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雪社 番外 寒訓 下

我們兩人都是天秤座。今天在圖書館看書看到心煩時,上了一下網,手機網站的星座占卜說,天秤座晚上最好不要外出,會有意想不到的災難。
這是機率問題,只要它算準了一次,你就會完全相信星座占卜這玩意兒。
所以我現在開始相信了。
我們在夜市吃牛排時,忽然下起傾盆大雨。
大雨如浪潮般襲來,小販各個使出渾身解數逃難,我們三口併兩口趕緊把牛排塞進肚裡後,也匆匆跑到亮黃色M字招牌底下躲雨。
「學長……我覺得牛排還卡在食道裡,不上不下,好難過。」學弟一臉痛苦地道。
「那要不要進去喝個可樂什麼的?我請客啦。」
「這次換我請啦!學長。」
學弟推開玻璃門,叫我先找位子坐,他去點餐。
我找了一個看得到街頭雨景的絕佳VIP座位,撐著下巴看窗外,又開始想著無聊的問題。
「學長,你又在想什麼?」
學弟把可樂遞至我面前,即使下了大雨、牛排卡在食道,他還是露出燦爛的笑容。
雖然我不想老王賣瓜,但……有一半是因為在我身邊的關係吧?
「我在數人頭。看用左手撐傘的跟用右手撐傘的分別有幾個。你怎麼又點了奶昔啊,奶昔跟牛排的味道不搭吧?」白色配粉紅色、白色配粉紅色……
「食道又沒有味蕾,而且我喜歡喝奶昔嘛。那現在戰況如何?」
「左二十三,右二十五。」
「幾乎平手啊。」學弟指著窗外路過的大嬸,「啊,左二四。」
「你不覺得很奇怪嗎?據統計上來說,國內右撇子的人應該比左撇子多上好幾倍。但撐傘的方式卻是左右平手。」每次下雨,只要有機會我就會點人頭,數左右,每次戰況都差不多。
「學長,這不奇怪啊。跟背側背包的時候,有人習慣背左邊,有人習慣背右邊一樣啊,跟左右撇子沒有太大的關係吧。左二六了喔──」
我吸了兩大口可樂,把牛排從食道裡沖下去,但剛剛狼吞虎嚥,沒咬斷的牛排太大塊了,現在連可樂都漲到喉頭上來。
我邊忍住想吐的感覺邊道:「這麼說也有道理啦,不過我聯想到的是另一件事。慣用手是天生的,但以前民智未開時,因為右撇子的人比較多,左撇子就被視為不祥之兆,還常聽到媽媽矯正左撇子的小朋友,要用右手寫字。右二六、右二七。」
「嘎嗎就是這樣喔,所以他現在左、右手兩手都可以寫字。 」
「從小就練習的吧?真辛苦啊。」
「聽說他以前寫作業要花上比別人多三倍的時間。」
「果然很辛苦……啊、我剛剛還沒講完,總之,現在大家知道原因之後,對左撇子也見怪不怪了。」
「但是注意到的時候,還是會覺得怪怪的吧? 我第一次看到嘎嗎用左手寫字的時候, 總覺得哪裡不太協調。」
「那是因為學弟你是右撇子啊,再加上右撇子占多數,已經看習慣了。」
對於少數,大家總是感到好奇,但同時又一種排斥感油然而生。
「也對……」學弟低頭咕嚕咕嚕地喝著奶昔。
「不過,用哪一手撐傘就沒有那麼醒目了。左二七、右二八。世界上大概只有像我這麼無聊的人才會去注意別人用哪手撐傘吧。」
「我也會注意別人是從上面扣扣子,還是從下面扣扣子喔。」
「比起左右,你比較喜歡上下的問題啊……」
「學長,上下問題很重要喔。」學弟一臉認真地道。
我當然知道上下問題很重要,上次買錯了一本同人誌還被學姐罵得半死……
「總之,我想說的是,如果有人本來用右手撐傘,現在改換到左手。應該也不會特別突兀吧。」
「當然不會啊,除非學長你兩手各拿一隻傘。」
「這種狀況我沒想過耶……左右各拿一隻傘的話,要怎麼算?左加一、右加一?」
「就放在『左右』這個分類裡吧。」

███
『我真的不知道你在想什麼耶?』
海的另一端傳來學姐的聲音,她今天沒開視訊,不過我大概也猜得出她現在是什麼表情。
「我只是想,利用撐傘的暗示,來提醒學弟……我已經把傘從右手換到左手了。」
從喜歡她,變成喜歡他……不會變得突兀就好了。因為到頭來,人還是自私的。
『你這種暗示沒人聽得懂啦!』學姐大聲道。
「可是學姐你聽懂了啊!」
『你以為我是誰啊?』
「妳是……學姐。」
『很好。』
學姐似乎很滿意這個答案。
『雖然直率地講出來不是你的個性,不過你這真的繞太遠了。而且學弟只要遇到你的事情就會變笨,下次再講得清楚一點啦。拿食物來比喻啦!』
「呃、香腸跟甜甜圈之類的嗎?」
『唔,這又太沒有美感了……』
「話說學姐,你怎麼知道學弟遇到我的事情就會變笨?」這件事我也是最近才發現的……
『你以為我是誰啊?!』
「呃,妳是……學姐。」
『沒錯。』學姐還是很滿意這個答案。
「可是……我最近總覺得心煩氣躁,根本沒辦法冷靜下來想想關於學弟的事該怎麼辦才好。」
看到大學長煩惱躊躇的樣子後,我也被傳染了。追求夢想這條路上有很多叉路,隨時都可以反悔回頭。
比起看不到終點的直線道路,U字轉彎似乎還比較輕鬆。
此時,我突然想起學弟的話。
『如果她在那邊真的過得不錯的話,才不會想到要寄明信片給我這個跟她沒講過幾次話的學弟吧?』
雖然我常常跟學姐聯絡,但話題總是我這邊的情況,她很少告訴我她那邊發生了什麼事。連明信片也……
『學姐,妳是不是最近也有什麼煩惱?』
「唔……煩惱嗎?」
學姐的聲音停頓了幾秒,耳機裡卻傳來收拾東西的聲音。
『我的確有煩惱。』
「學姐,雖然可能幫不上忙,可是……說出來會比較輕鬆,真的。」
『XXXONLY的販售會跟OOO的販售會撞在一起,我該去哪一個好呢……』
「……」
『不過,比起販售會,我更期待你們的寒訓。』
「唔?為什麼?」
『這次不是學弟主辦的嗎?他一定會有所行動嘛──比如說,特地隔一間兩人房出來之類的。雖然是老梗,但還是很好用喔。』
學姐的話讓我想到之前大學長常說:『我們社團的暑訓跟寒訓也有傳統!就是一定「改變」什麼!』

███
抱著另一種忐忑不安的心情,寒訓的日子到了。
我是第一個到車站集合地點的人,擁有GPS的學弟只比我晚三十秒出現。
「早安,學長。昨天睡得好嗎?」
「其實……睡得不太好。」
「學長很期待嗎?雖然我很高興,不過可惜這只是『寒訓』,不是遠足。」
學弟誤會了什麼,我也無從解釋。
「要出遠門總會期待一下的啊。」我口是心非地道,「話說回來那三隻小豬呢。怎麼可以比學長們還晚到!」
「他們已經到了啊,就在那邊。」學弟指著十公尺前的柱子旁,揮手叫道:「阿法、貝達、嘎嗎!」
「你平常也這樣叫他們啊?我以為這只是私底下的綽號……」
「這綽號好叫又好記嘛,他們也都很喜歡啊。」學弟看見他們三個走近,朗聲打著招呼, 「你們很早就來了嗎?大家都吃早餐了嗎?」
「學長早,早餐剛剛吃過了。」三人異口同聲地道。
我這次真的很仔細地看了三個人一遍,但他們三個人真的長得很像,連身高身型都差不多。迫於無奈,我只好在他們三個人臉上貼著『妹控』、『妹夫』、『戀母』的標籤。
我們搭火車北上,一路上大家有說有笑, 阿法、貝達、嘎嗎很盡責地表現出他們三個人各別獨有的特質。
「學長,你看這是我妹妹三歲時候的照片,很──可愛吧。」
「哥,你怎麼沒把這張照片傳給我!」
「我媽媽說碳酸飲料喝太多會變笨。」
學弟很了解我的喜好,知道我對這種怪人很感興趣,才籍此引我上勾參加寒訓。可是,邊他們三個人聊天時,我更在意的反而是坐在身旁的學弟。
晚上到底該怎麼辦?該準備的東西……學弟都準備好了嗎?更重要的是,他是香腸還是甜甜圈?兩個甜甜圈或兩個香腸不能一起吃啊!
到了滑雪場後,我還是滿腦子想著晚上的事,無法專心上課的下場就是一直摔跤。
「學長,你還好吧?你剛剛那次跌的不輕的樣子……」學弟漂亮地轉了一個彎,完全不像新手地滑到我身邊。
我撫著屁股,苦笑道:「我好像沒有溜冰的才能,阿法、貝達、嘎嗎也溜得比我好。」
「這才剛開始嘛,慢慢練習就會比較好啦。話說回來,幸好我訂了飯店,如果睡會館裡的木地板的話,學長的屁股應該會更痛吧。」學弟天真無邪地笑道。
「飯、飯店啊……很好啊,難得出來,就睡高級一點的吧。」
雖然我不確定睡飯店屁股會不會比較不痛……
███
因為飯店離溜冰場比較遠的關係,吃過晚飯後,學弟才帶著我們到飯店Check In。
「我要Check In,我姓劉。」
「您好,劉先生,您預定了一間四人房,沒有其他問題的話,現在馬上幫您作Check In。」
「是的,沒有問題。」
不──有問題!
我懷疑我聽錯了,不是二人房而是四人房?而且,怎麼看這裡都有五個人啊!
「學弟,你是不是訂錯了,我們有五個人耶?」
「沒錯啊,學長,我沒有把自己算進去。」
「那你要住哪?」
「我回家睡啊,學長,我沒跟你說過我老家就在這附近嗎?」
結論就是,一切都是學姐白期待、我白擔心了。
學弟向我們揮手說再見後,我們也搭電梯上樓走進房間。坐了幾個小時的火車,再加上練習溜冰的關係,我跟三個小學弟都累了,輪流洗完澡後,便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更正,只有一個人呼呼大睡。
貝達睡得很熟,以至於不管我怎麼翻他,他的鼾聲都無法停止。阿法悶在被窩裡,打電話跟妹妹道晚安,已經道了半小時。嘎嗎抱著枕頭,不時發出「媽──」的聲音。
飯店的床很軟沒錯,但直到隔天清晨為止,我只斷斷續續睡了不到三個小時。
睡眠不足,體力沒有回復,導致第二天的溜冰課程,我還是一直摔跤,教練也快放棄我了。
 
「學長,你昨天是不是沒睡好啊?飯店的床不好睡嗎?」
我搖搖頭,「大概是我不習慣睡外面的床吧。」
「其實我昨天也沒睡好。」
「你不是回家睡嗎?」
「我跟學長相反,反而睡不慣家裡的床了。」
我撐著旁邊的護欄站起身,「再這樣一直摔下去也不是辦法啊,連旁邊的國小組都在笑我了。」
「學長別在意嘛,教練也說了啊,學溜冰的過程就是不停的摔跤。」
「跟追求夢想的過程還真像。」
「人生的道路上可沒有護欄讓你扶喔,學長。」
「唉,說得也是……」
「但我可以扶你!」
學弟說完就拉著我的手,繞過肩旁,扶著我溜了一圈。
雙人溜冰時,旁邊的目光太刺眼,我只能看著學弟。
瀏海在額前飄揚,那雙不時會回看著我的眼睛,明亮而專注。
跟學姐那次日久生情的感覺不一樣,那個叫做『愛』的東西,它真的就像箭一般直射在我的心上。
如果是他的話,我可以用左手撐傘。
如果是他的話,要我當甜甜圈或香腸都可以。
如果是他的話。
███
第二天跟第一天一樣。
學弟向我們揮手說再見後,我們搭電梯上樓走進房間休息。
其實,在那瞬間,我是想跟他走的。無論於公或於私。
貝達有著跟大雄一樣三秒入睡的神技,想比他早睡根本不可能。阿法今天走到陽台上講電話,但裡面聽得一清二楚。嘎嗎多要了一個枕頭,兩手抱著,兩腳夾著,在床上扭動,不斷叫著媽媽。
我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浮現的學弟身影,越想心跳跳得越快,簡直跟個少女沒什麼兩樣。
在過度心悸而亡前,我下床抓了件外套,想到附近走走、吹吹風。
一走出飯店大門我就看到他了。
學弟坐在花圃旁的夜燈下,呆愣地看著我。
「學、學長?」
「學弟,你怎麼在這邊?」
「我、我才想問學長呢!」他著急地回道,不知為何臉也紅了。
「……我睡不著。」
「我也是……」
「你……該不會是來找我的吧?」
學弟低著頭,細聲地道:「對不起,學長。我只要想到學長就睡在我家附近的飯店裡,我就興奮得睡不著。」
我的心真的被亂箭射中了,學弟他到底……有多喜歡我啊?
「自己弄了好幾次,累到什麼都打不出來了,還是睡不著,所以就出來走走,昨天也是一樣。」
「……」他常常想著我的事情,自慰嗎?
「對不起,學長。我是個骯髒的人,原本想等到學長接受我的時候才這麼做的,可是最近一直沒有什麼進展……」
「呃、不,你不用道歉。你要想著我的事情,你的自由……」我到底在說這麼,這時候也應該直率地回答才對啊我……
「可是學長不覺得我很髒嗎?每天想著學長的事解決性欲。」
「不……你一點也不髒,你只是直率了點。」一般人絕不會把這種事說給對方聽吧……
「聽見學長這麼說我就放心了。」學弟露齒笑道,「時間也不早了,明天是最後一天了,我們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
聽見學弟這麼說,我不知哪來的衝動,倏地抓住他的手。
「我想去你家。」
███
「應該不會那麼剛好,你們家都沒人在吧?」我邊脫鞋子邊開玩笑地道。
「學長你怎麼知道?我爸媽這幾天剛好出國玩,只有我在家。學長,你隨便坐,我先去倒飲料。」
我正經地坐在沙發上,連膝蓋也靠得緊緊,只有頸部略作活動。
學弟家是高級公寓,住在二十六樓,房間內的裝潢設計與我們投宿飯店不相上下,家境十分富裕。
學弟這杯飲料倒得有點久,等了近十分鐘後,他才端著飲料現身。
穿著藍色水手服,藍色折裙,黑色膝上襪,端著可樂走到我身邊。
我愣了好長一段時間才恢復意識。
「這……學弟,你這是……」
「因為這是個大好機會,我想趁機跟學長生米煮成熟飯……」學弟仍舊直率地說出自己的……陰謀?
「可是……為什麼要扮女裝?」
「學長不是說過,藍色制服短裙配上黑色及膝襪是最完美的嗎?我特地準備了,但沒想到這麼快可以用到它,所以還沒買假髮……」
唉,那句無心之語果然被記住了,但我真的不是那個意思……
「學弟,就算你不扮女裝,我還是喜歡你啊。」
「咦?可是……學長明明之前跟女生交往過,所以我想……」
「你不要想太多。唔,難得我也會對別人說這句話……總之,這只是把傘從右手換到左手的簡單問題。」
「傘……啊!原來學長上次說的是這件事啊!」學弟恍然大悟地道。
「只要是關於我的事情,你都會變笨呢。連這次也是,你明明可以訂兩間房間,把我跟你排在同一間啊。」
學弟擊掌大叫道:「原來還有這個方法啊!」
我笑道:「真的,只要是關於我的事情,你都會變笨呢。」
「對不起……」
「不用道歉啊。」我握住學弟的手,「我很喜歡這樣。」
「學長……」
「學弟,我總算找到絕對能實現夢想的三個秘訣了。」
「三個秘訣?」
「就是……不要臉、不要臉和不要臉。」
學弟噗嗤笑道:「這樣也能算三個嗎?」
「當然,為了要堅持到底地『不要臉』嘛。」
講得比較文言一點的話,就是不要在意別人的目光。
學弟反握住我的手,坐在我的身邊。
「學長,那我現在可以『不要臉』嗎?」
「唔,可以是可以,不過……你可不可以先把水手服換下來?」
「學長不喜歡我穿女裝嗎?」
「這也是另一種情趣沒錯啦。可是第一次……我還是想看真實的你。」
「高中的冬季制服,我還留著喔。上面還有領帶呢。」
「那……就換那個吧!」
███
『我們社團的暑訓跟寒訓也有傳統!就是一定「改變」什麼!』
大學長說的沒錯,寒訓回來後,我跟學弟都變了。
總算變成一對真正的情侶了。
更神奇的是,阿法、貝達、嘎嗎也變了。
「學長,阿法最近變得好奇怪,不再說他妹妹是宇宙無敵超可愛了。」
「這很好啊,真的有妹妹的人,才不可能變成妹控呢。我就是實例。」
「可是他變成『弟控』了!」
「這中間到底起了什麼化學變化啊!」
「還有還有,貝達也不說他是阿法妹妹的未婚夫了。」
「這也很好啊,阿法妹妹不是才國中二年級,貝達的行為本來就是犯罪。」
「但他喜歡上阿法了!」
「……天天叫對方『哥哥』果然有後遺症。那嘎嗎怎麼了?難不成從戀母情節轉為戀父情節嗎?」
「BINGO!學長,你好聰明喔!」
「我只想知道,那天晚上我走了之後,那個房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他們發生什麼事情又不重要,重要的是,」學弟眨了眨眼,「我們發生了什麼事啊!吶,學長,今天再來我家嘛。」
「學弟……你不可以這樣得寸進尺啦。」
「這不是得寸進尺,我只是照學長說的,『不要臉』一點罷了!」
引狼入室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對了,我總算收到學姐的明信片了,剛好在寒訓回來的那天。」收到學姐的明信片後,我放心了許多,但再看到那圖案……
「果然是國際時差的關係!學長,學姐寄了什麼圖案的明信片給你啊?」
我眼前浮現學姐雙手環胸,揚起嘴笑道:『你以為我是誰啊?』
「我只能說,學姐果然是學姐。」
那是張──男男春宮圖的明信片。

OMAKE-
那天晚上。
「學弟……請你……給我一個美好的回憶吧!」
「學長,為什麼你的台詞這麼像個少女……」
「呃,因為……那種聒躁吐槽系的角色,不都是『受』嗎?」
「可是學長,你現在壓在我身上耶?」
「唔……說得也是。」

--
後記-
 因為看到很多人說本篇不夠甜,所以加寫了這篇番外
 不知為何,我自己也蠻喜歡這篇廢話連篇的番外>D<
私心的萌點很多wwww
 話說老倪也是個吐槽役XD

7 Replies to “滑雪社 番外 寒訓 下”

  1. 好看!ˇˇˇ
    所以。。。學長到底是受還是攻?(壓在上面也有可能是攻阿阿-) (拖走)

    版主回覆:(08/01/2010 07:34:41 AM)

    謝謝>D<
    XDD我個人希望學長是抹茶甜甜圈

  2. 所以學長是香腸,學弟是甜甜圈囉?
    阿法、貝達、嘎嗎…他們的轉變也太大了吧!!

    版主回覆:(08/01/2010 07:33:55 AM)

    香腸或甜甜圈就給大家自由配囉(?)

  3. 啊 搶走我要講的話
    我也:啊 學弟原來是甜甜圈啊
    不過制服cos應該很high吧

    版主回覆:(08/01/2010 07:33:28 AM)

    這兩個人第一次就這樣真的可以嗎!(爆)

  4. 我更想知道那一晚,那三人在房間做了什麼??!!
    哈!比校園七大不可思議事件更懸疑啊~~

    版主回覆:(08/01/2010 07:33:08 AM)

    我也想知道……XD

  5. 我覺得香腸和甜甜圈一起吃有點噁心耶XDDD (重點詭異…

    版主回覆:(08/01/2010 11:39:47 AM)

    那只好做成香腸口味的甜甜圈了…(更噁)

  6. ㄎㄎ
    我早就覺得阿法貝達是一對了XD
    果然有姦情!!(指~)

    版主回覆:(08/02/2010 10:28:14 AM)

    XDDD從哪看得出來有奸情啊…

  7. Today is..... says: 回覆

    我私心希望那一晚上學長是以「騎乘式」的位置在學弟上面 = v =
    個人覺得學長有點娘(思想上),很想看看學弟哪天來個猛攻……
    (再繼續說下去,可能就會變成限制級了…)

    版主回覆:(08/04/2010 01:48:21 AM)

    原來學長給人很娘的感覺啊XDDD
    我覺得他有點虛又很吵(喂)
    不過我很喜歡這組呼呼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