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臨終 II

段先生是個模範病人,每天按表操課,比軍人的生活還要規律。

吃完早餐後服藥,再看一個小時的書,接著下床做些簡單的運動。

「今天天氣不錯,要不要到後面的公園散步呢?」我提議道。

他頓了幾秒,沉聲道:「會給附近的居民帶來麻煩。」

「啊!」

我這才想到他的身份不比一般人,外出得有隨扈保鑣跟隨,還得事先『場勘』。

「不過……我想出門走走。」

我會心一笑,這就是病人的小小任性吧。

難得段先生想出門走走,我便興奮地跑去找隊長商量。

有著兩道豪氣干雲劍眉的小平頭隊長二話不說,馬上答應,還趕緊派人去『整頓』現場。

十五分鐘後,我跟著段先生在空無一人的小公園裡散步。

體力尚佳的段先生被我用『以防萬一』之名硬塞了枴杖在手裡,但他好像不太會用似地,走起路來總覺得礙事。不管左手撐或右手撐都不對,後來索性掛在手臂上,我看了壞心地直偷笑。

「以前……」

「嗯?段先生,你說什麼?」

「我們家以前附近也有一個小公園,每天晚飯過後,我們就會一起走過來散步。」

「飯後散步是好習慣啊,以前那個公園比這邊大嗎?」

「比這邊還要小一點,不過人很多,有遛狗的、作運動的、打棒球的……」話說到一半,段先生看著遠方陷入了沉思。

聽說他以前惜字如金,只講『必要』的話。現在雖然話也不算多,但每天還是會跟我攀談幾回,只是常常像現在一樣,講一講就逕自結束話題,發起呆來。

我想,段先生其實不是想跟我聊天,他只是想打開回憶的相簿。

多走了幾圈後,我們回到官邸,還沒進門就被告知有客人來探病。

段先生的養病生活其實很充實,三天兩頭就有人來探病。

他曾喃喃自語地說過:『我從來不知道我人緣這麼好……』

這天來探病的客人是徐先生擔任市長時的女助理,他們關係很好,常到官邸來作客。

葉小姐帶著兩個分別是小學生與國中生的女兒造訪,段先生見到他們,露出難得一見的笑容。

「段叔叔!張阿姨!」兩個可愛的小女孩異口同聲地向我們問好。

「妳們好啊。」

「好久不見。」段先生道。

「好久不見?段律師,我們明明上個月才一起吃過飯啊。」葉小姐訂正似地道,「這幾天開始放暑假了,我叫她們要先把暑假作業做完,月底才能跟爸爸出國玩。不過做到一半就發現很多問題,她們就說要來問你。」

「有什麼問題嗎?」段先生放軟了聲調,溫柔地問道。

「有好多問題喔!我都不會。」

「段叔叔什麼都知道,所以我們就想來問段叔叔。」

「讓我看看……」

三人便在客廳地桌上寫起暑假作業來,和樂融融的模樣就像一家人。

「段先生好像很會教小朋友呢。」

「當然啊,段律師可是正牌的家教老師喔!以前也當過徐市長的家教老師呢。」

這件事我倒第一次聽說……

█ █ █

當我轉身走到廚房想泡茶招待客人時,葉小姐也跟著走進。

「我帶了下午茶點心來。」

她從袋子裡拿出點心,我探頭一看,「啊--是咖啡凍啊。」

「咦?段律師現在不能吃咖啡凍嗎?他會吃的甜點不多,所以我才買這個……」

我苦笑道:「醫生沒有禁止他吃,但『家法』明文禁止他喝咖啡。」

葉小姐拿著咖啡凍,心疼似地道:「段律師好可憐,以前喜歡的事都不能做了。新聞跟報紙都不能看,連咖啡都不能喝……唉。」

「我也覺得徐先生這點太不近人情了。」咖啡還有些道理,不能關心新聞時事這點實在太誇張了。

葉小姐雙眼微垂,露出更哀傷的表情,「他會這麼做也是希望段律師能早日康復。而且,他非常自責,他覺得段律師會病倒,責任在他。」

「可是……最了解自己身體狀況的人,還是自己啊。」如果當時連段律師自己都不在乎健康的話,那也不全是徐先生的錯。

她搖搖頭,「你也知道段律師最會忍耐了,就算再怎麼痛,他還是會先把該做的事做完,自己的事排最後。同樣的事,選市長的時候就發生過一次了,而這次又再次發生,還更加嚴重,徐市長當然無法原諒自己。」

葉小姐放下咖啡凍,走到看得見客廳的地方,望著段先生的背影。

「當時,徐市長像個孩子一樣,大聲叫著他不想當官了,他只要段律師恢復健康就好。我們以為他只是一時無法接受,沒想到他後來真的想跑去棄權……大家怎麼勸也無法阻止他。」

不知為何,聽這段故事時,我輕抓著裙擺。述事者的語氣平淡,我內心雖為此激動。

「那時,段律師說了一句話,才讓他回心轉意。他說,『如果這是我用生命換來的官位,你還願意把他拱手讓人嗎?』」

「段先生……」

「後來,市長才願意就任……」葉小姐轉頭擦了擦眼角,「若不是這個原因,他一定希望二十四小時都能一直跟段律師在一起吧。」

我們兩人無言地看著那個男人的背影,不知道過了多久,葉小姐突然開口。

「那、這個咖啡凍……」

「就端出去給段先生吃吧,妳都特地拿來了。」

「這樣好嗎?徐市長會不會……」

「放心,我會保密的。」


後記-

看到大家的反應(反彈?)嚇了我一跳

這篇步調會很慢,慢慢地述說兩人怎麼面對

絕對不是虐=A=!只是想告訴大家這段故事:)

11 Replies to “番外 臨終 II”

  1. 那就好….

    版主回覆:(07/15/2010 01:08:29 PM)

    那就好?!XD

  2. 呼,好險…

    版主回覆:(07/15/2010 01:08:18 PM)

    好險?XD

  3. 可是…終究還是會「臨終」吧……T_T

    版主回覆:(07/15/2010 01:07:58 PM)

    嗯,會寫到那邊^^;;

  4. 欸…!?
    我什麼我這麼期待這一篇囧
    看到好多人都反彈說@@
    不過實在是很難想像老段上了年紀的樣子說((遠目
    我真的是超痛恨離別戲碼又超愛看的啦((嘖
    アタシはMか!?

  5. 還是會看的XD
    因為我是這麼的喜歡段和鳴律師啊!
    所以我也要陪他走到最後
    (揮手帕)

  6. 心情很複雜,千言萬語都無法道盡我對段律師的情感。。。。。。

    幸好不是2篇就結束,那樣會讓我覺得措手不及,什麼都還沒表示就離開我們了。我希望是慢慢地看著段律師最後自律的言行,最後罕見的微笑,最後如深海般無盡、執著於一人的溫柔。

    還是很不捨啊!徐詣航和段和鳴,猶如完美無缺的圓,缺少了其中一人,就像稜角不期的破鏡。  (覺得自己比喻得不太貼切orz)

    剛剛突然靈光一閃,如果寫到這對情侶最後的故事,那是否會出現段小牌和徐大牌的故事呢?結果愈是這樣想,就愈想看耶!怎麼辦?(滾)

    版主回覆:(07/22/2010 12:16:19 PM)

    被您料中了,我現在好想寫段小牌的故事XD”

    人畢竟還是單獨的個體,老話一句,時間依然會沖淡一切
    不過徐詣航在之後沒再愛上過任何人

  7. 選市長時有發生過??????
    在哪裡!
    我沒看到壓~~~><
    是說 這樣他們幾歲啦(被打)

    版主回覆:(07/22/2010 12:17:20 PM)

    指的是病倒的事:)
    番外『我也只在乎你』裡出現過喔

  8. 天啊…………
    這是10秒落淚的單元節目嗎?(t完全不能自制的落淚阿我)

  9. 看到上一篇呆了5秒...
    佩服 ami 有勇氣涉及這個階段,雖然想到就覺得感傷,但會繼續看下去的

  10. 其實,我不會特別排斥故事寫完角色的一生…
    但…怎麼說…如果其中一方死得太早,就會讓人覺得遺憾…
    因為留下來的人要面對的是一段漫長、沒有所愛之人陪伴的日子…
    雖說人生就是如此,無法盡如人意,
    但就是因為這樣,才會想在故事之中尋求慰藉呀…
    故事我還是會繼續看,
    但應會在我心中永遠留下一個不完美的遺憾….

    PS.想當初看「紐約紐約」時,最後主角那一句:「梅爾不在我身邊的日子已經跟我和他在一起的日子一樣長了…」讓我大飆淚…更別提「BananaFish」的結局讓我不想再翻開這套書第二次….

    被留下的人永遠是最痛苦的,如今小徐也要經歷這樣的人生缺憾了……

    版主回覆:(07/22/2010 12:52:15 PM)

    紐約紐約也是我很喜歡的一套書,一句話雖然很平淡,但我也常常想起來OAQ!

    先走跟被留下,到底哪邊比較痛苦,我覺得沒有定論,唉…

  11. 看完第一篇的時候整個人都糾結了
    很猶豫要不要繼續看完
    但後來還是決定看下去
    既然ami有勇氣寫出來那我就一定有勇氣看完
    不管最後是虐或不虐
    所以我也想陪段律師這個角色走到最後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