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臨終 V

徐先生回家後,開口就問我。

「他今天是不是又痛得厲害?」

我真懷疑他們兩人手上的紅線是不是還連著神經線?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徐先生總知道段先生的病什麼時候發作。

我點了點頭,把剛剛的病情,還有簡先生跟雷先生的事情都說給他聽。

徐先生聽了也一臉難過,不過,在進病房之前,他還是把笑容掛上。

不管是徐先生或段先生都一樣,即使明知那是沒有意義的假裝,他們還是不想讓對方擔心。

我跟在徐先生身後進房,看見段先生睡得正熟,他也不想吵醒他,輕輕把椅子搬到床邊坐下,撐著下巴,靜靜地看著他的睡臉。

如果我是萬物之神的話,一定會讓時間就此停止。讓畫面停在這幸福的一格,不再轉動。

「詣航……」

無論段先生睡得多熟,只要徐先生回來沒多久,他也馬上就醒了。

徐先生彎下腰,在他臉頰邊親了一下,還直撫著他的右手。

「怎麼不再多睡一會?」

「不想睡了。」

「你今天又痛了不是嗎?再睡一下吧,我就在這邊。」

「你在這邊,所以我不想睡。」

面對病人的任性,徐先生也只能苦笑以對。

「和鳴,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想跟你說,你可以答應我嗎?」

「……不行。」

「我都還沒說……唉,以前不管什麼要求你都會答應我的……」

「這次不行,是嗎啡的事吧?」段先生瞄了一眼止痛裝置,淡然地道:「我不會按的。」

徐先生也一臉『拿你沒辦法』的表情,但為了對方好,他還是耐著性子續道:「我也知道你不想用,可是,看著你痛苦,我們更難過。答應我,不要再忍耐了。」

「詣航,我不想用它的原因,跟你想的不同。」段先生頓了一會,右手反握住對方的手,緊緊地握著。

「我……我最近很害怕。」

「和鳴……」

「我已經連著好幾天沒睡好了,因為……我連睡覺都覺得害怕。」

我跟徐先生都知道他害怕的東西是什麼,徐先生怔怔地看著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我知道,這是身為人難以避免的過程,只是沒想過,自己竟然害怕到夜半無法入睡,雙手雙腳顫抖。但我最怕的還是……怕自己就這樣失去了意識,失去了你。所以,睡覺如此,更別提用嗎啡了。」

段先生話說到這裡,徐先生臉上的淚水也慢慢滑了下來。

「忍著痛,我才能感覺到自己還活著。」

我也無法再旁觀下去了,匆匆說了聲「對不起」便趕緊離開了房間。

看向走廊邊窗上的映影,原來自己臉上也滿是淚水。


■ ■

這年過年,官邸裡熱鬧非凡。段先生的哥哥和妹妹一家人、徐先生的弟弟一家人,大家都到官邸團圓吃年夜飯。

男人都在客廳裡照顧小朋友等飯吃,我跟何嬸還有段先生的妹妹在廚房裡忙進忙出。

年輕時曾是知名影星的段小姐風華依舊,已為人母的她只畫淡妝捥起長髮,仍能讓同為女性的我感到無限羨慕。

準備得差不多後,段小姐親切地對何嬸說:「何嬸,就剩最後的烤鴨了吧?剩下的我們來弄就好,妳趕快回家吃團圓飯吧。」

何嬸再三道過謝後,便脫下圍裙趕回家去了。

何嬸離開後沒多久,門邊有人探頭探腦地道:「好香喔,姑姑,可以開飯了嗎?」

這名二十多歲的女孩是段先生哥哥和已逝前妻的女兒,遺傳到段家的優良基因,美貌天生,但聽說她個性也很古怪,目前在英國的大學裡攻讀哲學。

「純純妳啊,就只會等著吃,都不來幫忙。」段小姐輕聲責罵道。

「我跟廚房八字不合嘛。哎──還不能吃嗎?」

「先上樓叫你爸他們下來吧。待會就可以開飯了。」

女孩歡呼了一聲,便碰碰跳跳地跑上樓叫段先生他們去了。

段小姐嘆了口氣,「真不曉得她在國外都怎麼過活的,英國的食物明明難吃得要命……」

「總會適應的嘛,人不管怎樣都要吃東西啊。」我笑道。

「這麼說也是……說到這個,張小姐團圓夜不回家真的沒關係嗎?如果你是擔心我哥的話,有大哥在這邊,應該沒問題。」

「沒關係的,我爸媽都不在了。團圓飯之前都跟我哥他們那邊吃,我還猶豫著要不要回去的時候,已經買不到回去的車票了。」

「車票的話應該可以請……」

我連忙補充道:「其實我是覺得在這裡吃比較熱鬧。」

「也是,今年特別熱鬧呢……」

「對了,我剛剛才知道,原來段先生的哥哥就是那個很有名的段醫生啊。」

「妳一定在想,為什麼我大哥不擔任他的主治醫生吧?」

「……嗯。」段小姐的洞察力跟段先生一樣好,一下子就猜到我在想什麼。

「這也是他堅持,他的溫柔。」段小姐邊排著筷子邊道:「以前,我大嫂生病的時候,大哥也參與治療過程,但最後仍無能為力,大哥為此痛苦了好幾年。所以這次他連病歷都不想讓大哥看到,我想,大哥也能理解,對他的病情也從不過問。」

我爸媽過世時,我還沒從學校畢業,若當時我已有護理執照,必會面對相同的問題吧……

當我內心百感交集時,段小姐停下擺筷的手,突然對我說。

「他……是不是來日不多了?」

「不、這……其實主治醫生也不太能確定,但他們……」

「我很不想相信我的感覺,但我跟他是雙胞胎……就是知道。」

段小姐仰頭看著天花板,努力眨著眼,不讓眼淚流下。

「吃團圓飯不能哭、吃團圓飯不能哭……」段小姐默唸了好幾次,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淚水,將臉埋在手裡。

聽見有人下樓的聲音,段小姐邊擦著淚水邊道:「張小姐,烤鴨就麻煩你了,我到洗手間一下。」

當我把烤鴨端上桌後,段大哥扶著段先生走進飯廳,其他人也陸續就座,等段小姐回來,全員到齊正要開飯時,段先生忽然開口道。

「七點了,請打開電視。」

徐先生的弟弟拍了拍額頭,大叫道:「啊!差點忘了,今年可是第一次呢,小虎快過來幫我設定錄影機!」

顯示在四十七吋電視畫面上的,是新任總統在團圓夜向大家拜年的直播畫面。

「爸,徐叔叔會回來吃團圓飯嗎?」

「當然會啊,妳沒看到你段叔叔還沒動筷子就是在等他回來嗎?」

「那就好,我還以為今年紅包會少一包呢。」

「妳都二十幾歲了還拿什麼紅包……」

「這是年味、年味──明年我還要繼續拿!」純純看著現場各位長輩道,「份數只能多,不能少喔,大家都不能缺席喔。」

大家當然知道她若有所指的是什麼,紛紛答應明年一定會再出席,而段先生也默默點了頭。

只是,她的願望、大家的願望,終究還是無法實現。


後記-
要倒數了。

9 Replies to “番外 臨終 V”

  1. 癡情的老段到生命的最後心裡都還是小徐啊OAQ
    不要老是害我哭啦!臭老段OAQ(不過我相信他比較常讓小徐"哭"XD

  2. 不要啦…我不要老段丟下小徐啦

  3. 要進入尾聲了
    OH MY GOD~
    越來越難過了…

  4. 上一篇老段忍痛 箴彥哭了的地方
    真的是忍不住的哭了
    這篇又看到老段的溫柔
    有點不敢想像最後會哭得多慘……
    想留卻留不住的感覺真的很難過

  5. 可惡….我的哭點變低都是老段害的啦
    以前我最愛看這種場面的說(咦
    其實還滿感謝ami,願意忍痛記錄這段故事
    讓大家都能夠陪他們一起走完這一段

  6. 我看完真的就擦眼淚了(抽面紙)
    痛,讓記憶變得深刻;痛,讓愛情變得完整。
    老段你也太癡情了,這分明是要我哭(用力擦眼淚)
    明明,還想留下繼續一起走,卻只能無能為力地,默默在心中倒數目送的日子。
    很多事,發生時是殘忍,但親眼在你面前發生,無非是一種折磨,看著心裡的最愛,漸漸遠去。
    那種現實與超現實間的刺痛,交錯橫過,在心口踏了若有似無的一下,波瀾了之後趨於平靜。
    只是,心口的激盪,久久不能平復。

    版主回覆:(07/22/2010 12:48:07 PM)

    小徐心裡一定也是這樣OAQ
    只是這篇無法寫到他的想法,不過我覺得這種旁觀的角度是最適合『臨終』的

  7. 純純也長大啦~!!!

    其實真的有很多生病的人都不敢睡…..
    用痛覺來讓自己有活著的感覺…真像老段會做的事
    希望他可以走得安詳(合掌祈禱)

  8. …終究還是不能叫ami大停筆….
    我現在只想說一句:
    趕快讓詣航也掛了吧… (雖然很對不起他, 可是我還是比較心疼和鳴…)
    其實我呀, 這幾天一直沒有辦法靜下心來工作…
    每次打開電腦準備工作的時候又會想起老段
    然後就是心情沈重…悶悶不樂…
    結果把工作堆到天花了… (哭)

    版主回覆:(07/22/2010 12:43:51 PM)

    希望您現在心情好了些@@”
    (我寫完後反而心情變好了(苦笑)

  9. 我想哭的點好奇怪阿…竟然是老徐當上總統那句話@@|||
    或許也是進行到這裡~前面的感觸開始慢慢跑出來了~
    一個人身處在政治路上的最高位,而他的伴侶卻步上離開他的路途
    嗚嗚~~~小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