█ █ █

當副教授以異於常人的行動力出現在東京的飯店時,作家友人卻一反剛剛電話裡的態度,坐在書桌前弓著背,認真地趕稿中。

「火村,你來啦。你先休息一下吧,我正寫得順手,等我把這段寫完再出門。」

副教授坐在沙發上,喝著客房服務的咖啡,看著趕稿中的友人背影發呆。

副教授心中莫名地有種『就算這樣也值回新幹線票價。』的感覺。

再換個方面想,他覺得自己病了,病得不輕。

結果,作家友人忘我地寫稿到晚上八點,連晚餐也是叫客房服務解決。

「火村,對不起!不過這樣我們明天就可以毫無顧忌地去海邊啦!」友人樂觀地道。

然而,世事無絕對,在黃金週裡,更沒有『照既定計劃行事』這句話。

四月三十日,星期六,天氣背叛了全日本的期待,天空下起傾盆大雨。

出不了門的副教授與作家友人只得繼續在飯店裡待上一天。

傍晚,原以為雨勢漸歇,可以好好計畫明天的行程時,副教授接到一通意外的電話。

「筱宮婆婆打來的電話。」

「噢?」

「她說,小次郎不見了,從昨天晚上到現在都沒看到牠。」

「什麼?!怎麼會……」作家友人聽了非常擔心,「小次郎常離家出走嗎?」

副教授搖搖頭,「從沒有過。」

「火村……你很擔心的話,還是先回去吧。海邊什麼的,不一定要黃金週去啦……」

副教授考慮了一個小時,最後還是決定隔天早上搭新幹線回京都,如友人所說,明年還有黃金週,小次郎卻只有這麼一隻。

然而,在回京都新幹線上,副教授接到『找到小次郎』的電話。

█ █ █

五月三日,憲法紀念日,天氣又恢復成適合出遊的大晴天。

副教授一大早又接到來自東京作家友人的電話。

『火村!拜託拜託,這是我一生的請求!』

副教授用肩膀夾著電話,一手抱著小次郎,一手順著貓毛。

「有栖,你『一生的請求』上次已經用過了。」

『呃……人可以有很多一生的請求嘛。如果不是片桐在九洲趕不回來,我也不會麻煩你……聽說高野山是個好地方喔……其實從京都坐車過去也只要三個小時……』

對方如撒嬌般的抱怨催請,再度搔刮著副教授的自制力。

副教授嘆了口氣,「只要拍到南海電鐵的纜車就可以了?」

『……可以的話,我還想知道奧之院裡墓碑的分佈圖,網站上的圖片模糊不清,還有大阪環狀線轉南海電鐵的實際步行時間……』

就這樣,副教授代替作家友人到高野山上取材,過了充實的一天。

█ █ █

五月四日,綠之日,黃金週倒數第二天。

想著該收心的副教授,起了個大早批改學生報告,才改完二份報告,桌上的電話又響了。

「又是一生的請求?」

友人不好意思地乾笑了幾聲,『嘿嘿……』

副教授雖然輕嘆了一口氣,心裡卻想著,作家友人接下來的好幾生都是他的了……

『……這個有點麻煩,因為主角是使用青春十八車票,所以要照著青春十八的規則轉車到東京,我算了一下大概要八次……』

結果,為了實驗作家友人設計的時刻表詭計,副教授轉了十八次車才到東京。

作家友人畢恭畢敬地站在飯店門口,露出滿足的幸福微笑迎接他。

副教授心想著『這樣也值得了』的同時……

也覺得自己病入膏肓,沒藥救了。

█ █ █

五月五日,兒童之日,黃金週最後一天收假日。

副教授躺在過軟的飯店大床上,難得地過了中午才起床。

下午陪友人到出版社交稿後,晚上吃了一頓大餐,當然是作家友人買單。

翌日清晨,搭第一班新幹線回京都,剛好可以趕上第一堂課。

█ █ █

火村副教授洋洋灑灑地在黑板上畫了黃金週路線圖,在學生們的驚嘆聲下,第一堂課也結束了。

副教授離開教室,他現在只想回研究室,在下一堂課前,小睡一會。

就跟其他人對黃金週的感想一樣。

明明是休假日,卻比平常還要累。

──但副教授很滿足。

來回奔波,當然不只為了友人那句『謝謝你,火村』。

還有……

█ █ █

「你不覺得火村教授剛剛畫的路線圖有點奇怪嗎?」

「什麼都沒玩到就是最奇怪的地方吧!」

「我說的奇怪的地方是最後一天,明明他下午就可以搭巴士回京都趕上課,為什麼非得再在東京待一晚,趕今天早上的新幹線呢?這樣時間不會很緊迫嗎?」

「可能火村教授不喜歡搭巴士吧?」

「那也可以搭昨天下午的新幹線回來啊。」

「說得也是……為什麼要多待一晚呢……」

「對啊,為什麼呢……」


後記-

黃金週超可怕的~~~

5 Replies to “火村有栖川 – 副教授的黃金週”

  1. 值回票價的一晚呀~

  2. "作家友人接下來的好幾生都是他的了"
    好甜哦~~~

  3. 好炫
    跑來跑去卻什麼也沒玩到耶XD
    這篇好甜ˇ

  4. 黃金週真的非常可怕!!!
    但是副教授也值得了XDD

  5. 黃金週真的很可怕
    我朋友有次去東京玩剛好遇到黃金週
    聽說走在澀谷的馬路上是人擠人的狀態
    連過個馬路都卡了20幾分鐘=_=|||||
    建議副教授明年帶他的作家友人去澀谷,
    兩個人可以很自然的卡在一起XDXD~

    版主回覆:(05/15/2010 12:47:56 PM)

    這真是個好主意(?)XDDDD
    不過副教授其實還是喜歡只有兩個人的地方吧=D=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