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路的賴伯瑞斯號

『……八十七年前失去訊號的土星探索無人太空艇賴伯瑞斯號(labyrinth)在一個月前被發現在月球附近徘徊,重新取得聯繫遙控後,土星探索號賴伯瑞斯號於將今天格林威治時間下午五點三十四分返航抵達地球。科學家認為,八十七年過後,賴伯瑞斯號所帶回來的資訊及土星物質可能無法有任何重大發現,但賴伯瑞斯號於八十七年前失去訊號後至今,竟然可以平安返抵地球,這已是一個科學奇蹟。』

■■■

──八十八年前。

看著賴伯瑞斯號平安升空,消失在大氣層裡後,他鬆了一口氣,從發射後就歡樂喜地慶祝的技術人員裡接過香檳,倒了兩杯。

「Boss,祝賴伯瑞斯!」

他笑著把香檳推到賴伯瑞斯計劃總指揮面前,對方不太領情就算了,還惡狠狠地朝他大吼。

「你在想什麼,快把它拿走!」

他嚇了一大跳,趕緊把香檳拿走,並後退了好幾步。

總指揮看著他臉上驚恐萬分的表情,才發現自己做了什麼事。

「羅斯,不好意思,我怕飲料倒了會弄壞儀器。」

「沒關係,剛剛是我太不小心了。」

跟總指揮是多年好友的羅斯,深知對方的個性,不在意地恢復成原來的表情,重新把香檳遞到對方手上。

「謝謝。」

總指揮輕啜了一口香檳,但目光卻仍緊盯著雷達上發亮的光點不放,羅斯看了也搖頭。

從二年前計劃籌備以來,總指揮就像個上緊發條的機器人,每天除了工作還是工作,嘴裡除了賴伯瑞斯,還是賴伯瑞斯。連現在它平安升空了,內心那塊大石還是放不下。

羅斯拉了張椅子,坐在他身旁,「它都平安升空了,你放鬆一點嘛。」

「羅斯,到賴伯瑞斯平安返航以前,我都無法放鬆。」

羅斯抬眼看著大螢幕上的倒數計時器,好沒氣地說:「那你還得煩惱個八百九十六天又二十三個小時四十五分鐘又三十一秒,拜託──Boss,算我求你了,給自己一個假期吧,不然你的神經會被扯斷的。」

總指揮把喝完的杯子放到離儀器較遠的地方,回頭認真地看著好友。

「賴伯瑞斯號對我很重要。」

「這我當然知道。第一次參與土星計畫、第一次負責計劃總指揮、第一次發射無人太空艇升空……」

「除了這些之外,它對我來說意義非凡。」總指揮的指尖撫過那個發光的亮點,輕聲道:「我期待著我們一起迎接賴伯瑞斯號回來的那天。」

聽見對方這麼說,羅斯也對這個工作狂兼天文狂熱的好友沒轍,站起身與其他同事一同慶祝去。

羅斯始終不知道,好友看著自己背影的目光,比望著星空時,還要炙熱。

■■■

縱使總指揮如看顧嬰孩般,日夜關照著賴伯瑞斯號,遠水仍救不了近火,意外還是發生了。

在發射後第一百零三天,他們失去了賴伯瑞斯號的訊息及方位。

據最後收到的各種資料推測,賴伯瑞斯號很有可能被小型隕石擊中,導致收發訊器受損,無法回傳訊息或接受指令。

賴伯瑞斯號計劃裡的航太工程師和各類專門科學家忙碌了五十三天後,評估重新聯繫上賴伯瑞斯號的可能性驅近於零,各會部門長官開會後決定終止賴伯瑞斯號計劃。

但有一個人仍不肯放棄賴伯瑞斯。

賴伯瑞斯號計劃總指揮提出多次重啟計劃的申請都被駁回,經歷調職、降職、被冷凍,葬送了大好精英人生之後,他保住了太空總署裡的一小間研究室,以供發射訊息尋找賴伯瑞斯號之用。

他每天上完班後必會回到這間研究室,他幾乎住在這裡,分秒不停地發射訊息,希望得到回音。

他對賴伯瑞斯號的異常堅持被視為心理疾病,除了每年得接受太空總署的適任評估健康檢查外,他幾乎沒有朋友了。

羅斯偶爾會到那間小研究室看他,可是,大吵過好幾次的兩人說不上幾句話,生活也沒有任何交集。

這天下班後,羅斯又走到那間走廊盡頭的研究室,從窗戶望進去,他仍坐儀器前,看著掃瞄不到任何不明飛物體的雷達發呆。

羅斯敲了敲門走進,站在門邊。就算有人走進,他還是不肯把目光移開雷達。

「今天是我在署裡的最後一天,我是來跟你說再見的。」

他的雙肩微微一震,但羅斯並沒有發覺。

「……還有,雖然你應該不會來,但我還是把它放在這裡。」

羅斯把東西放在研究室的地上,再看一眼好友,輕關上門離開。

如果那時沒通過預算就好了,賴伯瑞斯就無法升空,也不會失蹤,好友也不會變成這樣。

思及至此,羅斯搖了搖頭,自己好歹也算是個科學家,當然也知道當時賴伯瑞斯號的對探索土星重要性及背負的期待,它升空是必然的事。

但是,失蹤……就是命運了吧。

羅斯心想,雖然這個結論很不『科學』,但只有這個說法最為讓人接受吧。

眼前好友現在的樣子也是。

■■■

羅斯離開後,他站起身拾起對方留下來的東西。

一張白色的婚禮邀請卡。

他不住地哭了起來。

不知道哭了多久之後,他把雷達關閉,離開了研究室,也離開了太空總署。

■■■

「這就是賴伯瑞斯號啊?唔啊──好舊的機型喔,我似乎還聞得到一股老爺爺身上的臭味。」

年輕的金髮科學家雙手插在牛仔褲裡,吊兒郎當地走進賴伯瑞斯號解體研究室。

「艾爾,你有空在那邊發牢騷的話,倒不如過來幫忙!」從賴伯瑞斯號裡抬起頭的黑髮科學家皺眉喚道。

「這不就來了嗎──奇怪,我的口罩放哪去了?這麼重的老舊臭味叫我要怎麼工作?」

「艾爾!」

「開玩笑的啦!日本人不但是個工作狂,還不懂得開玩笑。這就是文化差異嗎?」

黑髮科學家再度抬起頭,一臉認真地提出更正,「我是在這裡出生的日裔美國人,這是個體差異,跟文化沒關係。」

金髮科學家吐了吐舌,「……會這麼認真地回答就是文化差異啊。」

「別再囉囉嗦嗦了,把扳手拿給我。」

「Yes,sir.」

解體工作才剛開始,金髮科學家又開始打混了,他靠在賴伯瑞斯號旁,嚼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放裡嘴巴裡的口香糖。

「這工作還真是無聊,月球跟火星上都有太空站了,我們還在這邊拆老爺爺的太空艇。這裡到底是太空總署還是考古博物館啊?」

「我們兩個人是新人,會被分配到這種工作,我不意外。」黑髮科學家扯了扯嘴角,「不過你說對了一點,就算拆完這個太空艇,也不會有什麼發現,頂多就是放進博物館裡吧。」

「就算是新人……好歹我到大學以前綽號都『天才』耶,這種工作也太小看我了吧?」

「你不知道在這裡工作的人都有一個共同的外號,剛好也叫『天才』嗎?」

金髮科學家噗哧一笑,「說得也是,哈哈──」

「不過,這艘賴伯瑞斯號,還有另一個意義。」

「是啊,研究它之後,我們就可以再做出一艘相同老舊技術,但不會迷路的太空艇。」

黑髮科學家不理會他的吐槽,逕自道:「它代表了『科學的奇蹟』,迷路了八十幾年還可以自己返回地球,真的是一種奇蹟。」

「藤村,關於這件事,我跟同期的中國人討論了很久,我們一致認為是『姓名學』的問題。」

「啊?」

「賴伯瑞斯號,Labyrinth(註一),不正是希臘神話裡的那個有名的迷宮嗎?取名字的傢伙不知道在想什麼……難怪它會迷路回不來嘛。」

「沒想到你也相信中國人的那套。」

「我還相信『風水』喔。所以我在辦公室桌上放了小魚缸。」

「你的魚缸一定是跟中國人買的吧?」

「你怎麼知道?」

黑髮科學家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

「不過,Labyrinth除了迷宮的意思之外,也有錯綜複雜的事物的意思啊。應該是指在賴伯瑞斯號製造的時候,遭遇了很多困難,最後好不容易製造出來的意思吧。或是,賴伯瑞斯號對他們來說,是一種包含著複雜情感的存在。」

「唔,你要這麼解釋也行啦,只是,如果要我取名字的話,一定會把他叫作特修斯Theseus(註二)。」

「是是。艾爾,幫我把這塊拆下來。」

「OK!我還有另一個外號叫『海格力斯』(註三)!」

兩人各抓住一角,但這塊板子像是卡住似地,怎樣也拆不下來。

「你不是大力士嗎?再用一點力啊。」

「唔──啊──看我的!」

金髮科學家使出吃奶的力氣,大聲一喝,板子就被他粗魯地拆了下來,倒在地上形成微妙的弧度。

「……你看你做了什麼好事,都把它弄彎了。」

「是你叫我用力拆的耶!」

「也不用這麼粗魯吧?完蛋了,報告要怎麼寫啊……」

「就說它本來就彎掉了嘛,經過了八十幾年,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啊!」

黑髮科學家難得認同對方的看法地點了點頭。

把外殼拆了一個洞後,兩人繼續深入賴伯瑞斯號的內部,除了老舊的儀器及看不出來有什麼意義的數據外,意外地,他們有個重大發現。

「這……」

「怎麼看都像是……」

「I Love You?!」

在賴伯瑞斯號的內部的機殼上,用一個個發光二極體拼成『I Love You』,靠著僅存不多的電力,閃爍著微弱的光芒。

頓時,兩個年輕的科學家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茫然地望著那三個字,直到賴伯瑞斯號最後一絲電力用盡。

之後,兩人從內部爬出,坐在解體到一半的賴伯瑞斯號旁。

「太好了,賴伯瑞斯號又可以再上一次新聞版面了。八十年前的愛的告白,還可以來個尋人啟事。」

「艾爾,」黑髮科學家沉聲道:「這不是你真正的感想吧。」

金髮科學家微愣,「我……」

「我幾乎可以想像那個人的心情。他可能是個不善言詞、不懂表達的科學家,每天埋首在工作中。但他深愛著某一個人,對他有著炙熱的情感,而這是他唯一能表達的『浪漫』。也有可能,他期待賴伯瑞斯號經過漫長旅途平安歸來後,自己再看到賴伯瑞斯號,也能鼓起勇氣對某一個人說出這句話。」

「這些都只是你的想像而已啊,搞不好它只是個無聊的老爺爺惡作劇。」

黑髮科學家輕笑,「也許你說的才是事實吧。」

「但是,不管怎樣,賴伯瑞斯號的確傳達了一件事。」

「噢?什麼事?」

「賴伯瑞斯號告訴我們,不管經歷過多麼漫長的旅行、埋藏了多久的時間、設計得多麼精美。I Love You這句話,如果不及時對『他』說的話,一切就沒有意義了。」

「這件事不用賴伯瑞斯號教我,我也知道啊。」

「噢?是嗎?我不知道呢。」

「虧你還是『天才』。」

「我當然是『天才』啊,我懂得舉一反三,所以──I Love You。」

「……這句話是對我說的嗎?」

「難不成是對賴伯瑞斯號說嗎?」

「如果你是『天才』的話,對賴伯瑞斯號告白,我也不意外……」

「藤村,I Love You。」

「艾爾,我們才認識三個禮拜。」

「可是……我不想等上八十七年啊。」

──
註一:Labyrinth半人半牛怪物Minotaur所住的迷宮。
註二:Theseus希臘神話中殺死迷宮中半人半牛怪物的英雄。
註三:Heracles是希臘神話中最偉大的半神英雄,大力士的代名詞。


後記-
我想寫SF式的浪漫……(????)

7 Replies to “迷路的賴伯瑞斯號”

  1. 幻影隨風 says: 回覆

    沒想到總指揮的心意在八十多年後才讓人知道……
    不知道羅斯會不會知道呢??
    不過雖然艾爾和藤村認識才三個禮拜,告白是快了些,
    但起碼有說出口,已經很了不起了~~
    (突然想起古巨基的歌 – 愛得太遲,雖然是廣東話,但歌詞挺貼切的:
     最心痛是 愛得太遲
     有些心意 不可等某個日子
     盲目地發奮 忙忙忙其實自私
     夢中也習慣 有壓力要我得志
     最可怕是 愛需要及時
     只差一秒 心聲都已變歷史
     忙極亦放肆 見我愛見的相知
     要抱要吻要怎麼也好 偏要推說等下一次)

    版主回覆:(08/30/2010 01:03:54 PM)

    一個太快一個太慢,過猶不及啊(爆)

  2. 八十八年好久阿!
    他們兩個應該…已經不在了吧?
    嘛 所以是悲劇阿~

    版主回覆:(08/30/2010 01:03:01 PM)

    搞不好還在喔,人類的平均壽命越來越長嘛~

  3. 令人感到遺憾呢!

  4. 對不起,電腦秀逗了!
    請刪除小的(多餘的)發言!謝謝!

    版主回覆:(08/30/2010 01:01:46 PM)

    好多遺憾…嚇到我了XD

  5. Today is..... says: 回覆

    這故事真是太棒了!意義深刻!
    我決定了,現在!立刻!馬上!衝出去與撞到的第一個年輕力壯的猛男結婚!
    免得2012世界末日到來後,全世界人類都滅亡!

    版主回覆:(08/31/2010 02:12:35 PM)

    XDDDD我也要衝出去跟第一個撞到的帥大叔結婚!(喂)

  6. 好心酸……
    令我忽然想到一句廣告詞
    "三不五時 愛要及時"
    XD

    版主回覆:(08/31/2010 02:11:07 PM)

    XDDD我沒聽過這句廣告詞耶
    是什麼東西的廣告?

  7. 其實是全球人壽的廣告啦XD
    我記得好像是天心拍的

    版主回覆:(09/02/2010 12:34:37 PM)

    =A=!真的沒看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