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臨終 I

多年前,我受雇於某政府官員,擔任他親密伴侶的私人看護。

雖說該官員曾在記者會上公開出櫃,不過,日後他的官位越來越大,在我擔任看護時達到他政治生涯的最巔峰,他與他親密伴侶的事情也演變『公開的最高機密』。不但政界裡鮮少提起,連一向對各種八卦新聞絕不放過的媒體都很少報導相關事情。

據說,這是為了保持政府官員的形象等等原因,人為操控下的結果。

所以當時我也被告知不能對外透露官邸裡的任何消息,特別是病人的病情。

多年後,事過境遷,那個官位也換了好幾個人坐,但我仍對他們兩人的事始終難以忘懷。

因為,那是我看過最感人的臨終。

█ █ █

我從沒想過我能得到這份工作。

經由認識的醫生介紹,原本只抱著好奇的心態試試,未料我卻幸運地通過重重面試關卡、層層身家調查,到了最後一關。

最終面試時,我看到了那個位高權重的人。

即使行程表以『秒』計算,他也擠出了時間面試我,可見,這位病人對他來說有多麼重要。

初次見到他時,意外地,我沒有任何壓迫感或緊張感。他親自為我拉開椅子,請我坐下,臉上的微笑也跟競選海報一樣燦爛……不,本人比競選海報更擄獲人心。

那是場很簡單的面試,他只問了我一個問題。

他從西裝外套內側的口袋裡拿出兩張照片放到我面前。

「張小姐,請問您覺得這張照片跟這張照片,有什麼不同?」

我知道,兩張照片裡的主角都是那位病人。不過,第一張,他西裝革履地站在候選人身旁;第二張,同樣西裝筆挺地坐在辦公桌前書寫。

老實說,我實在看不出這兩張照片有什麼不同。

正想放棄似地說「我覺得看起來都一樣」時,不知從哪神來一筆提示飛進我的腦袋裡,我看到那幾處些微的不同。

「第一張照片……他該不會在忍痛吧?」我小心翼翼、膽顫心驚地問道。

我會這麼猜也不是無憑無據,仔細一看,第一張照片表情更為嚴肅、眉間的皺紋較多、雙手握拳冒出了青筋,額頭上還有幾滴冷汗。

我回答問題後,他臉上的微笑依舊,輕輕地伸手把那兩張照片收回,放回胸口前還仔細端詳了一會兒。

「他是我看過最會忍痛的病人,還曾悶聲不吭地痛到昏過去。不過,如果是妳的話,應該可以避免這種情況再次發生吧?」

「當、當然,這是我的職責所在。」等等……悶聲不吭地痛到昏過去?!

他站起身,伸出右手,我也趕緊跟著站起與他握手。

他的手掌很柔軟,但牢牢緊緊地握住我的手。

像是要把什麼重要的東西託付給我似地,重重地頷首。

「張小姐,那就拜託妳了。」

█ █ █

在這官邸擔任看護不是件容易的差事,出入都得經過各種檢查,若有『必要』連私人電話、信件等隱私會被合法地竊聽與查閱。

而且,看護只有我一個人,一個禮拜有五天以上都在官邸過夜,幾乎可以說是二十四小時都在上班。

不過,這個病人反倒是我照顧過最『聽話』的病人。

早上七點半起床漱洗完後,我走到他的房門前。

「段先生,您起床了嗎?」

「我起床了,請進。」

早已自行梳洗完畢的段先生坐在床上讀書,他腰桿挺直,全神貫注地看著手上那本厚書。聽說他以前每天早上都要看五份報紙,但現在卻被『家規』禁止閱讀報紙或收看新聞。

段先生的臉上沒什麼皺紋,白頭髮也只有耳鬢旁兩撮,以同年紀的男性來說,他看起來算很年輕,以病人來說,他的氣色真的很好。

但是,實際的病情,他自己應該也很清楚。

「今天天氣不錯呢,總算度過梅雨季節,太陽也露臉了。」我邊拉開窗簾邊道,「段先生早餐有特別想吃什麼嗎?我請何嬸準備。」

「沒有。」 他推了推眼鏡,「不過,如果有咖啡就好了。」

我笑道,「別開玩笑了,我會被徐先生罵的。」

聽說段先生以前嗜喝咖啡,還沒吃早餐前就會喝掉一大杯。當然,對病人來說,咖啡是再奢侈也不過的東西,若沒有一家之長的許可,我們可不能擅自讓他飲用。

「我聽到囉,誰喝了咖啡啊?」不知何時進房的徐先生故意提高音調道。

「詣航,我只是『想』,並沒有喝。」

「你啊--還好這幢房裡的人都站在我這邊,不然早被你喝了幾百罐咖啡都不知道,對吧?」徐先生轉頭看向我,徵詢我的意見。

「你放心,徐先生。段先生是我看過聽話的病人,固定吃藥的時間都不曾慢過一分鐘喔。」

徐先生望著我,又轉頭看向段先生,「你這個伶牙俐齒的律師,這麼快就把人心給收買了。」

段先生一臉嚴肅地道:「我還沒有你厲害,騙了全國的人坐上這個位置。」

徐先生笑倒在他懷裡,段先生眼神變得非常溫柔,輕輕地環住他,兩人耳鬢廝磨,戀人絮語。

--這是病房裡最美好的一刻。

我悄悄地退房,走到樓下關心今天的早餐。

看到何嬸打了顆蛋進鍋裡,蛋都還沒熟,徐先生也下樓了。

我急上前問道:「徐先生不一起吃早餐嗎?」

「待會有早餐會報,而且,」他瞄了一眼手錶,澀笑道:「我好像已經遲到了。」

徐先生一向很忙,早出晚歸是常有的事,所以兩人才會分房,怕影響到段先生休息養病。

「這樣啊……啊,徐先生,請慢走。」

「記得幫我盯著他,看他有沒有挑食。」徐先生轉頭提醒著我。

「你放心,徐先生。段先生每次都會把盤子裡的東西吃完。」

「哎,真想讓妳看看他之前挑食的樣子。」

段先生極為挑食的事我也略有耳聞,不過,自從病倒之後,他就自動自發地吃下醫師和營養師為他準備的任何餐點,這舉動嚇壞了好多人。

雖然我沒有那個『榮幸』見到挑食的段先生,但看著『改邪歸正』的段先生,內心也感慨很深。

他們口中那個挑食成性、無人可比的段先生,變成現在不管什麼食物,都皺著眉忍著吃下肚的人。

可見,他多麼希望自己能恢復健康。

當然,每一個人都害怕死亡。

但我仍看過忍不住喝酒的病人、抗拒不了菸癮的病人;像段先生聽話自律的例子很少。

當然,每個人都有求生意志。

但我也看過,嘗試過所有療法,終於知道無藥可醫後,就放棄一切求生意志的病人、不信任每一個醫生,自行尋找各式偏方的病人;像段先生一樣,總算知道機會渺茫,也不自暴自棄,照著醫生的指示,嘗試過一個又一個治療方法。

不過,我一直到最後才明白,他做的這些,並不只是為了自己能恢復健康。

更重要的是,他放不下那個人。

--
後記-

 對不起我還是寫了!

 TDT不然它一直在我腦中Repeat好難過~~ 

12 Replies to “番外 臨終 I”

  1. 這…該不會…
    不要吧….(淚)

  2. 好伤感。。标题叫“与君暂别“可以吗?

    版主回覆:(07/15/2010 01:11:32 PM)

    與君暫別可以當副標XD

  3. 噢看到這邊我已經想要掉眼淚了TAT

  4. 很傷感, 不想看啊 ~~~~

  5. 在想看與不敢看之間猶豫

  6. 我真的…不想看…
    這是真正的請求, 嚴重的, 認真的請求
    求你了, 請你不要繼續寫下去,
    真的, 求你了
    我當初放棄當醫生就是怕看到這樣的場面
    所以, 算我求你了, 不要寫了好嗎?
    我只看了第一段就哭了, 根本沒辦法看完就直接來留言了
    我知道我們沒有資格或立場左右作者想寫的東西,
    不過….我不知道要怎樣說, 只有來求你了,
    請不要寫了…不要寫了…..
    我現在才知道, 原來我真的是很在乎老段…

  7. 好久沒來(土下坐)…一來就看到這個
    整個好難過
    段律師感覺上好像真的是一個我在現實生活中認識的人一樣
    因為投入了感情,所以我在看到標題的一瞬間心就揪了起來
    今天還是我生日說(淚)
    我雖然不會去要求亞海大不要寫下去
    但是要看這篇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氣啊!!!
    像我以前所說過的
    亞海大大的文章很有真實感,有時看似平淡卻有著十分深厚的情感包含其中
    從開始看大大的文章開始我最喜歡的就是老段了
    不單單只是因為他的職業是我的夢想
    更是因為他執著的愛情
    還有其他等等!
    我早就猜到有一天亞海大會寫出他們的最後….
    但是看到了還是忍不住感到難受
    很多話現在我已說不出口了
    先就此打住吧…..!(大哭奔!一面回頭伸手要衛生紙)

  8. ……不知道為什麼,雖然覺得沉重,但有點期待。
    很想知道他們最後將會以什麼樣的方式面對離開、分別與死亡。
    雖然應該會是個很痛的故事T_T
    可是我相信我會看到一個美麗的再見。
    希望大大可以繼續寫下去,讓這一段有個美麗的句點QwQ//

    ……不過老段……你果然要先走了嗚嗚……(蹲角落)

  9. 放上來又好想看,看到標題又不太敢看…掙扎ing
    結果還是看了="=
    阿阿阿~等寫完一次看完一次哭完好了

    版主回覆:(07/15/2010 01:11:09 PM)

    XDD不會哭啦

  10. 會過去的
    (僅把此文獻給段和鳴律師)

    或許有人會覺得我太傻
    為甚麼可以在乎一個人到這樣的地步?
    從相識的第一天開始,幾乎每一次見到「律師」這兩個字
    就會情不自禁地想起他
    第一次聽到他的名字,明明就像風中的落葉一樣輕輕帶過
    不知道為甚麼,單聽到「段律師」三個字時,就愛上了他。
    明明是不懂得這個人,明明連他的全名都不知道,明明他只像配角一樣出現在文章的一角,
    然,就是憑著這三個字,讓我愛上了他
    沒有理由,沒有原因,沒有偶然,只有必然
    彷彿是命中注定一樣,要我遇上他

    慢慢地,開始去認識這個人
    以及認識那個改變了他一生的人
    越去了解他,就越愛他
    就像是雨季的山澗一樣,雨水一點一點的累積,
    慢慢的,流動的,像是有生命一樣的滋潤著那個山林
    段律師
    他是一個過分認真的男人,每一步每一步都像是計算過的
    完美的,漂亮的
    不過,這只是表面
    認識他以後,不可抗力地被他的深情感動
    為了生命中的另一半,他,那個認真的男人
    無怨無悔地付出他的一切
    明知道可能永遠都不會有結果,但他就是這樣默默地付出
    陪著他,照顧他,幫助他,愛護他
    一切一切一切,看似淡然
    卻又那麼的轟烈
    認識他的人,不難被他內裏的可愛吸引
    更難不被他的執著感動
    是的,段和鳴就是這樣的一個男人
    叫你甘心情願的把目光停留在他身上,不由自主的追隨著他的身影

    不知不覺投入了太多的感情
    或許我和他都有些共同的地方
    一樣的讀法律,一樣的選擇性進食
    一樣的愛得徹底
    每一次見到他,彷彿他就在身邊一樣
    暖暖的
    有人可能會問,為甚麼要對一個虛構的人物投入這麼多的感情?
    明明連一個實體都沒有,為甚麼可以這樣的愛?
    對不起,這是沒有原因的
    沒有實體又怎樣?是虛構的人物又怎樣?
    通過亞海的文章,我認識了段律師這個令人心疼的男人
    和妹妹的微妙關係,和室友的大學生活,和生命中的另一半相遇,和他一起在政壇上發熱發亮,和他一起走了數十年,和徒弟的親子情
    他的淡然,他的執著,他的付出,他的絕望,他的欣喜,他的幸福,我全都看在眼裏
    我和其他讀者一樣,愛著段和鳴這個人
    會為他笑,
    更會為他哭
    看到最近的一章,
    看著他們一起走到生命的最後一步
    面對分離的那種無力感
    真的,很心痛
    (打到這裏我的眼淚開始流下來了)
    沒有勇氣說再見
    真的,無話可說

    一邊聽著「會過去的」
    一邊細想段律師的一切
    我相信,那份情,是不會過去的
    從前共你講不要分別 不要歸去 明明還流過一點眼淚
    以往那轟烈,雖然漸漸變溫柔了,
    可是那是細水長流,而並不是平息了

    段律師,我會和詣航和其他人一樣永遠愛著你
    無論將來發生甚麼事,這份情都不會過去
    愛著你,段和鳴律師

    版主回覆:(07/15/2010 01:10:52 PM)

    雖然我不是老段,不過看到這篇也很感動OAQ
    認真想想,老段真的是我刻劃最深的角色呢…(感慨?)

    可以的話,還是希望您能把這篇看完:)

  11. 人總是要死的。
    所以,我想看。
    我想知道老段怎麼好好走最後一斷路。

    版主回覆:(07/15/2010 01:09:38 PM)

    真的是一『斷路』=A=!

  12. 對這個番外很抗拒,很排斥.
    不過我明白亞海一定是掙扎了很久才決定放出來的.
    大概這就是作者都傾向把故事寫下句點才算真正的結束吧.
    不然就像事情一直沒有完成一樣.
    不過我決定不看下去了.
    對我來說,我比較希望他們一直存活在這個時間空間.
    就這樣已經夠好了.
    再一次謝謝亞海的用心寫作.他們會是一直活在我記憶裡的人物.

    版主回覆:(07/15/2010 01:09:13 PM)

    其實是一直在腦中重播揮之不去
    只好照經驗法則,把它寫出來了

    感謝支持:)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