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哥的故事 - 離家出走 上

自從小他三歲的弟弟出生之後,他就成為大哥的二弟、小弟的哥哥、家中老二。都被叫『老二』了,個性有點扭曲也是理所當然,他從不覺得當老二有什麼好處,反倒是壞處怎麼數也數不完。
『你們兩個大的過來幫忙一下。』
『你們兩個大的留在家裡看家。』
『都是你們兩個小的在吵!』
『你們兩個小的不要太任性喔!記得家規第四十條吧?』
不管叫大或叫小,都有他的份不過,最讓他痛苦的是,他的大哥很優秀、很可靠,他的小弟很愛哭、很好寵。
雖然雙親不會在他們面前拿三兄弟互相比較,但他曾偷偷聽爸媽討論過這件事。
『孩子的爸,這是這次段考的成績單。』
『我看看。』
『豪宇還是一樣不用我們擔心,但劭宇--』
『哎,他才一年級,還小,也不用太過操之過急。倒是震宇……」
『震宇這次又退步了,果然還是因為加入少棒隊的關係吧?』
『我覺得少棒隊跟成績沒有太大的關係,之前豪宇還不是加入田徑隊,成績還是保持在水準之上啊。』
『也是,如果老二跟老大一樣不用讓我們操心就好了……』
『孩子的媽,三人各有各的發展,而且震宇的成績也不算太差,妳就別太擔心了。』
『嗯,我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囉。』
雖然雙親協議要對震宇的成績『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這次段考成績發下來之後,他還是被叫到媽媽面前訓話了。
「震宇,」雷母語氣冷靜,指了指桌上的成績單,「你知道,這代表什麼意思吧?」
他低著頭,吞吞吐吐地說:「知道……」
「家規第七條。」
「在校……成績不可低於班平均……若有例外可提出申訴。」
「給你五分鐘說明為什麼會是這個成績。」
他握緊雙拳,抬起頭原想好好地向母親解釋,但聲音依舊顫抖。
「因為……那時候……棒球隊有比賽……」
「震宇,棒球隊比賽是在段考之後,教練還向家長們保證絕對不會讓棒球練習防礙到你們讀書時間。」曾任檢察官的雷母馬上就看出他的話只是藉口。
「可、可是……」
「震宇,不要找藉口,」雷母加重語氣道:「你做了什麼事,你自己最清楚。」
███
最後判決出來了。是雷家史上前所未有的重判。
三個禮拜不能領零用錢,連續三個禮拜擦地板,此外還得重新複習上次段考的範圍,因為雷母會再抽考。
會罰得這麼重的原因,最主要是之前沒有『判例』,三人從未考低於班平均過。故雷母這麼罰,也有殺雞儆候的意味。
但是,他不懂得母親的用心良苦,幼小的心靈只覺得自己被差別待遇了。
『為什麼對我就罰這麼重』、『上次劭宇把爸爸心愛的毛筆弄斷也沒這麼重啊』、『反正他就是不像大哥一樣那麼聰明』、『也不像小弟一樣受寵』、『他就是夾在中間爹不疼、娘不愛……』
反正……
███
這個禮拜天爸媽一大早就出門,大哥去朋友家討論作業,小弟跟鄰居在附近的空地玩。所以,他把地板擦完之後,決定實行那個計劃。
把衣服、存錢筒、寶物全塞進去後,背著浪跡天涯小包包,他離家出走了。
走出門的那剎那,他感到無比暢快,這樣的好心情讓他更堅定離家出走的決心,哼著卡通的主題曲,一路走到橋邊。
他記得前陣子有個大叔住在橋墩下,後來不知道被警察趕走還是自己搬走了,只留下廣告看板拼成的房子。
他這幾天上下學都順路觀察這邊的地理環境,覺得這是個可以暫時棲身,又不會被馬上發現的地方。
其實小學四年級的他也知道,小孩子根本沒辦法離家出走太久,他只是想躲一下而已。
--看看爸媽到底會不會發現、會不會來找他。
沿著河床爬下後,他走近那間破爛的拼裝屋,打開那片看起來像是門的看板。雖然是看板拼成的房子,但內部情況比想像中得還要好,除了有點臭之外,搞不好還防風防雨呢。
正當他放下背包,捥起袖子準備開始整理『新家』時,頭頂上傳來熟悉的哭聲。
「嗚嗚--二哥--你在哪裡--嗚嗚--」
唔……是那傢伙啊。
他沒打算理小弟,況且,他出門不到一個小時,小弟就哭著找他是怎麼回事?
他抽了幾張面紙當耳塞,逕自繼續整理拼裝屋。
可是,小弟的哭聲是出了名的響亮,他沿著河邊走過來又走回去,哭聲忽遠忽近,一直在找哥哥。
約莫半小時後,他受不了了,拿掉衛生紙爬上河床。
「二哥--!」小弟見到他立即破涕為笑,直跑過來在他身邊轉來轉去。
「你剛剛跑去哪裡了?我找你找好久喔--」
「你很煩耶,我才出門不到一小時你就哭著到處找我。你不是跟阿寶在附近玩嗎?」
「阿寶他們家要出門啊,所以我就回家了,可是沒看到你……二哥你之前要出門都會跟我說要去哪,可是今天沒有……」
「因為我離家出走了啊。」他沒好氣地道。
「離、離家出走?!」小弟瞪大眼,十分驚訝地道:「是電視上演的那個離家出走嗎?」
「對啦對啦,就是電視裡媳婦跟婆婆吵架,老公又不挺她,所以媳婦就離家出走的那個離家出走。」
明白離家出走的意思之後,原本已經不哭的小弟又開始淚眼婆娑。
「所、所以……二哥你不會回來了嗎……」
「呃--暫時不會回去啦。」
「嗚哇--二哥--我不要啦,我不要看不到二哥--」小弟抱著他轟然大哭,其哭聲震耳還差點讓旁邊的路人跌倒。
「不要哭!」他雖然板起臉命令小弟,但一點用也沒有。
最後他只得柔聲地道,「厚,你別哭啦!我就住在下面,你還是可以來找我啊!」
「下……下面?」
「喏,下面不是有個破破的房子嗎?那是我的新家。」
小弟探頭一看,隨即開心地道:「那我放學後可以去二哥家玩嗎?」
「可以是可以啦……但你要跟我約定一件事。」
「什麼事?」
他認真地道:「你不能跟別人說我住這在裡。不准問為什麼。」
「咦?可是……」
「沒有可是。」
「好……」
他滿意地點了點頭,小弟雖然笨又愛哭,但卻很誠實又守約定。上次他跟小弟約好在樹下會合,結果棒球隊的練習延長二個小時,小弟也在那裡等了二個多小時。
所以他相信小弟絕對會信守承諾,不把這件事告訴別人。
「對了,你可以幫我一件事嗎?」
「什麼事啊?二哥。」
「廚房好像還有我昨天沒吃完的洋芋片,可以幫我拿過來嗎?」
「我知道!你放在最上面的櫃子裡!」
「你有看到啊……」
「我也想吃嘛。」小弟笑道。
他笑著揉揉小弟的頭,「快去拿過來,我們一起吃。」
「嗯!」
小弟像隻活力充沛的小狗般,轉頭就跑回家裡。不到二十分鐘,他就帶著洋芋片回來,只是,後面還跟著另一個人。
大哥皺著眉,看向一旁的拼裝屋,疑問道:「震宇,你在做什麼?什麼離家出走的……」
「雷劭宇你這笨蛋!」他不禁大吼,「不是叫你別告訴別人嗎!」
小弟被罵得很無辜,「可、可是……大哥又不是『別人』。」
「不然他是什麼人?」
「是……家人。」

---
後記-
 這篇真的是「二哥的故事」!XDD
「都被叫老二了個性當然會扭曲」感謝小田田提供這個好梗!

4 Replies to “二哥的故事 - 離家出走 上”

  1. 果然個性扭曲了啊!XDD
    看到浪跡天涯小包包我笑了
    沒判例真是麻煩啊~
    小雷那句話說得好
    大哥不是別人是家人!
    看樣子二哥該準備回家了

  2. 浪跡天涯小包包這詞已經在我生活中銷聲匿跡很久,突然過往記憶全部又因這文湧上心頭。
    一去不回的青春啊~~~

    版主回覆:(09/11/2010 01:14:44 PM)

    真的…離我好遠的青春啊…

  3. 我都要流淚了
    好心酸歐……QAQ
    我就是那個叫大叫小都會被叫到的夾心餅乾
    老大獨立聰明老么嘴甜受寵的路人甲老二……orz

    話說我小時後也有帶著小包包要離家出走過
    我還記得我帶了一顆紅通通蘋果XD

    版主回覆:(09/11/2010 01:14:29 PM)

    OAQ!蘋果~~真有畫面

  4. 看到浪跡天涯小包包的時候音樂正好是「你的背包」害我當場噴笑XDD

    版主回覆:(09/11/2010 01:08:45 PM)

    你的背~包~背了那麼久還沒爛~

發表迴響