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ict 楔子

楔子
T縣中山第二分局。

「喂──阿仁,趕快出來啦!再不出來公園之狼就要跑掉了啦!」
員警小周站在置物室門口不斷催促叫喚,但裡面的人似乎還沒準備好,不耐煩地重敲了一下門板讓小周閉嘴。
「哎呀,人家是大姑娘上花轎──頭一遭。還不都是你們把他迫上了梁山,害他現在不得不醜媳婦見公婆啦!」坐在一旁的資深員警老劉悠閒地泡著茶,話裡含著過多的諺語是他自豪的個人特色。
「冤枉啊──大人,小的才沒迫阿仁跳火坑哩。」小周雙掌合十,嘻皮笑臉地續道:「只是放眼望去,局裡只有他能當魚餌啊。這還是我第一次發現,長得矮也有好處的啊──」
「公園之狼特徵如下,受害者皆為一百七十幾公分以上身材高瘦的長髮女性,出沒地點為T縣各地公園附近,故媒體稱他為公園之狼。出沒時間於晚上九點至深夜,犯案手法是尾隨夜歸女子至無人處,拿出西瓜刀從背後挾持對方至公園深處性侵。事後在被害者的臉或背上割下一刀,似乎是想證明自已曾經性侵害這名女子,留下記號。
目前已有十多名受害女性,其中張姓女子因過度掙扎背部被砍二刀重傷,目前於加護病房觀察中。據多名受害者的筆錄得知,嫌犯身材魁梧,犯案時戴著黑口罩,手持西瓜刀,又有五名受害女子指出這名男性的右下腹有條長約十幾公分青龍圖騰刺青。」
正查閱嫌犯檔案的盧毓華就像電視台女主播唸稿一樣,用冷靜毫無情緒起伏的聲音逐行讀完資訊。
「幹,一想到這傢伙還逍遙法外,我就火大啦。」老劉重重地把茶杯往桌上一放,茶水全灑了出來。
「老劉,自從上次毓華當餌受傷之後,我們局裡有誰不想趕快抓到他啊?毓華也是吧?你也想親手抓到他,以牙還牙吧?」小周看著毓華左手仍包著繃帶的傷,話中帶話地道。
盧毓華聞言不自覺地撫著左手,比起『以牙還牙』她更自責自己上次沒達成任務逮補嫌犯,讓民眾仍然害怕,還讓同事得再次扮餌冒險。
小周見她未應聲,再次喚道:「毓華?妳還好吧?」
老劉見狀也上前關心道:「毓華?沒事吧,手還在痛嗎?就叫局長多放妳幾天假了,他還──」
毓華連忙擠出笑容,澄清道:「我沒事,真的。其實局長說我可以休到下禮拜,是我自己跑回來上──啊,阿仁好像出來了!」
老劉與小周不約而同地轉頭一看,從門後先現身的是尖頭高跟鞋,視線上移之後,是兩條粗壯的小腿與濃密的腳毛。忍著欲嘔的感覺再往上看,肌肉勻稱的大腿被迷你裙包覆,而裙底風光則讓人不敢也不願想像。
過大的骨架把女性套裝撐成奇妙的形狀,最為詭譎的是胸前那兩顆造型極不自然的渾圓,讓人想看看裡面到底裝的是芭樂還是芒果?
姑且不論頸部以下造型,頸部以上的確是個百分之百的男人。
「幹、幹嘛?!看什麼看!沒看過人妖啊!」
展貳仁狠狠地瞪著在場兩位男性,中氣十足地罵人。
小周一面狂笑一面猛吹口哨,老劉則差點沒被口水噎死。
盧毓華倒沒什麼特別的反應,笑著對他說:「我就說要幫你穿了啊,你看,裙子後面的拉鍊沒拉起來喔。」
「毓華……這不是你幫我穿就能解決定問題,我好像把它拉……幹!小周你摸哪啊!」
「我很好奇裡面裝什麼嘛──軟軟的耶!」小周在警局裡光明正大地『襲胸』後,還開心地發表感言。
「你這個中山二分局之狼!」
展貳仁不顧迷你裙面臨『分屍』的危機,抬起右腳就要踹人,幸好老劉跟毓華連忙拉住他,才沒讓局內出現妨礙風化現行犯。
「阿仁,你冷靜點,先坐在這邊。」
「別推我,這尖頭鞋很難走路!」展貳仁步伐有些顛簸地跌坐老周的椅子上。
「時間快來不及了,我幫你化妝戴假髮吧。」毓華拿了化妝包,手腳俐落地開始幫他上妝。
頭都洗了一半,展貳仁也無法反悔,認命地坐在椅子上讓毓華幫他上妝。只是,近看到毓華左手的白色繃帶,他心中的不捨與後悔再度 湧上。
公園之狼犯案頻繁,但警方卻遲遲無法將他逮捕歸案,故展貳仁便向局長提出釣魚行動,而身材高瘦盧毓華自告奮勇地當餌。可是,眾人在公園埋伏了好幾天都未見公園之狼出現,正想取消計劃之際,公園之狼卻在盧毓華夜歸返家的路上襲擊她,盧毓華雖全力反擊,但還是讓對方脫逃,自己也不幸負傷。
該次計劃不但失敗,還讓嫌犯反過來挑釁警方,局內眾人的怒火延燒了好幾天,提出計劃的展貳仁則非常自責,認為盧毓華會受傷都是自己的錯,並暗暗發誓一定要親手將公園之狼逮捕歸案。
「小周,幫阿仁戴一下頭套。」
「喔!」小周邊戴邊笑道:「阿仁你的頭好大喔。」
「要你管……喂!你扯到我的頭髮了啦!」
「歹勢歹勢,這頭套太小拉不下來嘛。接下來再把這個戴上去吧?」
雙手還算靈巧的小周把及背的假髮整理好,套到展貳仁頭上,順了順頭髮後還吹了一聲響哨。
「從背後看還真有那麼一回事耶。」
「你說什麼──?!」展貳仁轉頭惡狠狠地瞪著他。
「哎哎,轉頭就破功啦。可是……就算背影合格,這樣真的有辦法讓公園之狼上勾嗎?」
老劉也認同小周的看法,點頭說:「要是隔壁水果攤的小兒子看到你應該會被嚇破膽吧。」
「我倒覺得有可能上鉤喔。公園之狼專找暗處下手,而且,他還有點小聰明,我們之前的釣魚計劃被他視破,他八成以為警方短期內不可能再放餌出來,因此放鬆了戒心也不一定。」毓華逐一分析提出反論。
「總之,既然都準備好了,今晚就一定要出動!」
『巨人美女』站起身,方跨出第一步就覺得背後不太對勁。
「唷,哪來的美女──屁股那麼翹!」
局長不知何時走到展貳仁身後,趁機捏了下他的屁股。
「嗚哇啊啊啊──!」
█ █ █

一名身高超過一百七十的女子獨自走在公園旁的人行道上,路燈昏暗不明,燈光照不到的地方更是一片漆黑。
這名女子的腳步聲節奏怪異,讓人猜想他的高跟鞋是否不合腳,或是高跟鞋壞了。
若再側耳細聽,則會聽到低音如男聲的咒罵。
「馬的,這鞋子怎麼這麼難走啊!」
公園都快繞了三、四圈了,展貳仁連個影子都沒看到,成雙成對在暗處情話綿綿的情侶倒數到第十一對。
話說回來,公園之狼可以說是近年最難抓的一隻『狼』,犯案行跡片及T縣,心機狡猾,就算性侵女子也不會留下任何精液或DNA證據。除了中山第二分局外,其他警局也想盡辦法要逮捕他,但都徒勞無功。
「都快十二點了,這傢伙今應該不會現身了吧……」
展貳仁站在路燈下看著手機上的時間,雖然心有不甘,但就算在這邊逛到明天也徒勞無功啊。而且,他的雙腳也到了極限,再多走一步,指尖就會噴出血似地疼痛。他這才知道,跟受訓時跑山路比起來,女性穿高跟鞋還比較痛。
向埋伏的同事打了暗號,說再繞一圈後然後脫下這身該死的裝扮。一想到方才在局裡還被局長戲稱是『中山二分局之花』,展貳仁就雞皮疙瘩掉滿地。
然而,不知是莫非定則或是老天作弄人,就像拼命尋找某樣東西卻怎麼也找不到,在你興起放棄的念頭要去做另一件事時,那個東西就會突然冒出來一樣。
在節奏怪異的高跟鞋聲後,跟著躡手躡腳輕如貓步的聲音。
若是一般常人大概不會察覺,但展貳仁至少也幹了二、三年的警察,雖然大多時候都在追捕及跟蹤犯人,但其經驗也可以馬上察覺自己被人跟蹤。
這傢伙還真會挑時間下手,現在這個位子正是離小周他們埋伏地點最遠的位置。
還是先不動聲色地走到小周他們附近,小心為上,這次可不能讓他跑了。
正當展貳仁想繞道走回去時,一個不留神後面的人就撲了上來,西瓜刀隨即架在他的脖子上,動作流利地有如專業人士。
「不要叫,叫了我就砍你。」低沉的聲音在展貳仁耳邊威脅。
展貳仁用眼角的餘光瞄了一下,身材魁梧,臉上戴著黑口罩,再加上西瓜刀。
他幾乎可以確認對方就是犯下十幾起性侵傷害案的公園之狼。
這次絕對不能讓他逃掉、這次絕對不能讓他逃掉。
展貳仁的腎上腺素急速分泌,腦袋也飛快運轉,設想了幾個脫逃並制伏對方的招式後,就準備開始行動。
只是,當他想大展身手時,身上的女性套裝過於緊繃,使得展貳仁順利無法脫困。
「不要亂動!再動就在你臉上砍一刀!」
沒有辦法制服歹徒的展貳仁就這樣被硬拖進公園中陰暗的草叢裡,但他知道自己還有一次機會可以逮住對方。
就是當公園之狼發現他是男人的時候!
待公園之狼找到自以為氣氛不錯的行兇地點,猛然地將到手的獵物推倒在地。展貳仁轉身跟他四目相對,原本被烏雲遮敝的月光此時恰巧露臉, 讓公園之狼可以看清他的面貌。
展貳仁笑著等待對方吃驚錯愕的時刻,更期待他大叫,「你是男的!」
未料對方卻事與願違地低笑幾聲,用很猥褻的聲音說:「小姐──你長得很漂亮喔!」
這反讓展貳仁嚇了一大跳,不自覺地往後退。
「喂、喂,你瞎了啊!我可是──」
「你是個大美女啊!」
這個人一定瘋了!他雖扮女裝,但不管是聽聲音或是看面貌、體型,就算視力再差、燈光再暗也看得出來他是男的啊!
總之,先將他制服再說!
展貳仁踢開高跟鞋站起身子,正想把惱人的迷你裙從開衩處撕破,好讓雙腳的活動範圍變大一點。沒想到那材質如此怪哉,大概是號稱什麼伸縮超彈性吧,怎樣都撕不破。
電影裡的動作片女主角不都是這樣撕的嗎?今天真是倒楣到不行。
「唷──這麼等不及要脫衣服啦?我來幫你吧,大美人。」
公園之說著就熊抱住他,一手用西瓜刀抵著他的頸子,一手則撩起他的裙子。
這剛好給展貳仁一個機會,趁著裙子被拉起,得以活動的右腳正想往後一踢時
,旁邊的樹叢卻閃出一個人影,讓公園之狼嚇了一跳,連忙把刀藏在背後,並摀住他的嘴。
展貳仁原以為是後援趕到,但對方開口卻道:「公園是公共場所,可不是你家啊。」
突然現身的男子長得跟展貳仁差不多高,身穿慢跑休閒衣,八成是半夜來公園運動的路人吧。
公園之狼似乎覺得對方沒什麼威脅性,立即亮出西瓜刀叫道:「趕快閃邊去裝做沒看到!」
「我雖然想裝作沒看到,但這位……小姐的樣子可能會讓我晚上睡不著覺。」男子雙手環胸笑道。
展貳仁聽了覺得很不高興,他也搞不清楚眼前這名男子的目的是什麼?路見不平?或是路過看熱鬧?
「那你來幹嘛?還不快閃邊去,別壞了我的好事。」
「我慢跑經過這邊,覺得你們很吵,所以繞就過來看看啊,只是沒想到公園之狼的品味這麼差就是了。」
男子一派輕鬆地解釋著,展貳仁此時發現他正不著痕跡地拉近兩方的距離。
當距離縮短到近身可攻擊的距離時,男子再度開口。
「怎麼?敢做卻不敢讓別人看嗎?」
「少多管閒事!」
惱羞成怒的公園之狼不多想就拿起手上的西瓜刀就往男子身上砍去,只見男子輕鬆的閃過撲來的大狼,展貳仁也見機衝上前想奪刀,但公園之狼見情勢不對,拔腿就跑。
男子朝展貳仁叫道:「你趕快追上去!我從這邊繞過去追!」
結果,展貳仁與埋伏的同事們在附近搜索近一個小時未果,正要收隊回警局時,他看見剛剛那名男子好整以暇地站在公園入口處。
「結果,還是沒抓到公園之狼。」
「……又讓他跑了。」展貳仁咬著牙回道。
「在我挑釁他的時候,你就該趁機把刀子先搶過來才對。」
「什麼?!」
「沒事,」男子轉過身揮揮手,「只是我們兩個好像沒什麼默契罷了。」
展貳仁皺著眉看著他的背影,心想著這傢伙真怪。
男子走到一半,像是聽見自己的壞話似地倏地轉過頭。
「我勸你別變性吧,我真的沒看過這麼醜的人妖,還是當男的比較好。」


後記-
因為想不到好題名所以拖了一個多月……
結果這個也只是暫用,難不成真的要用『二哥的故事』嗎!(簡單明瞭)

6 Replies to “Addict 楔子”

  1. 二哥? 是雷家老二的嗎? *<*

  2. 呃…我想問…標題是不是拼錯了…
    其實是想拼addict????
    很期待喔~二哥的故事>///<

    版主回覆:(08/31/2010 09:35:17 PM)

    <0>真的拼錯了…
    早知道就直接用二哥的故事啦…(誤)

  3. 是說小仁的名字和言行很好笑!XDDD

    期待二哥的故事!

    版主回覆:(09/02/2010 12:35:17 PM)

    我喜歡笨蛋^Q^

  4. Yeah~二哥的故事(鼓掌)
    是說"阿仁"會讓我想到赤某西
    因為我阿公都叫他"阿仁"XDD

    版主回覆:(09/02/2010 12:35:04 PM)

    令阿公…也喜歡赤西啊!

  5. 哇喔!!!
    果然是二哥的故事!!!!
    還真的猜中了!!!!!

  6. 二哥…..看來大哥是最晚嫁的了~~~~好期待~~!!

    版主回覆:(09/14/2010 05:23:17 AM)

    其實我搞不太懂這三隻是嫁是娶XD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